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1927年9月27日下午,魯迅先生與許廣平離開廣州,於10月3日午後乘船抵達上海。上海是魯迅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定居的城市。此後他在上海終老,生活瞭十年,過瞭九次年。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魯迅故裡

1928年1月23日,是魯迅與許廣平組建傢庭,同弟弟周建人一傢在上海團聚的第一個春節。這時他們同住上海橫浜路35弄景雲裡的一條支弄堂前後。年前年後這幾天,除瞭同周建人及許廣平逛書店,與友人往來拜年、應酬外,魯迅基本上以與親人同看電影作為過年的慶祝、休閑娛樂方式。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景雲裡過街樓牌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景雲裡支弄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景雲裡魯迅故居外觀

魯迅喜歡看電影,連著三天晚上,魯迅、許廣平同周建人夫人及兩個幼小的侄女六人前往派克路(今黃河路)上的明星大戲院看瞭《海鷹》、《瘋人院》等影片。上海電影院多,片源豐富,魯迅喜歡看電影,初到上海,正好一飽眼福。既顯示瞭兩傢的春節大團圓,也顯示瞭魯迅對傢庭親族的關心重視以及對下一代的關愛。

1929年2月10日過年,魯迅仍以逛書店、看電影為休息、娛樂。不同的是除夕當晚,魯迅邀單身居住上海的左翼青年作傢柔石前來吃年夜飯。柔石後來回憶說道:從吃夜飯起,一直就坐在周先生那裡。夜飯的菜是好的,雞肉都有,並叫我喝瞭兩杯外國酒。飯後的談天,我們四人(還有建人先生同許先生)……什麼都談,文學,哲學,風俗,習慣,同回想、希望,精神是愉悅的。魯迅把離開瞭父母妻子,獨身在上海過年的柔石邀請來傢裡,共同歡度傳統佳節,充分體現瞭他對青年戰友的情誼和關懷。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魯迅肖像木刻畫

1930年1月30日春節,是魯迅移居上海以來最忙的春節,他幾乎沒怎麼休息和娛樂。年前年後都忙著譯著、寫論文、編輯刊物,接受文學青年的拜訪,幫助他們安排住所。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當年的“左翼”刊物

然而1931、1932年兩年春節,魯迅卻是在避禍中度過的,可謂多災多難。前一年因五位左翼青年作傢先後被捕,魯迅受到牽連。隻得在日本友人內山完造協助下,到日本人開設的花園莊飯店避居。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黃渡路49弄外觀(花園莊飯店遺址)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某創意園區(原花園莊飯店遺址)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花園莊 飯店舊照

後一年因日本軍隊在上海發動“一二八”淞滬戰爭,魯迅居住的北四川路拉莫斯公寓因靠近寶山路、天通庵路前線,一顆飛彈入室險遭不測。所以魯迅一傢先到內山書店避居,後又轉移到英租界內山書店分店裡。大年初一,魯迅帶領傢人,東藏西躲、一再搬遷,度過瞭他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個春節。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內山書店舊址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內山書店舊址

1933春節期間時局暫時穩定瞭一點,終於可以在自己傢中過年瞭,所以魯迅格外珍視。他特地邀請同住在拉莫斯公寓“地下室”的馮雪峰,和自己一傢人同吃年夜飯,共享難得的節日歡樂,同辭舊歲迎新。

年夜飯後,魯迅又同四歲兒子海嬰,爬上公寓四樓樓頂,一連放瞭十多種煙花爆竹,這確實非同尋常。此前接連兩年,海嬰都隨父母在逃難中過年,幼小的心靈過早飽嘗瞭驚恐和不安。此番帶海嬰盡情燃放花炮,也算是一種補償瞭。真是“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川北公寓外觀(原稱拉摩斯公寓)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川北公寓外觀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魯迅全傢與馮雪峰全傢合影

1934年2月15日,大年初二,魯迅寫瞭篇雜文《過年》,此文系有感而發,其感第一來自時局,第二來自自己數年來過年的經歷、遭遇及思考。文章結尾寫道:我不過舊歷年已經二十三年瞭,這回卻連放瞭三夜的花爆,使隔壁的外國人也“噓”瞭起來:這卻和花爆都成瞭我一年中僅有的高興。這既是對過年意義的實證,又是對“防遏”“絞死”者的有力回擊,顯示瞭魯迅頑強的鬥爭精神。由此也可以瞭解魯迅是怎麼過年的。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山陰路街景

魯迅當年在上海是如何過年的?

現魯迅故居外觀

1935年和1936年春節是魯迅最後過的兩次年。在這兩個春節期間,魯迅頻繁在書信中與人談論過年,表明魯迅對過年態度的明顯改變。1936年春節期間,他特意請青年友人吃飯,談事。年二十五晚上,同許廣平攜海嬰又邀瞭蕭軍等作傢十一人前往梁園吃夜飯。年初六,又邀黃源、胡風、周文等作傢並攜許廣平、海嬰前去廣東飯店陶陶居吃夜飯。

這是魯迅與友人和妻兒一起,在上海度過的最後的春節聚餐。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