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去年的時候我在某個地方發過一篇上一年覺得好玩的遊戲總結(大概吧),不過那篇臨時的,用瞭做作的官方語調描述,我不願再用同樣的方法表達。19 年跟 18 年相比,沉迷某網絡遊戲的我沒有再自覺去找新遊戲,加上我的賬號有很多買瞭沒玩過的,出於尊重的心態試玩瞭部分舊遊戲,加上其它無意發現的新遊,於是就有瞭這篇新瓶裝舊酒的總結隨筆瞭,以下言歸正傳。

Psychonauts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過去的我英文隻有小學生水平,唯有頂著難受的操作和視角在原地爬來爬去——現在除瞭暈 3D 沒有變,《腦行員》運用強大的美術表現帶我領略瞭真正的天馬行空的魅力。角色的形象按照設定設計得頗為生動和細致,關卡參照人物刻畫的場景,不同場景之間就和角色的性格一樣迥然不同,根本就是一人一世界。但是鏡頭運動和收集要素的毛病並不能讓現在的人容易忍受。

A short hike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可以在 4 個小時內體驗快樂與感動的休閑冒險,還是完整的逛公園模擬器。隻要不走主線,你可以沉迷在遊戲提供的各種小活動裡;走主線劇情,它的體驗宛如登上山峰後的舒暢,因為它真的是遠足遊戲——聽著舒緩的音樂,欣賞自然的風光,和友善有趣的觀光客動物互動。還能體驗身為鳥類飛翔的自由。畫風可以自己調,像素風和高清 HD 之間切換,作者很貼心的在設置裡提供選項。

Missed messages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知道 Angela He 是從遊戲比賽名作《You Left Me》以及其它作品開始的,不過第一次玩的卻是這款,原因巧合的隻是免費,巧合的玩著發現還不錯(選曲挺好聽)。遊戲架設瞭兩個不同的看點開展故事,雖然用的是比較沉重的主題,但在最後的結局還是向我們傳達瞭積極的觀點。作者本身美工的技術很好,喜歡互動敘事的玩傢可以多玩玩他的作品。如果沒有這方面的喜好,我覺得真的蠻難喜愛他的遊戲。

Layers of fear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我很怕玩有 Jump Scared 的恐怖遊戲,把《層層恐懼》搬出來不是為瞭證明它沒有,而是覺得遊戲體驗和名字一致。這種感覺不止於遊戲將篇章用作畫的步驟劃分,同時我能否定是因為按照劇本的高潮點制造恐嚇事件。《層層恐懼》的恐怖對我而言屬於講故事的重要組成之一,有些地方更多作為瞭故事中一種感情強烈的敘述甚至寓言。這種感覺同時出現在瞭地圖場景裡,用恐怖和陰暗的氛圍全身心投入到瞭演繹悲劇中。

Wo Yao Da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起因是無意看到瞭某播客的搞笑視頻。從名字和商店封面看,遊戲自散發著一種奇異又魔怔的氣息,無論角色動作和臺詞因為文化差異透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笑點和槽點。雖然作者是為臺灣某個人物事件而做的諷刺遊戲,但是說真的,如果你能忍受慢半拍的人物動作、過大的地圖分佈以及無法瞄準的射擊體驗,你可以試試這遊戲能不能戳中你的笑點。

Thumper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遊戲在國內被譯作《暴走甲蟲》,但它帶來的體驗不可粗略的用“暴走”一詞形容。畫面帶來的金屬光澤,有序、對稱的圖案美感,加上炫光的沖擊讓我不禁覺得這其實是反過來用音樂在做遊戲。看起來和節奏元素不大關聯,但面對接連不絕的關卡,音樂通過鼓聲和合成音效交織一起,模擬一場、瘋狂、殘酷的追逐大戰。讓人精神昂揚、熱血沸騰甚至湧出一絲殺戮的快感。不過因為容差率低,打中瞭很爽,打錯瞭仿佛有人往你臉上潑冷水。

Life tastes like cardboard

2019 玩的一些舊作和怪作

引用別人的美言:這是大巧若拙的夢幻之作。第一眼看以為靈魂畫手,其實故意畫成歪歪扭扭的樣子。遊戲有點像夢日記類——在味如嚼蠟的世界裡做清醒夢,同時用嚴肅和輕松的方式,暢言從生活意義到世界上有多少種罐裝果汁廣告。內容的文本量很大,遊戲卻用生疏的技術和私人的情感分享過去的回憶。久而久之,看著遊戲裡唯一的兩個主角,思緒萬千,甚至有點難以釋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