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不知道從哪裡看到的評論:一個勺子的意思就是一個傻子。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其實“勺子”在西北方言中就是“傻子”的意思,還記得第一次看《一個勺子》的時候,很驚喜,在2014年的金馬獎上《一個勺子》脫穎而出令人意外,獨攬最佳新導演的最佳男演員兩座獎杯更是讓陳建斌得到瞭肯定,四十多歲的陳建斌在業界已經是一位成功的演員,《一個勺子》作為他的處女作,也是他第一次以導演的身份亮相。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一個勺子》這部電影根據胡學文的小說《奔跑的月光》改編,將目光聚焦於西北鄉村的小城鎮,不僅保留瞭西北方言,還體現瞭當地人的生活方式與西北的自然環境,更重要的是電影體現瞭中國邊緣地區真實的社會生存樣貌,將不為人知的真實與粗獷呈現在觀眾面前。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而西北農村這個關鍵點,作為一個重要的地域特色,與導演陳建斌的經歷也有關系,農村出身的陳建斌對於鄉村生活十分熟悉,因此影片的很多細節都可以從自己的真實經歷出發。陳建斌將自己導演的第一部作品獻給自己熟悉的徒弟,也算是一種不為人知的浪漫。

電影圍繞“誰是傻子?”的問題展開,老實巴交的農民拉條子在鎮子上施舍瞭給瞭流浪漢“勺子”一個饅頭,被勺子纏著回瞭傢,對於罵不走,趕不走的勺子,拉條子熬不住良心,決定和妻子金枝子收留勺子,然而拉條子一傢人並不富裕,老實人一面為瞭兒子入獄減刑的事情揪著受賄人大頭哥退錢,一邊幫著勺子尋找新的傢。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勺子纏著拉條子,拉條子纏著大頭哥,在大頭哥眼中,拉條子就是個“傻子”,因為拉條子求著大頭哥幫忙找人給自己兒子減刑,原本說的是五萬塊錢減刑一年,可是錢都交瞭兒子也沒有減刑,拉條子纏著大頭哥想要追回一點錢,大頭哥這邊也反復告訴他錢交瞭事情不一定辦得成!

拉條子本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民,身上有著善良淳樸的本性,更沒有做過什麼壞事,但是在現實世界中,卻成瞭一個“傻子”,還被另一個傻子纏著,這就是現實中的黑色荒誕劇。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在求助瞭村長和派出所之後,都沒有人收留勺子,沒有辦法的拉條子在街上貼瞭“招物啟示”,就這麼一貼,從此便跳進瞭麻煩堆……

前後有好幾撥人來認領勺子,每個人都言之有理的,讓拉條子招架不住。

“一個傻子能有什麼用?”這個問題困擾瞭拉條子好久,之後拉條子的主要心思也從追討大頭哥騙去的五萬塊錢,轉為纏著村長、警察、大頭哥等一眾聰明人,他想知道為什麼原本招人嫌棄的勺子會突然變成瞭“香餑餑”,可是著事情還是沒有鬧明白,最後冒領勺子的人不再赤岸,兒子也莫名其妙的減刑瞭,送禮的錢也退回來瞭,可是拉條子整個人都不好瞭,因為他被稀裡糊塗地戴上瞭勺子的帽子,成瞭人群中那個人人都要說上一嘴的“傻子”。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聰明人利用傻子來追求利益,而傻子們卻隻能接受這樣的現實,影片中三哥有一句臺詞:“生活就是這樣。”隱約地向拉條子傳達著現實的生存智慧,但是拉條子一直到最後都沒有明白生活到底是什麼樣子,他戴上勺子之前戴過的太陽帽逆著人群而行,被一群孩子圍攻,這個鏡頭充滿瞭諷刺的味道。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孩子本是尚未進入社會的群體,但是他們卻知道攻擊“傻子”,那麼成年人對傻子的利用也就不足為奇瞭,“傻子不夠用瞭”這一個現實問題背後所藏著的就是導演對整個社會的反思,因為傻子缺乏正常人的社會生活能力與理解能力,被大傢看做是無用的人。

因此才會被人定義為“傻子”,傻子意味著弱勢群體,貧窮,無權無勢,老實淳樸,電影《一個勺子》直面現實中人性的黑暗面,通過傻子和聰明人的對峙完成對現實的批判。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拉條子在拯救勺子的過程中不斷的受到挫折,幾乎遇到瞭身邊所有人的質疑,甚至一直支持他的老婆都因為騙子的騷擾而爆發,拉條子的身份認同不斷的被摧毀,由初始的自我身份定位“好心救助勺子的善人”變成瞭“執拗固執的勺子”。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影片的取景地在西北,電影並不避諱那裡的窮山惡水,狂沙和黃土地,陳建斌用自己的鏡頭保留瞭西北原汁原味的生活質感。拉條子和金枝子的生活狀態正是中國農村閉塞群體的真實寫照,拉條子夫婦不自覺的遠離人群,他們單向的生活習慣隱射瞭農村閉塞的現實,當兩人封閉的世界被“勺子”打開,湧入的物質、精神的沖擊給他們帶來瞭覆滅式的傷害,拉條子的質疑和苦悶,正是這種傷害最直接的表現,他發現“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個道理,是善良給他帶來的結果,除瞭一連串的麻煩隻有媳婦的抱怨和周邊人的嘲笑!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拉條子”這個名字是西北的一種面食,被人捏揉也在捏揉中具有瞭韌性,象征瞭如同影片中陳建斌扮演的拉條子一樣老實、本分、善良,甚至還有點“軸”的平民百姓。

荒誕、黑色幽默

有著戲劇演員背景出身的陳建斌受到戲劇的影響,影片中帶有濃厚的荒誕氣氛,這個可以說是他很好的借鑒瞭歐美荒誕派戲劇傳統,他在以一種荒誕的態度面對一個更荒誕的世界,而黑色幽默的背後往往藏著痛苦和不幸,影片中拉條子一直處於一種未知的恐懼中,雖然電影中也有笑點,但是影片也在將所謂的笑點,將這種黑色幽默推至極致。

陳建斌自導自演《一個勺子》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傻子和騙子

《一個勺子》就像是笑著講瞭一個悲劇吧,為瞭成為更好的自己,人們走著走著就會拋下一些東西,回首就會發現這些東西可能再也尋不回瞭,有些看著好笑的情節隱含著生活的無奈,而戲劇荒誕實則來自於更為荒誕的現實……

在《一個勺子》的黑色幽默中,主人公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每一個人。

文原創,圖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