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文:小浣熊

《精英律師》和《歡樂頌》有很多相似之處,它們的背景地點都設定在繁華都市,主人公都是俊男靚女,講的都是有關生活、愛情、職場、傢庭的故事,就連演員都是共通的,靳東飾演的羅檳與譚宗明,劉敏濤飾演的顧婕與關母,還有蔣欣飾演的林靜薇與樊勝美。

演員相同,劇中人物的命運卻天差地別。

靳東飾演的羅檳和譚宗明,都是一樣的西裝革履,信心滿滿,生活在有錢人的圈子裡,而蔣欣飾演的林靜薇與樊勝美卻是大相徑庭,上天雖給瞭她們一樣的美貌,卻讓她們經歷瞭不一樣的人生。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因為蔣欣,所以讓林靜薇和樊勝美有瞭交集,因為交集,所以才有比較,如果說林靜薇和樊勝美有什麼關系,或許可以這麼說:樊勝美對人生的終極願望在林靜薇身上得到瞭實現。

1.瀟灑的人生需要實打實的努力

伏爾泰說:外表的美,隻能取悅於人的眼睛,而內在的美,卻讓人入迷。

《歡樂頌》的樊勝美無疑是美麗的,連一直和她作對的曲筱綃也酸酸的承認:樊大姐職位不低,工資不少,人長得漂亮,品味還不俗,有瀟灑的資本。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每個人都喜歡瀟灑過一生,向喜歡的人表白,做自己喜歡的事,可以任性的用青春來賭明天,驕傲的拿勝利驗證”我活的生機勃勃”。

然而,女人瀟灑的資本從來不是青春貌美。

聰明如樊勝美,在聽到曲筱綃的話後,隻能露出一絲苦笑,因為她明白:那些偽裝出來的、需要掩飾傷疤的、讓風一吹就能散掉的瀟灑,根本不叫瀟灑。

《精英律師》中林靜薇的美麗不同於樊勝美,她從腳指頭一直到頭發絲,每一個細胞都透著”我是一個既能貌美如花,又能掙錢養傢的女人”,沒有人敢把這樣的女人當做花瓶看待。

羅檳印象裡的林靜薇”永遠是年級的第一”,這是一份贊美,但不是贊美她漂亮的臉蛋,而是贊美她的聰明。

羅檳眼裡的林靜薇”是亞洲商業法律傑出女律師,拿獎拿到手軟”。這是一份稱頌,但稱頌的不僅是她的聰明和勤奮,更是她閃耀背後那些看不見的努力。

羅檳心裡的林靜薇”傢裡一定有一間屋子,用來裝她在世界各地領來的各種獎杯”,這是一份同行的嫉妒,嫉妒她擁有行業最高級別的榮譽和練就頂級人生的能力。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林靜薇的瀟灑是實打實的,面對富豪,她可以驕傲的說:”你是豪門,我是行業冠軍,豪門可以有很多個,冠軍隻有一個。”

而樊勝美的瀟灑卻是徒有其表,她需要22樓的鄰居出面,幫她圓謊,雖然她明白”一個謊言需要更多謊言去圓”的道理,但又想要面子又想要裡子的她也隻能如此。

有句話說:低頭的是稻穗,昂頭的是稗子。成熟飽滿的稻穗,隻會把頭埋得深深的,而那些空空如也的稗子,才會仰頭招搖。

樊勝美認為自己沒有能看原版《生活大爆炸》的實力,缺少驚人記憶力的天賦,所以她過成瞭安迪所說的”辦公室老油條”。同樣的條件,林靜薇在最初時一定也沒有,但她卻活成瞭人人贊嘆的行業領頭軍。

人的成長過程需要不斷努力,那些紮根深處從不浪費一次甘霖雨露的幼苗,終會生長成顆粒飽滿的稻穗,讓人望而不及;那些喝著雨露隻顧瘋狂長高的幼苗,慢慢就會變成一個稗子,昂著高貴的腦袋卻內囊空空沒有底氣。

2.自我成長才能掌握人生的主動權

李安在《十年一覺電影夢》中道:人生不隻是坐著等待,好運就會從天而降。就算命中註定,也要自己去把它找出來。努力與否,結果會很不一樣。隻要越努力,找到的東西就越好,可若是不努力爭取,得到的可能就是另一個命中註定。

樊勝美自卑、貧窮,感嘆自己”一副小姐的身子”,卻是個”丫鬟的命運”,她把所有不幸歸結於原生傢庭。

所以,她想嫁個好男人,有錢夠帥又有能力的男人,然後替她補好那個滿是窟窿的傢,撐起一片歲月靜好的藍天。

她有這樣的想法沒有錯,隻是努力的方向錯瞭。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就如她的金句:兩個年齡相仿的女孩擺在你面前,一個是狐貍精一樣的美女,傢財不少、陪嫁豐富,另一個外地無戶籍女子,一無所有,傢境平平。換你是男人,你會挑哪個?都市中人,實際的很。

男人不是傻子,他可以把自己辛苦掙得錢全部交給老婆,卻不願毫無怨言的幫她做個”扶弟魔”。

行有不得,反求諸己,人若是不能掙脫原生傢庭的束縛,不能獨立探索自己的出路,終是無法成長為一個成熟的人。

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心酸,每個人的心裡,都有無法講與人聽的聲音。

林靜薇崇拜”勝利”,她曾說:男人和勝利面前,我永遠選擇勝利。

她還說:自古英雄出少女,歷史上的女政治傢,都是在那個年齡的時候嶄露頭角的。

她在並購案中,給最愛的人下套、挖坑,按她的解釋是”律師就應該想辦法把當事人的利益最大化”,不按常理出牌的她,要的不是共贏,而是獨占鰲頭。

女人好勝心能夠到如此地步,驕傲到能夠蔑視一切男人,她的原生傢庭或者她所經歷過的事情,不見得比樊勝美好多少。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人偉大的地方,在於我們能通過自我學習,慢慢地,緩緩地,一點點的,松動原生傢庭帶來的魔咒,恢復健全的自我。

林靜薇不同於樊勝美的就是,她沒有把解救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別人身上,而是把學到的、體會到的、瞭解到的,全部轉化成自己的東西,像武媚娘、羋月、甄嬛那樣,不管抓起什麼樣的底牌,她也要盡全力把它打好。

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沒有多大關系,就算遇到再爛的事情,也要自己想盡辦法掌握主動權,努力做到”擁有一個自己說瞭算的人生”。

女人能做到這個地步,就沒有什麼需要害怕的瞭。

3.愛情中一定要學會體面地告別

樊勝美的愛情之路,艱難多舛,她常說:女孩子要矜持一點,不能太主動,否則男孩子就不會珍惜你瞭。

所以,她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范兒。

她與曲連傑,算不上愛情,至多是個利益交換,一個圖美貌一個圖錢財,分手對樊勝美不過就是把心知肚明的結果用血淋淋的方式告訴自己而已。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她和王柏川,柏拉圖式的愛情,終於走到瞭談婚論嫁的時候。

她是真心想嫁給這個給她溫暖、讓她自由自在的男人,可是摻雜瞭過多欲望的愛情讓她淚崩售樓處,感情破裂到盡人皆知,盡管後來樊勝美找補瞭一頓分手飯,卻並沒有挽回”不體面”的印象。

而林靜薇,她與羅檳從戀愛到分手,短短十幾天的功夫,就完成瞭華麗麗的轉身。

她沒有秉承矜持的觀點,而是毫不掩飾自己對羅檳的愛慕,說羅檳是唯一一個拒絕過她的男人。

她主動表白:”我現在可以追求你嗎?”然後迅速攻破羅檳的底線。

她大大方方地向外人宣示自己的特權:”我跟保安說,我是你的女朋友。”

她直接明瞭的透露心聲:”我從來沒有跟你開過任何玩笑,包括說愛你!”

感情中最忌猜來猜去,尤其是聰明人之間,明明隻是一層窗戶紙的事,非要玩成躲貓貓的遊戲,反而讓雙方深陷其中疲憊不堪。

林靜薇與羅檳之間,盡管她是主動方,卻沒有放低身段變成卑微的姑娘,就算走到分手的一步,她都是高貴的。

“我要結婚瞭,別忘瞭給我包紅包,還有,給我新婚禮物。”這是一場單身告別儀式,也是對戀人最後的擁抱。

林靜薇不是唯一一個讓羅檳產生惺惺相惜感覺的女人,但她卻是唯一一個,讓羅檳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而暗自神傷的女人。

《精英律師》林靜薇,《歡樂頌》樊勝美,同一個演員演繹不同人生

體面的分手禮,沒有死纏爛打和卑微討好,沒有大聲哭泣和訴不完的苦楚,有的隻是對這段不算完美的愛情畫上的終止符。

4. 不忘初衷,才會有始終

《歡樂頌》中的樊勝美,羨慕安迪事業有成、果敢剛毅;羨慕曲筱綃,想愛就愛想恨就恨,從不拖泥帶水;羨慕關雎爾和邱瑩瑩,年輕有活力,敢說敢鬧敢闖蕩。

而《精英律師》中的林靜薇卻活成瞭安迪、曲筱綃、關雎爾、邱瑩瑩、樊勝美的結合體,她是律師界響當當的精英,美麗不可方物,有勇氣和對手玩曖昧,有本事在聰明人面前耍手段,更有能力在失敗中圓滿自救。

人們常說:與其羨慕別人,不如自己變成那樣的人

樊勝美與林靜薇相同的是美貌,區別在於她少瞭那份令女人擁有豁達自如的足夠獨立、足夠自信和足夠有錢的底氣。

宮崎駿說過:不要輕易依賴一個人,它會成為你的習慣,當分別來臨時,你失去的不是某個人,而是你的精神支柱,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學會獨立行走,它會讓你走的更坦然,在漫長的一生中,唯有獨立的人,才不會丟失尊嚴,才不會患得患失,自古至今,唯有自給自足,才是生存的王道。

女人當自強,努力發揮自己的優勢,歷練智慧,凝聚信念,多多賺錢,活成自己內心強大的樣子,這就是修煉的過程,也是樊勝美變身成林靜薇的過程,更是每一個女人成長的過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