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孩子與母親一定有特別的緣分

沒有懷孕生子以前,我認為懷孕生子是很平常的事情,沒什麼大不瞭的,經歷之後發現,熬過懷孕生子的母親都是英雄!

01,胚胎萌芽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胚胎萌芽

2019年5月20日,是個好日子,在外工作的先生因工作路過傢中,可以在傢呆兩天,就這兩天一顆新生命得以孕育。

為瞭順利懷孕,保證胚胎質量,我吃瞭三個月葉酸,每日鍛煉,害怕懷孕後腰椎間盤突出再復發,每天按摩鞏固防止再犯。

先生所在的單位有輻射,也提前吃營養品保養身體,因為工作原因,先生在傢時間有限,本以為懷孕會難上加難,沒想到如此順利。

6月初用試紙測,因為有時兩道杠不太明顯,一條清晰一條不清晰,怕不確定,就沒和傢裡人說。

又過瞭幾天,總是覺得渾身乏力,老想睡覺,好像感冒的癥狀,又用試紙測瞭多次,才確定真的懷孕瞭,告訴先生“你要當爸爸瞭!”

確定懷孕那天開始,就下載瞭一些APP,看上面推薦的知識,確保自己不錯過懷孕期間的重要事情。

想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太早瞭,查不到什麼,建議7到8周再來檢查,因為沒有去檢查,又經常看一些文章,那一段時間老是擔心胎停,不幹重的傢務活,買菜都不敢買多,怕提著重,對寶寶不好,那一段時間真是膽顫心驚。

02,保胎之路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胚胎雖小,卻是一個生命

等到6月底,懷孕6周多的時候,我實在是頂不住瞭,就去婦幼保健院檢查,結果查出來孕囊上方有血塊,比孕囊還大,如果血塊流出來瞭,孕囊也就保不住瞭。

醫生給開瞭保胎藥,打瞭黃體酮,讓回傢躺著,我強忍著情緒回到傢,躺床上一動也不敢動,生怕保不住。

中午的時候我媽打電話問檢查情況怎麼樣,我實在沒忍住,哭地稀裡嘩啦,一邊哭一邊掐自己,告訴自己:“忍住,哭對寶寶不好”。

我媽聽到我哭,那天中午她也沒吃成飯,讓我給她買第二天的火車票就趕瞭回來。

我傢住在五樓,沒有電梯,醫生不讓活動,但還得每天去打黃體酮,沒辦法,我媽跑遍瞭樓下診所,才找到一傢願意上門打針的診所,每天他們不忙時,派醫生來打針。

我媽在傢照顧瞭我十來天,她們公司還得上班,也不能一直在傢守著我,想去檢查檢查,看看情況怎麼樣瞭,我媽好放心去上班。

結果這次檢查比上次情況更不好,血塊還是那麼大,一點都沒有消散,但孕囊往下移瞭,離宮頸口隻有2厘米。

醫生讓回傢接著躺,吃保胎藥,打黃體酮,一個月以後再來檢查,沒辦法,隻能回傢接著躺,每天隻有吃飯和去廁所才敢從床上起來。

我媽也不能一直在傢陪我,於是我就回瞭婆婆傢,在婆婆傢還是一直躺,那段時間度日如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又害怕因為孕囊低導致胎盤前置,要一直躺到生,又害怕胚胎不好流產。

實在沒有辦法,我也不敢一直想壞的,就讓傢人去買瞭疊星星的紙,每天躺床上疊星星,紙條裡寫上對小寶說的話,讓小寶和我一起加油。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用一顆顆紙星星調整心情

7月底,打瞭一個多月的保胎針,吃瞭一個多月的保胎藥,再次去檢查時,血塊沒有瞭,但孕囊位置依舊低,沒有上移的跡象,醫生說可以不用打針瞭,接著吃藥,每天平躺,墊高屁股,等胎盤長好穩定瞭再看看,如果胎盤正常就可以下床活動瞭。

於是回傢又躺瞭一個月,剛開始屁股下墊高很不舒服,睡覺也不方便,但沒辦法,為瞭讓胎盤正常,隻能忍著,好在後來都習慣瞭。

終於熬過瞭最不穩定的前三個月,8月底去檢查,一切正常,那一瞬間終於可以松瞭一口氣,可以不用一直在傢躺著瞭。

很慶幸,小寶很爭氣,熬過瞭第一關,這期間雖然一直躺著,但好在沒有孕吐,懷孕前3個月我隻吐瞭一次,還是因為保胎藥藥味太重,沒有忍住吐瞭。

03,四維之難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預約四維彩超

2019年9月,10月,11月平安度過,每次檢查都很正常,國慶節時我媽放假回傢,因為我身體正常瞭,我媽想讓我和她一起去昆山,她下班時方便照顧我。

本來我想等到10月底在傢做瞭四維彩超再去,我媽不放心我自己去,於是十一假期結束後,和我媽一起去瞭昆山。

沒想到在外地做四維彩超特別不方便,我知道做四維彩超需要預約,於是在離做四維彩超的時間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我就開始給昆山和蘇州的各大醫院打電話,看是否可以做四維彩超,最後發現並沒有想象中的容易。

因為在醫院第1次產檢要建立檔案,我是在老傢做的產檢,所以在外地醫院就沒有建檔。

另一方面昆山蘇州有四維彩超的醫院比較少,都是一些大型的醫院,好多孕婦都是在建檔時就開始進行預約,而我是因為中間去的,沒有建檔,也沒有辦法提前預約,於是在公立醫院就做不瞭做四維彩超。

最後沒有辦法瞭,在網上查到一傢私立的婦產醫院,可以做四維彩超,離我媽上班的地方也不是特別遠,讓我媽請瞭一天假,陪我去做四維彩超。

那天我們去的很早,到的時候醫院也隻是剛剛開門,我是第一個做四維彩超的人,想著一上午的時間可以做好,下午還可以去逛街,但我想的實在是太容易瞭。

第1次做彩超時,因為小寶正在睡覺,處於蜷縮的狀態,手捂住瞭臉,就隻能查一些基礎的信息,醫生就讓我出去多走走,等到下一次叫我的時候再進去檢查。

因為私立醫院做彩超的人非常多,等到第2次喊我時已經到瞭上午十一點,在這期間我就一直在走動,爬樓梯,想讓小寶多運動,方便檢查。

第2次檢查時,小寶還是不配合,胎位不合適,醫生讓我去吃中飯,然後去樓上房間,臉和胸部貼床,屁股撅起來趴在床上,趴20分鐘後再下去檢查。

這個姿勢非常的難受,不利於呼吸,而且非常累,在趴著的過程中,就覺得小寶一直在動,我覺得應該是見效瞭,再一次檢查應該會很順利。

到下午2點多,醫生上班時我們去檢查,還是照不全,有一些數據沒有辦法采集到,於是醫生又讓我出去走。

我去醫院旁邊的超市買瞭巧克力,士力架,然後又接著走路爬樓梯,我在外面走,我媽就在B超室門口等著,看有沒有喊我的名字,等到再次喊我時是下午4點多,進去躺床上沒有5分鐘,醫生說:“出去吧,接著走”

沒有辦法,我就隻能接著走,眼看著快到5點瞭,醫生快要下班,如果今天檢查不完,明天還需要再來一次。

幸好醫生下班之前又檢查瞭一次,這次全部數據采集完畢,終於做完四維彩超,還好一切正常。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四維彩超圖——第一次見到寶寶

因為平常沒有那麼大的活動量,做四維彩超時走瞭很多路,爬瞭很多次樓梯,腳面腫脹,腳底生疼,小腿肚也疼,我媽擔心走路太多,對寶寶不好,幸虧最後檢查的時候一切正常。

沒想到我是一大早就去檢查四維彩超,但是卻是最後走的,在醫院呆瞭一天,雖然小寶不配合,但幸運的是一天檢查完瞭,不用第二天再來一次。

04,宮縮時刻

11月底從昆山回到瞭老傢,想著還有三個月,終於快熬到頭瞭,沒想到在12月份的時候,見紅瞭,害怕早產,沒辦法,又不敢走動,沒事就在傢躺著休息。

我預產期是2020年2月12日,我媽和婆婆都說,第一胎都比預產期晚,沒想到小寶很準時。

2月11日早上去廁所,見紅瞭,但是肚子不痛,腰疼,大約一個小時能疼一次,於是和先生商量,去醫院檢查一下,需不需要提前住院,因為處於疫情期間,很多產婦都去婦幼保健院生孩子,床位非常緊張。

去檢查後,羊水,胎盤都正常,因為離婦幼保健院比較近,醫生就讓回傢,等到有動靜的時候再去住院。本來以為宮縮會肚子痛,但是在傢等瞭很長時間,肚子一直不痛,都是腰背部疼痛,有時候會連著屁股一起疼。

婆婆說有的人也會肚子不疼,腰疼,於是我就把腰疼當作是宮縮,開始記錄宮縮時間。

2月11日從早上到傍晚,大概都是半個多小時疼一次,還能受得住,到晚上8:00左右變成15分鐘疼一次,因為害怕第2天需要生產,晚上都準備睡覺瞭,我又去洗瞭頭發。

本想著宮縮不是特別疼,晚上應該可以睡個覺,明天去住院,誰想到到晚上10:00左右大概10分鐘疼一次,也沒有辦法睡覺,於是就拿著手機打遊戲,分散註意力,記錄宮縮疼痛時間。

到2月12日早上三四點時,宮縮大概三四分鐘一次,我不敢繼續在傢呆瞭,於是起床收拾東西,吃瞭早飯就去瞭醫院。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2月12日記錄宮縮時間表

到醫院檢查之後,都已經開瞭5個宮口,辦好住院手續之後直接進入瞭待產室。

05,生產之險

大概9:00左右進入待產室,10:30的時候,醫生說再次檢查一下宮口的情況,誰知道檢查完之後就直接上瞭產床,開始生產。

因為宮口沒有開全,醫生采取人工破水,加速產程,小寶胎位不太正,他的頭部不是正對著產道,而是斜著對著產道,就相當於以最寬的方式對著窄的產道,不是太好生。

於是在醫生的指導下,左側躺,右側躺,來回調整體位,想讓小寶寶的體位變正常,但小寶不是特別配合,再加上宮縮不頻繁,也不疼不癢,沒有辦法用力。

醫生說當宮縮來臨時開始用勁,因為第1次生孩子沒有經驗,用勁也不太會用,臉憋地通紅,用勁方式不對,孩子就一直不往下去。

時間一長,小寶的胎心從140降到120,降到90,醫生又加瞭兩針藥,又讓我吸氧,有一段時間沒有宮縮,也不能隨便用勁,隻能等著,因為前一天一夜都沒有睡覺,在產床上特別的犯困,隻想睡覺,為瞭保持清醒,我隻能自己掐自己。

後來胎心降到瞭80,幾個醫生說出現瞭產瘤,我心裡一陣害怕,害怕小寶有什麼問題,也不知道該咋弄,隻能聽醫生的,趕快生出來。

可產房醫生看著孩子的頭皮還沒有露出來,就把我自己孤零零的扔在瞭床上,不管不顧,幾個醫生在一起聊天,聊孩子在傢上網課的事情。

當時我心裡想能不能搭把勁啊,好歹和我聊聊天也行呀,我在生孩子,你們聚在聊天。

因為當天生孩子的人比較多,另一個產房又進去一個孕婦,伴隨著醫生一聲喊,我產房裡的醫生都走瞭,就留下來一個醫生看著我。

醫生看著差不多瞭,開始給我備皮,穿無菌褲,後來看見小寶頭皮瞭,剩下的這個醫生又把其他醫生喊瞭回來,開始側切,讓我使勁。

最後一瞬間,醫生站在兩層小樓梯上,用上全身力氣按我肚子,讓我用長勁,因為鼻子吸著氧,不能深呼吸,因為費勁,疼的齜牙咧嘴,忍不住喊。

醫生就吼我,“喊什麼喊,你生個孩子我們都快累死瞭,閉上嘴用勁,生不下來你還得剖腹產!”

沒辦法,關鍵時刻我也不敢說,我也不敢問,醫生咋說咱咋做。

最後醫生在肚子上用勁按瞭4下,我覺得肚子都快被按炸瞭,又使出瞭全身力氣,花瞭2個半小時,小寶總算出來瞭,剛下生沒有聲音,醫生又讓兒科醫生抓緊時間來,我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害怕孩子有什麼問題。

還好在醫生給小寶清理完口鼻之後,小寶總算哭瞭出來,兒科醫生在產房裡呆瞭一會兒,看孩子沒有什麼問題就回去瞭。

說實話,聽到小寶哭的時候,超感動,想著總算卸貨瞭,總算平安生產。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小寶平安出生

05,側切之痛

宮縮時,疼,我沒哭;

生孩子,疼,我也沒哭;

側切挨一刀,疼,我也沒哭;

但是側切之後,我哭瞭不知道多少場!

側切之後,清理完開始縫針,醫生說隻縫瞭4針,但是她來來回回,穿針,縫線,我覺得縫瞭十幾針。

疼的我直咬牙,說實話,如果她不是給我縫傷口,我都想一腳把她踢開。

後來醫生看我疼的太厲害,和我聊天轉移註意力,我問她,“不是隻縫四針嗎?怎麼我覺得縫那麼多針?”

醫生笑著說:“你以為是縫被子呢?來回穿四下好瞭,側切裡面外面好幾層呢,都得縫!”

側切縫針外面是可拆的線,裡面是可吸收的線,外側的線5天就能拆線瞭,我想著熬過5天就好瞭,可我想的太好瞭,收拾好後回到病房,我一動也不敢動,右側身躺著,歇瞭一下午。

傍晚去廁所,一手扶墻一手扶我媽,誰想到回到病房換好衣服,站在床邊,一瞬間沒有意識,爸媽抱著我,喊我,都沒有感覺,不知道過瞭多久,聽見我媽喊我,總算醒瞭過來,後來我媽說,當時我暈瞭,嘴都青瞭,她和我爸倆人都抱不住,硬往下墜!

清醒以後的我後怕瞭,我想萬一我沒瞭該咋辦,我哭,我媽也哭,我媽嚇的緩瞭半個多小時才緩過來,我更害怕,留下瞭心理陰影,不敢入睡。

從2月11日宮縮疼開始,一直到2月19日,9天的時間我總共睡瞭不到8個小時,心裡害怕,刀口也疼,睡著瞭就出虛汗,更是睡不著。

因為側切刀口在左側,我都是往右側睡,躺瞭一天一夜,結果再次下床時,右邊的大腿骨頭壓的太厲害,血液不循環,麻瞭,也不能碰,一碰就疼,到現在快滿月瞭,我都不敢右側睡。

在醫院住瞭3天,出院回傢,在傢又熬瞭2天,總算熬到瞭去拆線,想著拆線之後總算可以恢復如常瞭,誰知道一切都是我想的。

拆線之後,一如既往的疼,也不能坐,後來又忍瞭幾天,2月底去醫院看,醫生說是體質特殊,對側切裡面可吸收的線不吸收,隻能等裡面傷口好瞭,身體把線排出來,才能徹底的好!

到今天,快滿月瞭,側切縫瞭4針,有4個針眼,其中2個針眼都鼓起來,化膿瞭,走路走不利索,坐也不能坐,出去吃飯時,都是彎腰趴在桌子上吃飯,翻個身都是一陣刺痛。

咨詢瞭很多醫生,都是一樣的回復,隻能等它慢慢好,實在不吸收排出體外就好瞭,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熬到頭,隻能寄希望於時間,在我看來,側切之痛比宮縮比生孩子更痛!

06,生死之交

經歷過懷孕生子,才知道做母親實在不容易,每個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孕期生產實錄――每位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偉大的母親

朋友生二胎時,宮縮疼瞭三天三夜;

同一病房的孕婦宮縮疼時,跪在地上用頭撞墻;

還有一位在待產室待瞭一天一夜,疼的沒吃沒喝,原先吃的全都吐出來;

我生孩子第二天,有一個孕婦難產大出血,孩子生下來之後直接送進瞭新生兒重癥監護室。

住院期間,我先生,我媽,我婆婆都在醫院陪產,我疼的直哭時,我媽揪心的疼,隻不過我媽怕引我哭,都是背地裡掉眼淚。

我媽和我婆婆傢住在一個小區,坐月子期間,我媽每天來看我,幫我處理傷口,看著我疼她也難受,有一次早上我哭,我媽正好打視頻,因為我哭,我媽早上飯一口也沒吃。

到現在快滿月瞭,我媽睡覺做夢聽到我喊她,都是立馬清醒起床,醒來才發現原來是做夢。

所幸的是,生孩子,坐月子,他們都在傢,我媽和先生照顧我,我婆婆照顧小寶,月子裡他們都把我們照顧的很好。

俗話說:“不養兒,不知父母恩!”

我和我弟說,以後對咱媽好點,娶瞭媳婦對你媳婦好點,女人不易,母親更不易。

經歷懷孕生子後才發現母親真的很偉大,每個母親與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