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司馬昭與其子司馬炎取代魏國,建晉朝的過程中,有一些親信,深受重用。其中的代表便是鐘會、羊祜、賈充和王沈四人。在這四人中,鐘會、羊祜、賈充三人並無子嗣,而王沈則有一個私生子,不過王沈在朝為官時,並沒有承認這個私生子的地位,直到他死後,他的族人才將這個私生子立為其後。

司馬昭父子為何特別重用四人?這四人對西晉的建立及政局的影響又如何?學術界對四人的相關研究成果較多,但主要側重於個人行跡的影響。其中,對鐘會的研究,主要側重於他的思想和最後造反的原因;對於羊祜的研究,主要側重於他治理荊州時的仁愛事跡;對賈充的研究,側重於他的法律貢獻和對司馬氏建立的作用及惡劣影響;對王沉的研究,側重於他的卑劣人格。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司馬昭密謀代魏

《文獻通考》中記載:”高貴鄉公正元二年,司馬昭都督中外諸軍,尋加大都督。晉武帝伐吳,以賈充為使持節、假黃鉞、大都督,總統六師。江左以來,都督中外尤重,唯王導等權重者乃居之。”

西晉的建立,若論功行賞,無論如何,都不可缺少鐘會、羊祜、賈充、王沈等四人。因此,這四人對西晉的建立,實在功莫大焉。但是西晉的滅亡,也與他們脫不開幹系。西晉僅僅傳瞭四個皇帝便衰落瞭,皇帝的昏庸無能是其中一個原因,而權臣當道,禍亂朝政也占著很重要的部分。

對於建立晉朝有功的四人,絕大多數的文章都是在討論他們對晉朝建立的有利影響,以及為何他們可以得到皇帝的重用,而對於他們對西晉衰亡的推動作用,相關的文章則少之又少。本文便從這四人對西晉的建立與衰亡入手,分析探討人才對一個政權的雙重影響。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賈充

重用鐘會滅蜀,重用羊祜滅吳

在高平陵事件中,鐘會的政治態度尚不明顯,但到瞭正元二年的時候,有鎮東將軍起兵,反對司馬氏,司馬氏平定叛亂時,鐘會也隨司馬師出征,可見,這時鐘會已成為司馬氏集團中的重要成員。鐘會曾登門拜訪嵇康,但嵇康看不上鐘會,自顧自的打鐵,將鐘會晾在瞭一邊,自此鐘會便懷恨在心,最後嵇康被誅殺,就與鐘會誣陷有關。

鐘會一生都在為司馬氏族征戰,立下瞭赫赫戰功。在討伐蜀漢的戰爭中,鐘會帶領軍隊與薑維的大軍在正面對峙,才給瞭鄧艾偷渡陰平的機會。司馬昭把伐蜀的大軍交給鐘會統領時,很多大臣都表示反對,但司馬昭並不擔心。果然鐘會不負眾望,成功的討伐瞭蜀國鐘會成功滅蜀之後,不甘心居於人下,於是借滅蜀大軍反抗司馬氏,不過沒有成功,兵敗被殺。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滅蜀之戰

《三國志》中記載:”壽春之破,會謀居多,親待日隆,時人謂之子房。軍還。遷為太仆,固辭不就。以中郎在大將軍府管記室事,為腹心之任。以討諸葛誕功,進爵陳侯。”

羊祜出身世族,與司馬師有姻親關系。鐘會叛亂被平定之後,勖與裴秀、羊祜”共管機密”,這表明羊祜成為司馬昭親近的重臣。其時,司馬炎在籌劃取代魏國,自己登基的計劃時,經常與自己的親信商議,羊祜作為司馬炎的親信之一,也參與瞭這次謀劃。而到瞭司馬炎成功登基稱帝,羊祜也得到瞭重用

晉武帝欲滅吳,用羊祜為都督,後加車騎將軍。羊祜在荊州經營多年,為西晉政府滅吳積累瞭雄厚的物資。羊祜為人異常復雜,一方面他的人品受到世人稱贊,在襄陽執政期間,受到百姓愛戴。但另一方面,羊祜參與瞭司馬氏的代晉活動,羊祜與賈充共事多年,二人都是晉武帝極為信任之人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偷渡陰平

重用王沈、賈充除去魏帝

在鐘會、羊祜、賈充、王沈四位之中,賈充最受司馬昭、司馬炎父子的信任。這是因為賈充親自帶兵殺害瞭魏帝。而為瞭平定民憤,司馬昭舍卒保車,讓成濟兄弟做瞭替罪羊,三族被夷。盡管陳泰要求嚴懲賈充,但是,賈充卻被司馬昭保護起來。賈充公開弒君,無疑是對君權神聖性的嚴重挑戰,導致瞭士大夫階層對於西晉政權的創立缺少瞭敬畏崇敬之感,造成瞭皇權神授思想的衰微。

西晉政權始終無法凝聚人心,也有此原因。不過賈充本人因此深得司馬氏厚愛。司馬昭臨終時,司馬炎請以後事,司馬昭把便賈充托付給司馬炎。賈充一直掌握西晉中樞大權,在晉武帝為太子選妃過程中,賈充通過謀劃,使自己的女兒賈南風順利成為太子妃,從而加固瞭與晉朝皇室的關系,賈充還是法律專傢,《晉律》即由賈充主持修訂的。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晉律》

王沈之所以得到司馬昭父子高度信任,官位飆升,是因為他告密有功。不過因為告密一事,他的名聲卻是大大受損。平蜀戰役中,吳人為聲援蜀漢,出兵騷擾,因王沈守衛有方,吳人隻好退卻。西晉建立時,王沈以佐命之勛,而後做瞭驃騎將軍、錄尚書事,又加封散騎常侍,管理著軍事。晉武帝對王沈十分信任,不過王沈卻於泰始二年因病去世瞭。

《晉書》中記載:”是日大寒,帝涕淚沾須鬢,皆為冰焉。南州人征市日聞祜喪,莫不號慟,罷市,巷哭者聲相接。吳守邊將士亦為之泣。其仁千所感如此。賜以東園秘器,朝服一襲,錢三十萬,佈百匹。”

王沈一方面喪失瞭忠誠的政治人格,但同時,他又熱愛讀書,表現出瞭人的雙面性。嚴格地說,王沈並非沒有後代,他有一個私生子王浚。王浚母為趙氏婦,本為良傢女,因貧賤出入沉傢,遂生浚。但王沈在世時並未承認有此子。等到王沈死後,在族人的商討下,王浚才承襲瞭爵位。王沈以儒學見長,但其私下與貧女存在奸情,並生下兒子,而王沈又不可否認,可知王沈個人生活人格並不光彩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高平陵事變

重用四人的原因——無子嗣

司馬氏族取代曹傢,建立晉朝的手段十分卑劣,因此,司馬氏對支持其政變者十分信任。司馬氏傢族以非正當手段篡奪瞭曹魏皇權,司馬氏父子等對其他姓氏的防范極為嚴格。對有後之人,多有懷疑,在受到擁戴曹氏政權的數次反抗之後,司馬氏著意於無後之人擔任國傢要職或地方要任

司馬昭重用鐘會,並不懼怕鐘會造反,雖然司馬昭認為滅蜀之後,軍人思歸,鐘會不可能成功。其實,還有一個更為深刻的原因,即鐘會無子,所任用部屬,無一個血親,因此,決定瞭鐘會如若叛亂,不可能有堅實的人力基礎。同樣,羊祜也無子,同樣不會存在野心。羊祜是司馬師妻弟。羊祜初不受曹爽之辟,而接受司馬昭之用,表明其政治態度傾向司馬氏,重用賈充、王沈的原因亦是如此

司馬氏為何重用“鐘羊賈王”?解析人才對西晉興衰的雙重影響

八王之亂

《晉書》中記載:”時鐘會以才能見任,後每言於帝曰:會見利忘義,好為事端,寵過必亂,不可大任。會後果反。”

司馬昭、司馬炎父子重用四位無子嗣之人,與皇帝重用宦官頗有相似之處。宦官無後,在皇帝看來,也不可能具有更大的野心。無後之人,一身富貴也隻限於自身,不可能傳接下去。無子嗣是四人共同之處。無子嗣,意味著沒有傳承權力的基本前提,如同宦官一樣。盡管他們可以用繼子方式承接其地位,但與親子關系畢竟不同。

評價

在四人中,鐘會生活在魏晉禪代之前,滅蜀後在成都因兵變被殺;羊祜與賈充為同時代人,羊祜未及西晉滅吳而死,王沈在西晉建立不久病故;賈充長壽,直到滅吳二年後才去世。因此,四人對西晉建立及西晉政局的影響有所不同。如果說重用鐘會、羊祜二人,對西晉的建立和統一中國具有積極意義的話,而重用賈充和王沈,卻為西晉的衰亡埋下瞭亂源。

司馬昭和司馬炎重用賈充、王沈,加重瞭西晉重用政治人格卑劣之人的程度。使西晉政府缺少穩固的政治根基。賈充當政期間,西晉朝臣對賈充也是相當蔑視。晉武帝司馬炎因為賈充無後,放心地選擇賈充之女為太子妃,為皇後亂政進而敗壞西晉中央政府埋下瞭禍根。晉武帝以為賈充無後,也就不可能存在賈姓外戚幹政的可能。但是,賈南風野心勃勃,賈南風通過控制晉惠帝,屠殺瞭楊氏後黨,進而控制中樞大權,最後導致八王之亂。西晉也就在八王之亂分崩離析,最後為胡族滅亡

與賈充一樣,王沈政治人格也非常卑劣,受到社會廣泛詬病王沈孽子王浚政治人格之卑劣,超過其父。王浚巴結賈南風,當愍懷太子幽於許昌時,王浚承賈後旨,與黃門孫慮共害太子。等到趙王倫篡位,三王起義的時候,王浚也帶兵而起。自此之後,王浚占據瞭幽州的地域,雖然王浚野心勃勃,欲要逐鹿天下,卻不料為石勒算計,被石勒俘殺,幽州因而也被並入石勒勢力范圍之內。王浚如此的醜惡行徑,促成瞭石勒的壯大,可以說,王浚實為西晉滅亡的一大罪人。

綜上可知,在這四人之中,鐘會因為反叛被殺,但是為司馬氏攻下瞭蜀國,也為司馬氏取代曹魏政權奠定瞭政治基礎。羊祜死於西晉統一中國之前,但是為西晉滅吳籌備瞭物力和人力。賈充和王沈對西晉的建立,盡管也起到瞭一定作用,但二人同時也為西晉的衰亡種下瞭禍根:賈充之女賈南風以皇後身份專權,導致八王之亂;王沈孽子王浚占有幽州,加速瞭西晉末年政局惡化和西晉的衰亡。由此可見,人才盡管對政權的建立起到瞭重要作用,也同樣會為政權的滅亡推波助瀾。故而,”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做法也不無道理。

參考文獻:《三國志》、《晉書》、《文獻通考》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