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中國古代實力最強商幫,以講究賈德著稱。註重誠信是江西人質樸、做事認真的性格的一個外在反映,也是江西人頭腦中中國傳統儒傢思想的自然流露。江西商人還善於揣摩消費者心理,迎合不同顧客的要求。總之,以銷售盡手中的商品和捕捉商機為原則,這是江西商人發財致富的經驗總結。


江右商幫是中國古代商幫中最早成形的商幫,江右商幫稱雄於明清兩朝,江右商幫縱橫中華工業、金融、鹽業、農業產品,江右商幫稱雄中華工商業。

江西商在歷史上被稱為“江右商幫”,明末清初,“江東稱江左,江西稱江右。蓋自江北視之,江東在左,江西在右。”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唐代以後,隨著全國經濟重心的南移,江西成為全國經濟重要區域。尤其是五代十國割據時期,危全諷入主撫州數十年,采取瞭保境安民,勸課農桑,招徠商旅的政策,使農業和手工業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呈現出“既完且富”的繁榮景象。宋朝時期,經過進一步開發,江西已經成為全國經濟文化發展的先進地區,其人口之眾,物產之富,江南西路在宋朝經濟居全國各路之首,強大的物資基礎為江右商幫的興起奠定堅實的基礎。公元1290年,江西人口達1400萬,江西在冊戶、人口數分別占全國的20.2%和23.3%。
明代江右商幫的興起是精明的江西人,在強大的經濟基礎之上,利用良好的地理經濟環境。江西明代的移民運動實質上就是一種經濟擴張,使江右商幫在以後的幾百年稱雄中華工商業。江右商幫的興起,推動全國和江西經濟的繁榮,貿易的繁榮造就瞭江右商幫的輝煌:“瓷都”景德鎮名揚萬裡;樟樹無藥,卻成為“藥都”有“藥不過樟樹不靈”之說;九江雄踞長江之濱成為當時極具影響的商埠,在當時江蘇一帶,市傳“三日不見贛糧船,市上就要鬧糧荒。”以至於後來九江引起外國列強垂涎;商業繁榮,促進瞭江西各業的迅速發展,素有“江南糧倉”美名的江西,百業興旺。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明朝建立後,為防倭寇的侵擾,實行瞭長時期的禁海政策。國內貿易,甚至對外貿易,都依靠水上通道。運河–長江–贛江–北江這一通道就成瞭全國貿易的黃金水道。這條通道,長達3000多公裡,在江西境內就有1000餘公裡。江西和江右商在國內、國際貿易中處於極為有利的地位。江右商借此全方位鋪開,遍佈全國各地。社會上也有瞭“無江(西)不成市”、江西商人“一個包袱一把傘,跑到天下當老板”。
江西人僅從明初到明末近千萬江西人移居湖廣,江西填湖廣,湖廣填四川,東進福建,北上皖南,南下廣東。
江西人走州過府,隨收隨賣,操業很廣。撫州人艾英南不無自豪地說:“隨陽之雁猶不能至,而吾鄉之人都成聚於其所。”吉安人彭華也說:“(吉安)商賈負販遍天下。”江右商幫的一個分支撫州商幫,其經營的產品有糧食、陶瓷、佈匹、煙草、藍靛、藥材、木材等。如宋代的撫州佈商陳泰,生意做得很大,他在各地雇傭瞭中間人,協助將資金預先貸給金溪、崇仁、樂安以及吉安等地種麻、織佈的農民手中,而後再收購他們的佈匹產品。陳泰以預付定金的方式壟斷貨源,這種經營方式非常具有超前意識。而撫州木材資源十分豐富,商人們就將木材分別從贛江,撫河順水而下,然後出湖口,入長江,運銷到南京、揚州、常州及武漢等地。清代中期以後,樂安縣流坑村之所以能在科舉衰落之後,仍然延續昔日的繁榮,靠的正是該村擁有數十人之多的木材商人集團和源源不斷的商業利潤的滋養。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江右商人在長三角的擴張主要在江蘇、浙江和安徽三省。江西商人經贛江、過九江東下,或經玉山抵浙江,頻繁往來於江浙皖,主要做販賣生意,即將江西出產的稻米、大豆、瓷器、夏佈、紙張、木材、煙葉、桐油、茶油、靛青等運往江浙皖,而將三省盛產的食鹽和絲、棉織品銷往江西。當時江蘇省城南京主要靠江西、湖廣的糧食供應,江西商人“歲歲載米依期而至”,賣米給南京人,又從南京人手中買回佈匹。除南京外,江南許多城市和市鎮都缺糧食,江西商人活躍於金華、杭州、寧波、紹興、衢州、湖州、嚴州、臺州等地。江西商人從事鹽業經營,一般都是較富裕商人,他們販鹽由廣信府的貴溪運往饒州府各縣。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江蘇揚州為江淮百貨的集散地,商賈摩肩接踵,據萬歷《揚州府志》記載,在揚州的各地商人,以徽商最多,其次是陜商、晉商和江右商人。正如《太平廣記》所說,江西盛產木材,而揚州到處海濱,木材短缺,將江西良材運至揚州,可獲數倍之利。實際上,除瞭木材之外,從江西沿著長江運往揚州的貨物,還有浮梁的茶葉、河口的竹編、南豐的蜜橘、廣昌的白蓮、南安的板鴨、都昌的銀魚、安福的火腿、餘江的木雕、吉安的樟木箱、景德鎮的瓷器、泰和武山的烏骨雞等等。到明清時期,兩地間的通商更加頻繁,而且以食鹽為大宗,鹽商扮演瞭物流中的主角。民國時人在《叢菊淚》寫到一個在兩淮做鹽商的江西商人:“彼姓魚的,著名江西老表,是行著票鹽的所謂山陽朋友。”清末揚州八大鹽商中,江西商人就占瞭三位,分別是周扶九、蕭雲浦和廖可亭。

江右商人代表

周扶九

勤奮拼搏、勇於開拓成中國首富

周扶九(1831–1920) 名鵑鵬,字澤鵬,號凌雲,江西吉安廬陵縣(吉安縣)高塘鄉人,近代中國揚州最大鹽商、近代中國金融傢、上海灘地皮大王、上海灘黃金巨子、近代中國實業傢,其資產達5000萬兩白銀,富可敵國,是中華民國初期的中國首富,周扶九的商業版圖終生不斷擴大。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江右商

周扶九住宅

朱仙舫

中華近代紡織工業開拓者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朱仙舫(1887—1968),江西撫州臨川人。早年創辦紡織技術養成所,編著中國第一部紡織科技書《理論實用紡織學》,開辦江西第一傢九江久興紗廠,主管上海申新二、五、七廠,接辦漢口第一紗廠、重慶紡織廠,創辦滬東、滬西業餘紡織學校,發起組織中國紡織學會並當選理事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紡織工業部計劃司司長。

王茲華

東渡臺灣創業成全球拆船大王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王茲華(1925-2008),江西省撫州臨川縣秋溪鄉人。1941年04月成都中央軍校第十八期,國民黨十三屆中央候補委員,國民黨中央黨務顧問。臺灣啟順華鋼鐵公司創辦人,被臺灣實業界稱為“世界拆船大王”,是臺灣工商界知名人士,著名企業傢。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江西會館很多,遍佈全國。湖廣是江西人徙居的一個重要地區,因距離不遠,來往方便,故“豫章之為商者,其言適楚,猶門庭也。”所以在湖廣的江右商很多。雲、貴、川也是江右商的匯集區,他們既經商於城市,也商販於鄉村裡巷,甚至深入土管轄區,代官府“征輸裡役”。還有的江西商人定居於山寨少數民族居住地,久而久之成為當地民族的酋長或首領。除兩湖、兩廣、西南邊陲外,江右商在福建、江浙、河南等地也很活躍,當地市場上的許多貨物都來自江西或出自江右商之手。明成祖遷都北京後,居住在北京的經商、趕考和謀官的江西人很多。當時北京有41所會館,其中江西會館就達14所之多,位居第一。全國各地開中藥鋪的商人,十有八九來自江西樟樹,故有“藥不到樟樹不齊”,“藥不過樟樹不靈”之說。江右商的活動既是明清經濟史的重要內容,也對明清時期的江西社會經濟和全國經濟格局產生瞭巨大的影響。

遍佈四方的江右商,隻要具備瞭一定的財力,不約而同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造萬壽宮。萬壽宮,就是“江西會館”,也叫“江西廟”,“江西同鄉館”,“豫章會館”。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自明初以來,在各省省會以及京都幾乎都建有萬壽宮,在全國城鄉可說是星羅棋佈。天津的萬壽宮,建在鬧市區,其規模與南昌的萬壽宮不相軒輊。漢口的萬壽宮,是一個佈局嚴謹、錯落有致的龐大建築群,其色彩之富麗,雕刻之精細,為南昌萬壽宮所不及,屬武漢鎮翹楚性建築。雲南省由北向南,直抵滇緬邊境,萬壽宮比比皆是。就連贛閩交界,峰嵐如攢的邊遠山城長汀縣裡也有一座萬壽宮,抗日戰爭期間成瞭流寄到此的夏門大學的臨時校舍。萬壽宮建得最多的是四川省,共有300多個,北京的江西會館(萬壽宮)從明初的14所,到清光緒年間增加瞭51所,占北京387所會館的13%。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萬壽宮是江右商幫的標志,也是江右商幫財富與實力的象征。萬壽宮既為旅外鄉人開展親善友好,祭祀活動的場所,又是商人、待仕或者下臺文人們議事與暫住的地方,壯觀、雄偉的萬壽宮建築顯示瞭江右商幫輝煌。

江右商在長期的商貿實踐中,積累瞭不少的經驗,創造瞭不少的財富,也形成瞭不少的流芳百世、令人景仰的人格精神。江右商那種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和合共贏的協作精神,以義制利的儒商精神、潛心學藝的鉆研精神、童叟無欺的和諧精神、勇於排難的戰爭精神、穩紮穩打的務實精神、胸懷大志的進取精神。這都是江右賢才愛國之心、愛鄉之情的綜合反映,不僅飲譽鄉裡,而且傳頌海內,教育和影響瞭一代又一代的後人,在推進經濟發展、社會進步中,發揮瞭不可估量的作用。

江西人應該知道的“江右商幫”歷史

我們歷史文化源遠流長,其中也包含著江右商幫創造中華最活躍的創業文化。比如瓷都、藥都的地名,記載的是富有地域特色的工商業文明,江右商幫稱雄於明清兩朝也反映瞭江右商人的創業精神和顯著業績。一個國傢和地區企業傢的數量多少,素質高低,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一個國傢和地區的創業水平和經濟競爭力。應該說,現在的江西人和過去的江西人沒有太大的變化,當年江右商所有的特點,現在的江西人仍然具備。現代的江西商人,有著比先輩們更開放的思想、更先進的理念、更開闊的眼界、更豐富的知識,更卓越的膽識、更無畏的氣概,而先輩們的勤勞和節儉、誠信和務實將成為溶入現代江西商人血液中的優秀基因。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