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昨天在新劇情裡看到房似錦接到潘貴雨電話,稱她父親出車禍撞到人,讓她拿著錢馬上回來救急時,突然感覺處理車禍事件雖然又是一個破財的大麻煩,但真正讓人徹底絕望的是潘貴雨不死不休的、索命式的要錢。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生活中,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母親形象,但不妨礙我對潘貴雨已產生陰影。或許這幾年的電視劇中惡母越來越多。先有樊勝美的媽、再有蘇明玉的媽,現在又出來一個房似錦的媽。真的,沒有最折磨,隻有更折磨。

很奇怪,現在正面的母親形象在文藝作品中大多雞肋,要麼是無腦操心孩子找沒找對象、要麼是功能性存在證明一個傢的完整。但負面形象的設置卻是個個生動,雖是老生常談的重男輕女套路,但在虐待女兒的手段上卻是推陳出新,作足瞭文章。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這三個惡母PK一下,潘貴雨占瞭上風。

她幾乎集各種討厭於一體,蠻橫撒潑、死纏爛打的功夫做到極致。而且仔細看潘貴雨,她的世界裡好像隻有她兒子和其他幾個女兒是重要的。公公被囚禁在小屋裡,她可以不聞不問;丈夫受傷在醫院,她照樣不去護理;一心隻等著房似錦拿錢回來擺平一切。

(其實,這是不合常理的。如果說她隻重視兒子,有情可原。可是對那三個沒本事賺錢的女兒呵護有加,對供養一傢人的房似錦窮兇極惡,這在邏輯上實在講不過去。)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但不管怎麼說,丁嘉麗不愧是多次摘得影後桂冠的實力演員,她把潘貴雨演成瞭一個符號。未來作品中再提及母親的反面形象,潘貴雨絕對具有代表性,這有賴於她化身式的演技。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確實,就事業上的成功,專業領域上給予的認可,丁嘉麗在演藝圈並不多見,30多年的演藝生涯,六獲影後,塑造瞭無數個或豪放、或細膩、或風情、或潑辣,包括不講理的,人來瘋的,甚至俗不可耐的角色,但無論是什麼樣的角色,丁嘉麗都可以拿捏有度,收放自如。

上次看她塑造的角色還是2018年時,她在由殷桃、王雷、李乃文等主演的《愛情的邊疆》中飾演景大姐。那個形象她同樣演出瞭亮點。演出瞭景大姐在時代背景下,既不屈服於命運又無法掌握命運的悲劇色彩,觀眾看後會因此而思考、而嘆息。這是丁嘉麗塑造人物的成功之處。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人們常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可能這句話對有著演員這個職業的人來說更為恰當。丁嘉麗如是。隻不過,用她自己的話說,她把人生過成瞭一本反面教材。

關於丁嘉麗的生活,作風,經歷,網上的爆料比比皆是。最初的時候是別人用八卦的方式說,後來是她自己出來用懺悔的形式講。以至於她的過往裡墮胎、出軌、離婚等字樣顯得格外刺目,畢竟公眾人物這些敏感性話題歷來都是藏著掖著,可偏偏丁嘉麗和盤托出,似乎毫無顧忌。

在一個中華傳統文化論壇的講座中,丁嘉麗現身說法,從女德的角度懺悔當年的千錯萬錯,不該放任自己隨波逐流,導致四次墮胎;不該對愛人無所顧忌,又去破壞別人傢庭等等;在與女兒丁丁同臺上綜藝時,她也曾激動的懺悔當年不該為瞭怕“拖油瓶”而將女兒寄宿在叔叔傢裡,導致母愛在女兒心裡缺位瞭許多年等等。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丁嘉麗開始在公眾面前懺悔基本是在50歲以後,或許到瞭知天命的年齡,她是猛然間悟到瞭人生的對錯該怎樣衡量,而每個人也都需對自己的任性買單。所以她在參加的為數不多的綜藝節目上,隻要提及傢庭、兒女,每每都是淚流滿面。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安傢:丁嘉麗成功演出潘貴雨反面形象,戲外卻失敗活成反面教材

打開丁嘉麗的百科信息,過往履歷一目瞭然,“人物生活”與“獲得榮譽”兩個目錄就在一起,上邊是她獲得的各種各樣的表演獎項,下邊則是她兩段失敗的婚姻以及與孫紅雷失敗的戀情。

一直感覺婚姻的失敗並不代表什麼,隻要認真的對待生命中的每一個瞬間,珍惜每一次遇見,善待每一種緣份,即便失去傢庭也不該對個人進行否定。但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能在老去時依然對過往的所作所為問心無愧。顯然,如今已61歲的丁嘉麗就像她在節目中所說的,她感覺年輕時愧對瞭太多人。所以她才把自己的經歷拿出來做為反面教材,公之於眾。

人,有時候真得很難活出“明白”二字,難得悟懂已是人生大半,千山萬水,一步一步的歷過以後再回首,才知道值不值,該不該,而所有的荒唐和錯誤也都剜不走,摳不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