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正風 正和島

作 者:正風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2019年,我們曾猜想過這個即將到來的庚子年會發生的無數種情況,但未曾想到,一場突發的疫情,竟讓它的出場方式變得如此冷酷。

疫情影響下,企業界也掀起瞭一場“關於生存標準問題的大討論”,即這場危機之後,什麼樣的企業能夠生存下來亦或活得更好,什麼樣的企業又能夠從“危”中尋“機”,更替良性的馬達,但歸根到底大傢所討論的問題其實隻有一個,那就是未來的趨勢是什麼?

問題很清晰,至於答案,卻沒人會告訴你,因為隻有你自己知道答案是什麼,你要做出回答,然後起而行之,這也正是商業的魅力所在,它隻管給你提出問題,答案要你自己來尋找。

當然,沒有答案不代表沒有探索的方向,疫情之下,一些B(企業)端需求的變化,就很值得我們註意。

比如,企業遠程辦公的需求開始激增,以至於各大服務商不得不增加服務器擴容;前線醫護人員接診壓力陡然上升,互聯網醫療成為緩解線下壓力的一大補充手段;在藥物研發、影像診斷以及人臉識別等方面,人工智能的價值也再次為人所關註……

可以說,這次疫情正在讓To B行業的格局發生著根本性變化,而我們探索的方向,其實就蘊藏在這些變化之中。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遠程辦公領域打響“千團大戰”

一直以來都不溫不火的遠程辦公在疫情期間可謂是出盡瞭風頭。

出於安全的考慮,國傢下達瞭企業延期復工的通知,再加上各地方在人員流動上的諸多限制,一時間,全國各大企業都面臨著復工上的難題,此時,對於急需恢復生產工作秩序的企業來說,遠程協同辦公變就變為瞭某種“剛需”。

數據顯示,僅在2月3日開工第一天,全國就有上千萬企業、近兩億人選擇瞭遠程辦公,這直接導致瞭釘釘在2天內擴容瞭2萬臺雲服務器,同一天,企業微信也湧入瞭數百萬企業,從正月初一開始,企業微信就一直持續從幾十倍到幾百倍的擴容。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零售企業還發現利用企業微信可以在店鋪被迫關閉的時候繼續做生意,商傢可以通過企業微信給顧客推薦商品,下單後,再通過快遞寄送商品,一時間,企業微信也成瞭疫情中企業自救的工具。

除此之外,2019年底發佈的“騰訊會議”在助力企業抗疫上也發揮瞭不小的作用。

據悉,騰訊會議自1月24日起便向所有用戶免費開放100人不限時長的舉措,隨著用戶的增長,其團隊更是在短短8天內,擴容瞭超10萬臺雲主機,為政務、教育、醫療以及廣大中小企業提供瞭高效、優質的雲視頻會議服務。

實際上,加入遠程辦公大戰的也不隻有這兩大巨頭,根據天眼查的數據顯示,當前國內一共有約4500傢雲辦公企業可以提供遠程辦公服務,未來,隨著線上辦公與線下辦公的逐步協同,可以預見,一場遠程辦公領域內的“千團大戰”勢必會爆發。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所以,在千萬傢企業客戶的需求面前,押註遠程辦公等企業級服務市場或許也不失為疫情之下的新選擇。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人工智能價值得以充分體現

回顧疫情爆發至今各地采取的防控措施,無論是疫情防控宣傳、實時體溫檢測、物資配送,還是醫學影像輔助診斷、藥物研發等,人工智能都在其中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最近兩年,由於應用場景的限制,人工智能技術並不被大多數人所看好,認為人工智能泡沫大於實際價值,但這次疫情期間,越來越多的人感受到瞭人工智能技術所帶來的好處。

1. 藥物研發

疫情防控中,為瞭加快病毒分析和疫苗研發,騰訊、阿裡、百度等科技巨頭向研究人員免費開放瞭人工智能算法和算力,用以支持病毒基因測序、新藥研發、蛋白篩選等工作,幫助科研機構縮短研發周期。

2. AI影像診斷

國傢衛健康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將CT影像結果納入到臨床診斷標準(隻限於湖北省)。

在這一特殊時期,需要影像科醫生更快速、更準確地處理肺部CT影像,但粗略估計,患者單人單次檢查至少會產生300張胸部CT影像,醫生僅靠肉眼讀片難以快速、準確地分析。

而騰訊、阿裡、華為雲等都推出瞭針對肺部CT影像的人工智能輔助診斷工具,幫助醫生快速檢測CT影像。

例如,搭載騰訊AI醫學影像和騰訊雲技術的人工智能CT設備在湖北方艙醫院成功部署,實現單病例量化結果秒輸出,提升瞭診斷效率。

此外,無人機、無人車、人臉識別和體溫遠距離測量機器等人工智能設備在疫情移動巡檢和宣傳、高污染區物品配送、流動人員管控等環節都得到瞭大規模應用,為阻斷病毒傳播提供瞭強有力的技術支撐。

可以說,這次疫情為人工智能應用提供瞭試驗田,也為人工智能日後普及應用提供瞭促進因素,相信疫情過後,人工智能或將更加廣泛地應用於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也將步入發展新階段。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互聯網醫療迎來瞭“春天”

疫情讓餐飲、酒店、旅遊等行業經歷“寒冬”,而此前並不活躍的互聯網醫療行業卻迎來瞭“春天”。

疫情發生以來,互聯網醫療相關公司,比如騰訊健康、平安好醫生、微醫、醫聯、丁香醫生等平臺都開通瞭在線義診,初篩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既緩解瞭線下壓力、減少瞭交叉感染,也讓更多人體驗到瞭平時少有機會接觸的互聯網醫療服務。

像騰訊不久前推出的“醫院戰疫數字化解決方案”就是互聯網醫療服務中的一個典型案例。

據瞭解,這套方案聚合瞭騰訊醫療健康、企業微信、騰訊會議、騰訊雲、騰訊安全等產品和服務,同時配備相應物資。

其中,企業微信、騰訊會議和Pad、電視終端組成的“不見面”協同辦公系統,可以為前線醫護人員提供便捷、高效的移動辦公環境並減少醫護人員及患者交叉感染的風險。

例如,當各大醫院派出前線醫療隊伍支援武漢等疫情重災區時,便可采用這套數字化方案實現“武漢前方臨床救治,後方多學科遠程支持”相結合的遠程救治模式。最新消息顯示,北京朝陽醫院已通過該方案實現瞭北京和武漢兩地的遠程多學科會診,給前線醫護人員提供瞭巨大的支持。

目前這一方案已率先在北京朝陽醫院落地試行,朝陽醫院的患者有望通過騰訊小程序、公眾號等入口進行在線建卡後,通過平臺進行線上圖文、電話、視頻問診咨詢,電子處方藥事服務,遠程影像等服務,實現醫患線上溝通。

此外,為確保人員出行安全更加高效有序,騰訊聯合各方所推出的“防疫健康碼”也正加速落地,廣東、四川、重慶等地方的健康碼已實現互通互認,其他省市的互通也在加快推進中。

未來,隨著各地健康碼的打通,民眾出入不同省市隻需進行一次健康狀況的認證,既加快瞭復工復產進度,也使國傢在疫情期間對信息的統一管理更加精準有效。

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醫療企業在這次疫情中證明瞭自己的調配、組織、運營能力,向B端、C端證明瞭他們的可信度和可應用性,不僅提高瞭醫院對遠程醫療的認知度,還讓其價值在政府和C端公眾面前得到驗證,是一次很好的“出圈”機會。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疫情過後,隨著大眾層面的健康衛生需求爆發,再加上社會對遠程醫療的進一步認可,相關科技企業如果能在此時發力互聯網醫療領域,最後的結果應該不會太差。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所有的變化,

都指向瞭產業互聯網

其實,無論是遠程辦公的興起還是人工智能價值的體現亦或是互聯網醫療的“春天”,所有的變化無不在向外界傳遞著一個明確的信號:數字化、科技化的產業互聯網時代正在加速來臨。

所謂“產業互聯網”其實是與“消費互聯網”相對應的概念,它指的是應用互聯網技術進行連接、重構傳統行業。消費互聯網面向的是個人消費者,其目標是滿足個人消費體驗,幫助既有產品、服務更好地銷售和流通,而產業互聯網主要面向企業提供生產型服務。

2018年以前,消費互聯網可謂是一路狂奔,但隨著人口紅利消失,加上國內外宏觀經濟形勢的影響,互聯網公司的業績逐漸滯漲,急需尋求新的增長空間。而以人工智能、雲計算、5G等新技術驅動的企業級服務市場逐漸成為掌握數字技術的互聯網公司戰略佈局的重點方向。

例如,2018年9月30日,騰訊進行瞭自成立以來的第三次重大組織架構調整,將原有七大事業群(BG)進行重組整合,並成立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在外界看來,這也釋放瞭兩個信號:一是產業互聯網來瞭,二是騰訊也來瞭。

企業與用戶基本的衣、食、住、行需求不同處在於,需要的專業度更高,技術能力更強、觸達的鏈條更長,但共同之處又在於,企業最後的服務對象還是C端用戶。

所以,用C端撬動B端,並結合其企業服務能力和技術能力,被認為是騰訊進軍產業互聯網的優勢所在。

去年11月,騰訊控股發佈瞭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騰訊Q3季度營收達人民幣972.36億元(137.48億美元),同比增長21%;包括金融科技和企業服務業務在內的To B業務收入占比達到27.52%,基本實現瞭對遊戲業務的追平,而且在增長速度方面也呈現出更快的趨勢。

此外,其合作夥伴數量也已經突破7000傢,覆蓋渠道、服務、咨詢、研發等各領域。目前,騰訊雲有超過200種IaaS、PaaS、SaaS產品,超過90種行業解決方案。

這個轉變,完全符合馬化騰當時在騰訊員工大會上關於產業化聯網轉型的論述:騰訊組織架構調整的目標,就是要促使企業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而這個轉型的關鍵,就是實現To B業務的快速增長。

此前,也曾有人質疑擅長做消費者業務(C端)的騰訊,能否玩轉企業級(B端)業務,但這次疫情之下,憑著一手直連10多億用戶,一手提供全面的數字化解決方案的能力,騰訊產業互聯網的產品和團隊用實力證明瞭做B端業務騰訊同樣是”行傢”。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想來,這次疫情發生後,騰訊各類產品能夠迅速派上用場,其實也是對騰訊一年多來擁抱”產業互聯網”成果的一次最好檢閱。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結語

德魯克有一句名言,他說動蕩時代最大的危險不是動蕩本身,而是仍然用過去的邏輯做事,深以為然。

除瞭生存外,這場疫情危機,留給企業傢們的挑戰其實還有變革。

因為企業真正的失敗往往不是做瞭某個錯誤商業決策,而是不再接受改變,不再超越自己原來的觀念,不能顛覆自己的商業模式,以至於看不清大的市場形勢而犯下方向性錯誤,這個時候才是真正的失敗。

當然,具體的調整可能要根據企業的實際情況去制定,但從大的層面上來看,順應產業互聯網的趨勢,擁抱產業互聯網的機遇,我們相信,這終歸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參考資料:

[1]. 《遠程辦公開啟中國To B元年》 藍鯨財經

[2]. 《騰訊toB》 曾響鈴

疫情催熟的三大“新經濟”

排版 | 張溪冉

審校 | 悟能 主編 | 葉正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