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文:小六

一切的小心翼翼,都是為瞭一個不再膽戰心驚的未來

今天是2020年1月27日,天氣晴朗,隔離病房中也灑進瞭不少陽光。

前幾日的寒冷已然不見,樓下的雪似乎也化瞭不少。

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會因為一個小小的感冒被隔離。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我會在大年初一被隔離。

這一切似乎是命運的安排,也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期許:我在病房中為大傢記錄下這些,同時也呼籲從武漢、湖北出省的同胞們,一旦有癥狀,請做好自我防護措施,及時就醫。

因為:在隔離病房,你所接受到的保護比你想象的要完善許多。

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01

我是一個大學生,在廣東讀書,1月12日返回甘肅傢中,並未經過武漢。

當時疫情並不嚴重,我雖有所耳聞,但並未放在心上,連口罩都沒有戴,就返回瞭傢中。

在去隔壁市探望外公外婆的過程中,我感冒瞭,嗓子痛,發熱

口服傢中常備的感冒藥無效之後,我來到社區醫院就診,希望能好的快一點。

社區醫院的大夫都是相當好的人,他們囑咐我:因為我是外來的人,所以按照要求是要進行隔離觀察的,但社區醫院條件不足,就沒有辦法進行隔離觀察,隻能先住在那裡,他們保持消毒,防止給他人傳播。

我一聽要隔離治療,確實嚇瞭一跳,畢竟這隻是一個感冒。

但是轉念一想,這一切也都是為瞭我和傢人的安全,在醫療資源不充足的情況下,這樣做確實沒有什麼問題。

我點瞭點頭,先在社區醫院的隔離留觀室住瞭下來。

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02

兩天後,在註射一些退燒藥和抗生素、抗病毒藥物的情況下,我並沒有退燒。

這時社區醫院的大夫表示,這種情況他們需要上報,並且要將我轉院到一傢三甲醫院去。

我的父母有些慌亂:”不就是一個普通的感冒嗎?為什麼還需要轉院呢?”

“我們這也是為瞭孩子的安全著想,畢竟現在是特殊時期,要小心為上。”

就這樣,我來到瞭這傢醫院的感染樓隔離病房。

我相信許多人對於隔離病房聞之色變,可這裡,卻是承載著無數希望的地方。

這個樓的第四層被開辟出來作為隔離區,一出電梯,就可以看到一個鐵柵欄,寫著隔離區。穿過這裡,再向前走幾步,地上的標貼也寫著幾個大字:污染區。

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走過轉角,就是一排病房。旁邊走廊的窗戶24小時開著,因為病毒不會在空氣中無端傳播,必須借助飛沫、痰等載體,所以開窗通風還是很有必要的。

03

每一間病房都有兩個床位,不過現在每一間病房都隻住著一個人。

這裡有兩個門,一個是患者進出的門。(不過一般患者進來,在沒有排除風險的前提下就不允許出去瞭,防止患者交叉感染。)另一個是醫務人員取用樣本,和外界溝通的一個門。

醫務人員現在都是二級防護,據照顧我的護士姐姐所說,每天上班需要穿防護服,防護服的下面還有一層普通醫用外科防護服。然後還有N95口罩,再戴上眼罩之後,整個人就像在一個蒸籠之中。

這種防護服穿上的感覺就好像一個不透氣的雨衣,並且穿著時間一長,眼罩上就會起霧,根本看不清眼前是什麼情況。

在給病人做檢查、紮針時真的是依靠多年的經驗在摸索,一旦有肥胖的人,或是幼兒來的話,光是做基礎的檢查就要花費非常大的力氣。

戴過N95口罩的朋友們都知道,這種口罩戴著格外的難受,更何況一戴就是8個小時,所以護士姐姐一有空,就站在打開的窗戶邊,想透透氣。

即便穿著如此難受,但防護服的數量還是不足。一切的工作開展,都充滿瞭困難。

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可能很多感冒發燒的人都被新型冠狀病毒嚇壞瞭,擔心自己也患上這種聞之色變的疾病。很多人又聽說,如果得瞭這種病,即便在醫院也沒有什麼好的治療手段,還不如在傢自我隔離治療。

但就從我入院隔離的這幾天來看,我個人認為,自己如果覺得身體有一定的不適,覺得自己可能患上瞭疾病,那就趕快到對應省份公佈的定點醫院的發熱門診及時就診。

因為在這裡,你能得到的不單單是相當於傢中的治療,更有著幾乎是無菌的環境,以及專業的疾病篩查。

就在我寫下這一行字時,護士姐姐推進來瞭一臺空氣凈化器,對室內的空氣進行處理,確保室內的空氣安全。雖然它工作有點吵,但是確實讓人心安不少。

下面我就來簡單說說這兩天通過醫生和護士口中得知的疾病的篩查與確診。

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04

在入院前首先會調查你的來歷,諸如從什麼地方來的,發熱幾天瞭,有沒有其他癥狀,傢庭住址,電話號碼,在哪裡上學/工作。

如果你是從武漢來的(現在好像是從外省來的),就會被作為重點關註對象,詢問車次,行蹤,接觸人員。如果這一切都無法排除的話,就會被要求隔離觀察。

入院後需要進行許多檢查,首先是血常規(據醫生說一般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白細胞會比較低),然後是血沉,反應蛋白,生化全套,感染全套,我記得好像一共查瞭7管血,11項檢查。

之後需要查咽拭子,就是從你的喉嚨深處抹一點類似於唾液一樣的東西在棉簽上,放入容器培養,咽拭子需要交給省疾控中心進行檢查。還有比較常規的就是CT胸片,血壓,心電圖,血氧飽和度這幾樣瞭。

實錄 | 一位被隔離者的自述:我在隔離病房都經歷瞭什麼

雖然檢查的項目十分繁瑣,但這些檢查在我看來真的都是十分必要且關鍵的檢查。

在檢查之後的兩天,就是每天隔兩個小時監測一下體溫,其他倒也沒什麼事情瞭。

不過隔兩個小時監測體溫這個,在晚上睡覺的時候真的挺難受的,經常是護士姐姐讓我夾上體溫計,我就睡著瞭,過瞭半小時護士姐姐再來時,我還夾著體溫計。


絮絮叨叨講瞭這麼多在隔離病房的經歷,並不是讓大傢恐慌,讓大傢得病都不要來醫院。

我們始終要相信我們的醫生與護士,正是因為他們,我們才能擁有這樣一個祥和的春節。

我也不是讓大傢有任何感冒發燒就來三甲醫院,如果自己癥狀輕微,或者發現隻是普通的感冒,就先要做好防護措施,到社區醫院就診,那裡的醫生,可以先為大傢做初步的分檢、判斷、與治療。

在最後,請讓我為奮戰在疫情一線的醫護工作者說一聲:你們辛苦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