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肖戰該是多謹慎的一個人,從他錄制馬薇薇的訪談就能看出來——他是很想要顯得放松自若啦,脫鞋啊吃薯片啊什麼的,但回答,每句回答,都是符合想象的真誠。比官方走心但遠不至於走得進內心。

比如有道題目,馬薇薇是想問,從默默無聞做男團到現在爆紅,你有什麼樣的變化。題沒問完,剛說到“爆紅”,肖戰有個小小的搖頭的動作。馬薇薇有點吃驚,“啊,你不覺得是爆紅嗎?”

他做瞭這番回答。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回答是有預見性的。爆紅,它還真是虛得一筆,僅僅一篇舉報微博,就能把肖戰積攢瞭半年多的盛世浮華,一股腦地扒瞭皮。上一個被這樣開膛破肚處刑的,是蔡徐坤及其粉絲。可那也是在蔡徐坤足足風光瞭一年以後。

流量崛起得快,又猛,但壽命在肉眼可見地縮短。就像一個人,走路還走得踉踉蹌蹌,卻已經被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推搡著,拖拽著,極速往前狂奔。一時半會兒看著是挺厲害的樣子,保不齊,下一秒就摔個狗吃屎。

而摔倒幾乎是必然的。因為狂奔都是“虛的”。這件讓肖戰害怕的事情,到底是發生瞭。他違抗不瞭狂奔帶來的慣性,而且越狂,慣性作用越大。慣性一來,自我提醒一百遍“清醒一點”都剎不住車。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所以做一個爆紅的頂流也沒多大意思。面兒上,呼風喚雨,腰纏萬貫,可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睡得著還睡得踏實,是多少錢和名都換不來的奢侈。畢竟要愁數據排名資源,祈禱著,人在傢中坐的時候,不會鍋從天上來。

問鼎頂流,說到底,像被默默判瞭一個死緩。腳底下實在有太多雙眼睛等著看你翻車。這是這個時代下,娛樂圈其中一個怪現象。它催生著頂流,卻又總是輕而易舉地否定頂流,反對頂流,直到頂流真的流掉。

然後好戳上預定裡的那張標簽,“看吧,數據都是作假來的,我就說他不能打。”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少有頂流人士做得到打破偏見,沖出舒適圈,到達粉圈之外的,更遼闊也更真實的區域證明“我不虛的”。這個自證的機會,很難說,肖戰還有沒有。

他太謹慎瞭。能在紅著的時候,與“紅”劃清界限,擺明立場。又能在“紅”飽受沖擊的緊要關頭,與周遭因他而起的這場亂戰也劃清界限,現在,連一句擺明立場的話都不再有。“227大團結”歷時一周,至今未瞭,主角肖戰也至今未露面。

謹慎是力求不出錯,不留人把柄。可這回,謹慎本身已然成瞭肖戰的一大把柄。沒表態沒交代沒想法,那就活該淪為一個人肉沙包,杵在擂臺中心任人一通狂毆猛打。他就是在死扛求息事寧人。這危機公關做得,比《完美關系》演的還稀巴爛。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沉默是金,似乎成為瞭新生代愛豆們一等一的生存法則。因為說多錯多那就幹脆不說,幹脆把頭埋進沙裡當鴕鳥,幹脆做一臺沒有感情戒掉情緒的漂亮機器。這是他們真正求生欲爆棚的表現——會背誦幾句逗粉絲開心的臺詞算什麼求生欲,算隻算訓練有素罷瞭。

求生欲成這樣,也是受環境的熏陶,調教,甚至可以說恐嚇。環境在完成著它的逆生長。意思是,環境看起來在開拓,在延展,在變得多元,實際呢,就像一棟豪宅別墅,房間是多,前庭後院連著好大一塊地盤,可走哪兒,哪兒都裝瞭攝像頭。

所以吃飯要帥帥的,喝水要man man的,不能放屁,不能講臟話,不能抽煙,更不能邀請女客人來傢裡喝香檳。哪怕你崴到腳也要做好表情管理。說是住豪宅,可何嘗不是被關在囚籠裡拍《楚門的世界》。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然後,把拍出來的這套,連主人公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東西,納入時下最流行最正統的輿論評價體系。體系也是空洞得可以。不外乎,“啊他三觀好正”“啊他正能量滿滿”;再不濟也能打賞一句,“快看吶,他好有禮貌哦。”

請問,講文明懂禮貌這種幼兒園就該學會的東西,怎麼也能混入現在的愛豆評語小本本?愛豆們,往大瞭說,有30歲的,再小也小不過十七八歲。那原因再明顯不過——還不是因為,他一沒作品二無長處,實在摳不出什麼令人眼前一亮的安利文案。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不出作品,這幾乎是愛豆的通病,死穴,第二張臉。當然你可以反駁說,流著新鮮血液的娛樂圈,對“作品”的定義早沒那麼狹隘和具體,不一定非得是某首歌某部劇。愛豆自己就是愛豆的作品,就具有品牌價值。

可還是那個問題,離瞭粉絲,誰會認他的價值?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倒不如說,愛豆最出圈的作品,是他的粉絲。每傢粉絲一定都是如雷貫耳的。

比如,你未必會唱吳亦凡的歌,但你不會沒聽說過“梅格妮”。你沒看過鹿晗演的任何電影,但你總該知道什麼叫“蘆葦姐姐”。你不磕《陳情令》,但不代表你連博君一肖粉的大名都聞所未聞。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於是出現瞭另一個怪現象。粉絲成瞭愛豆的一個分身,一個影子,他們相互成就相伴相生。不敢說這場相生多麼和諧融洽,但起碼從觀感上判斷,二者形似連體嬰,連成瞭一整套生命共同體。

那也就自然地,做好做壞,雨露均沾。當粉絲以愛豆的名義做公益,他們共享這份班級榮譽。反過來,當粉絲打著愛豆的旗號瞎舉報惹來一身騷,這罵名,誰都別想洗。說來竟有點政治婚姻的意味,各取所需,但有難也要同當。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這可跟過去的,舊式的“愛的供養”關系完全不同。

過去,明星絕對的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粉絲呢,作丫鬟狀,卑躬屈膝,屁顛顛跟在後頭。那是字面意思的追星,星在天上飛,粉絲隻能隔著三萬英尺的距離望穿秋水。重點是,明星的價值,不完全需要粉絲氪金來實現。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現在,被粉絲一口一個叫“老公”“男票”“兒子”的愛豆,好像也真被拉近瞭距離。距離靠什麼縮短的呢,砸錢。他代言口紅,砸錢。他開演唱會,砸錢。他發新歌上新電影出新劇賣周邊,統統砸錢。

砸錢實現夢想已經便捷到,跟他同坐一趟航班,甚至就坐在後排觀察他的一舉一動,在飯圈,根本算不上什麼瞭不得的事。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錢不是萬能的,但在新語境下的追星行為中,錢就是妥妥的,結結實實的一塊敲門磚。敲不敲得開,取決於你的錢砸得夠不夠多。這是連小學生都懂的一個道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你上層建築再一騎絕塵,還是得由我打好經濟基礎來夯。

所以乍看起來,仍然是愛豆凌駕於粉絲之上,可粉絲一旦散掉,愛豆會瞬間幻化成空中樓閣——肖戰說的,“虛的。”當共生關系養到這一步,已經徹底的主次顛倒,曾經的農奴,也已經翻身把歌唱。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這在五六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卑微的,虔誠的,渺小的粉絲,可以一躍做明星的金主,顧客,衣食父母。原本一段崇拜與被崇拜的關系,迅速精簡為瞭消費關系。愛豆提供五彩繽紛的商品以吸引粉絲購買。

而愛豆行業顯然是生產力過剩。永遠有更年輕更帥氣更能打的愛豆在產出。這行的就業難度在於,如何讓粉絲持續又忠心耿耿地在自己身上砸錢。像不像你小時候管你媽要錢,你媽趁機提條件,洗一次碗,發10塊,考一次雙百分,發50塊?

照這個邏輯,粉絲沖愛豆嚎那一嗓子,“媽媽愛你”,並不是完全沒道理。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年紀輕輕的粉絲們也熱衷,且真情實感地給愛豆當媽。

常常刷到這樣的新聞。易烊千璽冬天穿破洞褲,粉絲喊話,“千璽別凍著,記得穿秋褲。”朱一龍候場無聊刷手機,粉絲在後排鬼叫,“朱一龍別玩手機看前面。”劉昊然從機場走出來,粉絲發號施令,“劉昊然把背打直。”

霍建華粉絲一度囂張到要管他娶老婆。難怪老幹部的粉絲訓話語錄有條是說,“我媽都沒這麼管我!”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而一旦被默許瞭這種毫無由來的管教,粉絲會變本加厲,升級為那句血淋淋的,窒息的老母親臺詞,“我是為你好。”

因為為楊冪好,所以抵制她的《斛珠夫人》。為李易峰好,所以撕走瞭他的兩任經紀人。為陳偉霆好,所以搞黃瞭他的微商代言,順便舉報霍汶希貪污。總之“為你好”就是飯圈通吃的一張免死金牌,亮出它,就能大義凜然地見人殺人遇佛殺佛。

就能以“污化肖戰”為名讓ao3被墻。

肖戰的粉絲,孫楊的媽

這場粉絲沉溺不可自拔的母雞護小雞遊戲,看樣子,粉絲媽媽們玩出瞭被害妄想癥,爬過來一隻小蟲子,都能認定是來叼走我傢寶寶的老鷹。架勢像極瞭隔壁砸瞭北體宿舍的孫楊媽媽。

而媽媽們恐怕不會去想,孫楊、肖戰,兩個28歲大小夥子,壯如老鷹,誰還叼得動他們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