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漫的日子(散文原創)

迷漫的日子(散文原創)

迷漫的日子

文\翟非

日子究竟怎麼瞭?我時常佁然盤坐,仰望星空,胡思亂想。

日子時而風風火火,像打瞭雞血,又時而冷冷清清,像霜打茄子;日子時而筋筋絆絆,似鉆入蒺藜叢中,又時而空空落落,似抽空的繭殼,;日子時而清清爽爽,忽如一夜春風,又時而戰戰栗栗,如履薄冰。

迷漫的日子(散文原創)

日子免不瞭荒蕪,長滿雜草,這時我們就應該像一個農夫——興許我們原本就是山野農夫——去薅鋤,讓心中的青苗有一個拔節的沃土。日子常常裹挾著火氣,一不留神就有可能點燃,釀成彌天大火,此刻我們活得更像一名消防員,總得義無反顧地把大火撲滅,哪怕最後被燒成體無完膚。日子總是無緣無故地生出許多怨氣,抱怨懷才不遇,抱怨不被理解,抱怨世態炎涼,此時沒有多少人會在意你的際遇和心情,我們得給自己當一回心理醫生,學著打開心結,學會清心鎮定。自己的天空,自己呼風喚雨,自己就是雷公電母。

日子多數是平淡的,甚至是枯燥的。一日三餐日復一日地重復,長輩教誨沒完沒瞭地絮叨,養傢糊口總是汲汲波波,閑言碎語總是飛短流長,暗箭傷人總是防不勝防,海誓山盟總是落入窠臼,移情別戀總是傷痕累累。殊不知這些才是日子的本色,“也無風雨也無晴”才是日子最真實最殷實最誘人的狀態,所謂的驚心動魄、驚世駭俗、驚天動地都隻不過是日子的偶然和逆襲而已。索居平淡,我們無須長籲短嘆,無須節外生枝,無須異想天開,我們隻需當好廚師的角色,自己下廚才知道什麼最合胃口,生活的趣味最終都靠自己調和。大道至簡,平凡出奇,常有之事。

再平凡的人都得過日子,再尋常的日子都有自己的色彩,人生角色的轉換繪成瞭日子的斑斕。

迷漫的日子(散文原創)

不知不覺地,十分粗俗地,又極其陰冷地,我們的日子好像被強暴瞭,被綁架瞭,被詛咒瞭。我們一度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幾乎摸不著東南西北。有一堵墻橫亙在我們面前,使我們碰得鼻青臉腫;有一枚針時不時地紮在我們的軀體,我們已是千瘡百孔;有一把刀一直不停地切割我們的靈魂,我們痛得魂飛魄散。街頭巷尾,田間地頭,到處飄蕩著僵屍的腐味,向來能夠滌蕩一切殘敗的季風莫非也被蒸發瞭?

擁有無限資源的人快要厭倦思考,還能思考的人卻已身無長物。拿來就是,照做就是,傻笑就是,自以為歲月靜好就是。黑夜裡的獰笑,身背後的黑手,頭頂上的危石,碧波下的暗礁,蜜語中的大棒,當下究竟還有多少人有智慧有耐心破開糖衣一眼識破?究竟能有多少人有勇氣有力量未雨綢繆反戈一擊?日子是麻醉瞭還是吸瞭毒?我們未必分得清。

流浪得壓榨得已是面目全非有氣無力的日子是不是已經落魄到搖尾乞憐的地步?假如還能投石問路,路在對岸還是在山的那邊?

迷漫的日子(散文原創)

越來越覺得,日子仿佛是紙糊的,實在不經用;也像是泥做的,有些稀裡糊塗;也一如被烘烤一般,瀝幹瞭水分,起滿瞭皺褶。

日子真像一條野狗,行蹤不定,而且不要臉皮不知疲憊。日子長瞭,歲月老瞭,隻剩下瞭沉默妥協,隻有和光同塵。窗裡窗外本處於一個凡間,又似乎不在一個維度,窗外風光無限,窗外的淡煙流水,其實很遙遠。

明明知道日子是一塊熬不爛煮不熟的牛腦殼,尤其考驗一個人的耐心和忍力,可堅忍不拔孜孜以求的影子又在哪兒呢?

迷漫的日子(散文原創)

我多麼流連那些簡單的日子,那時候沒有下載,沒有復制,沒有粘貼,不用美圖,不用營銷,不用狂頂;我多麼想再品品最寒磣最蕭瑟的那時候味道,那味道裡蘸融瞭泥土山花的野性和清香。那些日子是漆園小吏的濠梁雄辯,是東坡雪堂的缺月疏桐,是南山五柳的采菊東籬,是曹孟德的對酒當歌,是李太白的月下獨酌,是王右丞的山居秋暝,是柳三變的寒蟬淒切。然而那些日子久已生疏,眼前日子倒是活生生地像霧像雨又像風,有你有我有他又無你無我無他。清泉還是洗不去眼裡的渾濁,清風也醒不瞭心底的沉醉,

日子也許就是清靜,是一個永遠走不出的當初,是一個永遠也改不瞭的本真。

日子是過的,不是混的,更不是裝的。日子無所謂好壞,適合自己的日子,覺得快樂的日子,應該就是好日子。

【作者簡介】

翟非,本名翟輝,湖南湘西人。中國散文傢協會會員,中國少數民族作傢學會會員,湖南省作傢協會會員,湘西州土傢族文化研究會理事。迄今已在《中國作傢》《文藝報》等刊物發表文章100多萬字。著有散文集《山水湘西》《土司的崢嶸》、土司專著《湘西土司稽古錄》。

圖片來源:網絡、翟非

責任編輯:彥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