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島:群眾高喊“假的假的”,這就對瞭

昨天下午有個視頻很火,相信不少島友也看到瞭。在武漢某小區,有居民從樓上向正在考察的中央指導組喊:“假的,假的!”

視頻立馬引發網友熱議。現場反映的情況是,社區物業假裝讓志願者送菜給業主,事後證明也基本屬實。今天,小區物業表示,“已采取措施加強工作力度,努力保障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

該小區到底是什麼情況?身在武漢的島叔輾轉采訪到瞭小區的兩位普通居民,他們也對此表達瞭自己的看法。

俠客島:群眾高喊“假的假的”,這就對瞭

方先生一傢3口搬進開元公館已經2年多,事發時他不在現場,他在微信朋友圈中得知瞭這一情況。他說,“喊話的人是少數”。

談到居民生活物資保障問題,他說,目前小區是統一團購,除居委會、物業組織的團購外,居民也自發組成瞭不少團購群,不同需求的居民可以加入不同的團購群,達到一定數量後,供貨方會配送。

在他看來,目前居民生活物資保障方面挺順暢,價格漲瞭些,但能接受。他同時提到,去年小區物業想漲停車費,從現在的每個月300元漲到五六百,引發業主不滿,此事一直僵持至今。

我們采訪到的另一位小區居民鄭先生,在開元公館居住已有三四年,事發時就在現場,剛好拿著手機拍攝,聽到瞭樓上的喊聲。

鄭先生說,當時自己倒沒喊,現場喊話的人也沒網上說的那麼多。“主要是對物業有意見”,他說,但其實車位帶來的矛盾時間很長瞭,這次大傢發泄情緒,“主要原因還是疫情發生以來,物業工作很不到位”。

“比如說,疫情開始後,物業的樓宇消毒、進出的體溫檢查,包括小區內確診人數的公佈等問題,都沒做到位,走過場。”

鄭先生反映,“物業幾個看門的根本不管,進進出出查體溫,完全就是擺設,就給你量一下,也不看結果。樓宇消毒也是,最多把單元門大廳、扶手、電梯噴一下。”

後來,居民打瞭市長熱線,小區情況稍有改善,但居民還是不滿意。尤其是該小區有瞭20多起確診病例後,小區也沒有及時通報相關信息,讓居民產生瞭不小的恐慌。

對此,業委會曾和物業有過交涉,希望嚴格管理,無果。鄭先生反映,經過昨天這事,物業的樓宇消毒工作一下緊張瞭起來,嚴格多瞭。

至於生活物資供應,鄭先生表示沒有參與物業組織的團購群,社區居委會和業委會組織的團購,已經基本能夠滿足目前生活需求。“我對社區和志願者沒有意見,這些社區工作者的工作還是蠻認真的。”鄭先生說。

事發後還有個小插曲:小區物業當晚就貼出告示,表示車位不漲價。

從武漢嫂子“漢罵”,到昨天的開元公館居民“喊話”,我們可以看到,武漢的社區實施24小時封閉後,居民有更加強烈直接的權益訴求。某種程度上,因為互聯網的高關註度,這種訴求的聲音很容易被放大,成為當天的輿論爆點。

這其中,形式主義尤其令人深惡痛絕。

中央指導組來視察,社區物業假裝讓志願者送菜給業主,這種“作秀”當場被居民揭穿——這說明,居民在平常沒見過這種“善心”,臨時抱佛腳的裝點門面當然不會被買賬。他們希望領導考察能看到實情,解決實際問題,而不是對著花瓶、樣板點個贊。

這種訴求,當晚已經得到中央指導組的積極反饋:“不回避矛盾,杜絕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堅持務實作風,實事求是、切實解決問題,提升群眾滿意度。”

防疫是戰時狀態。既然是戰時,信息的高效率、低損耗溝通是基礎。中央指導組下基層查訪,就是要看到實情,看到不足,以便更及時解決問題。一些考察點搞形式主義,本質上就是在幹擾防疫大局。

所以說,群眾不喊聲“假的”,各級幹部怎能聽到更多“真的”?居民這一嗓子,既是對形式主義的鞭笞,也是對實事求是的呼喚。

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今天舉行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說,針對群眾反映的一些服務管理的形式主義和工作不到位的問題,中央指導組組長孫春蘭副總理已作出指示,要求中央指導組督查組深入調查,地方政府也要深入調查。

孫春蘭於3月5日下午召開瞭有武漢市委市政府領導參加的專題會議,要求立即整改,實事求是,決不掩飾工作中存在的矛盾和問題,切實解決好老百姓關心關切的生活中的實際問題。

俠客島:群眾高喊“假的假的”,這就對瞭

另外,島叔在武漢一些小區的隨機采訪中,發現不同居民對事件的看法不同,其對物業行為的耐受度也不同。這正是基層工作復雜的地方,可謂眾口難調

比如,最近矛盾集中點較多的生活物資配送問題。因為小區封閉,居民需求匯總對接和物資配送任務,壓到瞭居委會、物業,甚至業委會和居民個人頭上,凸顯出很多矛盾。

在當下的特殊時期,能力強的小區能調動更多資源,找到多種渠道給居民供貨,像住在開元公館的方先生和鄭先生,其實並不太擔心生活物資保障問題;但能力不足的小區,大多隻能依靠居委會和超市對接,提供基礎的套餐服務,或者政府的愛心蔬菜。這種反差,在沒有物業、老年人居多的老舊小區表現得尤為明顯。

最近,島叔曾去探訪過一個武漢的老舊小區。小區的低收入居民普遍反映,超市肉菜價格太貴。前期,該社區給居民提供瞭50元一袋的超市大米,居民嫌貴;社區又多方聯系到批發市場,才采購到瞭35元一袋的大米。15元的差價,對不少人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對低收入居民來說,還是很在乎的。

又比如樓宇的消殺問題。方先生覺得小區物業“做得挺好”,鄭先生覺得“不到位”,喊話的居民就更不滿意瞭。實事求是地說,在疫情爆發初期,武漢防疫物資普遍匱乏,普遍需要靠業主、物業自行購買消殺物資,不少小區物業都存在消殺不徹底的情況。島叔去探訪過一個老舊小區,當地居民同樣對居委會消毒不進樓道很不滿。

還有前期確診患者信息不公開的問題。其實,武漢很多小區都存在過這類現象,背後既有防疫初期政策不允許的原因,也涉及到考慮患者隱私。但客觀上,這種遮掩加劇瞭居民的恐慌和不滿。

在具體執行中,不排除物業或居委會責任心不足甚至不作為的問題。但更深層次的問題是,物業、居委會平常和居民互動交集少,信任感、情感聯系建立不夠,一到“戰時”,平常打馬虎眼過去的矛盾,就會成為引爆情緒的導火索。

比如,居委會、業委會、物業,其實代表瞭政府、社會自治和市場力量,國傢也有《物業管理條例》《社區自治組織法》。但在實際運行過程中,物業和業委會的矛盾更為突出。居委會如果能力強,可以居中調停,把很多矛盾解決在萌芽狀態;但這需要居委會工作人員經常深入各小區,瞭解居民所需,而不是因為有物業服務居民就放手不管。

目前看,不少基層居委會的行政化程度過高,很多精力都在應付來自上級的報表、檢查等工作,深入群眾不足。尤其是在城市小區,大傢一關門都是陌生人,情感聯系就更弱,怎樣培養“原子化”的城市居民對小區、社區的共同體意識,是社區治理的大難題。

可以說,這次防疫動員就暴露出“社區在做,群眾在看”的問題。這提醒我們,如果不把群眾工作做在平時,“戰時”再動員群眾就會很吃力,“請求群眾多理解”更會落空。

文/獨孤九段

編輯/雲中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