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爾袞:大清“超男”的悲喜人生

多爾袞(1612.11.17~1650.12.31),努爾哈赤第十四子,皇太極之弟,清朝初期傑出的政治傢和軍事傢,完成大清一統基業的關鍵人物,是清朝入關初期的實際統治者。歷史評價其“定國開基,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

多爾袞:大清“超男”的悲喜人生

  
  手握實權的皇父
  
  崇德八年(1643年)八月初九,皇太極突然駕崩。滿洲的貴族王公迅速地分成兩黨,參與爭奪新的皇帝寶座:一方以睿親王多爾袞為首領,成員有多爾袞的同母兄弟英親王阿濟格及豫親王多鐸等人;另一方的首領則是皇太極長子肅親王豪格,同黨有索尼、鰲拜等人,在人心所向及軍事實力方面占壓倒優勢。還有禮親王代善及資歷很深的鄭親王濟爾哈朗,他們都是沒有爭位之心的中間勢力。

  皇太極死後的第四天,多爾袞召集諸王大臣在沈陽的崇政殿議立新君。多爾袞向黃旗大臣索尼征詢嗣君人選,索尼非常幹脆地說:“先帝有皇子在,必須立其中的一個,其他我就不知道瞭!”代善和濟爾哈朗提議豪格繼位。豪格想起父親皇太極登基時,表演我辭眾勸的把戲,謙讓推辭說:“我福小德薄,不能擔此重任。”多爾袞隨機應變,馬上搶過話題說:“豪格情願退出,沒有繼承大統的心願。”阿濟格、多鐸一看時機已到,馬上進言:“請睿親王登臨帝位。”在這關鍵時刻,皇太極的心腹將領們,佩劍闖進議事大廳,向著多爾袞嚷道:“要是不讓先帝之子承繼大業,我們寧願跟著先帝一起走!”劍拔弩張,隨時有血流成河的可能。多爾袞權衡得失,采取穩定局勢、分步攬權的策略:排斥豪格,自掌實權,找個陪襯。他向諸位王爺宣佈說:“立先帝的第九子(福臨)為嗣君,我與濟爾哈朗分掌兵力,左右輔政,(福臨)年長之後,當即歸政。”福臨為孝莊皇後所生,當時隻有六歲。這雖是個折中方案,但多爾袞實際掌握朝政大權,而雙方再也沒有理由興起大浪。

多爾袞:大清“超男”的悲喜人生

  擁立小皇帝的風波平息之後,多爾袞很快成為掌握朝政實權的叔父攝政王,以後又加皇叔父攝政王,一直到自稱皇父攝政王。死後兩月被焚屍問罪。

  誰也沒有想到,這位惟我獨尊的攝政王,最終落得個戮屍問罪。

  順治七年十一月,多爾袞出獵古北口外。行獵時墜馬跌傷,醫治不得要領,十二月初九日死於喀喇城,享年隻有39歲。靈柩運回北京,順治帝追尊他為義皇帝,廟號成宗。多爾袞的葬禮依照皇帝的規格舉行,埋葬在北京東直門外(今新中街三條3號附近)。

多爾袞:大清“超男”的悲喜人生

  政治舞臺的幕後,隱藏的是鮮血淋漓的殘殺。以權力爭奪為中心內容的宮廷矛盾,沉寂數年之後,又以多爾袞之死為突破口,猶如火山一樣爆發出來。

  多爾袞彌留之際,他的同胞兄長阿濟格當時在他身邊,兩人有過密談。多爾袞剛一斷氣,阿濟格立即派自己統帥的三百騎兵飛馳北京,頗像發動軍事政變的動作。大學士剛林身為多爾袞的心腹,洞悉此中底細,立即上馬飛奔進京,佈置關閉城門,通知諸王做好防變準備。順治帝聽從王爺們的建議,將三百飛騎收容在押,誅殺殆盡。阿濟格隨多爾袞的靈柩進京時,立即成瞭囚犯,被送入監牢幽禁。他在監獄中企圖舉火,被賜令自盡。這個舉動翦除瞭多爾袞的嫡派勢力,清算多爾袞也從此開始。

  順治八年正月,多爾袞的貼身侍衛蘇克薩哈向順治皇帝遞上一封檢舉信,揭發多爾袞生前曾與黨羽密謀,企圖率兩白旗移駐永平(今河北盧龍縣),“陰謀篡奪”;又說他偷偷地制成瞭皇帝登基的龍袍服裝,傢中收藏著當皇帝用的珠寶。

  這時隻有13歲的順治皇帝,第一次親理朝政。他召集王爺大臣密議,公佈鄭親王濟爾哈朗等的奏折,抖數多爾袞的罪狀,主要是“顯有悖逆之心”。少年天子福臨向諸位王爺宣告說:“多爾袞謀逆都是事實。”多爾袞被撤去帝號,他的母親及妻子的封典全都被削奪瞭。
  
  順治帝仇恨多爾袞
  
  福臨對多爾袞是仇恨的,其中有多種原因。
  多爾袞是想當皇帝的,暫時沒當皇帝隻是策略而已,這對小皇帝是個寢食不安的威脅。順治五年十一月,他憑借自己的權力,加皇叔父攝政王為皇父攝政王,用皇帝的口氣批文降旨。

  逮殺豪格後強占他的妻子,是多爾袞引起福臨憤怒的一個焦點。順治元年四月,以往支持豪格的正黃旗頭子何洛會向多爾袞告發豪格圖謀不軌,說豪格後悔當初在繼位大事上有失謀算。其中有一句侵犯多爾袞的話說:“我豪格恨不得扯撕他們的脖子。”多爾袞以“諸將請殺虎口王(豪格)”為理由,企圖謀殺豪格,由於他的同胞弟弟順治小皇帝哭泣不食,才得以免死。順治五年,反對豪格的人建議將豪格處死,多爾袞假裝說:“如此處分,實在不忍!”便將豪格幽禁起來,等於判瞭無期徒刑。數月後,豪格就不明不白地死在獄中。順治七年正月,多爾袞強迫豪格的福晉(妻子)博爾濟吉特氏做自己的妃子,又害怕此事貽笑後人,秘密佈置大學士剛林在史檔中不要留下任何痕跡。

多爾袞:大清“超男”的悲喜人生

  娶皇嫂孝莊皇後,是福臨痛恨多爾袞的難言之衷。孝莊皇後是皇太極的妃子、順治皇帝的生母,蒙古人,姓博爾濟吉特氏,名叫佈木佈泰。

  多爾袞是個好色之徒,他一共娶瞭多少個王妃妻妾,沒有史籍能夠說得清楚。他的原配福晉博爾濟錦氏剛剛去世,很快就強占侄兒豪格之妻為妾,後來屢在朝鮮境內選美,又在八旗區域搜嬌,至於漢傢小娘更是任他隨意糟蹋。他不放過寡居深宮的皇嫂孝莊太後,便是情理之中的事瞭。

  乾隆四十三年,弘歷閱看實錄,以為多爾袞“定國開基,以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明示平反昭雪,還其原爵,成為清代八傢鐵帽子王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