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全球蔓延:輪到“其他”國傢面對挑戰瞭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中國剛剛被確認成為流行病的時候,中國政府采取瞭一系列強有力的措施,法國學術和醫療界大部分人對疫情的危險性有清醒的認識,但學術和醫療界以外的眾多評論傢對中國提出瞭苛刻的批評:“中國政府不負責任地花瞭太多的時間才確認疫情的出現,然後又發佈令人恐慌的消息;中國政府采取采取衛生檢疫措施,先是對整個武漢市實施隔離,接著是整個湖北省,也就是對相當於法國總人口數量的居民實施隔離,這明顯侵犯瞭人權;無論導致什麼後果,都應該優先尊重人員的遷移自由;使用無人機監控人們是不是戴口罩,這是監控居民的新策略;無人機似乎能探測到民眾的政治意見。”法國媒體還認為,對違反檢疫規定的人實施懲戒是不恰當的。

新冠全球蔓延:輪到“其他”國傢面對挑戰瞭

3月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一名男子佩戴口罩出行。(圖片來源:新華社)

目前,新冠疫情在中國似乎已經達到峰值、出現拐點。輪到世界上其他國傢面臨同樣的威脅瞭,輪到其他國傢國政府應對疫情有可能擴展為大流行的危險。它們將如何反應?它們能不能喚起民眾的公民責任感和團結精神,遏制可怕的疫情?這是一個考驗。此前,中國人民展現瞭巨大的韌性、巨大的動員能力和團結精神,獲得眾多疫情專傢的贊許。但是,到目前為止的跡象使我們對其他國傢能否有效應對新冠疫情產生憂慮。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開始說,新冠病毒是民主黨制造的謊言,目的是讓他不能連任。後來他撤回瞭這種荒謬的說法,但這並不能掩蓋他不負責任的真面目。

令人奇怪的是,伊朗也遭遇瞭嚴重的疫情,而且疫情最初是從聖城庫姆(Qom)爆發的。這個城市很少有中國人造訪,為什麼疫情會從這裡爆發?這是一個獨立的病源地?如果是這樣的話,病毒是如何產生的?未來疫情形勢明朗後,必須要對這個問題作出解答。伊朗政府掩蓋瞭真實數據,這對民眾沒有好處(現在,伊朗的死亡病例非常多),而且會讓伊朗民眾失去對政府的信任。

在歐洲,各國政府不斷發表聲明安撫百姓,但遲遲沒有出臺具體措施。比如,像戴高樂機場和巴黎的幾個火車站這樣的法國邊境口岸,到筆者署文時尚未實施衛生檢疫措施。很多年以來,中國的各個機場都已經設有人體測溫安檢門,能測出有可能感染病毒的旅客;為什麼法國和德國就不能給自己的民眾提供這種基本的保護?巴黎的幾個火車站到現在還沒有增設新的裝備。在衛生方面如此松懈,不能不使我們對公共權力機構的預見能力及其真實的行動意願產生懷疑。法國醫務人員雖然幾個月來一直對政府政策不滿、抗議不斷,但他們實際上是新冠病毒蔓延以來唯一負責任的行動者。更嚴重的是,某些醫院的口罩被盜、口罩和消毒液這些必需品的價格飛漲,顯示出部分法國人缺少集體意識。

在德國,柏林的某些醫院拒絕接收可能感染病毒的病人,簡單將他們打發回傢,不采取任何防護措施,這很可能導致他們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超市貨架上的食品(比如意大利面)和衛生紙很快被搶購一空,這是自然災害或大的危險來臨時常見的驚恐現象。但是,中國卻避免瞭這類普遍的驚恐,原因是政府推出相應政策,保證民眾供應,公共部門負責幫助民眾采購,將采購的東西放在各傢門口。這種政策的成效非常具有說服力。

意大利是目前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傢,正開始采取非常類似中國政府的政策:關閉各級學校和大學、取消各種文體活動、對多個城鎮實施檢疫隔離,意北部一千五百萬人將被隔離,威尼托(Veneto)地區有5萬居民被要求在傢隔離,違反者檢疫規定的人最多可判3個月徒刑。西班牙北部封城!武裝力量把守各出入口,民眾擅自出門將被逮捕、並且面臨3000至60萬歐元的罰款。這一措施和中國政府采取的措施一樣“激進”,但當初中國采取這些措施時被西方媒體激烈討伐。其實,正是因為中國政府采取措施、付出經濟代價,才使全球其他國傢和地區避免瞭更大的災難。

不過,現在中國面臨著新的危險,由於海外華人或在國外旅行的中國人回國可能帶來二次感染的危險。這是一個新挑戰,需要盡快應對。

魏柳南(Lionel Vairon)簡介:

法國漢學傢、遠東學博士、政治學碩士。曾任記者、編輯,並曾在柬埔寨、泰國和伊拉克擔任外交官17年,曾任法國國防部中東顧問,長期致力於中國和中東問題的研究。他也曾經在巴黎東方語言文化學院、高等商業學院、國防高級研究院、聖西爾軍校授課,在法國三軍防務學院主持中國研討會。目前擔任盧森堡CECConsulting咨詢公司總裁,並任北京的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

(本欄目文章為一傢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秋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