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史上最善良的太監,偷改聖旨一字,救活上千官民!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難民上千!

太監有個正兒八經的名官,叫宦官,是中國古代專供皇帝、君主及其傢族役使的官員。宦官在先秦和西漢時期並非全是閹人,自東漢開始,官宦則全由閹人擔任。太監因為遭受閹割之苦,身體的變化自然也導致心理的畸型,為人處事往往會異於常人。歷史上的太監,在人們的心裡眼中,都是另類,太監們的作為也確實令人詬病。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縱觀兩千多年宦官史,奸邪之輩並不在少數,許多宦官仗勢欺人,有的還左右皇族,名聲實在不太好。但是,任何事都不是絕對的,太監中也有一些可令人稱道的好人,比如一生忠於唐玄宗的高力士,隻身追隨崇禎帝以身赴難的王承恩,還有今天老黃要給你介紹的這位“改一字而活千人”的後唐太監張居翰。

張居翰是清河(今河北省清河縣)人,唐懿宗時被掖廷令張從玫養以為子,以恩蔭走上仕途。由於辦事勤勉,受到僖宗與昭宗的重用。唐昭宗乾寧中,授學士院承旨,加供奉官內侍,遷樞密承旨、內府令。不久,他奉命去監督幽州(今北京市西南)軍事,與幽州節度使劉仁恭相處得很融洽。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天復年間,軍閥朱全忠(原名朱溫)為瞭清理皇帝的身邊人,開始屠殺身兼軍政要職的宦官。時為、幽州監軍的張居翰受到節度使劉仁恭的庇護,將張居翰藏匿在幽州西北的大安山中,另外殺瞭一名罪犯上報,居翰這才躲過瞭厄運。

天復年間,軍閥朱全忠(原名朱溫)對唐室早已充滿野心,為瞭清理皇帝的身邊人,為自己的上位掃平障礙,開始瘋狂屠殺宦官。時為幽州監軍的張居翰,受到節度使劉仁恭的庇護,將張居翰藏匿在幽州西北的大安山中,另外殺瞭一名罪犯上報,張居翰這才躲過一劫。大難不死的張居翰,從此隱姓埋名在幽州住瞭下來。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朱溫篡唐建立後梁後,張居翰一直跟隨擁兵自立的劉仁恭。天祐三年(906年)七月,朱溫率兵進攻滄州(今河北滄縣東南)。滄州屬劉仁恭轄區,劉仁恭親自往救,但屢戰屢敗。劉仁恭眼看不能打敗梁軍,軍情又急如星火,無奈隻得派人向駐防太原的河東節度使、晉王李克用求救。

李克用采取圍魏救趙之策,進攻潞州以解滄州之圍,向劉仁恭征兵。劉仁恭遣部將李溥、夏候景、監軍張居翰、書記馬鬱等以兵三萬來會。李克用派大將周德威、李嗣昭,會合幽州之兵進攻澤(今山西晉城)、潞二州。在這次戰役中,張居翰居中運籌,立下瞭功勞。李克用見他精明強幹,便留而不遣,從此,張居翰又成瞭李克用的愛將。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不久,李嗣昭受命節制昭義(即潞州),以張居翰為監軍。李嗣昭是李克用之弟代州刺史李克柔養子。天祐四年(907年)六月,後梁大將李思安將兵十萬圍攻潞州,想從李克用手中奪回這座失陷一年的城他。由於晉軍防守嚴密,梁軍雖然在數量上占有優勢,但一直也討不到便宜。

天祐五年(908年)正月,晉王李克用病逝,其子李存勖襲位於晉陽(今山西太原)。李存勖在張承業等人的勸說下,親自率領大軍救援潞州。潞州城中的張居翰、李嗣昭等見救兵已到,便抖擻精神自城中殺出,裡應外合,內外夾擊,梁兵大敗,死亡一萬餘人,生擒其副招討使符道昭及將佐三百人,繳獲當粟百萬石。張居翰守城有功,又與李嗣昭配合默契,從此,李嗣昭每次出征,便讓張居翰留後。張居翰撫綏士卒,護理百姓,一切都治理得並並有條,得到瞭莊宗的贊揚。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同光元年(923年),李存勖滅梁稱帝,建立後唐,是為唐莊宗。因為張居翰是“兩朝老臣”,深得唐莊宗器重,因而,令張居翰與郭崇韜同掌樞密。郭崇韜崇韜專權跋扈,又嫉恨宦官,因此,張居翰雖備位樞密使,不過是隨人俯仰而已,手中沒有任何權力。每次商議國傢大事,居翰都不發表自己的意見,隻是唯唯諾諾,十分低調,這樣,他才得以保全性命,沒有遭到郭崇韜的迫害。

身居高位的張居翰雖然處處低調、明哲保身,但是,在任時卻幹瞭一件流芳後世的的大善事——“改詔救人”。

同光三年九月,唐莊宗命太子李繼岌、樞密使郭崇韜出征前蜀,蜀主王衍的養兄王宗弼暗地裡向郭崇韜投降,請求封自己為兵馬留後,郭崇韜許以節度使之職。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後唐軍至成都,宗弼遷王衍於西官,收成都尹韓昭、宦官宋光嗣等殺之,將首級送給李繼岌,王衍自知抵擋不住,上表乞降。繼岌入成都時,王衍身穿白衣,銜壁牽羊,以草繩系頸,迎降道左。莊宗召王衍赴洛陽,並賜詔書說:“固當列土而封,必不薄人於險,三辰(日、月、星為三辰)在上,一言不欺!”

同光四年四月,當王衍行至秦川驛(陜西、甘肅渭水平原一帶)時,突然傳來瞭李嗣源在魏州反叛的消息,莊宗李存勖慌忙東征平叛。大軍將從洛陽出發時,伶人景進獻計說,李嗣源來勢兇猛,陛下應獅子搏兔,全力以赴。如今太子繼岌遠在成都未歸,陛下跨河東征,國內必然空虛。王衍族黨不少,一旦為亂,局勢將不可收拾,不如將其殺掉,以免除後患。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唐莊宗聽從瞭伶人的建議,當即便派宦官向李延嗣下敕誅殺王衍,並下詔說:“王衍一行,並宜殺戮。”張居翰在復查詔書時,認為王衍既己投降,現在又出爾反爾,把他斬首,實在太不合天理人情,便將詔書貼在柱子上,將“行”字塗掉,改為“傢”字,於是“王衍一行”,便成瞭“王衍一傢”。

擅改詔書是要冒殺頭風險的,所幸的是,李延嗣根本沒有想到張居翰居然有勇氣偷改詔書,因而接到詔書時並未懷疑。更何況當時軍書旁午,羽檄飛馳,莊宗自顧不暇,當然也無心追究此事瞭。就這樣,因為張居翰的一字之改,前蜀百官及王衍的仆役等一千餘人的生命,才得以保全。

皇帝下詔殺降,太監偷改一字,救活上千蜀民

李存勖被弒後,明宗李亶進入洛陽,張居翰請求免官放歸田裡,得到瞭明宗的批準。其後,張居翰歸隱長安,於天成三年(928年)四月二十七日(5月19日)病逝,終年七十一歲。

(圖片來自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