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中華民族自古就有愛樹、植樹、護樹的好傳統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領著孩子一起植樹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護綠齊出力,愛綠更給力 陶濤 手繪

“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寧夏的每一分綠色都來之不易,彌足珍貴。守好改善生態環境的“生命線”,就是要堅決承擔起維護西北乃至全國生態安全的重要使命。讓我們一起逐綠而行、護綠而行,把植綠、愛綠、護綠、興綠變成每個公民的自覺行動,為加快建設天藍、地綠、水清的美麗新寧夏貢獻力量。

逐綠而行 勾畫城鄉生態綠脈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秋天,銀川街道上深深淺淺的綠色、黃色,美化瞭街道,也讓市民身心愉悅 記者 李錦攝

翻開寧夏的植樹造林歷史,截至2019年底,我們可以看到一組數據:

全區森林面積1184.5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15.2%;

天然草原面積3132萬畝,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到56%;

建有9個國傢級自然保護區、24個濕地公園、96個國有林場、26個市民休閑森林公園;

濕地面積310萬畝,濕地保護率達到51.6%……

造林綠化,林水相依,這是建設美麗新寧夏的見證。

“按照今年計劃,我區年內將完成營造林120萬畝,治理荒漠化土地90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15.8%,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到56.5%。”3月4日,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說。

3月,覆蓋在羅山國傢級自然保護區海拔2624.5米的主峰上的“草墊子”還沒有返綠,護林員吳明傑依舊每天奔忙在巡山路途上。“3月下旬到4月初,樹木的萌動期陸續就到瞭,過段時間你再來,這裡的景色美不勝收。”吳明傑說。截至目前,羅山水源涵養林保護區已從十幾萬畝擴大到50萬畝。

綠色,是城鄉生態的底色,也是群眾幸福感的基點之一。近年來,我區通過開展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重點實施六盤山重點生態功能區降水量400毫米以上區域造林綠化、引黃灌區平原綠洲綠網提升、南華山外圍區域水源涵養林建設提升和同心紅寺堡生態經濟林建設“四大工程”,探索出瞭我區工程化造林的新模式,綠質綠效持續提升。

其中,以南華山、月亮山主脈為中心,開展南華山外圍水源涵養林建設工程,大力實施封山育林和人工造林,重點打造沿山美麗鄉村,完成營造林26.3萬畝,為山區鄉村綠化美化添新景;以引黃灌區平原綠網造林綠化提升為核心,樹隨路栽、綠隨溝建、林隨田織,建設大網格、寬帶幅、高標準防護林體系,完成營造林25.2萬畝,打造“塞上江南”農村新風貌;在六盤山,凡降水量400毫米以上區域全額投入,實施精準造林綠化工程,截至2019年完成營造林近200萬畝……

“通過著力提高森林覆蓋率,我區已經構建出鄉村綠化的大框架、大背景。”自治區林草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在中部幹旱帶地區,我區重點發展抗旱生態經濟林,通過啟動同心紅寺堡生態經濟林建設工程,實現鄉村綠化和農民增收“雙豐收”;結合生態移民遷入區和美麗村莊建設,引導農村田間地頭造林增綠,巷道庭院植綠、道路護綠,房前屋後見縫插綠,建設一批綠色生態村莊。

樹多瞭,改變的不僅是生活環境,更帶動著周邊百姓經濟收入的增長。

“近年來,我區各地義務植樹基地建設力度持續加大,全社會參與的程度更加廣泛,這對寧夏整體國土綠化提升有極大的推動。”自治區林草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兩年我區已經有20多萬人次脫貧人口參與國土綠化,通過造林貧困戶有瞭收入,也大幅提高瞭參與國土綠化的積極性,綠瞭田野、美瞭鄉村、富瞭農民。同時,每年還有1000戶生態護林員,在政策扶持下發展庭院經濟,每戶種植30株以上的生態經濟林,我區正探索建立生態護林員脫貧長效機制。

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寧夏正在逐綠而行,勾畫城鄉生態綠脈,散發出更迷人的魅力。(記者 李錦)

“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 讓心中那抹綠落地生根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林草工作人員在做植樹前的準備工作(資料圖片)

“植樹造林、保護森林,是公民應盡的義務。”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生態修復處二級調研員蘇亞紅說,植樹是一門技術活,需要懂得種植知識,但多數人對此並不瞭解,樹木的成長需要時常去照料,並非種完就好瞭。而“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讓市民通過網絡捐款盡責,打破瞭時空界限,符合互聯網時代潮流,形式也更為靈活,可以促進市民積極參與。

“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項目,是全國綠化委員會辦公室利用信息技術平臺發起的一項全民義務植樹盡責活動,解決瞭群眾找不到植樹地點或因工作繁忙等原因而無法實地植樹盡責的難題。

“我們選報瞭3個項目,最後確定瞭先啟動建設毛烏素沙漠化治理項目。”蘇亞紅說。2015年,中國綠化基金會決定將中國網絡植樹在線募款平臺向我區開放,我區成為繼上海、廣西、湖北後,第四個建設省級在線募集平臺的省區。當年,我區便建成“中國網絡植樹公益網——寧夏網”,2016年寧夏全民義務植樹跨入“互聯網+植樹”模式新階段。

記者瞭解到,“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模式,將市民的義務盡責與專業植樹分開,不必每個人都親臨現場植樹,隻需捐款即可,植樹工作則交給專業人士做,實現義務植樹專業化,以提升參與率和成活率。目前,市民通過在線捐款平臺,或直接掃“微信”或“支付寶”二維碼捐款,即可完成義務植樹,實現共同參與美麗新寧夏建設的願望。

蘇亞紅告訴記者,“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是很好的探索模式,節省很多時間和資源,植樹效率、成活率也大幅提高,值得各地學習借鑒,讓義務植樹也走向網絡化、專業化。截至目前,我區已有839人捐款,累計捐款6萬餘元。

又是一年植樹好時節,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呼籲,廣大幹部群眾可以利用“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的新模式,通過網絡捐款履行義務植樹的責任。(記者 馬忠)

與樹的半世緣 見證綠進沙退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唐希明(右)指導林場員工使用“造林神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受夠瞭黃土遍地沙滿天、大風吹過半碗沙的生活環境,出生於1966年的唐希明曾立志考出“沙窩”,去山清水秀的“外面世界”闖出一片天地。

可命運卻將他和沙緊緊地扭在一起。

大學畢業後,他又被分配回故鄉中衛市,成為當地治沙林場的一名員工。那時,唐希明25歲。

毛頭小夥兒剛進林場,治沙前輩們發明的“麥草方格”固沙方法已經蜚聲中外。然而,唐希明發現,草方格幾年後經過風吹日曬,容易風化,治沙效果會打折扣,如果再重新補種,成本巨大。治沙應先固後治,麥草方格與生物工程相結合,通過造林進行治理,樹木的根深紮沙下,一棵樹就能“固”住一片沙。

總結前輩的經驗,再加上自己不斷研究,唐希明開始瞭造林固沙的艱辛道路。

中衛市幹旱少雨,一鍬沙土鏟出來,還沒見到濕沙,幹沙就又滑進坑裡。好容易種下的樹苗,因樹根“喝”不上水,存活率很低。

直到現在,唐希明每看到一棵樹被毀,都會心痛不已。

早出晚歸奔波在沙漠中,唐希明指導工作人員治沙造林,每天“沙漠疾行”超過10公裡。一次偶然機會,他手拄的木棍在沙地上紮瞭一個洞,這讓他靈感迸發。此後,經過多次試驗,他發明瞭“水分傳導式精準型沙漠植苗工具”,用腳一踏,樹苗栽上。這個獲得過國傢專利、被稱為“造林神器”的工具,使樹苗栽入深度統一在50厘米左右,造林成活率達到瞭85%以上,比過去提高瞭25%左右,成本較之過去卻降低50%。

唐希明還一改春季植樹的固有觀念,采用春秋兩季植樹、春夏秋紮方格的方式,推進瞭植綠速度。2012年至今,中衛市造林面積增加瞭37萬畝、增加樹木8200餘萬株。此外,他還召集周邊村民學技術學工藝植樹造林,培養瞭300多名“土專傢”,為周邊省區防沙造林提供瞭技術支持。

轉眼29年過去瞭,已經是中衛市治沙林場副場長的唐希明和沙“鬥”瞭幾十年,和樹結瞭半世緣。“從沒想過退休。”他說,“退休後,我還會繼續治沙,繼續種樹,直到走不動的那一天,直到看見綠進沙退。”(記者 秦磊)

生態護林“老兵” 守護萬畝林區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吳廣斌在林區巡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的林區,變化特別大。”3月4日,25歲的吳廣斌驕傲地說。

吳廣斌是哈巴湖國傢級自然保護區城南管理站的一名護林員,別看他很年輕,卻已是有著6年豐富工作經驗的“老護林員”。吳廣斌負責的林區有1萬多畝,每天巡查兩次,每次巡查需要兩個多小時。吳廣斌的巡查任務很重,需要觀察林區野生動物遷徙、堅決阻止亂砍濫伐、禁止開采破壞自然資源現象、查看火災隱患……其中,巡查中最馬虎不得的就是查看樹木是否有害蟲。2019年,在他的林區,哈巴湖自然保護區種植瞭2100畝4.3萬多株松樹等樹木,這也成為吳廣斌的“重點保護對象”,“我每天巡查都要看有沒有病蟲害,一旦發現立即上報處理。每一棵樹,都不能因為疏忽而毀瞭。”吳廣斌說。

防火也是護林員的一項重要職責。去年9月,吳廣斌巡查時突然發現有一個地方冒煙,他立即撥打火警電話,通知管理站,並就地用鐵鍬鏟土滅火。隨後,十幾名護林員趕到後設置隔離帶,直至消防救援隊員趕到將火撲滅。“當時顧不上想自己的安危,就想著不能讓多年的努力毀於一旦。”吳廣斌說。

巡查,除瞭防病蟲害、防火、防盜采等,還有很重要的一件事:勸導宣傳。去年7月,一名村民在林區挖沙子。吳廣斌上前阻止,剛開始村民並不理解,“挖點沙子多大事”。於是,吳廣斌跟該村民“嘮起傢常”,以前這裡是一片荒漠,現在樹木多瞭是什麼樣?一番話後,該村民親手將沙子倒回去,恢復原貌。

“父輩說,以前鹽池縣流沙多、荒漠多。但現在,通過幾代護林員守護,我們的林區已舊貌換新顏。”身為一名護林員,吳廣斌很驕傲。他所負責的林區有一片人工湖,以前“比較寂寞,沒有啥”,但隨著樹木增多、荒漠減少、環境變化,遷徙到此的野生動物越來越多,“現在湖邊野雞野鴨特別多,我還看見過老鷹。”吳廣斌說。(記者 楊超)

六盤山下植綠 我的傢鄉我守護

寧夏:讓愛綠護綠成為自覺行動

胡永強(右二)和同事在植樹造林地塊實地勘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3月4日8時,在單位簡單吃完早點,44歲的胡永強便和同事駕車前往70多公裡外的六盤山林業局掛馬溝林場,對今年春季植樹造林進行實地勘查。

“今年我們在這片應該種多大規格樹,成活率才更高?”“有害生物防治上,有啥更好措施嗎?”1個多小時的路程內,胡永強邊和同事爬山,邊交流。

山是林業人的根,樹是林業人的魂。

2000年,胡永強從東北林業大學畢業後,走進六盤山林業局,再沒挪過“窩”。

2001年,胡永強被派往二龍河林場上班,正趕上林場植樹造林期。到崗第二天,他就被時任場長石仲選帶到造林現場。

“這段時間你就住在這兒,跟工人一起吃住,帶他們完成造林任務。”接過石仲選脫下來的一件絨衣,胡永強開始犯嘀咕。“當時就想,荒山野嶺、窩棚簡陋,這樣的惡劣環境咋工作?”胡永強說。每天與工人一起早出晚歸,共同植樹造林,胡永強硬硬地挺過瞭1個月。現在,看著當年植樹造林的那片荒山,已變成鬱鬱蔥蔥的森林,他的自豪感和榮譽感油然而生。

林木種苗管理、森林培育與經營、林業調查規劃以及林業科技推廣……20年,胡永強用勤勞打造著“綠色傢園”,用奉獻見證著“綠樹成蔭”,用堅持鑄就著“綠色希望”,他的足跡遍及六盤山林業局每個山頭。

在每輪植樹造林前期,胡永強總是放棄休息時間,與林場的技術員背著儀器和地形圖,爬山頭、進溝窪,按照不同坡向、坡位、海拔詳細勘查落實造林地塊,編制造林作業設計;進入植樹造林關鍵期,他在造林工地與工人同吃同住,一步不離地現場指導,確保造林質量。

“這片山水養育瞭我,確保高質量植綠造林美化傢園,這是我應盡的義務和責任。”從小生長在六盤山下,胡永強對傢鄉的這片土地充滿感情。

2007年8月,胡永強與同事共同測定的種子園,被自治區林木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通過,成為全區唯一的針葉樹林木良種;2010年至2019年,他主持完成華山松六盤山種源、金花忍冬、白樺、暴馬丁香等良種選育工作,通過自治區林木良種審定委員會審定……從當初的懵懂青年成長為同事眼中的造林“高手”,胡永強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在六盤山生態綠化事業。

眼下,即將進入春季植樹造林的季節,胡永強與同事忙著奔赴各林場,進行地塊勘查、苗木查驗等準備工作。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疫情一過,我們立即啟動植樹造林。”胡永強堅定地說。(記者 馬照剛)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