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八日遊 二

聖彼得堡的十月是陰鬱的,離冬天不遠瞭。但十月八日這一天,是個無風的睛天。我們到彼得大帝夏宮參觀,此地距城市三十公裡。難得今天陽光燦爛,在這季節,陰雨連綿毫不奇怪。夏宮裡噴泉特別多,飛珠濺玉,這在現代人看來沒什麼新奇的,倒感覺有些矯飾。一直向前走,是波羅地海芬蘭灣。約一公裡的道路兩旁,滿是樹木,那樹木真是極盡秋色之美,又兼天空藍的不能再藍,藍的聖潔,藍的仿佛宇宙間沒有一粒灰塵。無邊的樹木那樣秀麗、嫵媚、端莊而又生氣盎然。在微風中仿佛像天上的仙女下凡,不,在俄羅斯,應該說是聖母降臨,眾神幻化而來。園中遊人不斷,他們在不停地拍攝,似乎要用手機把夏宮搬回去,那真有點傻,為什麼不多看一眼呢?飛行6000公裡來到這裡,是為瞭感受此時此地的美景呀。

噴泉的水來自涅瓦河,而

74公裡的涅瓦河的源頭是拉多加湖。這個淡水湖位於聖彼得堡東北部,從市區到湖畔,大巴要跑兩個小時。10月9日天氣陰冷,秋風勁吹,拉多加湖像浩瀚的大海。俄羅斯不缺淡水,他們還有一個貝加爾湖,兩個湖的水加起來,占全世界淡水總量的百分之二十。所以賓館和飯店的水龍頭壓力十足,而居民用水用電是免費的。拉多加湖邊建瞭許多木屋,一塊大木板上寫著中文廣告,說中國人一百萬盧佈可以買500米土地,一百萬盧佈相當於十萬元人民幣,這500米大約是500平方米,寫廣告的人沒有在“米”字上寫一個小“2”,表示花十萬元買的不是一條線。我們都無意投資,上車向回走。

這是一條很窄的柏油路,在衛國戰爭時期,這條小路是列寧格勒的“生命小路”,1941年7月起,德國人圍困列寧格勒近900天,城內物資奇缺,寒冷和饑餓奪走瞭無數生命。冬天,蘇聯人在結冰的湖面上修出道路,通過這條道路向列寧格勒運送瞭27.1萬噸物資,汽車在冰上通過,德國人轟炸冰面,司機們把汽車門去掉,陷入水中可以逃生。我不知道死亡數字,隻見拉多加湖邊,有一座彩虹式紀念碑,其實是兩段彎曲的,但不相連接的條狀石碑,象征蘇聯士兵當年艱難的運輸線,鎮國傢,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碑下燃著長明火,四周擺著雨水淋濕的紅玖瑰,一看就是最近敬獻的。四年衛國戰爭是俄羅斯人難忘的心靈創傷,也是他們無尚的光榮。

小路兩邊是茂盛的大樹和草地。俄羅斯政府給城市居民一項福利,城裡人可以到郊區來蓋別墅。因為地廣人稀,別墅隨便蓋,蓋瞭就是你的,政府發給證書。當然別墅都是普通的小木屋,形形色色。節假日和周未,城裡人全傢出動,駕車來住兩天,喝酒吃烤肉串,俄羅斯人喜歡陶醉在大自然裡,陶醉在啤酒和伏特加酒裡。我們在裡會看到,人們會坐在鄉下果樹下的圓桌前,一邊喝茶,一邊從低垂的樹枝上摘下鮮紅的果子吃。車跑瞭半天,轉頭看窗外,木頭屋子一座連一座,坐落在林間。樹林裡遍地是蘑菇,可以醃起來。每到星期五,是城市最堵車的時候。

我問導遊:俄羅斯小孩怎麼沒個胖的?導遊在俄十五年,什麼都知道。他說:俄羅斯婦女懷孕,要經常去醫院檢查,由醫生規定食譜,醫生要她們節食,嬰兒出生,四、五斤左右就可以瞭,胎兒過大,影響分娩,也會導致肥胖兒出生。嬰兒出生後,營養要合理,不要讓他們吃成胖墩,一旦吃胖瞭,減肥談何容易。這使我非常感慨,在我國,獨生子女制使父母過於溺愛孩子,把他們捧上瞭天。而且剖腹產對婦女損害太大。現在俄羅斯人口呈下降趨勢,姑娘們不願結婚生子,盡管產假三年,工資照發。如果生三個孩子,工廠要保證她們永不下崗,但沒有用,俄羅斯姑娘要享受美麗的青春。在俄國,孩子是要父母帶的,爺爺奶奶不再操心瞭,大街上,領著孩子的,推著嬰兒車的,全是年青的父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