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列寧格勒,這座被俄羅斯著名詩人普希金稱之為“歐洲之窗”的古都,始建於1703年5月16日,原名彼得格勒,200多年來一直是俄羅斯帝國的首都。十月革命的一聲炮響就是從這裡打響的,它從此成為無產階級革命的搖籃。1924年列寧逝世後,當時的蘇維埃政府為瞭永遠紀念這位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偉大領袖和導師,下令將列寧曾經生活、工作和戰鬥過的這座英雄城市命名為列寧格勒。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衛國戰爭中,這座英雄的城市,曾經在長達900天的時間裡依靠神話般的“生命之路”,粉碎瞭法西斯德軍野蠻的圍困和封鎖,取得瞭列寧格勒保衛戰的重大勝利。

“巴巴羅薩”計劃

1940年5月10日,當輕紗般的薄霧從法蘭西的江河上向著碧綠的草地和鮮花盛開的果園彌漫開來,預示著這是一個景色宜人的春天的時候,法西斯德軍的鋼鐵洪流隆隆駛進法國領土,從此,西歐諸國就被置於希特勒德國閃擊戰的狂飆之中。不可一世的德軍從巴黎殺向巴爾幹半島、從日蘭德半島殺進納維亞,並將大不列顛困在英倫三島不能動彈……希特勒可以說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征服瞭整個歐洲。

1940年12月8日,在帝國大廈,面對著墻壁上高懸的世界地圖,希特勒又將他那一雙貪婪的目光投向瞭廣闊的蘇聯領土,將部隊前進的目標指向瞭克裡姆林宮……就在這一天,希特勒正式發佈瞭進攻蘇聯的第21號指令,並以“巴巴羅薩”作為這份作戰計劃的代號。“巴巴羅薩”是12世紀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菲特烈大帝的名字。希特勒用這位800年前大皇帝的名字為他的侵蘇戰爭計劃命名,他期待著這個名字能夠為他的戰爭計劃增添一絲神秘之光。

希特勒對“巴巴羅薩”計劃頗為得意,他曾經睥睨一切地狂叫“當’巴巴羅薩’開始時,全世界都將會大驚失色,難置一言!”按照“巴巴羅薩”計劃的具體部署,遼闊的蘇德戰場被劃分為北方、中央和南方三個戰區,每個戰區都配備一個集團軍群。“北方”集團軍群的任務是,從東普魯士的蘇伐烏基出發,迅速馳越涅曼河,消滅波羅的海沿岸地區的蘇聯軍隊,目標是攻占列寧格勒,並切斷它和摩爾曼斯克之間的交通線。

列寧格勒這座英雄的城市,不僅在政治上有“蘇聯第二首都”之稱,在經濟上是蘇聯最大的工業中心,而且在軍事上的地位也十分重要。它是蘇聯第二大運輸樞紐,共有十條鐵路線通過這裡,特別是十月鐵路線把列寧格勒與莫斯科和蘇聯的其他地區聯結在一起,因此在國防上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希特勒認為,隻有在保證完成占領列寧格勒之後,“才能繼而打好占領莫斯科這個重要交通樞紐和國防工業中心這場進攻戰”。因此,在希特勒的對蘇戰爭中,他是把占領列寧格勒這一戰略要地看作是一項“刻不容緩的任務”。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列寧格勒戰役慘烈照

為瞭確保能夠一舉拿下列寧格勒,希特勒任命曾經指揮德軍突破法國“馬其諾防線”的陸軍元帥馮·萊佈為“北方”集團軍群指揮官,統率的兵員達70萬人,配備瞭1200架飛機、1500輛坦克、12000門火炮,並限令萊佈務必根據“巴巴羅薩”計劃的規定日期,在1941年7月21日之前拿下列寧格勒。希特勒甚至狂妄宣稱,屆時他不僅要前往列寧格勒“皇宮廣場”檢閱軍隊,而且還要在列寧格勒“阿斯托裡亞”飯店舉行盛大的“祝捷”宴會。

強敵壓境

1941年6月22日拂曉,遙遠的蘇聯西部天際,在經過瞭短暫的夏夜而逐漸變得暗淡無光的群星中,閃現出一種從未見過的“新星”。這是一些亮得非同尋常的星星,它們色彩紛呈,並且快速地向東飄來。與此同時,還伴隨有陣陣發動機的轟鳴聲。不一會兒,發動機的噪聲驟然加大。終於,五顏六色的星光越過無形的空中國境線,一千多架機翼上塗有納粹標志的飛機閃電般地闖入蘇聯領空,對蘇聯腹地的機場、軍事指揮部和交通中心瀉下瀑佈般的彈雨。緊接著,七千多門各種口徑的火炮同時對準早已瞄好的目標開火。一時之間,蘇聯西部邊境炮聲隆隆,硝煙彌漫,火光沖天。

大地在顫抖,山河在震蕩,戰火在燃燒,腥風血雨席卷整個蘇聯大地……希特勒的“巴巴羅薩”計劃開始瞭。

其中,萊佈統率下的“北方”集團軍群,6月22日在大量航空兵的支援下,從東普魯士的哥尼斯堡向蘇聯波羅的海沿岸地區發起進攻。戰鬥一打響,德軍就輕而易舉渡過涅曼河這一水上天塹,向蘇聯腹地長驅直入。

在遼闊的北方戰線上,德軍“北方”集團軍群的先頭部隊第56摩托化軍,在開戰後的24小時內就深入蘇聯境內40多公裡。6月25日,德軍坦克部隊推進到離陶格夫匹爾斯隻有70公裡的烏提那。6月26日,德軍裝甲集團的先頭部隊離維爾紐斯和列寧格勒之間的主要鐵路中心陶格夫匹爾斯幾乎不到8公裡的路程瞭。至此為止,在短短的4天內,德軍裝甲部隊就翻山越嶺、攻城占地,向蘇聯腹地推進達300公裡。

為瞭完好無損地一舉拿下陶格夫匹爾斯市內的一座大型公路橋和一座鐵路橋,便於後續部隊能夠迅速越過西德維納河,德軍“勃蘭登堡800”特種部隊一部,駕駛著繳獲來的4輛蘇制軍用汽車,身穿蘇軍軍服,口操流利的俄語,混進陶格夫匹爾斯市內,出其不意地占領瞭這兩座橋梁,使德軍的機械化部隊順利渡過瞭寬闊的西德維納河。陶格夫匹爾斯的失守,使得奧斯特洛夫-普斯科夫-盧加-列寧格勒一線因失去瞭天然屏障而完全暴露在德軍面前。

7月1日,隨著拉脫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首都裡加的失守,列寧格勒的形勢越發險惡瞭。7月4日,德軍又突破奧斯特洛夫-普斯科夫防區內的防線。7月9日,防守普斯科夫的蘇軍在經過一場血戰後不得不放棄該城,退往諾夫哥羅德。於是,希特勒法西斯的鐵蹄終於在闖入俄羅斯大地之後踏上瞭列寧格勒州的地界。

就在“北方”集團軍群向列寧格勒全力推進的時候,部署在列寧格勒北面芬蘭一側的兩個芬蘭集團軍,為瞭配合德“北方”集團軍群進攻列寧格勒,也於6月底分別在彼德羅紮沃茨克和維堡方向,對蘇軍“北方”方面軍發起猛烈的進攻,企圖從北、東兩個方向與德軍一起完成對列寧格勒的合圍。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描繪列寧格勒被圍困的油畫,藏於莫斯科偉大衛國戰爭博物館內

在這種情況下,進展順利的德軍第4裝甲集團軍司令赫普納上將得意忘形地宣稱,現在隻要一舉突破盧加河,他就拿到瞭打開通往列寧格勒大門的鑰匙。然而,列寧格勒的英勇保衛者們,是絕對不會輕易交出這把金光閃閃的大門“鑰匙”的。

兵臨城下

就在列寧格勒面臨三面受敵的危急時刻,蘇軍統帥部於7月10日任命伏羅希洛夫元帥為“西北”方向指揮部最高軍事負責人,日丹諾夫為軍事委員會委員(政委),並責成他們兩人統一指揮“西北”方面軍和“北方”方面軍的作戰行動。與此同時,指揮部緊急動員百萬列寧格勒居民夜以繼日地沿著盧加河畔,構築一條以盧加城為中心,南起希姆斯克,經盧加,北到金吉謝普全長約300公裡的盧加防線,並在這條防線上部署瞭由4個步兵師和1個坦克師組成的盧加作戰集群。其主要任務就是阻滯德軍前進,以爭取盡可能多的時間在列寧格勒附近周圍再構築第二、第三條防線,也就是為列寧格勒爭取盡可能多的準備時間。

7月11日,德軍坦克部隊突破盧加防線外圍據點波爾霍夫,朝著希姆斯克猛撲過來。就在盧加作戰集群與優勢的德軍拼死作戰的同時,蘇軍統帥部為減輕盧加作戰集群的壓力,命令“西北”方面軍所屬的第11集團軍從舊魯薩到希姆斯克西南方向的索耳策地區,對德第4裝甲集團軍的翼側實施強有力的反突擊。使德軍損失飛機400多架,坦克120多輛,傷亡一萬餘人,迫使德“北方”集團軍群司令萊佈於7月19日下令暫停進攻,並不得不在盧加河畔據守待援達一個多月,從而為列寧格勒軍民贏得瞭極為寶貴的準備時間。

經過雙方的緊急調兵遣將,8月8日上午10時,德軍首先從盧加河下遊向蘇軍發起猛攻,德軍的大炮在滂沱大雨中一齊瞄準蘇軍陣地轟擊,頓時盧加河上彈雨如註,惡浪排空。德第41摩托化軍所屬第1、第6兩個坦克師不顧惡劣的天氣,向著列寧格勒-金吉謝普-納爾瓦鐵路線以南的一片開闊地疾馳而來。

8月9日凌晨,經過一天激戰,德第1坦克師占領伊茲沃茲。10日,德軍以第1坦克師為先導,繼續推進到列寧格勒的莫洛斯科維策車站附近,這就使得德軍隨時都有可能切斷加特契納至納爾瓦的鐵路交通,使蘇軍納爾瓦、金吉謝普、愛沙尼亞3個作戰集群陷入極端困難的境地。為此,蘇軍“北方”方面軍緊急命令新組建的列寧格勒第1近衛民兵師開赴這一地區投入戰鬥。8月12日凌晨,這支民兵部隊經過長途跋涉之後尚未來得及休整即與德軍展開激戰。後來,由於缺乏重裝備,無法抵抗德軍重型坦克的凌厲攻勢,該民兵師才在給德軍以重大殺傷後撤往金吉謝普。8月13日,金吉謝普防區的激戰繼續進行,德軍在遭受重大損失後,於當天下午3時突破第1近衛民兵師據守的防線,占領瞭莫洛斯科維策車站,切斷瞭金吉謝普至列寧格勒的鐵路和公路線。

在盧加河上遊的蘇軍防線左側,德軍於8月11日開始向希姆斯克地區發起進攻。

12日,德軍沿著伊爾門湖西岸猛攻蘇軍“西北”方面軍指揮部所在地–諾夫哥羅德。

經3天激戰,蘇軍開始後撤,盧加至諾夫哥羅德的鐵路線也被德軍切斷。德軍這時用肉眼就能隱隱約約地望見諾夫哥羅德市內的許多建築物的屋頂瞭。8月15日下午6時左右,德步兵在坦克的掩護下突破蘇軍第一道防線,推進到該市市郊。16日清晨,蘇軍被迫從諾夫哥羅德撤出。諾夫哥羅德的失守,不僅使防守盧加弧形地帶的蘇軍部隊處於腹背受敵的困難境地,而且也使德軍有可能前進到楚多沃,從而切斷列寧格勒通往莫斯科的十月鐵路線。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德軍向列寧格勒市區大舉進攻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德軍占領諾夫哥羅德後,就立即向東北方向的楚多沃挺進。同時,以部分兵力準備越過沃爾霍夫河,占領提赫文,切斷列寧格勒同蘇聯內地的鐵路交通聯系。

在盧加河中遊防區內,雖然德軍用2個師的兵力,於8月10日凌晨4時向盧加發起攻擊,但在當地蘇軍的頑強抗擊下,多次進攻均以失敗而告終。曼施坦因在德軍一再失利的情況下,建議把第3摩托化師調往盧加河下遊,以增強那裡的進攻能力,加快向列寧格勒的進軍速度。這一建議被批準後,曼施坦因於15日揮師北上。與此同時,德軍還以第50摩托化軍繼續在盧加牽制蘇軍。

就在德軍向盧加防線發起全線進攻的時候,列寧格勒北面的芬蘭軍隊也以3個師的兵力緊縮包圍圈,直逼拉多加湖,並在西南方向的克克斯戈利姆地區向防守卡累利地峽的蘇第23集團軍的側翼頻頻發起攻擊。這時,列寧格勒可以說已處於三面受敵的危急之中。在這種情況下,為瞭減弱德軍的攻勢,蘇軍統帥部命令“西北”方面軍所屬第34集團軍利用德第16集團軍因主力北上而在舊魯薩和霍爾姆之間出現的一個寬達80多公裡缺口的機會,從舊魯薩沿鐵路線前出到德第16集團軍司令部所在地德諾地區實施強有力的反突擊。德“北方”集團軍群司令萊佈對蘇軍這一突如其來的凌厲攻勢感到十分意外,他不得不重新命令正在北上的曼施坦因掉頭南下,前往舊魯薩地區為第16集團軍的被圍部隊解圍。

8月21日,德軍占領楚多沃,切斷瞭列寧格勒通往莫斯科的十月鐵路。22日,德第16集團軍在曼施坦因第56摩托化軍的增援下,不僅解除瞭幾乎被蘇軍圍殲的危險,而且還向前推進到舊魯薩東南的洛瓦提河畔。8月25日,蘇第34集團軍終因力量懸殊而不得不撤出洛瓦提河沿岸。8月底,德軍在盧加防線前遭受重大損失後進至距列寧格勒城南僅20公裡的斯盧茨克-科爾平諾地區。

希特勒雖然對“北方”集團軍群未能如期拿下列寧格勒不太高興,但對萊佈能在8月末挺進到列寧格勒城下還是私心竊喜的,為瞭加強“北方”集團軍群的力量,使其能一鼓作氣迅速攻下列寧格勒,他命令正在莫斯科方向作戰的第39摩托化軍北上馳援攻打列寧格勒。

德軍“北方”集團軍群在得到加強後,迅速以9個師的兵力向列寧格勒再次發動進攻,而這時蓋世太保部隊為瞭在德軍占領列寧格勒後,能夠“迅速恢復秩序”,也緊緊地尾隨大軍後面,它們甚至連供各種車輛進出列寧格勒用的特別通行證都印制好瞭。9月8日,德軍占領什利謝爾堡,這就完全切斷瞭列寧格勒與蘇聯各地聯系的所有交通線,列寧格勒保衛者的處境更加困難瞭,現在他們隻能經過拉多加湖和空中與外地保持著有限的聯系。

9月16日,位於列寧格勒以南18公裡,當年曾是老沙皇避暑勝地的普希金落入德軍之手;17日,列寧格勒一條電車線路的終點站亞歷山大羅夫卡失守。這時,德軍離列寧格勒市中心的皇宮廣場僅有14公裡,德軍的大炮已經能夠直接轟擊列寧格勒市區瞭。真可說是名副其實的“兵臨城下”瞭。

形勢異常危急!但英雄的列寧格勒人民沒有屈服,“西北”方面軍司令員伏羅希洛夫元帥和軍事委員日丹諾夫向300萬列寧格勒軍民發出緊急動員令:“列寧格勒面臨著危險,法西斯匪軍正向我們光榮的城市–無產階級革命的搖籃逼近。我們的神聖職責是:在列寧格勒大門口,用我們的胸膛擋住敵人前進的道路!”

“饑餓圍困”

兵臨列寧格勒城下的德軍,在蘇軍的頑強抗擊下,已成瞭強弩之末。1941年9月25日,遭受重大損失的德軍,在英勇的列寧格勒軍民頑強抗擊下不得不轉入防禦,德軍以武力占領列寧格勒的企圖落空。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列寧格勒居民在冰天雪地中構築工事

希特勒看到他的ㄨ字旗已不可能掛到列寧格勒的城頭,便決定嚴密封鎖列寧格勒,妄圖以饑餓和恐怖征服列寧格勒。他咬牙切齒地說,“要把列寧格勒從地球上抹掉,即使列寧格勒要求投降,也絕不接受。應對列寧格勒實施大規模的空襲,特別是要炸毀那裡的自來水工廠”,妄圖以野蠻的轟炸和炮擊切斷城市與外界的聯系,將全城困死。希特勒的參謀長哈爾德在9月的日記中對這一饑餓戰略作瞭形象的解釋,他說,“列寧格勒周圍的包圍圈還沒有收緊到期望的程度……敵人在列寧格勒集中瞭龐大的兵力和大量的物資,考慮到我們力量在列寧格勒前的消耗,局勢將繼續緊張,直到饑餓配合我們發揮作用的時候”。

1941年的9月、10月份,德軍對列寧格勒進行瞭猛烈的空襲,僅10月4日這一天,德軍就持續空襲9個多小時。應該說,希特勒的這一著棋是很毒辣的,特別是11月8日德軍占領瞭提赫文後,從蘇聯內地向列寧格勒運送糧食的運輸線完全被切斷,它使300萬列寧格勒軍民陷入瞭一場前所未有的饑餓“大災難”之中。

列寧格勒遭到陸上封鎖導致糧食供應急劇惡化。9~11月,居民的面包定量先後降低5次,11月20日降至最低限量:高溫車間工人每人每天375克,一般工人和技術人員250克,職員和兒童僅125克。為此列寧格勒付出瞭近百萬人的寶貴生命。自從列寧格勒與蘇聯內地的鐵路交通被完全切斷後,拉多加湖就成瞭列寧格勒唯一能從外界獲得糧食和其他一切必需品的水上生命線,可現在拉多加湖也僅僅剩下中間一段寬約65公裡的水域不在德軍炮火的射程之內。

拉多加湖,古時候稱之為“涅沃湖”,面積 184,000 平方公裡,是歐洲最大的一個湖泊。它的南北長200多公裡,東西最寬處達124公裡,湖的北岸和西北岸都是陡峭的懸崖巖壁,湖深達250米,而湖的南岸則是低平的砂土層和沙灘,湖岸也比較平整,湖深隻有20多米。

在9月8日列寧格勒被圍困之前,拉多加湖的水上航運業務主要是客運,而不是貨運。湖的東西兩岸都未建有大型現代化的港口設施和停泊碼頭,貨物的吞吐量極其有限。再加上秋天的拉多加湖經常是大霧彌漫,狂風怒吼,而德軍飛機又整天在湖面上空盤旋掃射,使許多滿載糧食的平底駁船往往由於風大浪急和躲避空襲而觸礁沉沒。

11月下旬,拉多加湖開始封凍,水上運輸暫停,這使列寧格勒的糧食供應更趨緊張。在這饑寒交迫的日子裡,死神隨時隨地都會奪走人的生命,列寧格勒城內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人因饑餓而喪生。正在生產的工人餓死在機床旁,指揮交通的民警餓死在崗亭裡,正在搶救危重病人的醫生餓死在手術臺前,年老體弱的居民餓死在購糧途中……

對於自己一手造成的“傑作”,希特勒得意忘形地狂叫:“列寧格勒不久將會出現人吃人!”然而,英雄的列寧格勒人民是決不會坐以待斃的。在這面臨被困死的危急關頭,列寧格勒軍民的唯一出路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牢牢地控制住拉多加湖南岸地帶,並迅速采取果斷措施,組織冰上運輸。

“生命之路”

早在1941年11月9日,德軍占領提赫文的第2天,列寧格勒方面軍軍事委員會就作出決定,立即沿著靠近什利謝爾堡海灣那段已冰封的湖面,從西岸的鮑利索瓦-格裡瓦車站和拉多加湖車站至東岸的列德涅沃修建一條冰上軍用公路。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蘇軍在冰雪之中突擊德軍前沿陣地

可是,要想在封凍的拉多加湖面上修築一條運輸公路真是談何容易。列寧格勒的科學工作者在對拉多加湖結冰情況作瞭一次實地考察後,他們發現在靠近南岸風平浪靜的淺水區內,一般在10月底至11月初就開始結冰瞭,而在什利謝爾堡海灣內打算修築冰上汽車運輸線的那一段湖面,一般要在12月中旬,個別地方甚至要在翌年元旦才能結冰。另外,拉多加湖的冰層表面凹凸不平,坑坑窪窪很多,特別是在淺水區內,疊積的大冰塊有時會形成高達五米至十米的冰丘,其周圍堆著一層厚厚的積雪,因而底下的冰層較薄,當載重汽車駛過這些地方時危險性很大,隨時都有可能因冰面裂開而連車帶人掉進冰窟窿裡。

時間不等人!被圍的列寧格勒軍民每時每刻都有人由於饑餓而倒下,他們急待從內地運進糧食、燃料和武器彈藥。但時至11月16日,拉多加湖冰層的厚度還僅有100毫米,這頂多可以供不載貨的馬拉雪橇勉強通過。而要組織大規模的冰上汽車運輸,冰層厚度至少需要達到200毫米以上。根據水文工作者的測定,氣溫在零下10攝氏度時,湖面冰層厚度達到200毫米需要6晝夜,300毫米則需12晝夜;氣溫在零下15攝氏度時,冰層厚度達到200毫米需要4晝夜,300毫米則需8晝夜。

11月18日清晨,拉多加湖面上刮起瞭期待已久的西北風,天氣寒冷刺骨,至黃昏時分,氣溫驟然下降瞭12攝氏度。11月20日,湖面冰層的厚度已達到180毫米。這時,列寧格勒方面軍軍事委員會認為:形勢逼人,時不我待,他們決定立即用馬拉雪橇在築路勘探隊員冒著生命危險以標桿標明走向的冰道上開始試驗性運輸,把堆放在湖東岸列德涅沃轉運站的大量糧食和其他急需物資迅速運往西岸的鮑利索瓦-格裡瓦車站和拉多加湖車站。

盡管當時挑來趕馬拉雪橇的都是從郊區集體農莊裡精心挑出來的富有經驗的好馭手,但在第一天的冰上運輸中,還是有不少馬拉的雪橇因冰面破裂而掉進瞭湖裡。另外,考慮到馬拉雪橇不僅載運貨物少,而且還要耗費飼料,特別是在遇到暴風雪時,極易迷失方向而掉進冰窟窿。所以,這種運輸方式不久就放棄瞭。

11月21日,修築在離拉多加湖南岸12公裡至13公裡地方,也就是在什利謝爾堡德軍炮火射程內的第一條冰上汽車運輸幹線,經過列寧格勒軍民的忘我勞動,終於勝利通車瞭。第二天晚上,由60輛大卡車組成的第一列車隊載著運往列寧格勒的貨物從拉多加湖東岸的卡鮑納出發,經冰上公路駛往西岸的奧西諾維茨。

就是這條後來晝夜通行的冰上公路在1941~1942年間冬季列寧格勒處於饑餓圍困最艱難的期間,連接瞭拉多加湖東西兩岸的運輸線,成瞭列寧格勒賴以取得外界支援的唯一通道,因而被列寧格勒軍民譽為他們的“生命之路”。

在“生命之路”剛通車時,拉多加湖的冰層還不是十分緊固,有些地段的冰層厚度隻有240毫米。卡車駛過時,冰層發出嘎吱嘎吱響聲,隨時都有被壓裂的危險。在寒冷中行駛的司機不僅註意力要高度集中,而且還得把駕駛室的車門打開,以防萬一遇到冰裂時能夠迅速跳出駕駛室。

由於湖面冰層還沒有達到安全運輸所需要的300毫米的厚度,再加上司機又都缺乏冰上駕車的經驗,因此每輛卡車開始時不僅載貨少,而且速度慢。一輛載重量為2噸的卡車有時僅拉3、4百公斤,有的車隊跑一個來回竟費時10個至12個晝夜。從11月23日至12月1日十天時間,雖然司機們歷經千難萬苦,但車隊總共才為列寧格勒運來瞭800噸面粉,還不敷兩天之需,然而在此期間,卻有40名司機陷入冰窟窿之中。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蘇軍戰士全副武裝開赴前線作戰

1941年12月9日,盡管列寧格勒方面軍在沃爾霍夫方面軍的配合下,一舉收復瞭提赫文,大大縮短瞭汽車運輸的路程,運輸狀況卻仍然沒有得到多大的改善。這是由於這年冬天氣候反常,大雪彌漫,狂風呼嘯,使湖面冰層經常斷裂,而從裂開的冰縫裡滲上來的湖水很快又被凍住瞭,結果使湖面平如玻璃,又光又滑,汽車在這樣的冰面上行駛時不僅車輪經常會空轉打滑,而且方向也極難把握,有時狂風甚至會把滿載貨物的汽車刮離冰上車道5米、6米遠。此外,德軍為瞭破壞冰上運輸,也不斷派出飛機盤旋在拉多加湖上空,對車隊進行瘋狂的轟炸掃射;什利謝爾堡的德軍炮兵則幹脆集中瞄準一段寬達5公裡至10公裡的冰面一下子就送上數以千計的高爆炮彈,造成冰面裂縫重重,彈坑累累,車隊一時無法安全通過。

為瞭提高冰上運輸速度,確保行車安全,列寧格勒方面軍軍事委員會決定立即在什利謝爾堡德軍炮兵射程之外的安全地帶另外開辟4條單向公路線:其中兩條供滿載貨物的汽車從湖東岸駛往西岸;兩條則供載著疏散到大後方去的列寧格勒居民的回程汽車駛回東岸。盡管這樣,當時經過這唯一的“生命之路”運進列寧格勒的貨物還不到最低限量的1/3,列寧格勒的困境仍沒有解脫。

為瞭進一步提高運輸速度,列寧格勒方面軍一方面派出大量的高炮部隊負責保護“生命之路”的安全,一方面派出大批得力的政工幹部前往汽車司機和公路養護人員中間進行宣傳鼓動工作。

在這條被稱之為“生命之路”的冰上運輸線上,勇敢的司機們每增加一公斤的貨運量都得付出大量的血汗甚至是寶貴的生命。隆冬季節,他們冒著零下三四十攝氏度的嚴寒和十級以上的狂風,日日夜夜地行駛在百裡冰封的湖面上,一面把糧食、燃料和其他急需物資運進被圍困的城市裡,一面又把婦女、兒童、傷員以及最重要的設備和文化珍品撤離該城。司機們為瞭多裝快跑,力爭在一晝夜內駕車跑兩個來回,彼此之間展開瞭熱火朝天的競賽。他們24小時內連續4次越過拉多加湖的冰上運輸線,行程達700多公裡。他們不辭辛勞,吃、睡都在冰上的帳篷裡,每天駕車行駛長達16個至18個小時。特別是當他們聽到沿途各宣傳站的鼓動員們高喊“司機同志們!加-油!快-跑!你每天多跑一個來回,一萬名列寧格勒居民的生活就有瞭保障”時,更是精神振奮,幹勁倍增。在這種強大精神力量的感召下,有的司機爭分奪秒,甚至一天一夜能夠跑三個來回。

由於采取瞭各種強有力的措施,經拉多加湖“生命之路”運進列寧格勒的貨物量開始一天比一天多起來瞭,貨運的速度也一天比一天快起來瞭。隨著運進列寧格勒的糧食日益增多,市內的糧食儲備有所增加。1942年4月,日丹諾夫有一次很風趣地對人們說:“好啦!現在我成為一個富人瞭,因為我已有瞭十二天的糧食啦!”就這樣,傳奇般的拉多加湖“生命之路”,終於使列寧格勒軍民戰勝瞭饑餓的威脅,從而徹底挫敗瞭希特勒妄圖困死列寧格勒人的罪惡計劃。

最後的勝利

自從1941年9月德軍兵臨城下之後,盡管希特勒能夠從望遠鏡裡看見城裡聖伊薩克斯教堂的穹形屋頂和海軍部大廈的尖頂,但德軍卻再也不能越雷池一步。經過戰鬥炮火洗禮的列寧格勒軍民,正時刻以一種老戰士那慣有的鎮靜神情,警惕地盯著藍色陰霾之中的德軍前沿陣地,時刻準備著擊退敵人的進攻。

列寧格勒900天圍困戰:“生命之路”補給300萬軍民

俄羅斯閱兵慶祝列寧格勒保衛戰勝利70周年

1943年1月18日夜晚,當列寧格勒人從莫斯科電臺播送的最後新聞節目中突然聽到播音員以激動的聲調大聲宣告:“封鎖線突破瞭!”“列寧格勒解圍瞭!”這一期待已久的勝利喜訊使人們頓時熱淚盈眶,奔走相告,甚至不顧外面正在下著的鵝毛大雪,一個個都興奮得像個孩子一般跑出屋外。“紅軍會師瞭!”“烏拉!列寧格勒!”“烏拉!斯大林!”的歡呼聲響徹雲霄。每一幢房子外面都被掛上鐮刀錘子旗,以至到瞭第二天清晨,整個列寧格勒城到處都閃耀著迎風招展的紅旗,顯得格外奪目動人。

繼“火花”戰役突破德軍圍困之後,1944年1月14日,列寧格勒人民盼望已久的大反攻又開始瞭。經過二周的激烈作戰,蘇軍取得瞭重大勝利。1944年1月27日,這是列寧格勒人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天,盡管這一天是個三九嚴寒的陰冷日子。因為列寧格勒方面軍軍事委員會正是在這一天晚上的祝捷大會上莊嚴宣佈:“列寧格勒城現在已經從敵人的包圍中,從敵人的野蠻炮擊中獲得瞭徹底解放。”列寧格勒人民終於取得瞭保衛戰的重大勝利。

歷時長達900天之久的列寧格勒保衛戰,在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戰爭中,具有重大的政治和軍事意義,雖因凍餓致死64萬餘人,被德軍空襲和炮擊致死2.1萬人,但是這場保衛戰不僅堅定瞭蘇聯人民抵抗德國法西斯的鬥志,鼓舞瞭他們的勝利信心,而且還消耗瞭法西斯德軍大量的有生力量,把兵力雄厚的“北方”集團軍群始終緊緊地拖在西北戰場上,從而為蘇軍取得莫斯科、斯大林格勒等地的輝煌勝利,為世界人民最終戰勝法西斯,立下瞭不可磨滅的功勛。特別是在被圍困期間列寧格勒軍民所建樹的英雄業績,更是動人心弦,感人肺腑。甚至就連英國的《旗幟晚報》也發出這樣的稱頌:“列寧格勒的抵抗乃是人類在經受不可思議的考驗中取得輝煌勝利的一個榜樣。在世界歷史上也許再也不能找到某種類似列寧格勒的抵抗。”列寧格勒保衛戰的偉大勝利,不僅是“生命之路”的奇跡,更是20世紀人類戰爭史上的奇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