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挑戰導致企業數字化轉型失敗

大量資金正流入大型工業企業的數字化項目。事實上,我們最近對全球1350傢此類企業的高管進行的調查顯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間,他們在數字化轉型方面的投資總計超過1000億美元。

問題是,預期的結果往往難以實現。我們調查的大多數企業領導者(代表17個國傢和13個行業的公司)報告說,他們的數字化投資回報率很低。主要原因是,在早期試點後擴大數字化創新規模的努力失敗。

以一個在定制化上押下重註的運動服裝品牌為例。這傢公司的一個新工廠上馬瞭大量的機器人、機器學習和3D打印等相關項目。顧客可以選擇定制個性化的運動鞋,並快速收到成品。管理層希望贏得這場勝利,推動其他制造廠的轉型。但是運營和新技術從來沒有融合,快速生產被證明是幻想。三年後,公司關閉瞭工廠。

是什麼阻礙瞭公司成功將試點項目擴大規模?那些數字化投資回報率更高的公司與其他公司有什麼不同?為瞭回答這些問題,我們讓研究中的高管詳細講述他們的數字化投資回報率(RODI)。然後,我們查看瞭樣本公司從概念驗證階段到擴大項目規模的情況。當我們關註兩個關鍵參數時——高於平均的回報率和更成功的規模化,我們發現樣本中有22%的公司這兩個 參數都很高。

然後我們深入研究這些公司,瞭解它們的不同之處。我們關註的是受訪者總體認為他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以及表現最好的公司應對這些挑戰的方法。

分析中出現瞭兩個關鍵的挑戰以及企業的應對措施。

挑戰一:高管之間關於目標的設定模糊不清

如果高管意見不一,他們的直接下屬很難就優先處理事項以及就如何衡量進展達成一致。

解決方法: 不僅要定義和闡明機會,還要說明所解決的問題,以及公司在投資之前如何圍繞所期望的解決方案來構建組織。

幾年前,意大利能源公司Sorgenia啟動瞭一個轉型項目,目標非常明確:主要通過建立和改善數字化渠道,在短短五年內將客戶數量從30萬增加到100萬。[背景披露:Sorgenia是埃森哲(Accenture)的客戶,這一關系讓我們對他們的工作有瞭更多的瞭解,得以在此分享。]公司沒有電話銷售人員。公司的領導者相信,未來的銷售是數字化的,有瞭正確的工具,他們可以簡化客戶體驗,並在這個過程中吸引更多的新客戶。

將公司的IT轉移到雲端是關鍵的組織杠桿。雲解決方案使公司能夠持續管理數量可觀的新增客戶。

但這一轉變涉及Sorgenia核心業務的所有部分,包括客戶獲取和管理、通過新的數據中心分析和管理大數據,以及創建一個平臺來改善員工溝通、協作和生產率。如果沒有對目標和實現目標方法的清晰理解,就很難確保公司所有方面都保持同步。

結果:Sorgenia在實現其目標的道路上進展順利,並得到瞭充分支持。現在該公司許多關鍵運營的完成速度提高瞭15%-20%,員工也可以騰出時間專註於價值更高的工作。

挑戰二:支持試點的數字化能力和支持擴展試點的可用能力之間存在差距

如果這個問題得不到解決,企業可能會面臨一個選擇:要麼接受增產的長期推遲,要麼管理層為實現承諾而做出快速而笨拙的改變。

解決辦法: 從外部試圖彌補差距,或在內部培養試點,從一開始就在整個組織內提升數字化能力。

總部位於法國的全球汽車零部件供應商佛吉亞公司(Faurecia)(埃森哲的客戶)利用收購來彌補數字化能力方面的差距。2018年,該公司收購瞭Parrot Automotive,以加速開發“未來駕駛艙”,這種駕駛艙擁有最先進的安全、舒適、聲音和溫度功能。

佛吉亞還建立瞭一個網絡,囊括瞭學術研究機構的學者與來自矽谷、多倫多、特拉維夫、上海和巴黎等創新集中地的初創企業。該公司正利用這些關系,來加速與醫療服務、網絡安全和零排放相關的新興技術的原型化和產業化。

但是在我們的研究中,許多領導者通過在更大的組織中建立內部“創新工廠”來開發和發展試點項目。

與獨立於主要研發團隊、旨在以更低成本更快創新的小型實驗室不同,這些創新工廠的數字化創新背後是整個機構的力量。它們不局限於研發或產品設計,它們的工作端到端,從新點子的孵化開始,到潛在解決方案的設計,再到部署和擴大規模。它們也高度融入公司組織;工廠團隊是同一個實驗室的一部分,包括來自各個職能部門的人員都在同一個工廠工作,而不僅僅是研發部門。

他們可能會招募新的人才,但也會在發展過程中整合和發展現有人才。他們讓新部門保持與公司的盈虧掛鉤。通過這種方式,他們可以在正式規模化之前,提前看到在更大的組織中規模化的效果,因為更大的組織一直都在。這就像一個新的業務在現有的組織中慢慢發芽和成長。

與總部位於法國的佛吉亞一樣,全球工業巨頭施耐德電氣(Schneider Electric)(埃森哲的客戶)也創建瞭數字化服務工廠(DSF)。DSF的工程師在公司的各個部門工作,創造和孵化數字化服務產品的新想法,如預測維護服務或資產監控服務。

舉一個例子:能夠有效地監測配電設備的溫度和濕度至關重要——想想輸電線和斷路器。一個DSF團隊開發瞭一個解決方案,使用無線熱傳感器技術來測量溫度和濕度,並結合無線通信協議。他們預計三年完成該項目,但通過數字化服務工廠,施耐德電氣僅用瞭八個月就開發並實現瞭產品的工業化。

我們在這裡概述的步驟是構成數字化創新拼圖的一些碎片。它們還可以幫助確保未來投資所需的資金。(在我們的研究中,94%的高管告訴我們,獲得董事會對投資的批準是一個挑戰。)當企業預見到上文所述的挑戰時,就能更好地提出令人信服的融資理由,它們的創新就更有可能成功。

邁克·蘇特克裡夫(Mike Sutcliff) 拉格哈夫·納薩雷(Raghav Narsalay) 阿羅西·森(Aarohi Sen) |文

邁克·蘇特克裡夫是埃森哲數字化部門小組首席執行官。拉格哈夫·納薩雷是埃森哲孟買研究部的董事總經理。阿羅西·森是埃森哲德裡研究部經理。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