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臺追和太白詩

題記

唐崔顥題武昌黃鶴樓詩,格高韻遠,妙絕古今。李白登樓,見顥詩,臨景罷筆,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後太白登金陵鳳凰臺,題鳳凰臺詩,欲與顥爭勝。二詩皆佳作也,後世詩傢評說紛紜,終莫辨其高下。此為詩壇佳話,知之者甚眾。

餘觀宋蔡正孫《詩林廣記》載雲,郭功甫與王荊公等共登金陵鳳凰臺,相約次太白韻賦詩,功甫援筆立成,一座皆傾。郭詩亦清峭遒逸,而知者寥寥,良可惜也。餘追慕先賢盛事,吊古傷今,附驥為詩,並諸公之作,同錄於後。

鳳凰臺追和太白詩

斯人已逐鳳凰遊,

高臺翰墨傳風流。

悵懷終古傷時世,

不堪登臨對故丘。

雲外天風遺絕響,

望中衰草覆荒洲。

淘盡榮辱興廢事,

江聲如昔伴人愁。

附諸公之作:

登黃鶴樓

唐 崔顥

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

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

芳草淒淒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

登金陵鳳凰臺

唐 李白

鳳凰臺上鳳凰遊,

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

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

一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

長安不見使人愁。

鳳凰臺次李太白韻

宋 郭祥正

高臺不見鳳凰遊,

浩浩長江入海流。

舞罷青娥同去國,

戰殘白骨尚盈丘。

風搖落日吹行棹,

湖擁新沙換故洲。

結綺臨春無處覓,

年年芳草向人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