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尷尬的餐飲業: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

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一些地區逐漸開始有序的組織復工復產,除瞭影院等娛樂場所外大多數門店都被允許重新開業,也包括疫情伊始受到沖擊最大的餐飲業。

本來能夠重新開業是一件好事,但是許多餐館和飯店的老板卻開心不起來,用一些老板的話說就是「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一看業績想死的心都有」。

當下尷尬的餐飲業: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

對於餐飲業來說,當下復工的條件十分苛刻,疫情雖然稍有緩解但是並沒有完全消失,飯館餐廳在這種情況下算得上是「高危」行業瞭,雖然允許復工,但是各地也會采取嚴防死守的政策,杜絕疫情的再次傳播。

一般情況下開業之前需要對店內進行無死角的消殺工作,員工需要至少提前十四天隔離確保安全,不僅如此店內還要配備體溫計、防護措施內容指示牌、酒精消毒液等等,這些對於店傢來說都是成本,本來關門這麼長時間就沒有什麼現金儲備瞭,大點的連鎖企業還好,對於很多小店來說根本沒有錢去準備這些東西。

當下尷尬的餐飲業: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

更為重要的是,即便店傢按照相關要求準備瞭,也不一定能夠「開門迎客」,可能隻能到店取餐或者外賣送餐,能夠開通堂食的少之又少。例如,西貝莜面村,在獲得瞭銀行的貸款援助之後,西貝已經著手開始引導線下的門店轉向外賣銷售來度過難關。

而且即便是轉向外賣瞭,可能也隻是換一種方式賠錢而已,且不說年後這一段時間,蔬菜、蛋、肉等的價格上漲造成的成本提升,單算外賣平臺動輒百分之三十甚至百分之四十的抽成就足夠讓眾多餐飲企業「望而卻步」瞭,而且現階段的門店根本無法估算客流量,如果準備瞭大量的原材料很可能爛在手裡,經營瞭四傢餐廳的曾偉曾對記者說「我屯瞭50萬元的鮮奶,但現在馬上就過期瞭」,如果不準備又可能會面臨「無貨可賣」的境地。

當下尷尬的餐飲業: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

3月4日,南京大牌檔首批門店恢復營業,據媒體報道,南京首批恢復營業的隻有紫峰店和景楓店,而這兩傢店一天內隻迎來瞭一位顧客,「一個陽春面9元,一個烤鴨包12元,一個麻辣鴨血8元。」該店經理對媒體說,他第一次對顧客的菜單印象如此深刻。

不止南京大牌檔,好多恢復堂食的店傢都面臨這樣的困境。彭偉是一傢西餐廳店的老板,自從三月三號開始恢復堂食之後,他的店裡一位顧客都沒有,因為店裡的員工實在是沒有事情做,彭偉這幾天一直帶著員工在店裡學插花。

當下尷尬的餐飲業: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

實際上,當下餐飲業復工要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怎麼恢復消費者的信心,很顯然這不是餐飲企業能做到的,即便是疫情結束瞭消費者也不會大批量的到餐廳就餐。對於餐廳來說,不開門意味著沒有人工成本,沒有材料損耗的成本,沒有水電成本,每個月賠也隻賠房租而已;要是開門,掙不掙錢還不知道,人工、水電、防疫成本就得先搭上。

這次疫情結束,估計很多餐飲企業都會意識到「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除瞭堂食和外賣餐飲企業還要開發新的業務,比如,疫情期間海底撈的鍋底和蘸料等「工業制成品」的銷售就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除此之外,一些餐飲企業在堂食門店之外可能還會售賣一些半制成品比如披薩餅底、蛋撻液和蛋撻皮等。

當下尷尬的餐飲業:不開不甘心,開瞭傷心

當下的餐飲業雖然處於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但長遠來看這次沖擊對整個行業來說也是一次洗牌,我們隻能希望隨著疫情的褪去,餐飲企業能夠向陽重生,推出更優的服務和經營模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