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鄧麗君的《甜蜜蜜》唱出瞭愛情的柔美,而現實中愛情總是充滿遺憾和淚水,誰不曾迷失在愛的旋律裡。

1996年張曼玉、黎明領銜主演,楊恭如、曾志偉參演的愛情題材文藝影片《甜蜜蜜》上映,由陳可辛導演,獲得第1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獎、最佳影片獎,第34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獎,金紫荊獎等18個電影獎項。

此部電影拿獎拿到手軟,奠定瞭陳可辛在導演界較高的地位,而任何作品無論獲得何種獎項,能走進觀眾內心便是好的,影片不是唯美的文藝片,而是采用瞭現實主義寫實手法真實的展現上個世紀80年代的香港打工潮的現象,分別展示瞭香港、美國的繁華街景,代入感很強。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時隔20年重溫,筆者從不諳世事的少女,到為人妻、為人母的過來人,心境完全不同,影片傳達的愛情精神與信仰日久彌新,該影片對於戀愛中的年輕人仍具有現實參考意義。

接下來帶大傢在愛情理想、真實的愛情以及二者之間的沖突中,站在女性自我成長歷程角度,尋找人生幸福的答案。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1996年鄧麗君逝世一周年上映

男主人公自述開篇,節奏輕快明朗,觀眾產生對生活期盼的愉悅感

  • 來香港打工賺錢娶媳婦的小軍

黎小軍普通的大陸仔,1986年從天津來香港打工,在姑姑那裡房東幫忙找瞭一份送食材到烤鴨店的工作,騎著自行車送貨跑腿,老實土氣的小夥子,賺錢為瞭娶傢鄉的初戀小婷。

最快樂的事就是寫信給小婷:報平安,對現在的工作和生活很滿意,分享新鮮的見聞,匯報一個月2000元搞運輸的工作,期待與小婷相聚團圓,觀眾的心也跟著主人公的等待與心愛的人修成正果。

小軍愛著小婷,小婷等著小軍,覆蓋瞭無數簡單、純真的愛情,有人隻此一生隻愛過一次已經足夠。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 來香港打工賺錢給村裡的爸媽蓋房子的李翹

麥當勞打工的李翹自稱是香港人,會講粵語不一定是香港人,不會講粵語肯定不是香港人覺得黎小軍很土,又人生導師大姐姐般的凈說些勵志之言,也好似在鼓勵自己,實則為瞭介紹小軍學英語而抽取傭金。

聰明、上進的形象展現在小軍面前,小軍內心也依靠瞭這位有銀行卡“很牛”的朋友,即使被她騙和利用也毫不介意,小軍自己送貨工作的同時順帶替李翹打工的花店做外送,陪她賣鄧麗君磁帶、唱片“創業”,陪她徹夜排隊買股票。

時間久瞭,同樣喜愛鄧麗君的李翹心慢慢打開,坦白自己也是大陸妹的身份,隻是她來自廣州離香港很近,同樣不能融入香港生活,僅存的榮譽感和借口支撐著她的勤奮。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女性視角展開,令女性觀眾身臨其境,壓抑而沉重的第三者之戀

  • 帶著各自的理想相遇在香港,相互扶持的兩顆心慢慢打開

小軍和李翹相遇在麥當勞,到之後的相處中,短短的時間裡,作為觀眾立場不堅定瞭,無限期待小軍、李翹修成正果,而小軍此時不清楚成全哪一個自己才是幸福?模糊和模棱兩可的態度,自身陷入混亂之中,李翹自知是第三者的身份,毅然的以“理想”不同退出瞭這段感情。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李翹為瞭賺錢蓋屋的理想而去炒股,賠錢欠債,做瞭按摩工,認識瞭混黑社會的豹哥,一個給她物質完成她理想的人。

而再次跟小軍見面是以朋友的身份出席小軍和小婷的婚禮,豹哥知道她徹夜未眠心裡想著小軍,雖然有些醋意但愛的寬厚而深沉,李翹也被深深的打動瞭。每個女人,都渴望生命中能遇到如豹哥一樣懂自己、愛自己的男人,豹哥是重情重義值得跟隨的,愛誰也許已經分不清楚。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 各自不同的理想而分離,因相愛而再次相聚

李翹跟著豹哥輾轉到瞭美國,一個跟30年前香港麻油地一樣的地方,想著過新的生活,但豹哥意外被搶劫,在混亂中被黑人槍殺。

小軍與小婷結婚後,無法保持原有的初心,坦白瞭第三者之戀,二人都回歸到單身,跟著原來燒鴨店的老板來瞭美國,一心工作不想感情的事,實則心裡沒有放下李翹。

影片最後在美國街頭一傢賣舊電視機的窗前,看到鄧麗君逝世的新聞而駐足的二人,在《甜蜜蜜》的歌聲中相遇。

相愛的人心與心沒有片刻遠離,有情人總是有緣再次相見,導演為瞭迎合廣大觀眾而大團圓結局,真實作品中二人沒有再相遇。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人們都在理想與現實的沖突,尋找幸福和歸屬

李翹的物質追求是為瞭表達對一輩子窮苦父母的愛,貧窮在內心精神層面映襯下,形成的理想,黎小軍的成傢理想是千百年來人中國人娶妻生子的生命延續的精神追求。她的理想小軍給不瞭,小軍的理想定位是初戀小婷。

二人在傳承理想和期望的同時,產生瞭屬於他倆真實的愛情,是跟著心所向、身所屬實現現階段愛情,又會不會不甘心和後悔,小軍娶瞭小婷,李翹跟瞭豹哥,人生理想都實現瞭,依然不快樂。

內在、外在、精神、物質的排列組合很多,自己選擇瞭價值排序後堅守尤其難,這幾乎是所有年輕人都會遇到的兩難選擇,大學生畢業季的分手,就是對愛情和擇業的分歧帶來的。

有些男士降低自己的理想標準,隻要有女孩子願意跟自己結婚就可以無論外貌,而當事業發達,又覺得老婆不漂亮不能滿足自己的理想,誰人不曾有遺憾,也許遺憾也是一種美和幸福。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影片主線愛情是團圓的結局,暗線兩段愛情是淒慘的

  • 小軍姑姑是職業妓女,但愛情不分貴賤

小軍在香港投靠唯一的親人是姑姑,姑姑年輕時非常漂亮,也經歷過戀愛般的甜蜜,在破舊的臟兮兮的墻壁上掛著年輕時的戀人William,曾經請她去香港高端地區的半島吃飯的外國人,姑姑讓小軍叫自己:Rosie,這是William與她的愛稱。

時常跟小軍說:好好學英文啊,學會瞭幫我寫信給William,現實中與老房東同居在一起,不過William隻出現姑姑的嘴裡和老房東的罵聲裡,現實世界再也沒出現過,但姑姑堅信那是愛情,還期盼William會來取自己落下的西服。

女人在年輕貌美時都有過自己的輝煌,而輝煌隻是一剎那,卻不持久,想延續一生很難,作為女性觀眾,即使同樣懷戀姑姑愛情的浪漫,但並不認同姑姑的人生,畢竟一個人的職業和身份要在更優秀的圈子,可遇見的愛情能帶來更長久的幸福,不受貧窮物質的制約,受到傷害的可能性越小。

懷念那一朝一夕、一時一刻的溫存,隻能證明人生的悲涼,沒有比那點幻覺更可惦念的證明自己存在過的事物,過份緬懷和停滯不前的人生悲慘,何談擁有幸福。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 一名泰國妓女與英文老師的愛情

小軍的英文老師是個酗酒潦倒隻會教臟話外語的英國人,泰國女孩是與小軍姑姑同屋的妓女,開始時也分不清她們是嫖客與妓女的關系還是在戀愛,直到英文老師陪著想傢的泰國女孩回泰國,說是女孩想爸爸、媽媽瞭。

小軍與之道別時不經意得知女孩患上瞭艾滋,兩個人要一同回女孩泰國的老傢等待死亡,英文老師但他們也遇到瞭愛情,一同赴死的愛情。

而一同赴死的愛情會驚天動地,卻隻是為年少無知買單,毀於無知、貧窮或是不良嗜好。

《甜蜜蜜》:當人生理想與現實愛情沖突,如何抉擇才不被命運牽絆

結語

理想是過去經歷沉淀下來的人生追求,是兒時的夢想,指導著人的一切行動,若不實現人生不圓滿,而打拼過後終於實現瞭理想, 幸福卻變瞭味道,將二者統一起來或做出取舍,堅守內心的誓言和承諾是成長。

不止是俊男美女的人生才有愛情幸福,內在的精神追求和外在的現實愛情融合,在不違背社會倫理道德底線基礎上,最大限度的尊從自己內心,成就瞭長久的婚姻和幸福人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