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臺灣著名漫畫傢幾米出過一本書《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在輕松愉快的氛圍中,將傢庭教育中容易犯的錯誤娓娓道來。改變瞭人們對跟多固有觀念的堅持。父母那一代人受限於知識水平,在很多方面犯下瞭錯誤,我們這一代人要引以為戒。

一個尿床的小孩。我小時候,最讓我抬不起頭的事就是尿床,一尿十幾年,記得15歲上初中的我,還上演過一出“黃河絕戀”。那時我的被褥上面總是畫滿各式各樣的地圖,尿液風幹後的微黃印記清晰可辨。靠近它們,尿騷味會撲鼻而來。因此,母親不敢把好被褥、新被褥給我蓋,而是抱著反正明天早晨也得曬的想法,讓我可這一套來。而且,因為父母認為這是一種疾病,所以少不瞭為我尋醫問藥,記得鄉村名醫韓大夫給我做瞭治療。把一種好像黑白相間的比米粒稍大的藥丸用醫用膠佈粘在耳朵上,並用手按壓,現在想來可能是通過刺激耳部的穴位來治病,然並卵。熱心群眾們給我提供瞭各種偏方,比如蠶蛹、刀螂子(一種硬質化的動物蛹,本地人認為那是螳螂的後代)。然並卵。實際上我認為,兒童遺尿癥是不是一種疾病有待商榷。因為絕大多數兒童隨著年齡增長,癥狀便自行消失。即便成年後仍有犯者,也會不治自愈。就我自己來說,主要原因是睡前不愛排尿,越是擔心尿床越尿床。還有,父母舍不得給我換新被褥,舊被褥不保暖也是尿床的因素。做好以上幾點,尿床問題應可以迎刃而解。可惜,父母當時不懂,也害得我背瞭多年“畫傢”的名號。

對金錢的認識。小時候,傢裡沒有什麼錢,父母也從沒有教育過我們如何認識金錢,導致我們沒有相應的觀念。那時我與金錢的關系很簡單:找父母或奶奶要零花錢買零食吃。父母、奶奶都很寵愛我,甚至有些溺愛,所以隻要有他們一定給。5毛錢能買一大截火腿,2分錢就能吃上一顆冰棒,兩毛錢能買一張毛片兒(不是愛情動作那種,是一種紙質印刷品,一般印著動畫片裡的人物)。一直以來,對於金錢我的欲望也很有限,直到潘多拉盒子被打開。一個比我大的孩子XXX告訴我一個可以想買什麼買什麼的辦法:拿父母的錢,當然是未經許可。第一次,我這麼做瞭,買瞭許多好吃的,很滿足,也沒覺得不妥,畢竟是自己父母的錢,心安理得。父母貌似也沒發現。於是,我便變本加厲。父母終於發現是我幹的瞭,他們很生氣,但是沒動手打我,隻是斥責瞭我,不理我。在我最後一次“拿”錢被發現時,父母忍無可忍,記得好像是父親,讓我褪下褲子,趴在那現在下落不明的舊式彈簧沙發上,用鞋底猛抽那雪白的小屁股。我好像頭一次被這麼打,父母很少這麼憤怒,我感受到瞭他們的憤怒、失望。從那以後的很長時間,我開始覺得金錢是醜惡的,對金錢敬而遠之,甚至父母主動給我零花錢都拒絕。其實,我犯錯是因為父母沒有告訴過我:錢是怎麼來的、未經大人允許是不能隨便動的、要珍惜金錢。如果他們教育過我,也許我會少走很多彎路。

年輕的父母們,請不要以為你能把一個生命帶到這個世界就自然成為瞭合格的父母。隻有不斷學習,不斷改進,才能教育出人格獨立,品行端正的下一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