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觀察:慶問120,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拜仁觀察:慶問120,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昨天晚上看完比賽刷某博刷到瞭2015年拜仁歐冠四分之一決賽對陣波爾圖的大逆轉,短短六分鐘的視頻看完不覺已淚流滿面。

首回合1:3爆冷輸掉比賽,終場哨響那一刻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是懵逼的,不隻是拜仁球迷。“傳說中的宇宙隊輸給瞭大禮包?”其實我們都知道看好拜仁逆轉的人實在太少瞭,歐冠改制以來首回合這個比分能在次回合實現逆轉的概率隻有1.69%。一時間,我隻覺得全世界都在唱衰拜仁。而能安靜的在黑暗中期待一絲曙光的從來都是忠實的信徒們,偏偏那一次,連拜仁球迷對球隊的信任都已降到最低。我記得當時在各大平臺上看到的評論基本上都是謾罵,分鍋,“瓜迪奧拉滾出拜仁”這句話隨處可見,甚至連帶著隊裡的西班牙籍球員也被攻擊。雖然覺得這種不反思球隊問題隻知道各種懟的不理智行為很是不合適,但不得不承認我也沒有抱太大希望。

次回合的那天,安聯球場依然美麗,氛圍也依然火爆。帶著“就算淘汰這場也希望贏”的心態,在開場不過十幾分鐘蒂亞戈就率先頭球破門的時候似乎看到瞭拜仁將士的鬥志,接下來博阿滕和萊萬紛紛頭球破門,比分很快就來到瞭3-0。我知道曙光正在變大,已經無比興奮,每個人都在屏息等待奇跡。

一場6-1的比賽讓拜仁實現瞭完美的逆轉,成功晉級。

球員們站在南看臺前集體下跪感謝球迷們的支持,無數球迷揮動著手中的旗幟也感謝著自己的英雄們。那一幕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瞭什麼叫做信仰,什麼叫做足球本身的意義。

鏡頭拉近那一刻我看到瞭蒂亞戈含著熱淚的眼睛裡閃爍著紅色的光芒,我好想告訴他,“你熱愛勝利的樣子真的好美”。

拜仁觀察:慶問120,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那天的看臺上寫滿瞭“我們永不放棄”,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故事總是動人的,所有的希望都來自於從來沒有停止的腳步和對最高目標的不斷追逐。可如果沒有最後的精彩,過往所有的傷口都會變成笑話,它從來都不是成功路上必備的風景線,它隻會在無人所知的角落裡潰爛,或者在千萬人的嘲笑中無所遁形。喜歡拜仁的這些年,從來不怕經歷黑暗大概也是因為知道他們從來不會放棄尋找光亮,就算身在谷底也能做到絕地反擊。

之前看穆勒的采訪提到八分之一決賽碰尤文那場,半場兩球落後的拜仁本就傷兵滿營,後防不穩,而尤文的狀態又很好。比賽的節奏還是很快的,每個人都很緊張。尤文的進球來得太快瞭,二十多分鐘感覺就像是奠定瞭勝局。中場休息的時候又旁觀瞭一場罵瓜迪奧拉大戰,一直到七十多分鐘,萊萬才打進本場拜仁第一個進球。就好像前幾十分鐘一點點被消磨掉的希望突然就都回來瞭。雖說士氣得到瞭大漲但是隨後的時間並沒有什麼進展,到八十分的時候我已經不敢再看,關瞭比賽等最後的結果。到現在還是很感激當時殘念依然在期待一個進球,所以最後時刻忐忑的打開比賽時看到瞭穆勒的頭球,傷停補時扳平比分進瞭加時賽。那會兒的穆勒真的像天神下凡,渾身都散發著光。

最後4-2晉級。我想是安聯的燈光太明亮閃花瞭我的眼,不然為什麼一直哭著停不下來。


拜仁觀察:慶問120,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足球總是起起落落,可拜仁總有驚喜。

不是不知道曾經總是跌跌撞撞,20世紀初的復興之路走得也不好,也經歷過數年的混亂,無數次的低谷,也曾有過打不進歐冠的尷尬境地。

我想起以前瘋狂補課的寂靜深夜,伴隨著月光看拜仁那些年的故事,非常感慨。

2010年對陣弗爵爺麾下的紅魔,拜仁帶著首回合勝利的優勢去到夢劇場,卻不料遭遇瞭曼聯的美妙開局。即便是慢慢找回狀態也難以避免失誤,上半場40分鐘拜仁0-3落後。對於一個拜仁球迷而言,當時震天響的夢劇場就像是人間煉獄。可這是拜仁啊,無論在怎樣的絕境都絕不服輸的拜仁啊。於是,42分鐘,奧利奇在幾乎是零角度的地方,成為瞭拜仁掉下懸崖前的一根麻繩。

下半場曼聯小將拉斐爾染紅離場,十人應戰的曼聯此刻思路很清晰,就是要守住自傢大門決不讓對方再破門,拜仁也很清楚必須要取得進球。

前幾天德國杯打沙爾克基米希的進球一定讓很多人想起瞭十年前的羅本吧,那個準確接到裡貝裡角球,不等球落地就直接世界波進球的羅本啊,他當時奔跑在球場上的模樣一定也是很多人的青春吧。

拜仁觀察:慶問120,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拜仁120周年那天,整理傢裡的一些有關拜仁的海報照片和當年買的徽章圍巾還有拉姆的擺件,看到古早的日記本裡寫著一句話,“喜歡拜仁真是一件美好的事啊”。

其實有很多時候都會覺得能喜歡拜仁實在是太好瞭。

那個說過太多次愛拜仁想留下的拉菲尼亞,在很早以前就稱要把職業生涯的所有續約都給拜仁現在也確實做到瞭的羅本,總是親吻隊徽的瓦格納,永遠把拜仁當成傢的裡貝裡,讓“國籍論”滾遠的蒂亞戈。

之前回答過一個問題邀請,“你為什麼喜歡拜仁慕尼黑?”我想,也許是因為在這個競爭激烈又殘忍的環境下拜仁也從來沒有丟失骨子裡的溫情吧。在羅貝裡的最後一年,廠長說,“我願意為瞭阿爾楊和弗蘭克冒丟掉冠軍的風險,他們一直都是俱樂部的標志和靈魂,我不想這樣送走球員”。

小豬的告別賽時,他眼含熱淚揮舞著拜仁旗幟,撫摸著拜仁草地。這麼多年來,拜仁成瞭每個球員的傢,每個離傢的孩子都是如此的眷戀著這片土地啊。去年歐冠失利,我看到瞭滿屏的“我還是支持拜仁慕尼黑”,那份感動始終沒有消失。正是這些過往的每一分感動的集成才能讓我們無論低谷還是巔峰都一路跟隨吧。

這麼多年過去瞭,我的球衣已經從最開始隻有一件穆勒變成現在的好多件,球衣的樣式也在翻新,唯一不變的是那抹紅色,是熟悉的隊徽,是熟悉的“mia san mia”,是始終愛著拜仁的心。可能時間會改變一切,但是希望拜仁越來越好的心願絕不會變。

拜仁觀察:慶問120,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我曾在人山人海的星光下為你嘶聲吶喊,也曾在無數個安靜的深夜陪伴你經歷悲喜。

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歲月都和你有關,我的FC Bayern,多謝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生活裡的星。

120周年快樂。

未來的路上,繼續風雨同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