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在一手創辦FLOW福祿電子煙受挫之後,前錘子科技1號員工朱蕭木並沒有因傳言停下腳步,而是將目光望向瞭與疫情防控息息相關的額溫槍

朱蕭木尋找額溫槍機會

根據藍洞新消費的報道,朱蕭木於2月18日在朋友圈尋求紅外傳感器供應資源,而後羽制牌額溫槍的曝光圖在近日出現。擁有羽制品牌的深圳羽制科技,由前錘子科技設計總監范劍銘創立並擔任董事長,為FLOW電子煙自有工廠的實體。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羽制科技的企業經營范圍在2月24日發生瞭變更,在原有的電子煙(電子霧化器)之上,新增第二、三類醫療器械生產和銷售,以及日用品、化妝品、消毒用品等品類的銷售業務,經營電子商務以及貨物及技術進出口業務。

與額溫槍產品生產資質有關的第二類醫療器經營械備案,也從2月26日開始生效。可以看到,從生產銷售資質到產品設計以及物料供應環節,羽制科技都做好瞭推出額溫槍產品的準備

這一系列動作,基本可以視作這傢公司將進入近期呈現出大量需求的額溫槍市場,試圖抓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機會。接下來朱蕭木和羽制將要做的,可能便是正式發佈並大批量出貨。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國傢煙草專賣局、國傢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2019年11月1日對外發佈的《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中,明確要求電子煙企業關閉電商平臺銷售並撤回通過互聯網發佈的廣告。

此舉對電子煙行業造成巨大沖擊,FLOW也不能例外。在市場環境大規模改變的背景下,更換賽道推出合規且存在市場前景的產品,無疑是值得電子煙廠商嘗試的選擇。制造門檻相對較低,且存在與電子煙共通點的額溫槍,帶來瞭新的機會。

在2月2日舉辦的工信部新聞發佈會上,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司長王偉表示預計全國手持式測溫儀(即額溫槍等產品)需求達到55萬臺,相較平時大幅提升。額溫槍市價更是反映瞭需求的增長:電商平臺上原本50元不到就可購入的產品,如今已漲價至數百元。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除瞭市場需求,朱蕭木團隊對產品工業設計的信心可能是進入這一市場的重要原因。擁有生產資質的企業目前為357傢,其中有83傢在疫情發生後註冊資質,除瞭物料供應和生產,如何讓產品賣出去也是要面對的問題。

FLOW的多名核心成員均來自錘子科技,同時也繼承瞭後者產品工業設計突出的特征,在羽制額溫槍產品圖中亦有體現。當前市場上的額溫槍大都采用傳統醫療器械設計風格,並沒有上升到“精致生活用品”的高度,為目前倍增的市場制造瞭新空間。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范劍銘與產品手稿)

2019年電子煙市場快速擴張的熱潮中,FLOW也聚集瞭一批成員來自華為、蒙牛等公司的銷售團隊,並建立出規模不小的線下渠道關系。一支成熟的銷售團隊,很可能對會將銷售大頭放置於藥房等線下場景中的額溫槍有很大幫助

手握市場需求、產品設計、銷售與渠道三大優勢之後,朱蕭木與團隊即將進入額溫槍市場。按照工信部此前發佈的數字推算,額溫槍市場規模將達到2億元人民幣以上,而這之外還有更大的市場在等待著新入場的玩傢們。

額溫槍的機會與風險

額溫槍是紅外體溫計的一種,通過接受人體體表發射的紅外線來讀出體溫。如名字所言額溫槍的造型大都為槍式,使用時手持額溫槍對準被測者額頭進行檢測,通過屏幕顯示或語音得出體溫數值。

相比電子體溫計和耳溫槍,額溫槍的檢測精度實在談不上高,受制於環境溫度和人體差異,測溫結果僅能代表人體體表溫度。但額溫槍勝在使用方便,能夠被沒有接受專業醫療訓練的普通用戶使用,因此被用作人流密集場景中的快速初步篩選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根據國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頒佈的《醫療器械分類目錄》,額溫槍屬於第二類醫療器械,生產準入門檻相對較低。企業在變更經營范圍,並持有《醫療器械註冊證》、《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醫療器械經營備案憑證》以及能證明產品符合國傢標準的檢測報告後,便可投入生產。

再加上政府對原有大型額溫槍企業生產進行調配後出現的市場供應緊缺,額溫槍在一次性口罩、酒精、消毒液、防護服產品後,成為瞭多傢企業投入疫情防控相關物資生產的新熱點。不過,額溫槍仍有物料價格偏高且供應不足,市場前景有待觀察等情況需要明確。

根據東興證券研報的調查,額溫槍所需要的大部分零部件已實現國內自主供應,但紅外傳感器主要依賴從海外廠商進口。當前需求暴增且產能有限,致使紅外傳感器漲價幅度最高達100倍,此外MCU芯片也出現瞭一定程度的緊缺,國產廠商出貨排期到今年年中。

朱蕭木發朋友圈求助的動作,或許就是在通過人脈尋找價格和供應都合適的供應商。從產業相關人士分析得知,在疫情發生前大批量生產的額溫槍,可將單個產品的物料成本控制在十餘元甚至更低的水平上。出於風險防范,企業不應在短期內大批量購置高價物料。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現階段中國國內的額溫槍市場需求主要來自於全國陸續恢復生產後,地方對出入人流的體溫監控,比如小區出入口、大型商超、寫字樓以及傢庭個人自查。這些場景都需要在不幹擾人流通過的前提下,對出入者的體溫進行探查,排除潛在的疫情傳播風險。

疫情結束後,額溫槍的市場空間將隨著現有需求被滿足以及監控點撤銷而縮減,鐘南山院士曾表示有信心在4月底基本控制疫情。而在2019年及之前,額溫槍市場規模在每年20萬~30萬之間,即使疫情後公眾加強預防意識,留給湧入的額溫槍企業的機會也不會太多。

海外或許是留給試圖進入額溫槍市場企業的真正機會。當前新冠肺炎開始在全球各地蔓延的情況,在中國國內徹底控制疫情需求下降之後,歐洲、北美、東亞等海外市場依然存在不小的空間。這可能便是羽制科技新增貨物及技術進出口業務經營范圍的理由之一。

疫情後的硬件產品還有哪些機會?

因疫情而促生的硬件產品機會,也不僅僅限於額溫槍。從我們的觀察來看,醫療器械、健康用品以及傢庭相關的智能硬件產品,都會出現一定幅度的銷量增長

新冠肺炎極強的傳染能力,讓醫院不再出現人頭攢動的情形,但人們依然需要進行檢查以及相應的治療。除瞭必須前往醫院進行的項目,人們更願意在傢完成檢測和操作,這給市面上銷售的醫療器械提供瞭巨大機會,額溫槍的瘋漲就是典型案例。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血壓計、清洗器、霧化器、呼吸機以及各類試劑和設備都是值得關註的產品,存在著明確的市場需求且與醫療話題存在強關聯。產品需求增加也使得相關企業的備受關註,九安醫療、魚躍醫療等醫療器械企業就在疫情期間迎來瞭股價飆升

健康也會是市場中新的關註點,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態預防疾病發生,是不少普通人從這場疫情中得到的信息。自動洗手機,帶有心率檢測、運動數據記錄的可穿戴設備,傢用運動器械如跑步機、橢圓機等等硬件產品,都有著不小的機會。

因在傢隔離而促生的傢庭健身需求,也在疫情中展現瞭力量:從原價不到600元一度瘋漲至2000元,健身環給整個行業指出瞭健身產品可以有極強吸引力。當然,傢用健身器械增長背後,少不瞭健身場所和相關培訓從業者的落寞。

錘子前員工“自救”,瞄準額溫槍是否可行?

與傢庭相關的智能硬件也在疫情中有瞭意外收獲。一方面是大量年輕人在傢中以及與父母相處的時間大幅增加,選購智能硬件產品改善生活質量,或是向父母傳遞智能生活體驗成瞭不少人的新選擇,讓這類產品逆市增長。

另一方面是疫情讓更多人註意到監控傢中環境,能及時聯系到傢人的重要性。因此為傢中添置攝像頭、溫度計、傳感器等設備加強監控,同時又能獲得手機之外的聯絡傢人的方式。

結語

瞄準因環境變化而出現的市場機會,是每一個商業公司應當做的事。但也應該註意同時出現的風險,經濟已經遭受疫情帶來的巨大打擊,短時間內難以恢復至疫情發生前的水平,能為企業輸血的機會也不再有那麼多。

截至發稿,朱蕭木和范劍銘都還未公開為額溫槍產品進行宣傳,在經歷錘子手機、FLOW電子煙的起起伏伏後,能否抓住通向“商業成功”的車票對於他們來說還是未知數。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