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常言道:兵無常法,水無常形。對於像戰場一樣激烈的匯市,這句話也是非常適用的。匯市一般從大的環境劃分,那就是漲勢、跌勢和震蕩模式。

不同的操作環境,有對應不同的操作方式。就和中醫看病一樣,首先要弄清是什麼性質的癥狀,不同癥狀有不同的反應,嚴重程度搞清楚瞭,才能對癥開藥、用藥、用藥。光感冒就有N種,如熱感冒、冷感冒、病毒性感冒,都用一種感冒藥,能好才怪。

很多普通投資者在投資外匯時,總是帶著一種盲目的心態介入。對於各種不同形態的匯市總是使用一種方法操作。(很多人甚至是沒有方法,隻是跟著感覺去賭)這樣操作的結果可想而知瞭。

在這裡我就介紹一種在行情在不穩定的情況下做外匯的短線方法—15分鐘K線戰法!

震蕩市作戰方法――15分鐘K線作戰法

在行情並不穩定的情況下,再以日K線做參考進行操作是不合時宜的。我們要根據自己的情況來選擇適合自己的分鐘上的K線圖來進行操作。如果是開市時間都能看盤且能進行交易的朋友可以選擇15分鐘的K線圖來進行操作。如果你是上班族,那就要建議你用30分鐘或60分鐘的K線圖進行操作瞭!具體操作方法與15分鐘的是一致的。以下我將用15分鐘K線圖來說明。

一、 十五分鐘K線圖戰法

15分鐘K線戰法,其實就是看著15分鐘形成一根K線的K線圖進行操作的方法。他也是日線操作的一個縮小版,是一短線戰法的一種。同樣的方法放大到日線上是一樣行之有效的操作方法。

15分鐘K線戰法目的:該方法不是讓你能通過交易賺大錢的方法。他起到的作用隻是在大環境充滿變數的情況,對你熟悉的產品,加深對該產品的感覺。並且通過小波段的操作,牢牢抓住利潤,高拋低吸賺取小差價,減少你在該產品上長期持有時所產生的成本。

二、15分鐘K線戰法具體方法:

1、均線設置,3根:5均線、20均線、60均線。

2、5和20均線的用法(超短線):

A、當你看到5天上穿20天均線時那就是買入信號;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B、賣出方法有兩種:

、5天均線下穿20天均線就要堅決離場;

、特殊情況下,如日線KDJ的J值出現100時,那你看到價格小於5日均線時就可以考慮賣出離場瞭。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三、十五分鐘K線圖戰法要點

1)通常持倉過夜的概率並不大。但是如果發生瞭,那第二天也是要堅決止損離場的。

2)隻適合用總資金的一小部分進行操作,最好1/3以下。

3)更適用於大盤不穩定的震蕩行情下(在大趨勢明顯的情況下不建議做高拋低吸,建議多關註60分鐘以上周期圖)。

4)一般用於做自己熟悉,且長期做的產品。

做自己擅長做的產品時,同樣要求:即使現在出現的買入信號時價格比你賣出時高,那你也必須買入。不然很容易利潤做丟瞭。

5)此方法對操作紀律要求很重要,不能違背自己定下的紀律。不然後果很嚴重。

四、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組合戰法

15分鐘K線圖,15分鐘K線圖60日生命線(俗稱:上帝之手)。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上帝之手常用於趨勢分析和震蕩市盤中高拋低吸的操作。

在15分鐘K線圖裡,3年實戰的驗證成功率在80%上下(結合1分鐘圖、5分鐘圖、30分鐘圖、60分鐘圖等多系統分析效果更佳)。以下是15分鐘K線圖漲勢和跌勢的操作策略要領。

1、15分鐘K線圖,價格上穿15分鐘MA均線當中的60日生命線,並伴隨明顯持續的放量時,是買入良機(關鍵詞:上穿、明顯放量、持續放量)。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2、15分鐘K線圖,價格下穿15分鐘MA均線當中的60日生命線,並伴隨明顯持續的放量時,是最後的賣單良機(關鍵詞:下穿、明顯放量、持續放量)。

十五分鐘k線戰法,加上帝之手(60生命均線)賺取一生榮華

註意!任何方法都沒有100%準確,15分鐘圖操作成功率80%左右,匯市輸贏很平常,心態要好。雖然成功率難以達到100%,但是匯市操作是可以進一步提高成功率的,結合1分鐘圖、5分鐘圖、15分鐘、30分鐘圖、60分鐘圖等系統分析,產生時空共振效果,成功率更高。

一個高手的交易之路 !

六年前我主要靠預測來完成交易;三年前我主要靠分析來完成交易;現在我主要靠規則來完成交易。回顧我的交易成長之路時發現:我事實上是在逐漸的減少自由意志,而又逐漸的增加冰冷的規則。

交易是藝術還是科學?或者說交易行為的實現是更多的靠不可量化的直覺分析還是更多的靠冰冷的規則?也許交易行為的實現必然是藝術與科學的結合,但現實讓我越來越遠離藝術的成分。交易者在市場面前的價值到底是什麼?現在我對市場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敬畏!同樣也前所未有的感到自己的渺小。人類有自由意志嗎?未來是被上帝安排好的嗎?這是一個古老的哲學命題。如果人在未來面前真的無能為力,從而人定勝天是不可能實現的奢望。那麼這是否給每個人一種淒涼的感覺?十年來我對交易行為自己選擇的餘地已經變得越來越小,我也越來越發現我在市場面前真的無能為力。曾經進入市場時的那種激情與壯志已經幾乎變成一種永遠不能實現的奢望!成功的自豪感、分析市場的樂趣、人定勝天的自我價值,已經漸漸離我遠去。這未免讓我感到一種莫名奇妙的淒涼感!

因為“虧損函數永遠比獲利函數陡峭”,所以止損是絕對的。沒錯,虧損50%要獲利100%才能持平,但獲利50%隻要虧損33%就能回到原地。你可以連續獲利100次,但被市場掃地出門隻需要一次就夠瞭!我曾經滿倉持有並且虧損80%以上,曾經慘重的虧損讓我必須接受絕對止損的現實。對於靠沒有彈性的預測來實現的交易,預測正確的價值永遠小於預測錯誤的代價。所以我永遠不會為任何理由下一個沒有彈性的賭註。

因為“失去自己的位置是誰也付不起的代價,甚至洛克菲勒”,所以離市的交易行為也是絕對的。所謂止損就是把可能的錯誤當作錯誤來處理,那麼我為瞭避免傷及元氣自然就要喪失正確率。也就是說,我如果想靠交易盈利就必須依賴於大的賠率,或者說大的利潤。

一個交易者的正確率越高,就越不用忌諱放走利潤。但我可不行,我必須依賴不經常出現的大利潤來彌補我的止損成本。大多數人靠偶然來破滅,而我是靠偶然來(抵消虧損)獲利。如果利潤是沒有成本的不勞而獲,那麼放走大的利潤也沒有什麼可指責的,但我恰恰有很多由止損帶來的成本。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的交易能否長期獲利,完全是取決於我對大利潤的把握。丟掉位置我將無法生存,所以當趨勢沒有壞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就不能離開。

在股市上,我是通過一種機械的框架來作為保險絲,從而通過自身的分析來實現交易行為的。換句話來說,就是危機通過冰冷的框架來解決,回憶起來曾經在股市上,我總是經歷一種奇怪的現象。

由於我有10年的炒股經驗,所以我對股市確實有一種感覺。或者說,我的觀點經常是對的!同時我有一套機械的系統,能夠產生冰冷的信號。我總是想在微觀上用自由意志的分析來超越這種冰冷的信號,當然宏觀上我不會和趨勢抗爭。我經常能夠把系統略微的拋到後面,但慢慢的系統總能狠狠地追趕過來。在多次占到便宜後總會有不如系統的情況出現。然後拿實際的戰績和系統的理論值來比較的話,我會發現我又跑輸給系統瞭。也許我會在微觀上找原因,在未來繼續做同樣的努力,但是無論我怎麼樣都不可能讓自由意志長期領先於系統。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我作為智慧生物的人,絲毫都不能超越那個簡單的系統嗎?要知道那個系統是那樣的簡單,甚至買賣信號我都能用筆算得出來。雖然曾經我用“鐘擺效應”等等方法來解釋這種現象,但都很難完全解釋的通。或者說,即使我意識到瞭也很難做到,畢竟我也是人。

現在我開始深刻地反省曾經的經歷,這時我才恍然大悟。系統是交易的全部,預測是沒有意義的。

作為一個交易者,如果說“系統能夠帶來大的賠率,或者說潛在利潤額數倍於潛在虧損額”,那麼入市信號也應該是絕對的。

趨勢跟蹤系統決定瞭風險有限而利潤無限對吧?如果建立在絕對的離市的基礎上,那麼對於入市信號的選擇的意義又是什麼呢?如果說不是毫無意義,那麼也是基本上沒有意義。

假設極端的大利潤是初始風險的10倍的話,那麼放棄一個開倉信號的正確率必須在90%以上才有意義的!雖然這是我現在才意識到的問題,但似乎從一開始的趨勢理念就註定瞭這樣的結果。

大的利潤帶來的大賠率在嘲笑小幅虧損以後,同時也在嘲笑我的自由意志!換句話說,就是我的分析如果不能達到絕對的精確,在大的賠率面前將變得毫無意義!

事實上,所有的交易技術都是建立在概率的基礎上,沒有什麼能夠指向唯一正確的答案。強大的軍隊不一定能夠總是贏得戰爭,強大的球隊不一定能夠一直總贏得比賽。這就是我們的世界,這就是我們喜歡的交易。這有點像量子理論中的波函數,他可以從宏觀上得出精確的分佈規律,但在微觀的單次結果上絕對無能為力。

突然之間我理解瞭很多前人的觀點。沒有觀點的交易者就是最好的交易者、讓市場告訴我們該怎麼做、老子所說的無作而治等等。也許這就是道學所說的以天合天!市場有序我就有序、市場無序我就無序。人類總是希望通過自己的智慧來形成某種秩序,從而找到某種方向。也許我們從來都不可能比市場更瞭解市場,如果市場自己都在迷茫當中,那麼我又何必清醒呢?

首先,趨勢跟蹤系統不怕上漲、也不怕下跌,甚至連整理都不怕。畢竟小的整理能夠被我們包容、大的整理甚至能夠讓我們獲利,我們怕的隻不過是那種“恰到好處”的整理!

我們從來都不可能真正的得到什麼,我們得到的隻不過是用付出換來的。在我們為瞭解決一個問題時,必然會引發新的問題。市場或者說我們的這個現實世界,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平衡機制。得失的權衡永遠是微觀的,宏觀上自然是等效的。我在市場上發現瞭越來越多的等效原則:越完美的策略,穩定性就越差;越簡單的策略,就越難做到;越復雜的策略,就越脆弱等等。在我們追求一面的時候,必然丟掉瞭另外一面。

至今我認可的獲利方法隻有兩種,一個是指數化投資,另一個是趨勢跟蹤系統。指數化投資更簡單、穩定性更好,但誰又能否認“隨時買、隨便買、不要賣”比趨勢跟蹤系統更難做到呢?我是說絕對的做到!!長期獲利的難點不在於理念,而在於信念!這兩種策略都在透露著道教文化中無思、無我的味道。亞當理論難道不是跟老子的觀點不謀而合嗎?也許學會不思考要比學會思考更困難。

人的智商在牽扯靈魂的時候真的是負值的。有人說陷入愛情的人,智商是負值的。沒錯,我有親身體會。那麼陷入交易這種微觀不確定性的賭局中的人們何嘗不也是這樣嗎?其實,能夠接受必然的虧損就是實現長期盈利最後的一道門檻;而能夠不思考而“主動”虧損就是實現長期盈利穩定性的最後一道門檻。

虧損是不應該規避的,虧損隻應該控制!一個人在靠系統盈利中,最大的障礙在於無法接受哪些少數荒唐的極端虧損。事實上,那種無思才能有的荒唐,正是換取必然利潤的成本。以前我的目標是宏觀上不背離系統,但微觀上盡量比系統好一點。但現在我的目標不是好於系統,而是和系統同步。

交易的價格高於和低於信號都不好,我要的是盡量接近。也許這就是思考帶來的實際效果,總是在宏觀上低於系統理論值的原因。其實現在我的理念核心上同過去並沒有什麼不同,隻不過是把宏觀上的理念引申到微觀中來。

每當我發現自身的某種問題以後,從而通過思考找到瞭解決方式,並且讓自己的理念提高一個臺階時,我都會感到一種興奮和快樂。但這一次卻不然,似乎感到瞭一絲莫名奇妙的淒涼!一種某名奇妙的壓抑!因為我知道我將告別什麼。也許我再也沒有大獲全勝時的自豪;也許我再也不會有分析行情的樂趣;也許我再也沒有富於挑戰的激情;也許我永遠都無法實現進入市場時除瞭獲利以外的另一半夢想。

我的交易之路至今就是一種放棄自我的過程,而現在我似乎把自我放棄的什麼也不剩瞭!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呢?曾經在我的想象中,如果我能在大獲全勝的時候對這對手說:我比你更有智慧、我的思維比你更敏銳、我比你更有魄力。但現在我能說什麼?我比你更愚魯?我的思維比你更遲鈍?我比你更懦弱?我比你更能忍耐?現在的我對市場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敬畏!雖然曾經我也很敬畏市場,但我現在敬畏到不敢揣測市場的意圖、不敢站到市場的前面……,隻能絕對懦弱的低著頭,跟著市場的屁股走。市場賞賜給我利潤我就接受,市場對我折磨我也要笑著忍受。我真的有些不確定人的價值在市場面前到底是什麼?

這篇文章告訴你如何正確持倉!

本文是在有瞭自己的交易體系之後如何實現一貫交易和穩定贏利的最重要的文章之一,值得反復閱讀。

我們在實際的交易中遇到很多問題並且發現,更多更好的市場分析並不能解決交易問題,不能實現持續一致贏利,而且很多時候各種分析之間是相互矛盾的。主導一波行情的原因可能隻是其中一個因素,到另一個階段原因可能就變瞭,更多的變量,參數並不利於我們解決實際問題。

交易者不能通過外尋找到更多交易成功的因素,相反,可以尋求自我,認識到自身的態度和思想狀態能夠決定交易結果。明確的信念和態度,是交易贏傢思想所必須的,這意味著我們要學會如何用概率進行思考。

(1)你不必知道下一步會如何才能賺錢,因為沒有任何人確切得知道。

(2)任何事都會發生,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市場是變化的。

(3)任何時刻都是獨特的,這意味著每個優勢,每個結果都是獨特的體驗,因此要允許錯誤的發生。不要受到此前的影響,並按照規則交易。在交易中,等待優勢的到來,然後一次又一次地機械地重復這個過程。

接受風險,保持信念

建立一種獨特的態度——讓我們保持有紀律、專註、還有就是在不利狀態下的自信。最優秀的交易者不但接受風險,還能夠承受和擁抱風險。因為交易,需要完全接受每筆交易固有的風險,這也是交易的成本。最優秀的交易者交易時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或沖突,即使有虧損,在退出交易時不會有一點點不舒服。換句話說,交易天生的風險不會讓最優秀的交易者失去紀律、專註或自信。如果不能做到不帶情緒(特別是害怕)地交易,那麼就沒有學會接受交易固有的風險。

承認我們錯瞭,產生瞭虧損,是極度痛苦的,肯定也是我們想避免的。然而作為交易者,我們時時刻刻都要面對這兩個可能。一旦學會接受風險這個技術,不管市場怎麼運行,我們都不會感到痛苦。如果市場沒有能力讓你痛苦,就不用避免什麼瞭。

交易者眼裡隻有概率,建立客觀的思想狀態——沒有因為你害怕什麼會發生或什麼不會發生而傾斜,或扭曲。因為市場是中立的,不會控制我們解讀理解信息,也不會控制我們的決定和行動。錯誤的態度產生害怕情緒,而不是信任和自信。

最優秀的交易者不害怕。不害怕是因為根據市場提供的機會進出交易,同時,最優秀的交易者形成瞭不輕率的態度。從某種程度上說,每個人都害怕。但當有些人不再害怕時,他們傾向於輕率,沖動魯莽,輕率的結果就是他們又開始害怕瞭。如果你害怕犯錯,你的恐懼會讓你對市場的理解產生錯誤,導致你犯錯。你無法學到足夠的知識以彌補恐懼造成的消極影響,你就不會客觀,不會毫不猶豫地行動。換句話說,在持續的不確定性面前就會沒有自信。殘酷冰冷的交易就是指每筆交易都會產生不確定的結果。除非我們學會瞭完全接受不確定結果的可能,否則你就要有意識地或無意識地避免你所定義的痛苦可能。

完全接受風險,意味著接受交易的結果,不能帶有精神上的不安或害怕。也就不會痛苦地定義和解讀市場信息瞭。當不再痛苦地定義和解讀市場信息時,我們同時也消除瞭這些傾向:找理由、猶豫、過早行動、希望市場給你錢、自己不會止損而希望市場能解救我們。

市場分析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我們並不是不需要市場分析,然而,市場分析不能通向持續一致性的結果。它不能解決沒有自信、沒有紀律或不當的聚焦造成的交易問題。自信和恐懼都來自於我們的信念和態度,但又是互相矛盾的思想。自信要求絕對相信自己,即使在虧損會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多的情況下也要如此。然而,如果你沒有訓練你的思想以駕馭不是持續一致性的想法時,你就不能有這種自信。

任何事情都需要態度取勝。很多人都明白,但同時,很多人不明白態度對結果的重要性。大部分人錯誤地以為對市場的重大認知改變是成功的關鍵,實際是態度的基本轉變才是成功的關鍵。市場沒有責任,它隻是按照當初建立時的原則辦事。如果發現自己在責怪市場,或感受到背叛,任何責怪,都說明我們沒有接受市場不欠你的現實,不管怎麼想,怎麼努力,市場都不欠你的。

承擔責任意味著確信所有的結果都是自己造成的,交易結果取決於對市場的認知,要接受所做的決定和行動結果。如果不完全地承擔責任,會導致兩個主要心理障礙而不能成功。第一,你和市場建立反向關系,錯失持續一致性的機會。第二,你錯誤地以為市場分析可以解決交易問題和失敗。

通過避免虧損來防止痛苦是辦不到的。市場會產生行為模式,模式也會重復出現,但不是每次都一樣。所以再次證明,沒有避免虧損或犯錯的可能方法。失敗的交易者關註於盡量不犯錯,結果是越是努力,越是犯錯越多。市場具有或然性,再優秀的交易者也有犯錯誤的可能,也有做錯的時候,我們要坦然面對,主動承擔。當不再關註於賺錢,而是關註於如何防止市場再次傷害他以避免痛苦。換句話說,他越是想贏,不想虧,對可能對他有利的信息的忍受能力越差。他有能力阻止的信息越多,他能看見的對他有利的機會越少。也就是關註什麼吸引什麼,不要讓過去的損失束縛以後的交易。每次交易都是新的開始,不要讓恐懼,防止受到市場傷害左右自己,導致在機會面前錯失良機。

為瞭避免痛苦而學習越來越多的市場分析會形成復雜的問題,因為學的越多,對市場的期望越多,如果市場不這麼做,就會更痛苦。不知不覺地制造瞭一個危險的惡性循環:學的越多,變得越疲憊不堪;越是疲憊不堪,越感覺要學。

最終,不承擔責任的最壞結果就是在痛苦和不滿中循環。以為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獲取更多的市場信息。學總是好事,但是如果不為自己的態度和觀點負責,那麼就是在為錯誤的原因而學習,會讓你不當地使用你學到的東西。如果沒意識到這點,就會用知識去避免承擔風險的責任。在這個過程中,就會制造你一直避免的東西,在痛苦和不滿中循環。

用概率思考,並建設良好的期望管理

當開始利用機會優勢時,不要對市場行為有任何限制或期望。在市場的行進過程中,市場會制造一些你定義或認為的機會。你抓住這些機會,盡量努力,但你的思想還是獨立的,不會受市場行為的影響。一旦像專業交易者一樣接受風險,就不會覺得市場存在威脅。極少數的人在開始交易時有合適的關於責任和風險的信念和態度。必須用客觀的態度來看待市場,不能對市場有曲解。在交易時必須沒有壓力或不會猶豫,還必須用積極的態度克服過分自信或過分興奮的消極效果。核心目標就是形成交易者的思想。

交易是從看到機會開始的。如果沒有看到機會,我們沒有理由去交易。

作為交易者,我們不能沉迷於“我知道市場會如何”,也不必知道市場下一步將如何。因為對於任何變數,即使你認為是優勢,贏虧間的分佈也是隨機的。我們無法預測贏和虧的出現順序,也不知道具體賺多少錢。這個事實說明交易是概率或數字遊戲。一旦相信瞭交易就是概率遊戲,那麼對錯,贏虧等概念就不再重要。有瞭合適的期望,就不會把市場定義解讀為痛苦的或威脅的,也會有效地中和交易的情緒風險。

保持策略的持續一致性

客觀地確認優勢,這是長期經驗總結的結果,但優勢不是完全正確,僅僅代表概率較高,因此,每筆交易前,都需要提前衡量風險,做好出錯的準備,完全接受風險,否則放棄交易。根據優勢交易時沒有任何保留或猶豫,避免聯想,尤其是最近幾筆交易的影響,保持獨立客觀。同時監視犯錯的可能,從紀律上進行約束,絕不會違反規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