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高級的懸疑片,不是靠血腥來堆積,而是要架構氣氛。在迷霧裡鋪一張迷魂陣,然後一點一點撩撥你,你以為你找到瞭出口,結果發現根本就是徒勞無功。

我說的是,豆瓣8.0,張譯主演,優酷才上的犯罪懸疑片——《重生》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重生》之所以叫《重生》,就是一個在支離破碎裡重築的過程。

故事一開頭,就是一場夢。張譯飾演的秦馳睡在病床上,罩著氧氣瓶,喉結一抽,然後滿頭大汗。夢裡是什麼,一閃而過。線索光怪陸離,槍聲,倉庫,面目猙獰的兄弟,和止不住的血。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像是想說點什麼,但是又很快戛然而止。然後秦馳突然驚醒,說瞭一句話,“美夢大多是假的,但噩夢可能是真的”。

噩夢是真的,一下就讓我汗毛立起來。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重生》其實有兩條線,一條自然就是秦馳的夢,真實的714槍戰,秦馳是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的突破口,所以真相會圍繞這裡撕開。而另一條線,就是貫穿在這條線之下的各種懸疑案件。

本來以為秦馳是幸存者可以從他作為切口調查真相,結果問題又來瞭,失憶瞭。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和狗血的車禍失憶不是一個概念,秦馳失憶,是因為彈殼留在瞭顱內,因為長期壓制顳葉,所以會造成情節性失憶。不是說什麼都記不住,而是隻記得住殘缺的信息,剩下的需要重新拼湊。

第一集,秦馳醒來之後,有一場很長時間的默戲,幾乎沒有臺詞,純粹是要靠神態來交代。

張譯,不愧是張譯,情緒傳達得非常精準。光看眼睛,就很有層次感,一層,是對自己的懷疑,他站在鏡子前充滿著不安;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二層,是對死去的戰友的愧疚,是灰色的,無神的;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三層,是回到警隊裡,在同事之間環顧閃爍,眼睛又是不信任的。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怪不得,之前說張譯在《我和我的祖國裡》蒙著口罩也遮不住演技,就是因為他的小眼睛太有戲。

而且不止是眼睛,他的整個人都是緊繃的。他的表情沒有松弛,後槽牙緊咬著,然後腿因為中瞭槍,所以走路的時候會有一個細微的表達。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而且最難的是失憶。

失憶是什麼體驗,未知。談資之前有采訪過張譯問他,“演失憶是一種什麼體驗”,他說,如果可以,我希望不看後面的劇本直接就演。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我們都知道,背一個東西不難,但是要忘一個東西,很難。而張譯有多分裂,不僅是看瞭劇本,來演忘記,而且要在忘記中,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一點一點回憶,這簡直是難上加難。

雖然張譯自己有點分裂,但出來的東西,克制,且有層次感,他沒有故意演出失憶的反差,而是要達到一種和諧。

一個字,細。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不止是演技上的細膩,整個片子的鋪排都像抽絲剝繭一樣,不疾不徐,一點一點勾引你上鉤。《重生》雖然是網劇,但是在細節鋪排上一點不輸電影,而且很高級,不註意看都可能會看不明白。

比如秦馳去調查滅門案,在學生宿舍看到的那雙鞋,看起來平平無奇,實際上扯出瞭一個大窟窿。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又比如親子案中的威化餅幹,就多看瞭一眼,把原本沒有頭緒的案件,拽向一個新的出口。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支線已經夠復雜瞭,主線又不斷更新線索。

空降過來的副隊長胡一彪突然和神秘領導會面,明確瞭自己是帶著任務來的,但什麼任務,不說。然後屍檢結果又顯示,在頭顱明顯發現有垂直的彈殼,什麼意思,可能有人補槍,但誰補的,不知道。

在你掛著問號思考的時候,刺殺秦馳的人又出現瞭。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秦馳不但沒有抓捕刺殺他的女孩,反而縱容她的行為,女孩是誰,秦馳又為什麼。

踩在玻璃渣上的腳,被壓瞭一頁的賬本,被寄來的錄音筆,一個元素接一個元素,就像拔蘿卜帶出泥一樣,越是往下看,越是疑團環繞,越是想要找答案,越是深陷其中。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好的懸疑片,不會說廢話,裡面鋪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空鏡頭,甚至是每一個表情都會有用。《重生》便是如此,一直在放老鼠夾子,一直在描述微不足道的細節,一直在尋找不起眼的鑰匙。

也正是因為細節豐富,懸疑感才會制造得酣暢淋漓。

什麼是懸疑感,用張譯的話說,就是一直要勾著你。懸疑劇很容易落入一個陷阱,容易煞有介事,但《重生》卻很務實,邏輯縝密,劇情紮實,線索一環扣一環,不看到最後一集,你根本不可能重生。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有人說,但《重生》的節奏是不是有點慢,告訴你,一點都不。

光是前兩集的信息量,都夠你一天的下飯菜瞭。之所以你會覺得有點慢,是因為你的爽劇看多瞭。懸疑劇有一個重要的環節,叫造成誤讀,說白瞭,就是要有空間感,要留一點時間給觀眾去猜想。

如果你隻是為瞭加快而推翻,為瞭緊湊而反轉,其實反而讓觀眾失去瞭參與的樂趣。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但參與感,又得再加一個前提,代入感。

《重生》的編劇是著名的指紋,都知道指紋的犯罪題材做得非常好。一是他本人很喜歡硬漢系列,二是他小說裡人物都很真實。犯罪題材,又是懸疑片,一不小心就會把警察這個角色給神話。

但這部劇卻非常冷靜,辦案時候的瑣碎,擼串喝酒的生活,普通日常的案件。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就是不會極致的去表達一個東西,而且內核依然會落在人上面。

記者問張譯,“秦馳和他演過的其他軍旅角色有什麼區別”,他說,“我之前的角色都是經歷過事情之後成長,而這次最大的謎,其實是秦馳都不知道自己曾經是誰,是一個重新尋找自己的過程”。

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命題,冒險,又帶著點奇幻色彩,是風景,還是代價,不知道,但必須得往前走。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重生》其實是張譯第一次演網劇。

以前張譯在《一個演員的理想是什麼》裡寫,自己願意住在這個小盒子裡,在大大小小的方寸之間講各式各樣的故事。本來以為張譯已經足夠有能力一直在大熒幕大放異彩瞭,但沒想到,他又來到瞭最小的屏幕。

被問為什麼接《重生》,他隻說瞭四個好,“劇本好,角色好,導演好,團隊好”。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開分8.0,張譯的噩夢你敢看嗎

張譯嘴上說不跟自己較勁,實際上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可能性,我覺得重生,不是說逼到絕境的一次背水一戰,而是要在迷茫的時候推自己一把,哪怕是挑戰,哪怕會有掙紮,隻有能看到光,就會重生。

想看的,上優酷,不看到最後一集別說你重生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