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文/閔不克

導語

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52歲的劉備,以劉璋沒有滿足其借兵借糧的條件為借口,殺白水關守將楊懷、高沛,占據涪城。據有涪城後,他與眾將飲酒作樂。酒宴上,得意忘形的劉備,將規勸他的軍師中郎將龐統轟出酒席。這一事件(以下簡稱”涪城醉酒”)在劉備的一生中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通過這件事,人們卻窺見瞭他內心的真實。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劉備劇照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劉備的為人城府很深,史載他”喜怒不形於色”,《三國志》裡記載劉備縱情作樂的地方隻有這一次。涪城醉酒是他一生中最為放縱的一次,在這次君臣口角中,劉備仁德的自我敗給瞭奸詐自私的本我,本我掙脫瞭自我的束縛,劉備人性中惡的一面占瞭上風,並影響瞭後期的行為。

一、奸詐自私的本我戰勝瞭仁義的自我的表現

佛洛依德將人格分為本我、自我和超我。

  1. 本我代表的是人格中無意識的欲望和本能,可以理解為欲望。
  2. 自我主要特征是既要滿足本我要求,又要考慮現實原則,可以理解為理性。
  3. 超我主要特征是社會的道德標準,可以理解為道德。人的一生中,本我、自我、超我三個方面時刻做著鬥爭,他們之間相互沖突,相互妥協,相互統一,本我的驅使和超我的限制和自我的妥協促成瞭一個完美生動的人格。

對劉備來說,奸詐自私是他的本我,其最大的欲望就是要做一個君主。《先主傳》記載:劉備少年時,他傢東南角籬笆邊上,有一棵五丈多高的桑樹,枝繁葉茂,形同車蓋,過往行人都覺得此樹長得非同一般,有人預言,這傢要出貴人。劉備在與小朋友在樹下玩耍,曾說:”我長大瞭一定會乘坐這個羽蓋車。”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老桑樹

劉備幼時的無心之語,就是其本我的真實反映,求權欲望極強, “喜狗馬、音樂、美衣服”。

劉備曾經在當時的大儒盧植門下學習過,盧植對儒傢經典做過註釋,在漢末儒學中占有一席之地。劉備在其門下學習。雖然不太用功,但是在思想上肯定受到瞭老師的影響,所以他立下瞭”欲伸大義於天下”的志向。這應該就是他的超我。

劉備的自我,是本我和超我的妥協與協調的結果,外在表現就是我們見到的仁義瞭。仁義是他理性的體現,劉備曾經和龐統說過,我和曹操是死對頭,曹操壓迫人,我就寬厚待人;曹操憑借暴力,我就施以仁厚;曹操示人詭詐,我就表現忠誠給人看;每件事我都與曹操反其道而行之,這樣霸業可成。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仁義成為劉備爭霸的工具,曹操對劉備的評價一針見血,“外君子而內小人”。

涪城醉酒中的劉備,因為占據瞭涪城,益州在望,本我大暴露,大擺酒宴,慶祝勝利。宴樂中,他與龐統君臣之間發生瞭的口角。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龐統劇照

醉酒後的劉備吐露瞭真言,他對龐統說:”今日聚會,太高興瞭。”龐統說:”搶瞭別人的地盤,卻認為是高興的事,這不是仁義之師應該有的態度。”劉備大怒說:”武王伐紂,前歌後舞,難道不是仁義之師嗎?你說的不對,馬上給我滾出去!”龐統轉身就走瞭。過瞭一會,劉備意識到瞭做錯瞭,趕緊派人請龐統回來。龐統回到席間,隻管悶頭吃喝。劉備問他:”剛才究竟是誰不對?”龐統回答:”咱們君臣都有錯。”劉備聽後大笑,酒宴上氣氛恢復到以前的狀態。

劉備在攻占益州的過程中,糾結於仁義誠信,多次喪失瞭奪取益州的機會,經過這麼一醉一鬧,他掙脫瞭仁義的束縛,本我得到瞭釋放,醉酒後的劉備把自己比作瞭周武王,徹徹底底地坦露出自己的心聲,和對權力的赤裸裸的渴望。正如張作耀先生評價的那樣: “劉備酒後吐真言,徹底揭開瞭自己的偽善面紗”。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張飛劇照

二、本我的放縱,是劉備在利益攸關時的慣常表現

劉備的自我約束非常成功,通常人們提起他,仁義、信義都是他的標簽,然而,我們細細梳理他的經歷會發現,一旦牽扯到利益,他的本我就會占到上風,見利忘義,背叛舊主,頗有有奶就是娘的意味。

在《三國演義》裡,張飛辱罵呂佈為”三姓傢奴”。其實,歷史上的劉備背叛故主的次數比呂佈多得多瞭,”多姓傢奴”也配得上他。呂佈的手下就曾向呂佈建議,”備數反覆難養,宜早圖之。”呂佈不聽,不僅自己落得身死的下場,還連累妻女。

劉備在占領益州之前,每逢有利益擺在眼前,他都會毫不猶豫的背棄故主,投向新主子的懷抱。看下表: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從表中看出,劉備背信棄義的對象有公孫瓚、陶謙、呂佈、曹操、袁紹、劉表、孫權和劉璋等八人。

其中,投靠公孫瓚是因為走投無路;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公孫瓚劇照

投奔陶謙,是因為四千丹陽兵,後來他還得到瞭徐州。這次投機應該是劉備的人生的一個轉折,他在徐州這塊舞臺上,周旋於袁術、呂佈和曹操之間,雖然最後失敗瞭,但是為他在軍閥間擁有瞭一定的名聲,占據瞭一席之地,有瞭和軍閥們平起平坐的資格。

劉備和呂佈、曹操、袁紹、劉表、劉璋的關系,就像農婦和蛇,東郭先生與狼的關系。劉備是那條蛇,是那隻狼。為什麼這麼說呢?

舉個例子,曹操在劉備投靠以後,待他極好,不僅上表漢獻帝封為豫州牧、左將軍,而且出則同輿,坐則同席。劉備的回報則是暗中參加衣帶詔,想除掉曹操,他感覺到危險的時候,自己不僅拐瞭曹操數萬兵馬,而且殺掉瞭徐州刺史車胄,更是將參與衣帶詔的盟友棄之不顧,信義像衣服一樣被他扔掉瞭。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曹操劇照

劉備常以仁義自居,當面臨危險的時候,自我常常讓位於本能,在劉備放棄新野,逃至當陽時,有十萬百姓跟隨,有人就勸劉備放棄百姓,趕緊跑。劉備卻說:”成就大業以取得天下人心為本,現在人們主動歸隨我們,我怎忍心拋下他們!”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聽瞭這話,劉備給人的高大上的印象,但是當面臨危險時,他的本能就暴露出來瞭,史載,當曹操的5000虎豹騎追上來時,劉備隻帶瞭諸葛亮等數十人逃走,連妻子兒女都不顧瞭,何況十萬百姓。

先主棄妻子,與諸葛亮、張飛、趙雲等數十騎走,曹公大獲其人眾輜重。

在這場敗退中,劉備的兩個女兒,被曹操部將曹純所俘獲,其命運可想而知。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趙雲大戰長坂坡

劉備生於亂世,出身沒落皇族,幼年喪父,與母親靠賣些鞋子和草席為生。早年社會底層的歷練,使他在為人處世上,唯利是圖,不講信義,甚至是忘恩負義。這些負面因素成為他本我的烙印。在爾虞我詐的政治鬥爭中,他的本能也成為他能夠生存下來的一個手段。

三、超我的回歸,臨終前的諄諄教誨

如果說,在霸業沒有取得成功的時候,需要壓抑本我,給終極目標找一個高大上的借口,仁義是需要常常表現出來的,但是在成功後,這塊遮羞佈就可以扔掉瞭。劉備就是這樣。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劉備劇照

在涪城醉酒後,劉備的本我具備瞭釋放的條件。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具體表現在幾個方面:

1.放縱將士搶劫。在《三國志·先主傳》《趙雲傳》和《劉巴傳》中均記載瞭同樣的一件事,劉備為瞭鼓舞士氣,下令攻破成都後,允許將士搶劫掠奪。攻下成都時,劉備的軍隊幾乎全部參與到搶劫金銀財寶中,天府之國的財富遭到瞭一次血洗。

2.大量賞賜將士。劉備占領益州後,不僅賞賜士卒大量酒食,而且取城中的金銀賞賜有功的將士,張飛傳記載,”賜諸葛亮、法正、( 張) 飛及關羽,金各五百斤,銀千斤,錢五千萬,錦千匹; 其餘頒賜各有差。”

諸葛亮、法正、 張飛及關羽四人得到的賞賜是2000斤黃金,4000斤白銀,2億銅錢,蜀錦4000匹。由此可見,蜀中財富被掠奪到何種程度。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搶瞭金銀財寶還不罷休,人的貪婪被激發出來,有人提出,將蜀中士民的房屋土地拿來分瞭。這種強盜行為,幸虧被清醒的趙雲阻止瞭。

3.鑄直百錢,掠奪百姓財富。將士洗劫瞭府庫,賞賜掏空瞭國庫,出現瞭”軍用不足”的結果。於是劉備采用瞭劉巴的建議:

“但當鑄直百錢,平諸物賈,令吏為官巿。”——裴註引《零陵先賢傳》

短短的一句話,包含瞭三個手段:

  1. 第一,發行大額錢幣,一個新”直百錢”等於100個五銖錢;
  2. 第二,壓制物價;
  3. 第三,派官員監管市場。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本來錢幣貶值,如果物價隨之上漲,百姓的損失不會特別大,但是劉備左手控制物價,右手濫發錢幣,對下層百姓開展瞭赤裸裸的掠奪,用絕對的權力,將百姓的錢財壓榨到自己手中,財富聚集的效果是驚人的,“數月之間,府庫充實”。巧取豪奪像劉備者,哪裡還管得瞭百姓的死活,也間接證明瞭他本我的可怕。

涪城醉酒後,擺脫仁義束縛的本我,恣意放縱,嚴重抹黑瞭劉備的形象。不過,劉備在經歷夷陵失敗後,有所醒悟,超我回歸,壓制瞭放縱的本我,仁德的劉備最終也回歸瞭,例如他善待瞭投降曹丕的黃權傢屬。

從他臨終遺囑中也能證實這一點。劉備囑咐後主劉禪要”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 惟賢惟德,能服於人。”並且告誡劉禪不要像自己這樣。

結語

史書中的劉備,雖有皇室血統,卻淪為普通百姓,顛沛流離,奔波多年。一生屢遭慘敗,但是折而不撓,終成霸業。

劉備的性格很復雜,一面是梟雄,一面是仁君,其實就是本我和自我各自外化的表現。

作為梟雄,劉備剛猛勇武,有時候還感情用事,還夾雜瞭唯利是圖、反復難養、玩弄權術等一些劣性;

作為仁君,劉備熟知,得民心者得天下,能禮賢下士、識人用人。

以涪城醉酒為例,從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角度,試析劉備的雙重人格

劉備評價馬謖

劉備仁君的一面贏得瞭當時和後世許多人的贊頌與追捧,因此,在後來的文獻或者文學作品裡,劉備作為仁君的形象,被刻意強化,越來越被突出,而其梟雄的一面,被有意隱瞞,越來越淡化,以致人們忘瞭劉備曾經的梟雄之姿。

參考資料:

1.《三國志》裴松之註

2.張真《劉備形象生成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