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文 | 虎貓

編 | 小白

2000年,陳德康作為廠長出資103萬元,拿下瞭浙江平湖莎普愛思制藥有限公司過半股權和控制權。

說到莎普愛思(603168.SH),大傢肯定會聯想到它的滴眼液。莎普愛思滴眼液在過去十多年中成長為公司的搖錢樹,卻因為一篇媒體報道跌下神壇。

20年後,經歷過高潮和低谷的陳老板選擇將公司讓作他人,將正式退休。

一、一瓶眼藥水撐起的上市公司

公司的前身是浙江平湖制藥廠,1997年和2000年分別經歷瞭兩輪私有化改制。

2000年6月,由7位高層人員和技術骨幹出資,平湖制藥廠改制為浙江平湖莎普愛思制藥有限公司,作為原廠長的陳德康出資103萬元,得到其51.24%的股份。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公司於2014年在A股上市,主營業務是研發生產以眼科藥物與大輸液基本藥物為主的醫藥產品。

上市時,一共擁有58個藥品品種,主要劃分為眼科類、體液平衡類和全身抗感染類。其中最知名的、同時也是創收最多的,當屬公司拳頭產品—莎普愛思滴眼液。

滴眼液產品包括莎普愛思滴眼液和甲磺酸帕珠沙星滴眼液,其中超過99.9%的營收來源於莎普愛思滴眼液。

2011到2016年,滴眼液的營業收入保持穩定上漲,六年間從2.05億增至7.54億,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9.8%。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莎普愛思”是該產品的商品名,通用名為芐達賴氨酸滴眼液,是一種醛糖還原酶抑制劑,用於早期老年性白內障,最初由Angelini制藥集團於1983年在意大利上市。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而莎普愛思滴眼液是公司與江蘇省藥物研究所合作研發而成,作為國內首傢生產廠商,公司於1997年取得新藥證書。

1998年8月完成Ⅲ期臨床試驗後,同年12月國傢藥監局同意轉正式生產。

從產銷量表可以看到,滴眼液收入的增長主要是由於銷量上升帶來的,2016年以前公司暢銷兩旺,銷量最高的2016年全年賣出滴眼液2825萬支。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為啥一瓶滴眼液能如此暢銷?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轉為OTC後開辟零售藥店銷售渠道

最初,公司是在醫院推廣該產品,但是莎普愛思針對的主要是早期患者,醫生對於來院就診的較晚期患者一般建議以手術方式治療,因而未為產品打開銷路。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2014年12月,國傢藥監局批準將芐達賴氨酸滴眼液轉換為OTC藥物(非處方藥),降低瞭購買門檻大大,提高瞭民眾購買的便捷性。

2005年至2007年采取代理模式銷售,由代理商負責渠道管理和市場推廣等工作。

基本瞭解如何開展營銷和吸引客戶後,2007年底公司開始嘗試自主銷售,將銷售對象從經銷商延伸至藥店。

2008年下半年起在全國設立營銷網點,截至2018年,全國營銷網點數量達到150個。

2011-2013年,莎普愛思滴眼液的第一大客戶是旗下擁有1287傢(2018年底)連鎖藥店的九州通。

與此同時,公司采取瞭一種“鎖定區域、集中推廣、滾動開發”的廣告投放策略,也就是一個一個地區進行開發和推廣。

最初是廣東,隨後遼寧、河北、安徽等地銷量大漲,很快,莎普愛思滴眼液銷向全國。截至2017年,莎普愛思滴眼液在白內障用藥市場份額達31.6%。

銷售渠道的改變是一方面原因,而洗腦式的廣告或許才是銷量提升的關鍵,也是使莎普愛思後來遭到大量抨擊和詬病的源泉。

(二)打廣告,公司是燒錢的

相信許多讀者還對莎普愛思滴眼液幾年前的廣告印象頗深,因為實在是太洗腦瞭:“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

公司花高價請來中國女排主教練郎平為其代言,並在央視以及各大衛視輪番播出。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網絡)

廣告支出反映在財報上,是高企的銷售費用:2011-2016年,公司的銷售費用從每年1.5個億增至4.23億,銷售費用率從36.7%增至43.2%,表明公司每收入100元,就會花上43.2元做銷售推廣。

2017年起,公司的銷售費用開始縮減,但銷售費用率仍在增長,2018年達到47.8%的峰值,這是由於收入下滑更快導致。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根據2016年的銷售費用構成,廣告費、職工薪酬和市場推廣費分別占比62%、18%和14%,廣告費用高達2.63億,占總營收的26.86%。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再看研發費用,2014年至2018年,公司累計在研發支出花費1.44億,單一年度最高不超過3200萬,研發費用率僅在3%~4.4%之間。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再來看看公司的研發進展。從2014年到2018年,公司的新藥沒有任何階段性進展。

甚至,一種將芐達賴氨酸滴眼液應用於糖尿病周圍神經病變的新藥在2018年的研發進展從臨床前研究退回到無內容。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公司2014年IPO說明書)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公司2018年年報)

(三)唯一擁有商品名的芐達賴氨酸滴眼液

公司的廣告做得這麼好,銷量如此之火爆,難道沒有其它競爭者嗎?別人不眼紅嗎?

事實上,在2014年公司上市時,存在其它8個廠傢在生產芐達賴氨酸滴眼液,目前還有7傢。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國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但是這一行裡,先入優勢是巨大的,莎普愛思是新藥證書的所有者,其他廠商均等到其6年新藥保護期之後才開始仿制和生產。

由於國傢藥監局2003年發佈的《關於藥品註冊管理的補充規定》規定,新藥保護期、過渡期、監測期已過的藥品,不再批準增加商品名。

因此,“莎普愛思”是芐達賴氨酸滴眼液的唯一商品名。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國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其它廠商通通不能擁有自己的姓名,即使打廣告,也隻能用“芐達賴氨酸滴眼液”這一通用名,對提高自傢銷量毫無意義。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國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無法在宣傳方面與公司競爭,其他廠商隻能靠價格優勢瞭。於是我們可以看到,其他廠商在市面上的售價遠低於莎普愛思,甚至隻需要莎普愛思1/4的價格就可以買到同樣容量的芐達賴氨酸滴眼液。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阿裡大藥房)

然而,它們始終沒有對莎普愛思造成什麼威脅,真正威脅到莎普愛思的是知名公眾號丁香園(丁香醫生)在2017年12月發佈的一篇文章:

《一年狂賣7.5億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

二、“媒體事件”始末

在“丁香醫生”發聲之前,公司播出的廣告內容主要是以科普的形式告訴觀眾白內障的癥狀,提醒大傢盡早治療,等到失明就晚瞭,治療方式可以選擇滴莎普愛思滴眼液。

並且,將其內容制作成易於傳唱的簡單歌謠,一遍又一遍地強制入侵消費者的大腦,加深印象。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公司公告)

其實割離地看廣告內容,每個部分都沒什麼毛病。但是上圖中“早期老年性”在廣告中是被淡化的,廣告畫面中顯示有字樣,但在廣告演員口述中抹去瞭該表述。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網絡)

也就是說,人們打開電視聽到的都是“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

白內障患者本來就看不清,你還把字搞得那麼小,聲音內容還故意不提“早期老年性”,這不是打擦邊球嗎?

總之,上述廣告給消費者設定的議程就是:有模糊、重影可能是得瞭白內障——得瞭白內障要早治療——莎普愛思滴眼液就可以起到治療作用。

但廣告沒告訴患者的是,白內障的治愈方案目前隻有手術。病拖太久會導致手術難度升級。

這導致現實情況是患者根據癥狀買藥用藥(甚至並未確診白內障)、且誤以為該藥可以治愈白內障,廣告中反復提示“堅持滴”,可能不少患者還認為沒效果是因為沒滴到位,“堅持”得不夠虔誠。

在丁香醫生的文中,多位醫生描述瞭廣告給患者帶來的影響及其後果。文章發佈於2017年12月2日,具體內容風雲君不再細說,已經有多傢媒體進行過報道和解讀。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丁香醫生公眾號)

公司首次回應是在12月4日,發佈瞭一則澄清公告。主要內容是:

0.5%芐達賴氨酸滴眼液在III期臨床試驗結果中顯示確有療效,廣告是經過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核批準的,廣告費用和研發費用與同行業公司相比也是正常的。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總之就是一句話,我沒做錯,你的質疑我都一一回應瞭。此時,公司的股價也未受到多少沖擊,12月4日至6日僅下跌6.75%。

直到12月6日晚,國傢食藥監總局下發通知,要求公司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及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盡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並開展廣告自查。

公司次日即申請停牌,並在停牌期間回復上交所及浙江證監局監管關註函,表示芐達賴氨酸滴眼液的一致性評價工作已於2016年開啟,並暫停發佈已審批廣告。

公司稱,早在2016年6月與杭州百誠簽訂瞭技術開發合同,委托後者進行芐達賴氨酸滴眼液一致性評價研究。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事實上,在國務院及國傢藥監總局在2016年3月和5月分別發佈兩份關於仿制藥的重要文件後,公司的確著手進行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相關工作。

但在2016的年報中,公司僅對頭孢地尼膠囊和阿奇黴素滴眼液開展仿制藥一次性評價 ,並未披露對芐達賴氨酸滴眼液開展相關工作,也未提到與杭州百誠簽訂合同的一事。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該回復似乎更像公司的緊急應對措施,投資者們也用實際行動表示不買單,12月18日復牌即跌停,在隨後一個半月內,公司股價跌去51%。

投資者的擔憂不無道理,公司的營業收入高度依賴莎普愛思滴眼液這一款產品,產品被質疑可能對公司的經營情況造成重大打擊。

其實,公司不是沒想過改變,但是各位老鐵可能是不瞭解它的投資眼光有多瞎啊。

三、3.5億購得的藥酒公司能否救局?

2015年11月,公司以3.46億收購強身藥業100%股權,其中2.46億為現金支付,另發行股份支付1億元,發行價格為36.73元/股。

強身藥業成立於2014年4月,主營業務是生產銷售復方高山紅景天口服液、四子填精膠囊、驅風通絡藥酒、前列回春片等產品。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強身藥業官網)

2015年10月31日,強身藥業賬面凈資產為1.01億元,交易估值較賬面凈資產溢價2.45億。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2015年1-10月該公司無任何營收,凈利潤虧損145萬元,因為它還沒開始生產,計劃自2016年開始生產。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從強身藥業當時的財務簡表和產品,作為局外人的風雲君好像看不到啥亮點。

如果非要聯想一下,不知公司是否打算利用廣告將其各類藥酒、回春片等產品打造成下一個銷售奇跡?

畢竟,這也是“神藥”的一大類別。

2015年12月,強身藥業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成為公司全資子公司。交易對方承諾2016-2018年分別實現扣非凈利潤1千萬、3千萬和5千萬。

2016年12月和2017年10月,公司又分別向強身藥業增資8266萬和5215萬,用於建設其生產車間和倉庫等項目,可以說是親兒子待遇瞭。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然而它交給爸爸一份什麼樣的答卷?請大傢深吸一口氣,坐穩扶好,老司機要飆車瞭!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強身藥業前股東東豐藥業承諾三年完成9000萬凈利潤,實際僅完成434萬,完成率不到5%,低到不忍直視。

按照最初轉讓協議的約定,東豐藥業承諾補償剩餘業績承諾,截至2020年2月28日,公司累計收到東豐藥業補償款8648.5萬元。

顯然,這次投資沒能為公司分散產品單一的風險。關於強身藥業的失敗,公司還是將鍋甩給瞭“某自媒體”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這明顯就是強行甩鍋。新的產品、新的品牌,幾個消費者買強身牌四子填精膠囊時會註意到是莎普愛思生產的?

而且2019年3月,公司的四子填精膠囊同樣在廣告上栽瞭一把,這恰恰說明沒有硬核產品而隻註重廣告宣傳的銷售愈發難行。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四、實控人退休,莆田系林氏兄弟接手

大概是發現自己擅長的那套如今再難以奏效,2018年12月,公司首次發佈關於實控人協議轉讓部分股權的公告。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陳德康以8.33元/股的價格轉讓3115.4萬股至養和投資,2019年1月10日完成過戶,其獲得轉讓款2.6億,所持股權占比從38.63%降至28.97%。

2020年2月27日,莎普愛思再次發佈公告,陳德康與誼和醫療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將其所持2335.6萬股(占總股本7.24%)轉讓給誼和醫療。

與此同時,陳德康還將放棄剩餘7010萬股(占總股本21.73%)表決權。作為莎普愛思的主要創始人,此次轉讓意味著他交出全部控制權。

本次轉讓的交易價格為17.8元/股,總價為4.16億,該價格比2月27日的收盤價9.17元/股溢價近一倍。

此外,雙方還約定,陳德康於2021年以3.97億總價繼續轉讓5.43%公司股份,這部分轉讓價格為22.63元/股。

如轉讓成功,陳老板將轉讓出12.67%的公司股份,獲得股權轉讓款8.124億,兩次交易合計獲得10.72億。

其實時隔一年的兩次交易對方是同一個,誼和醫療是養和投資100%控股子公司。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企查查)

企查查顯示,上海誼和醫療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東有兩位,林弘立和林弘遠。

根據網絡公開信息,二人為莆田系林春光之子,旗下還擁有上海協和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天倫醫院有限公司、泰州市婦女兒童醫院有限公司等多傢企業。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來源:企查查)

林春光作為莆田健康總商會上海常務副會長,背後有強大的醫療企業帝國,其持股46.6%的上海新視界眼科醫院投資有限公司旗下擁有十餘傢醫院。

同時,林春光也是另一傢A股上市公司光正集團(002524.SZ)的二股東,持有光正集團4.88%股份。

為何林氏兄弟願意溢價收購呢?

我們一起看看公司目前的財務狀況。

五、營收暴跌,但公司不差錢

(一)滴眼液銷量嚴重下滑

前文分析過,2017年之前,公司因為莎普愛思滴眼液的熱銷,營業收入節節攀升,凈利潤也水漲船高,2016年達到峰值2.76億元。

丁香醫生發文是在2017年底,2017年業績隻受到較小影響,2018年負面影響才真正襲來,營業收入較上年縮水35%,凈利潤由盈利2.76億轉為虧損1.26億。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公司給出的原因是受到自媒體報道影響,一方面滴眼液營收下滑瞭52.6%,另一方面中成藥行業營收下降68.95%。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莎普愛思滴眼液的銷量從2017年2472萬支下滑到1199萬支,暴跌51.5%;中成藥行業指的主要是3.5億收購的強身藥業,沒法按原計劃實施市場推廣,導致其銷量下降。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2018年倒虧1.26億這事可真沒法甩鍋給自媒體瞭,主要還是自己瞎:公司對商譽等項目進行大幅減值,2018年資產減值損失金額合計1.88億。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2019年的業績預告顯示,公司凈利潤能扭虧為盈,恢復2100萬-3000萬的盈利,但扣非凈利潤仍然虧損,預計為-4300萬到-3400萬。

這意味著公司通過日常經營活動獲得的凈利潤仍然虧損。

(二)毛利率高、盈利質量佳

2011-2018年,公司的毛利率穩定在66.3%之上,最高達到77.3%。而滴眼液產品更是暴利,過去六年的平均毛利率達到94%。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從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和凈利潤的對比來看,2011-2018年凈利潤合計9.05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合計9.55億,長期凈現比大於1。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銷售出去的一瓶瓶莎普愛思變成瞭真金白銀進瞭公司口袋,那麼風雲君就格外關註,盈利能力毋庸置疑的公司這些年來對股東們如何?

(三)分紅與募資

根據市值風雲APP“吾股大數據”系統顯示,公司上市6年,僅分紅4次,累計分紅僅2.3億,未進行過回購。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下表是分紅的具體情況。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再來看看募資情況,公司募集資金來源是IPO和2016年的非公開發行股票,IPO向社會公眾募集3.55億、非公開發行向陳德康等6名特定投資者募集5.05億。

分紅金額2.34億遠小於募集金額8.6億,對股東們沒有格外大方。

(四)賬上不差錢,沒有債務負擔

最後看看資產負債情況,下圖是2019年三季度的資產負債簡表,單位為億元。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公司整體資產負債率非常低,隻有7.76%。

從資產端看,其他流動資產主要以理財產品為主,其金額為4.59億,因此賬上的貨幣資金加理財產品合計占流動資產的69%,根本不差錢。

滴眼液爭議事件三年後,莎普愛思實控人要套現11億離場瞭

從負債端看,沒有任何有息負債,最近四年均沒有出現長短期借款。

總的來說,單從財務來看,除瞭銷量下滑導致的營收下降,公司整體財務狀況是很不錯的。

哪怕滴眼液產品無法東山再起,作為殼資源,沒有錯綜復雜的債務糾紛和關聯交易,經過2018年資產損失減值,已經洗香香隨時等待下傢接手瞭。

消費者割瞭一批又一批,陳老板又在股票市場爽快地割瞭一把韭菜,賺得大鼻涕泡直冒。

陳老板現在要愉快地走人瞭,至於公司的企業責任……,唉,你無法評價一個不存在的東西。

免責聲明:

本報告(文章)是基於上市公司的公眾公司屬性、以上市公司根據其法定義務公開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於臨時公告、定期報告和官方互動平臺等)為核心依據的獨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風雲力求報告(文章)所載內容及觀點客觀公正,但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及時性等;本報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市值風雲不對因使用本報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