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股價暴跌、避險資產暴漲,全球經濟衰退已經在路上?

一場前所未知的疫情席卷全球,誰也未曾想到它帶來瞭一連串的“蝴蝶效應”——全球供應鏈嚴重受損,恐慌情緒在資本市場蔓延。

我們是否已身處危機之中?

加州伯克利大學經濟史教授巴裡·艾肯伯林在他對比“大蕭條”和“大衰退”的著作《鏡廳》中寫道,危機的起因往往並不簡單,危機本身很難界定,更不用說提前防范。但“大蕭條”和次貸危機的共同之處在於,決策者們都不知道局勢將如何迅速惡化。危機時期,一切變化都來得突然,而信息卻支離破碎。

我們現在似乎正處於這樣的局面:誰也不知道疫情將何時結束,即便疫情結束,也不意味著全球供應鏈能夠迅速得到修復。

著名經濟學傢金德爾伯格在關於大蕭條的經典研究中,分析瞭導致局勢惡化的4個原因:美國的貨幣政策應對失誤;各國實行瞭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初級產品價格始終低迷;國際局勢詭譎多變。對比新冠病毒暴發前的局面,也能看到相似之處。

從金融市場的表現來看,全球避險資產——美國10年期國債被投資者爭相搶購,收益率“破天荒”一度跌破0.4%,刷新歷史記錄。這不僅反應瞭全球投資者的恐慌心理,也代表瞭當前全球利率的水平。中信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表示,全球平均利率處於近120年來的最低水平。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傢李奇霖指出,10年美債名義利率下的要比實際利率更快,兩者利差在收縮,表明市場對於通脹下行、寬松效果有限、經濟陷入衰退和通縮的擔憂。按照費雪效應(Fisher effect),名義利率等於實際利率加通脹預期,因此當經濟較差,通脹預期下降時,名義利率也會下降。歐文·費雪正是在大蕭條時期完成瞭他的代表《利息理論》《繁榮與蕭條》《大蕭條的債務通貨緊縮理論》。

換言之,衰退最糟糕的後果是通縮,正是為瞭避免通縮,全球主要央行將價格穩定作為貨幣政策目標之一。

在李奇霖看來,歐佩克會議“談崩”後原油的暴跌會使原本就缺乏上漲動力的通脹進一步萎靡,引發貨幣進一步寬松的預期。盡管市場多數參與者都明白,當前金融市場波動率的飆升以及潛在的經濟衰退與通縮預期,其癥結並不是因為美聯儲等央行所創造的貨幣條件不夠寬松,但在維穩救市的政治與市場壓力下,全球央行可能不得不再次走向寬松的泥沼。

摩根大通美國首席經濟學傢Michael Feroli亦認為,美聯儲今年至少還會再有一次降息或寬松政策,因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將更為不利,尤其是會影響通脹。為瞭防止通脹下滑,美聯儲必須保持貨幣政策寬松。

可是,在疫情面前美聯儲或許也“黔驢技窮”,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對此並不諱言:疫情的影響是多面的,美聯儲所能做的非常有限。

全球三大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穆迪已先後發出預警。

標普全球評級的經濟學傢團隊進一步下調全球增長預測。標普全球評級預估,全球增長將較去年12月預測的GDP增長值3.3%下調0.5個百分點至2.8%,並將歐元區增速預測下調一半至0.5%,因為意大利所受打擊超出平均水平。美國經濟預計今年將增長1.6%,比在疫情爆發前的預測低0.3個百分點,標普全球評級此前已將美國一季度經濟增長預期從疫情前預測的2.2%下調至不到1%。標普認為,新冠病毒疫情可能會給美國經濟帶來“實質性的不利影響”,其打擊將比此前預計的更長更深。

穆迪警告稱,全球衰退的風險已顯著上升,因為疫情影響經濟活動越長,需求側就越受打擊,消費將持續下降,從而導致可能的衰退。穆迪預計2020年G20經濟體GDP增速為2.1%,較此前預測的下降0.3個百分點,美國2020年GDP增速較此前的1.7%下調至1.5%。如果全球疫情到夏天時仍得到不有效控制,全球生產和消費無法恢復正常,全球經濟將步入衰退。

流行病防范創新聯盟CEO Richard Hatchett在電視節目中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力可能對全球50%-70%的人口造成威脅。自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來,人類從未見識過有哪個病毒像這樣,同時結合瞭傳染性和致命性這兩種特性。

這一百年一遇的病毒到底什麼時候能跟人類說再見?但正如橡樹資本創始人霍華德·馬克斯所言,“天知道”(Nobody knows)。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