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活出“萬裡江山萬裡天”的境界

“讀萬卷書,行萬裡路”,古代士大夫的最高理想。現在讀萬卷書不難,行萬裡路也不難。但我第一次行程過萬的時候,真的很開心。沒想到隻一次,就幹掉瞭古人一輩子的期許。

想活出“萬裡江山萬裡天”的境界

西寧風光

從揚州到西寧來回,加上從西寧到青海湖、到北山、到塔爾寺等一些著名景點,便過萬瞭,始料未及。“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一想到我也可以在一次的旅程裡,漫遊萬裡,忽然有一股豪氣從心胸間升騰起來。“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隻等閑!”不但有瞭豪氣,似乎還有瞭征服一切的豪情。路就在腳下,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年輕的時光,就是這麼豪橫!

冷靜下來,為自己孩子氣的豪情發笑。雖然一萬多裡的行程足可堪誇,有幾步是自己一步步走的呢?來回六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在出發前讓我小小愁瞭一下,不知如何打發。上車後,倒沒瞭擔心。整潔的車況,有趣的旅伴,都是旅途上賞心悅目的事。現在高鐵或飛機,沒瞭當年乘坐火車的快樂。

坐在窗前觀景,也是不錯的打發時間的方式。看看風景,有一句沒一句地聽人聊天,逗逗孩子等。或者,什麼都不做,到鋪位上躺著。閉著眼睛睡覺。長途旅行可以做到很不錯地休息。這活那活的,什麼都不用管,就管吃點喝點,過極簡的生活。一覺醒來,景已經不是先前的景,人有的也換瞭,便有瞭全新的感覺。

想活出“萬裡江山萬裡天”的境界

羊兒在吃草

坐在車窗前,腦海裡一遍又一遍冒出茅盾的《白楊禮贊》:“汽車在望不到邊際的高原上奔馳,撲入你的視野的,是黃綠錯綜的一條大氈子,……”。一次萬裡旅程,從美麗的華東,經過華北,又經陜西隴中,再過甘肅,最後到達青海。一路上,不同的風光與風情,有明顯的區別。雖然它們隻是在窗外匆匆閃過,我依然能看出不一樣。尤其進入隴中後,下雨瞭。我很奇怪的看著老鄉悠閑地呆著,不去收屋頂上曬著的玉米等農作物。我們那裡,一下雨,大傢著急慌忙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東西。揣摩揣摩想明白瞭,這裡雨水少,不需要防范潮濕。即使下雨瞭,第二天的晴朗一樣可以使曬著的東西幹燥。

時不時見到的閃過窗前的果樹,和上面累累的果實:滿樹橙紅的柿子、紅艷的蘋果、金黃的梨子等,帶著我腦海中的芳香,從我視線裡漸行漸遠。

隨著漸漸進入黃土高原,誘人的景致越來越少,越來越少。滿眼的黃土,渾濁的泥漿水,一眼看出這裡有多缺水。在火車上總覺得水太小,沒有傢裡用得爽快。這時候產生瞭暴殄天物的羞愧。自己的傢鄉水網交織,從來沒有缺水的意識。看過多少節約用水的文字,想起瞭註意一下,大多數時候想不起來。這一刻良心發現般的,決定以後真應該好好節約用水瞭。

想活出“萬裡江山萬裡天”的境界

草越來越少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的光山。整座山上,見不到樹也見不到草,偶爾的一個山頭上,一兩棵樹就像戰爭時期的消息樹一樣,孤獨地杵著。那麼無奈,又那樣的珍貴!不知在這樣的樹下面,是什麼營養支持它們活下去。鐵道兩邊曾經很多的白楊樹也不見瞭蹤影。時不時閃過的,是不知名的植物。它們沒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從上到下都是塵土,看不出應有的綠。實在沒有想到,缺水會這樣令人心痛……

一個個連綿的山洞隧道告訴我,車輪的下面,曾經是同樣的不毛之地。無數人的汗水和生命,才修建成這條通往遙遠高原的通道。

晚上的光景不一樣。夜晚是屬於詩人的。白天的荒蕪與荒涼,在夜的黑掩映下,不見瞭蹤影。閃閃爍爍的燈光,卻引出無限的遐思。在一段星星點點的燈光以後,忽然的一片密集,無疑是現代化程度高得多的大小城鎮。靠站以後,上車下車的人們,在昏暗的燈光裡,影影重重的,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一部名叫《2046》電影。乘客們從何處來?又將向何處去?去那陌生的地方幹什麼……

火車轟隆前行,隻能讓思緒飄浮。古人的“行萬裡路”,一去經年。他們怎麼走?“細雨騎驢入劍門”,悠悠然的浪漫,其實很艱辛。“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何曾比得瞭今天的萬一?因為難以實現,所以“讀萬卷書”、“行萬裡路”,才成瞭讀書人一輩子的念想。

想活出“萬裡江山萬裡天”的境界

​戒齋節最後一天

我一周之內的萬裡之行後,反而更加喜歡瞭一首佛系的詩。這詩的作者寂寂無名。或許說它是佛傢的偈更準確一點。這便是宋代雷庵正受的“千山同一月,萬戶盡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裡無雲萬裡天。”

心中無阻礙,萬裡無雲天。正想!真想!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