pua、績效成清除異己的工具,滴滴上演豪門宮鬥,這次要被斬立決?

前言:

如今的我們身處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各類八卦新聞、小道消息更是如此。在我們的印象中,“八卦”似乎總是跟“女人”掛鉤。但筆者可以明確的告訴你,職場男士在吃飯、茶歇、網聊或者發短信時八卦也不差於女人。“八卦”看似是某些無所事事的人饒舌,其實“八卦”這種行為在很多方面發揮作用。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瓜”的傳播效率和能量可是滿大街的軟文所遠不能及的,大傢看慣瞭娛樂圈的瓜,乏味之餘,建議大傢多跟筆者一起來看看職場的瓜,情節、火爆程度真不亞於娛樂圈。而且現在的互聯網圈流行,沒瓜則已,有瓜就一波接一波。這不,滴滴就出大事瞭,一起來吃瓜。

pua、績效成清除異己的工具,滴滴上演豪門宮鬥,這次要被斬立決?

以下為全文:

你好,IBT DS!把我的績效最初打C,後面又改成B,給2.3個月年終獎,這是不公正的。懇請xx主持公道。

績效的本質是為瞭更好的激勵員工高質量產出。但是xx把績效當清除異己的工具(1我是陳x招進來的,2張x不願意支持財務方),去年搞過一次,沒有吸取教訓,今年又搞。顯然他也不可能每次都成功。

年中、年末績效:

年中: H。JC.面談時直接告訴我:“你呆我這裡,我不會給你打C,但也不可能有好績效”,”我這裡不追求工作效率”(原話都有錄音,一的表述是嚴重違規,給未發生的績效判死刑)

年末:面談時說我出色的完成瞭財務方的需求、搭建瞭Tableau性能監控等工作。即然認可我的產出,但是給我2.3個月年終獎。這是不科學的。

去年產出:

1、支持亞太區財務總監xx、澳洲財務BPxx、日本財務BPxx)的每月結賬入賬(日本每月兩次/澳洲每月一次)、 和日常需求。

在我在IBT DS之前,財務方經常反映數據不準,結賬入賬非常痛苦。部門內沒人願意支持財務需求,總覺得訂單量少一單、GMV少幾元幾分是挑刺;而我有豐富的財務Bl經驗,我能理解財務方反映數據不準的痛點,在財務上丟單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數據不準不僅IPO前的盡調會受影響,每年的審計都過不瞭關。

我最早發現出數倉dwd層每小時59分59秒完單的訂單沒有統計到完單(每小時最後幾秒的完單都是一類場景),並定位到具體的訂單號,跨部門推動修復問題。按照目前國際化日均完單量、客單價,人民幣,一年365天有xx的GMV被重新統計到。這個比例高達千分之一,為公司挽回幾千萬的損失。

這個問題是上遊的問題,我完全可以睜隻眼閉隻眼不管,一般人也很難發現。但是我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益求精、專業嚴謹的工作精神,跨部門推動。(發現別人的問題讓上遊部門非常不爽)

還有其它數據質量的問題,我都會從“產品研發數據倉庫(DW)-數據分析(BI/DS/BA)-運營/財務”,數據鏈條中,哪個環節有問題就拖出來鞭屍。

很多商業互吹師(BA)想證明訂單增長跟自己有關(實際上增量市場大多是自然增長),但我發現解決的這些丟單問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收益,是非常可觀的數字,應該受到賞賜。

日本和澳州是發達國傢(客單價100+人民幣,是拉美的5倍),對賬目的要求也是異常嚴格的。

日本跟出租車公司的人工對賬是每月兩次,賬目不清就會讓公司承擔損失,工作量非常之大。我一直在配合亞太區財務BP的財務工作。

財務一直是冷活,其它人不願意幹,我是部門裡唯一一個略懂財務,當時xx招進來對接財務需求。但鴿占鵲巢IBT DS後一直想把財務的需求扔掉;今年聽說要搞毛利上岸,量又在背後攻擊、 貶損財務方(Alan團隊)不懂業務,說要幫財務團隊分析毛利,簡直是班門弄斧。(不知嘴中的業務是指什麼?標準是他自己定的?)

2、配合澳洲和日本每年一次的審計工作,日本是德勤、澳洲是普華永道。

每年四大審計都會審計公司賬目,我負責亞太區的對接工作,前後達一-兩個月。配合審計一層層的核對數據。我這裡把完單量精確到個位數、GMV精確到小數點後四位。

3、Alan/Justin/ Angus發起的國際化財務Virgo項目,我是財務數倉重構的三個RD之一:TEA是財務數倉團隊主力),財務邏輯是各國財務BP確定口徑。

去年10月財務方發起Virgo項目,財務專傢們制定邏輯。我是財務數倉重構的三個RD之一,加班加點開發,在其間提瞭大量的專業建議。

國際化搞瞭這麼久,一直沒有考慮到令時/時區問題(一個國傢有多個時區、有的城市有夏令時/有的沒有夏令時、令時時間也不一致), 數倉的表都按北京時間(如finish_time),特別到令時切換時非常容易出錯。

令時/時區也是我最早發現這些痛點,一直在跨部門推

這次Virgo財務重構,我們廢掉北京小時粒度的表,按各國當地時間的天開發;業務時間都轉換成當地時間(如local finish. time),極大的方便易用性。

開發內容包括:司機(應付/實付/應收)、乘客(應收/實收)、E端1冤、端限己聘訂單裡電腫、拉新補貼、留存補貼等等。

Virgo項目的成功也為公司節省大筆費用。我參與過幾個央企總部的財務BI項目,一期試點招投標都2000萬以上,一個財務專傢日薪3-5K。

4、重構國際化混亂的Tablau權限、培訓組內人如何賦權限、優化國際化Tableau的性能

國際化Tableau權限重構方案:

以前國際化Tableau權限非常混亂,賦權限也非常繁瑣、占時間。我重構瞭權限,讓權限規范化、易操作(組內有些巨嬰關系戶連新建賬號也不願意學,等著別人喂)

同時我也開發瞭大量的Taleau Report,比如財務的Report,戰略方/亞太運營也經常從我這兒扒數。

監控優化國際化Tableau性能,定期將嚴重占資源的Report拉出來鞭屍,督促owner修改,消滅瞭刷新時長在1000s以上的報表,性能提高幾倍。(這些在xx的周報有體現)

5、大量的開發調度任務和日常雜活

過去一年提交瞭150個以上的開發調度任務(組內最多),包括財務、司機註冊審核、留存、客服、評價、UV、時長、地圖、司機分層等指標的開發。去年上半年DS部門震蕩離職非常多,這些指標維持瞭常見指標分析。初來滴滴沒有上道,還幹瞭大量的雜活,有人搶活搶功,把雜活臟活往外倒。

6、2019年4月之前, 專車活水過來的基本零產出;上半年擠走瞭9個高生產力的人(出去漲幅都在50%以上、甚至Double), DS的工作基本是原DSl舊部撐著。xx等人活水過來前半年,基本是零產出,一直在熟悉環境。xx2019年4月去拉美出差時,專車活水的才開始真正工作。

上半年離職率高,部門運轉主要由原DS的人撐著。這個可以調查的。但xx在上半年的好績效給瞭活水嫡系。

xx不會SQL、Tableau也不會、 基本的工作技能都不會,需要3個人幫她供數,效率極低。(分析師序列不會SQL,業界奇談,如同廚師不會使用菜刀)

xx原話:“我就是不會招能力很強的、男的”。xx並不缺HC,缺高效幹活的虎將。xx喜歡招平庸的草包,易掌控和職場pua。而xx組建團隊是面試200多人精挑細選,寧要精兵一萬、不要庸兵十萬。如果xx是曹操,xx隻配當袁紹;如果”是令狐沖,就是嶽不群。xx作為BI經理,並沒有為公司吸引到優秀人才。

浪費大量的精力辦他的凌雲甲第周刊,寫脫褲子放屁的八股文,比如胡扯美國國債和20年後的國運、新能源汽車前景等。他沒有相關背景知識,這些文章既不嚴謹,也不專業。

他沒有把全部精力用在解決需求方的具體痛點上。他在幹活之外的心思,超過幹活本身;天天琢磨劃地盤,搞資源。他背後貶損他人的兩句話:“沒有商業sense;不懂業務”

IBT DS&BA正式員工+實習生共80多人的團隊,是非常大的隊伍。但xx社招隻招女性,今年部門內至少有3個會備孕,工作效率低下和工作分配不均的問題會進一步凸顯。xx基層搞瞭很多虛擬小組長,不幹具體活,天天開會念經,合並周報。念經的和尚比實幹的農民還多。(希望xx消滅基層寄生蟲)

訴求:

A績效,以及A所對應的年終獎(IBT DS的系數下)。

來滴滴是降薪來的,當時hr說每年有8%普調、拿16薪壓base、沒有互聯網背景壓職級,拿著D7裡最下限的工資。

我面試時HC就是對接亞太區財務,繁瑣的財務工作量已經完全飽和;但是又額外做瞭大量的開發工作、Tableau優化,還有香港分析師離職後斷檔臨時支持瞭2個月。

在滴滴一年的產出、為公司挽回的GMV絕對對得起目前的工資水平。互聯網公司的數據團隊對財務方支持是非常薄弱且不專業。在傳統BI領域我多年前就拿日薪2K的工資。

x亮對我的評價是帶有他個人主觀情緒和他認知水平缺限。(我會的東西多,但沒有義務教他的草包關系戶工作技能;xx從始至終都沒有意識到財務和數據精準的重要性,從這次疫情初期失控可以看出,地方用不精準的數據,中央是不可能得出正確判斷)

亂分配獎金,讓我的心理受到嚴重創傷,困在湖北疫區受到雙重打擊,精神恍惚、食不果腹,要看心理醫生。士可殺,不可辱,不接受職場pua。希望組織能夠公開、公正、公平的調查。

xx是個非常功利性的人, 其面具後面會公開揭露。對於數據的精度問題,xx一直不敏感, 因為C昌沒有真實的BI項目經驗、財務知識是零。(後面也會揭其老底)

xx把業務和財務分成兩個完全互斥領域,這是他認知水平的局限。其實並沒有嚴格的界限,完單量/GMV/客單價/B補/C補/稅費/毛利等都是財務指標,但是運營/戰略也天天在看。他一心抱拉美運營大腿;對亞太區運營、所有的產品/財務需求方並不上心。今年要搞毛利上岸,他又說要和財務團隊建立聯系,活生生的奧斯卡影帝。

關於2018年度IBT DS的IBT之星,給瞭P.0,呼籲組織重新調查。當時xx用卑鄙手段擠走xx後,正式接管IBT DS隻有兩個月,xx管是個草包,當時正忙著談戀愛,隻是一心舔xx(附件中有大舔狗和xx的對話)

xx把績效當工具是有先例,在部門內自稱大王,無法無天、無人制衡。(附件有證據)

還有xx觸犯公司高壓線,弄虛作假、妄議創始人、辱罵高管、藐視政委(hrbp)、 偽裝在漢營一心向曹、不穩定傾向在看上海工作機會等等問題,後面會一一揭發。作為BI經理,xx實已經超齡服役,誤把行業紅利和公司平臺當成自身能力。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