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是愛呀,朋友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遊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觸樂夜話:是愛呀,朋友

圖/小羅

在日常生活教會我們一些人生經驗之前,我們早已在各種各樣的文藝作品中習得愛瞭——尤其是我們女孩。或者說,雖然我們幾乎沒有學會任何關於愛的細節,比如怎麼樣去愛一個人,但我們首先學會瞭相信它。相信這樣東西的存在。相信隻要愛下去,就一定會有奇跡發生。

我的《勇者鬥惡龍:建造者2》已經打到最後的章節瞭。我的女主角小葵跳進瞭那個巨大的漩渦,去拯救那個與她一路並肩作戰的好朋友席德。席德的本體是破壞神,在立場上與創造師小葵是死敵,他覺醒瞭以後打算破壞這世上的一切。但當小葵跳進那個由席德主宰的魔物世界時,她卻看到瞭一張席德留下的創造臺。魔物告訴她,“破壞神大人的手臂不知道在猶豫什麼,最後沒有破壞它”。

創造臺的邊上靠著一根棍棒,那是故事的最初小葵送給席德的,席德後來有瞭更多厲害的武器,但一直將這根棍棒留在身上。“畢竟是你為我制作的第一把武器嘛!”小葵回憶起瞭當時席德所說的話。

我剛感到難過呢,隻見小葵拿起瞭這根棍棒,發出瞭她拾取物品時一貫的可愛叫聲:“呀哈!”

我頓時嘩嘩流眼淚:“什麼呀,就像笨蛋一樣……”

觸樂夜話:是愛呀,朋友

嗚嗚嗚……

《勇者鬥惡龍:建造者2》在我看來正是一個被愛救贖瞭的故事。小男孩席德在剛開始的時候什麼也不懂,就像一塊愣頭愣腦的頑石,他在這場與小葵同行的冒險中一點一點有瞭人的溫度。我還記得在奧卡姆爾島上,所有肌肉男都喜歡島上的可愛女孩佩蘿,願意為瞭她而付出一切。席德為此感到很困惑,而小葵就跟他解釋瞭一番,他懵懵懂懂地表示:“愛?愛是什麼呢?”

後來在戰爭島上,為瞭揪出偽裝在人群中的間諜,小葵不得不用一面能夠照出真相的鏡子去照席德。席德大震怒。畢竟誰能夠在被重要的人懷疑的時候不感到心碎呢?沒過多久,NPC們又讓小葵建瞭一間牢房,小葵在全然無知的情況下給他們建好瞭,結果NPC們把席德關瞭進去。自此,席德和小葵正式決裂。席德不再與小葵一同冒險瞭,他總是躲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暗自傷心——雖然從劇情進展的角度來看,這是作為破壞神的席德理應覺醒的時刻,但我總覺得他的覺醒更是一種作為“人”的覺醒。

每個人習得愛的方式都不相同,有的人註定要在痛苦中才會習得愛;但這種愛將會救贖一切的屬性,卻是相同的。

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第一部作品《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也是我看過的唯一一部!)中,哈利·波特問鄧佈利多校長,為什麼他能夠戰勝伏地魔的魂器奇洛教授,校長語重心長地回答道:“Love, Harry. Love.”

觸樂夜話:是愛呀,朋友

我就是會被這樣的故事打動

這句話後來成為瞭一句港人的潮語“係愛呀哈利”……我在各種各樣奇妙的場合都見過人們用戲謔的方式使用這個Meme,但其實我不喜歡這種戲謔。在很多人看來,將一切奇跡的發生歸結為“愛”,這個答案實在太過無厘頭瞭。愛?噗!你買樓瞭嗎你就說愛?你請我吃人均2000蚊的米芝蓮三星瞭嗎你就說愛?乜愛唔愛呀阿哥,你仲當我系中學生咩?

不是這樣的哦。愛不是這樣的。很多時候我會覺得那座城市空心到幾乎有點兒虛無,就是因為他們總是對某些花錢買不到的美好價值報以乏味的哂笑。不是這樣的哦,愛是很寶貴的東西。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愛是我們最接近神的時刻。

我喜歡文藝作品,或者說我需要它們,因為那些故事總是在講述與愛有關的信念。從《巴黎聖母院》到《安娜·卡列尼娜》,從《數碼寶貝》到《魔卡少女櫻》,從《傳說之下》到《VA11 Hall-A》……愛就是許多終極問題的答案。人們被愛傷害,被愛改變,最後被愛成全。

以後我也要寫這樣的故事,一定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