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戰爭年代,不同於和平時期,交戰各方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為此,《孫子兵法》中,就專門有一章“用間篇”。孫子在“用間篇”中說:“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者也。”這個知敵人之情者,就是間諜(這裡的間人,並不僅指刺探情報,還有離間、反間諸義)。所以,自有人戰爭以來,“間諜”就與之相始終。

清末民初,戰亂紛紛,也是“間人”輩出的時代。二十世紀上半頁,在中國的歷史舞臺上,就曾瘋狂活動著兩大著名的間諜組織——“中統”與“軍統”。“中統”與“軍統”正式得名,是抗戰全面爆發後。軍統局的成立時間為1938年8月。一提起軍統,大傢都會想起一個令人恐怖的名字——戴笠。其實,戴笠終其一生,也未能轉正,做自始至終都是以副局長的名義主持軍統,直到1946年3月17日因飛機失事身亡。

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戴笠為何不能名正言順地坐上軍統的第一把交椅呢?原來,這與軍統的歷史淵源有關。1938年成立的軍統,並不是一個新單位,而是在原有情治機構的基礎上改建的——軍統局的前身實為“中華民族復興社(簡稱復興社)”。

復興社是“九一八”事變後,國民政府為進一步加強集權統治,效仿墨索裡尼的“黑衫黨”,在黃埔軍人劉健群、賀衷寒、鄧文儀、康澤、桂永清、酆悌、鄭介民、曾擴情、梁幹喬、肖贊育、滕傑、戴笠、胡宗南等“十三太保”的策劃下,組織創建的一個以軍人為主體的、帶有情報性質的軍事性質團體。由於復興社成員模仿意大利黑衫軍和納粹德國褐衫軍,均穿藍衣黃褲,故又稱“藍衣社”。

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為瞭從事間諜活動,1932年又在復興社內設核心組織力行社,力行社下設有一個專門進行諜報活動的特務處,戴笠為處長(這個特務處就是軍統局的最前身)。1937年底,力行社特務處,與特工總部(1927年成立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密查組”)合並,成立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就是後來臭名昭著的“軍統”),下轄二處,第一處負責黨務,第二處則負責情報,力行社特務處整體改編為該局第二處。抗戰開始的1938年8月,對原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進行重組,第一處另成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即“中統”),第二處仍稱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仍由戴笠具體負責(此時的“軍統”才是與“中統”並列的新“軍統”)。

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戴笠辦事深得老蔣之心,為何老將卻不給他正名呢?原來,軍統是脫胎於復興社時,當時復興社的“十三太保”中,絕大部分都是黃埔前四期的畢業生,其中就數戴笠資歷最淺,讓他出任局長,肯定難以服眾。無奈之下,老蔣才想瞭個兩金之策,讓戴笠以副局長之名,統領軍統全局。另外加派資歷身份更老的人當個掛名局長。軍統局的掛名局長雖隻是兼差,但是,也不能讓別人插手,所以,歷任軍統局的局長都是由老蔣的侍從室第一處主任兼任。

10年軍統,戴笠隻是副局長,6位局長有3位進瞭八寶山

隻是,在軍統局裡,局長們隻是名義上的老大,局中一切大事,都是副局長戴笠一手掌控,所以,在軍統局裡,戴笠才有“戴老板”之稱。軍統局存續期間,先後擔任過侍從室第一處主任的有錢大鈞、林蔚、張治中、賀耀組、周至柔、商震等六人,這六人同時也兼任軍統局局長一職。

令老蔣和戴笠都難以置信的是,軍統局(侍從室)的六位局長(主任)中,最終竟有三位的骨灰被安葬在八寶山——他們分別是張治中、賀耀組與商震。這才真是應瞭那句老話,叫“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而臭名昭著的軍統局,在1946年戴笠乘坐飛機失事死後,也進行瞭改組——其公開特務武裝部分與軍委會軍令部二廳合並為國防部第二廳,由鄭介民任廳長;軍統局的正式名稱亦改為國防部保密局,專責保密防諜工作,毛人鳳為局長。戴笠的軍統時代,宣告結束。

(圖片來自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