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沖擊波開始顯現,為何二手車電商首當其沖?

疫情沖擊波開始顯現,為何二手車電商首當其沖?

【編者按】一場疫情卡住瞭二手車貨源,也暴露瞭中國二手車行業的積弊:商業模式不成熟、二手車價格不穩定、企業抗風險能力差……

本文來自汽車商業評論,原作者牛跟尚;由億歐汽車整理,供業內人士參考。

二手車貨源沒有瞭,商業模式仍然不成熟,困難重重

進入2020年3月,車市並沒有春暖花開。這場史無前例的疫情大暴發,逼得主機廠上網賣車自救,也在空前摧毀連續第4年交易量逾1000萬輛的中國二手車市場。

2019年,全國二手車累計交易1492.28萬輛,同比增長7.96%,而在過去三年中,二手車交易量增速都在10%以上。今年疫情究竟會將二手車帶向何方?

3月5日,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羅磊告訴汽車商業評論,最新統計表明,中國300多傢二手車商中,復工率在30%-40%,但業務量隻有20%-30%。

業務驟降,使得少則幾千人多則上萬人,線下店數百傢的二手車電商收支難平,難以撐下去。

覆巢之下無完卵。二手車電商第一股優信、優信的歡喜冤傢瓜子……以前那些風光無限的二手車電商大富豪,也都不再從容。

3月1日,先是優信集團被爆,上至集團高管下至底層員工,降薪20%到40%不等。優信的回應證實確實已對部分員工薪金進行暫時性短期調整,對一些崗位采取靈活用工方式。

瓜子二手車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出手更狠:一般的P序列、M序列降薪30%,補償假期13天,級別越高降薪越多,最多的降瞭50%。

不但降薪,優信、瓜子還被員工在網上爆料“變相裁員”。不僅僅是二手車頭部巨頭頭疼,曾是國內規模最大的二手車交易平臺人人車也被爆裁員到半薪。

汽車商業評論註意到,2020年,新車銷售艱難,二手車市場更加艱難。

貨源大為減少

“受疫情的影響,二手車肯定會低迷。因為二手車的最大制約是貨源,車出來都賣得出去的,就是價格高低的問題。現在是貨源沒有瞭。”大搜車CEO姚軍紅作出如此判斷。

他對汽車商業評論說,一二線城市消費者這麼多有車的人,如果車況好,加上今年疫情對未來經濟判斷又相對比較悲觀,在這種情況下誰去換車?沒人換車,貨源端就卡住瞭,整個二手車交易量就會有比較大的下滑。

姚軍紅認為,那些車齡八年十年的二手車肯定還是有的,但那些車沒有商業價值。看二手車行業還是看五年以內車的商業價值。但五年以內的車替換量會迅速減少。由於二手車交易量迅速減少,跟二手車相關的交易團隊肯定要縮減一部分。

對五、六月和下半年的車市走勢,姚軍紅並不樂觀:“像整個二手車,即使有量,也是低端量。整個二手車行業肯定是會沖擊很大。實在不行的車才出手,這個車的商業價值很低,頭部企業做商業價值很低的車,沒有任何意義。”

對姚軍紅來說,二手車隻是大搜車諸多業務的一項,而大搜車屬於行業資產最輕的一傢公司,業務涉及面又廣,品類也比較豐富,抵抗能力算是較好的。

中國車企首批電商試水者——現任上汽大通數字營銷高級經理的武同青告訴汽車商業評論,二手車太多的業務依賴於線下,這次疫情影響導致經濟的不景氣,大傢換車周期加長瞭,沒有業務量隻能減人減薪。

商業模式仍然不成熟

3月2日,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官方公號公示瞭52傢處於疑似失聯狀態的融資租賃公司與典當行,其中,融資租賃公司為46傢,包括“花生好車”、“妙優車”、“天天拍車”等分支機構位列疑似失聯名單之內。

這並不是孤立的偶發事件。

近期一些汽車租賃的異常,使與之相關的二手車業務雪上加霜。業務模式不成熟、價格不穩定的二手車,又導致融資租賃後很多車沒法處理。雖然融資租賃方式可以把購車門檻降低的,但對買下來車資產租給客戶的租賃公司來說,無疑加重瞭資產負擔,增添瞭現金流風險。

一貓汽車CEO王輝宇告訴汽車商業評論,中國現在這個融資租賃,做不到像美國和西方這種真正的融資租賃。因為其實真正的融資租賃,是建立在二手車很成熟、殘值估值也很成熟的前提下,出現的一種新的資金更合理使用的購買方式。而中國二手車都不成熟,就直接推到融資租賃,而融資租賃受殘值影響非常大。

業內一個真實的典型例子是,當客戶還車需要買斷殘值時候,那個車的殘值價格已經比當期的新車的價格還高瞭。客戶說不要瞭,就退回來。電商平臺庫裡就壓瞭一大堆二手車。這個商業模式難以站住腳,就導致二手車難以有穩定的貨源。

如同以租代購的困境,二手車電商平臺的處境更是進退兩難。他們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還沒確立。實際上,無論是是人人車、優信、瓜子還是大搜車,大傢都還在探索中。

二手車電商平臺高光與至暗,一直是形影相伴,並不自今日始。

兩年前,數字造假、發黑稿、倒閉疑雲……優信與瓜子的明爭暗鬥就不絕於耳。

一年前,人人車就深陷倒閉傳言,而以把員工發展轉為合夥人為標志,宣告二手車電商前期賴以生存的C2C模式已走向死胡同。

而2020年這場疫情,使全國二手車市場休克性停擺,二手車電商平臺業務也跟著停擺。

整個交易一凍結,所有的事兒和麻煩就來瞭。人滿為患、“無所事事”的二手車電商平臺把減薪裁員,作為不得不做而又能立竿見影的救贖之策。

商業的本質是有增值

“前年和去年還轟轟烈烈的社區二手車店,現在不用作假和作秀瞭,他們已熄火瞭。”遼寧省朝陽某自主品牌經銷商馮濤這樣告訴汽車商業評論。

他說,那些名頭很大二手車電商品牌在完成上市或多輪融資後,他們急急忙忙佈下的二手車線下店也完成主動配合和應景任務,如今多數都在傢閑著歇菜瞭。

中國蓬勃發展的二手車市場和汽車金融市場一直是魚龍混雜。然而在互聯網+和資本的多重熱捧下,二手車電商平臺的風口很猛,商業故事很動聽。

沒有想到的是,2018年開始的車市寒冬,2019年顯著的資本寒冬,2020年冰封的疫情,使生意本來就逐漸變淡的二手車電商突然掉進冰窖。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羅磊則相對樂觀。他說:“這種影響隻是短期的,主要還是二手車電商平臺盤子太大,攤子太多,人太多,一天不復工就得貼錢和賠錢。更何況已堅持瞭一個多月瞭。”

但上汽集團車享整車事業部總經理谷敏則直截瞭當地告訴汽車商業評論:“電商平臺還是得回到企業經營的實質,商業的本質,還是得有增值,有利潤;自身沒有盈利模式,單靠資本助推很難長期發展;一旦沒有資本持續買單,自身就活不下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