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今天部屋君要說的是一位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曾擔任過湖南衛視《天天向上》主持的日本藝人矢野浩二。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1月底,是武漢最缺口罩的時候,當時浩二給中國捐瞭13萬隻口罩,並和友人一起打包。

近日,矢野浩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談到瞭當時捐贈的曲折。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由於日本的規定不能把很多東西一起寄到國外,所以他們隻能300個手套,500個口罩這樣打包裝箱,一共打包瞭500多個箱子,花費瞭一周才完成。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矢野浩二還談到近期新冠肺炎也在日本流行,呼籲日本向中國學習少出門:“日本對抗疫情還不夠,大傢盡量少出門,希望早日回到平安生活。”

浩二還說“無論中國也好,日本也好,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最後他還手寫瞭“中國加油,武漢加油”的寄語,也是非常暖心瞭。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矢野浩二是中國觀眾最熟悉的日本藝人之一,不過部屋君還是來介紹一下他,讓大傢更瞭解這位熱愛中國的日本演員。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矢野浩二出生於大阪的鄉下,傢中還有三個姐姐,一傢六口生活在十幾平米的簡陋房中,因為傢境貧寒,浩二隻讀到高中,做過郵遞員、送奶工。

人的一生充滿奇遇,矢野浩二成為演員很偶然,20歲的時候,他在小酒館裡做酒保,常來的客人隨口誇他長得帥,適合做演員。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雖然可能隻是客人的玩笑話,卻讓這個沒有任何藝能培訓經歷的鄉下青年,便隻身前往東京尋夢。

他說,“也許是我太容易相信別人,也許是我天生愛折騰,徹底做出決定以後,我的鬥志也史無前例地燃燒瞭起來,開始認真地計劃以後前行的路途。”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正如日劇《追憶潸然》中所說的“東京不是能夠實現夢想的地方”,浩二在東京一開始也隻是做餐廳服務員,一邊打工一邊尋求當演員的機會,後來他用下跪的代價換來為日本著名演員森田健作當私人隨從的資格,一做就是6年。

成功的人幾乎都離不開機遇,浩二在日本一直都是出演連臺詞都沒有的龍套演員,竟然2000年4月,偶然間被選中主演中日合拍偶像劇《永恒戀人》。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在中國北京的3個月拍攝經歷,讓當時26歲的浩二做出瞭來華發展的決定,他稱其為“懸崖邊的再起計劃”

到現在,矢野浩二已經整整20年瞭,並獲得瞭不小的成績,還娶瞭中國媳婦,並生下瞭漂亮的女兒。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別看後來浩二傢喻戶曉,一開始帶著90萬日元來中國北京,成為北漂的他可是相當的不容易。

他一開始以為自己演的《永恒戀人》在中國很火,其實沒有太大反響,未對剛來北京的矢野浩二的生活有任何助力,浩二說:“這讓我很受打擊。”

除瞭舉目無親,他還有語言交流的障礙,那時他沒少鬧笑話,矢野浩二給記者講瞭兩個小故事。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一次是他去郵局買明信片,排完長隊終於輪到他時,他把寫著“手紙”的字條遞給瞭櫃臺人員,結果那位阿姨看瞭後憋著笑喋喋不休地跟他說瞭一大堆,可是浩二一個字也聽不懂,最終,他被工作人員當成搗亂的轟出瞭郵局。

還有一次是在王府井的一傢影院買電影票,矢野浩二不知道該如何買票,就在旁觀察,看到兩個女孩用學生證買瞭票,又看到一個男人用軍官證買瞭票,他恍然大悟,掏出護照說:“日本人一張。”

後來說起這些,矢野浩二笑得眼睛成瞭一條縫兒:“結果自然是被售票阿姨嘲笑一番,聽著像笑話吧,都是真事啊,剛開始到中國,這種事太多瞭。”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笑過之後,浩二稱經過生活的歷練,自己如今已經比生活在日本的中國人更像中國人。

多年來跨洋的北漂生活,讓矢野浩二嘗盡酸甜苦辣,這個當年電視劇裡的“鬼子專業戶”,因為他的日本人身份,在中國和日本都受瞭不少曲解。

最初浩二在北京大半年,沒有工作,一直沒有收入,而且當時中國國內的反日情緒高漲,他都不敢對外表明自己的日本人身份,那時在外面,他盡量不開口,總努力低頭向下看快步走,盡量避免跟其他人接觸。

焦慮之際,命運又垂青瞭他,張黎導演見到他的第一眼,就相中他在《記憶的證明》中出演明治天皇。

這部作品大獲成功,也讓浩二小有名氣,工作多瞭起來,然而後來他卻從天皇變成瞭“鬼子專業戶”。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這讓矢野浩二從竊喜變成瞭窒息。

因為每部戲的出場必然是罵中國人、殺中國人,每部戲的結局必然要死,他說“我演的都是日本軍人,沒有人物性格,沒有戲劇沖突,隻有冷酷,隻懂殺戮,有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出演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更像是一個粗糙的戰爭機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工作產生瞭恐懼。像無形的枷鎖,讓我無法脫身,我有種窒息感。”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同時,他也被一部分日本人攻擊,稱其為“賣國賊”,而中國這邊,因為他演的岡田有人性,一些中國觀眾表示憤怒——“日本鬼子怎麼能有人性?”

這讓矢野浩二很是委屈,“《記憶的證明》本來是一部反戰劇,不偏向中國和日本的任何一邊,而是在講述戰爭的殘酷和兩國之間感情,結果沒想到是這樣。”

2006年時,矢野浩二對“鬼子”角色已經深深地抵觸,“到瞭看見軍服就想吐的程度,那些熟悉的道具、服裝、場景,甚至自己留瞭三年的胡子,無一不讓我感到厭惡。”矢野浩二說那時的自己情緒低落,還感到深深的孤獨:“以前沒戲拍在北京待著時,因為有動力反不覺得孤獨,可是這時工作纏身,生活也安定下來瞭,卻覺得很孤獨。”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不過,浩二真的是個運氣很好的人,在他為總是演鬼子而痛苦時,湖南衛視《天天向上》找到他擔任主持人,讓他有瞭全新的形象——一個可愛、有趣、善良的浩二。

個人奮鬥固然重要,但也要看歷史進程,後來由於釣魚島爭端,中日緊張,讓浩二又丟瞭工作。

那時候網上還有關於他的各種流言,比如說他被日本右翼打瞭等等。雖然肉體沒有被折磨,但當時浩二內心處於崩潰邊緣,他一個人躲在房間裡,電話也不敢接,他說“那時在北京,新聞中是反對日本、抵制日貨的宣傳,而在東京,新聞都是攻擊中國的節目,就像自己的生母和養母在打架,孩子永遠都沒有合適的立場去幫任何一方。”

浩二一度因為突然呼吸困難,被救護車拉到醫院搶救,醫生說是精神壓力太大,那種狀況持續瞭一年左右時間,他經常有呼吸節奏不穩定的癥狀。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彷徨無助之時,汪涵找他聊天說:“浩二,你現在是中國最有名的日本人,你應該活用這個身份,將日本更多的信息傳達給觀眾,反過來,你也可以講當今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傳達給日本,你必須這樣對自己的身份有所自覺,並成為中國和日本之間溝通的管道。”

矢野浩二說這句話讓他醍醐灌頂,找到瞭自己可以做的事,得到瞭些許拯救。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後來,浩二榮獲瞭由日本外務大臣頒發的外務大臣表彰,在亞洲活動的日本藝人裡面,他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

他說“對我來說這是一項非常意外的殊榮。我心想這15年拼盡全力到現在,終於能受到來自日本國民的一些理解和認同瞭。當然,不理解我,對我惡言相向,說我是日本叛國賊的人還依然存在著。不過我還是堅持我的態度,不會去理會這些愚笨的人。歷史和時間會證明,我的態度和我的做法,一定是正確的。”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2016年他回到日本繼續發展演藝事業,出演過一些日劇,比如《賣房子的女人》、《相棒》、《警視廳搜查一課長》等等。

去年接受《我住在這裡的理由》的采訪,當導演問他為什麼回到日本時,他表示自己不喜歡“回到日本”這個詞,說的好像要離開中國一樣。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接下來他坦承這麼做主要還是為瞭證明自己,畢竟在中國經歷過“零下20度說臺詞的片場”、“三天要拍48個鏡頭”這種大場面的人。

不想被人覺得,在中國有名的日本演員也不過如此。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在日本,浩二和同組演員相處融洽友好,甚至抽空教大傢說瞭中國話。

浩二還說瞭很多在日本拍戲和在中國拍戲的不同:40多歲的男演員不管多麼大牌,也沒人帶助理。買飲料或者想抽煙,都會自己想著,盡量不給別人添麻煩。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由於在中國比較受歡迎,浩二上過不少日本知名的訪談節目刷臉,當然每次他都會認真解釋日本人對我們的誤解,是個合格的重慶女婿瞭可以說!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不過也有別有用心的人斷章取義,說浩二在日本節目中辱華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隻因為他說瞭實話,不過他還是進行瞭道歉。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其實在這檔中日韓友好激鬥的綜藝上,他說瞭非常多中國的好話,在日本的節目裡說自己愛中國,愛中國文化。

矢野浩二談給武漢寄13萬口罩的背後,親自花一周時間打包

浩二真的很愛中國,在女兒的國籍選擇時,他毫不猶豫的選擇瞭中國,他說:“日本因為經濟發展的緣故,社會福利和教育情況比中國先進,女兒入籍日本,自然會得到更好的教育,但不能因為這些,就覺得中國籍比日本籍低級。為瞭將來的孩子們,一定要建造一個美好的中日關系,讓世界變得更加和平美好。”

如今,他同時在中國和日本活動,註意他在采訪中,是說“在國內和日本拍戲”,用“國內”指代中國,就是把自己當中國人看瞭,他是有熱愛中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