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版定點清除:臺風戰機擊殺秘密警察,熱血英雄空中復仇盡孝

美國無人機狙殺蘇萊曼尼,搞得滿世界沸沸揚揚,這讓對二戰史略知一二的在下頗為不屑,定點清除這種打法,二戰之時就有熱血英雄玩過瞭。

1940年5月納粹德國入侵比利時,其時,比利時皇室貴族 Jean de Selys Longchamps,於軍中任騎兵隊長官。De Selys 全程參予 比利時保衛戰,最後隨同英法聯軍,從敦刻爾克撤退到英國。

因為不能接受比利時投降事實,De Selys又潛回法國,希望重組比利時軍隊與納粹再戰。因為當時德法已停火,De Selys 無奈與一隊戰機飛行員,經直佈羅陀返回英國。

可惜,De Selys 一行人在途中被擒,但最後僥幸逃脫,輾轉從西班牙返回英國。當年28歲的 De Selys,因為未達到加入皇傢志願空軍的年齡,所以偽造文件,才獲錄取,成為戰鬥機飛行員。完成訓練,參戰不久,De Selys 已成為皇傢空軍的一位王牌飛行員。

雖然遠隔重洋,但 De Selys 仍心系祖國,從不同渠道,接收來自比利時情報。一天他驚聞噩耗,父親被警察在佈魯塞爾路易斯大街453號警察總部,聯同納粹秘密警察 (蓋世太保),折磨至死。

De Selys 聞訊後傷心之餘,怒不可遏,決定復仇。他隨即擬定瞭一個巧妙計劃,以攻擊佈魯塞爾 路易斯大街 453號 秘密警察總部,並要求上級組織批準。

雖然計劃受到兄弟們的支持,但上級組織認為這事存在極大的風險,因而拒絕瞭 De Selys 要求。經過數周遊說,上級組織也沒有改變初衷,於是 De Selys 決定靜待時機,私下瞭斷。

1943年1月20日,機會來瞭。 De Selys 奉命與其他戰機組隊飛往比利時北部,率隊襲擊一個火車戰。出發前,De Selys 將座駕臺風戰鬥轟炸機 Hawker Typhoon裝足彈藥,並攜帶一大袋英、比小國旗同行。

當任務完成後,De Selys 命令其他所有戰機飛回英國,然後獨自飛向佈魯塞爾。弟兄們當然明白他心意,並沒多問,轉身飛去。

De Selys 目標,是一座12層高大廈,位於路易斯大街的 納粹蓋世太保總部。為避開德國雷達偵察,De Selys 盡量保持低飛。當進入市區後,民眾都被 臺風戰機發動機的轟鳴所吸引,紛紛走近窗戶看個究竟。這當然少不瞭蓋世太保總部大樓內的警察。

當那些惡貫滿盈的警察,看見窗外情景時,後悔已經太遲。De Selys 以機關炮向大樓正面掃射,登時混凝土塊及玻璃碎片散飛。冤有頭,債有主,其他鄰近建築物並未受到波及。

閃電攻擊完成,但報復行動還未結束。De Selys 打開駕駛艙蓋,沿途將千計英、比小國旗撒落地面示威。

回程時 De Selys 繼續保持低飛,避過所有德軍雷達及防空炮。不到30分鐘,已返回英國肯特郡基地,並受到正在焦急等候弟兄們的熱烈歡迎。

雖然 De Selys 行為英勇,但畢竟這是違紀之舉。於是上級組織決定,將他降級及調職。不過,De Selys 的確戰績出色,一碼歸一碼,組織於 1943年5月31日,向他頒授傑出飛行十字勛章Distinguished Flying Cross,以表揚其卓越功勛。

話說當初被De Selys攻擊的佈魯塞爾警察總部現場,經 De Selys 一輪掃射,4名德國人當場死亡,數十人重傷。死者包括蓋世太保高級指揮官 Müller 及 黨衛軍頭領 Alfred Thomas。而總部大樓也損壞嚴重,不堪使用。

臺風戰機 空中擊殺 秘密警察事件,大快人心,消息迅即在坊間傳開。比利時人莫不欣喜若狂,奔走相告。當天,數百佈魯塞爾市民不顧人身安全,走到警察總部圍觀。在場德軍見狀,馬上用車將所有人載走,去向不明。隨後納粹為泄憤,大肆濫捕無辜的佈魯塞爾市民。

佈魯塞爾警察總部被毀,令比利時全國振奮,陷入一片節日氣氛。同時,幾乎全國人民都在偷偷收聽BBC廣播,看看誰人作此義舉。當他們知道英雄是一位比利時貴族時,無不感到快樂和驚訝。

可惜幾個月後,即1943年8月16日,De Selys 的戰機在一次行動中嚴重受損,返回基地未降落前墜落地面,機毀人亡。

現在的佈魯塞爾路易斯大街453號 正門前,建有一個紀念碑,記念這位有仇必報,血債血償的熱血真英雄。

二戰版定點清除:臺風戰機擊殺秘密警察,熱血英雄空中復仇盡孝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