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美軍正在研發一種專門部署在裝備有“宙斯盾”彈道導彈防禦(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BMD)系統的“阿利·伯克(Arleigh Burke)”級驅逐艦上的攔截彈,用於摧毀“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行器(Hypersonic Boost-Glider Vehicle)”。該消息正好發生在美國海軍希望盡快將另外兩艘裝備“宙斯盾”BMD系統’的驅逐艦送往西班牙,加入已經部署在那裡的四艘同樣裝備該系統的艦艇,以提供區域導彈防禦。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美國海軍配備“宙斯盾”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的戰艦將首先具有攔截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行器能力

2020年3月4日,美國導彈防禦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MDA)的負責人海軍中將喬恩·希爾(Jon Hill)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年度麥卡利斯(McAleese)國防計劃會議上提供瞭正式名稱為“區域滑翔階段武器系統(Regional Glide Phase Weapon System,RGPWS)”計劃的新細節。隨後,美國海軍最高軍事長官作戰部長海軍上將邁克爾·吉爾迪(Michael Gilday)在3月5日向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討論瞭增派更多“阿利·伯克”驅逐艦前往歐洲,進行“先鋒部署”的計劃。

希爾中將沒有具體說出哪些船最終可能搭載RGPWS,而是說該攔截器的設計允許它被裝在Mk41垂直發射系統的單個發射單元內。MDA的2021財政年度預算要求於上個月發佈,它的公開版本確實提到瞭將這種攔截彈與“宙斯盾”BMD系統集成的計劃。該系統目前被安裝在許多“阿利·伯克”驅逐艦以及“宙斯盾”陸基導彈防禦設施中。

截至2017年10月,美國海軍共有5艘“提康德羅加(Ticonderoga)”級導彈巡洋艦和28艘“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配備瞭“宙斯盾”BMD系統。在這33艘船中,有17艘分配給太平洋艦隊,16艘分配給大西洋艦隊。美國海軍2015財年的30年(FY2015-FY2043)造船計劃中預計,在這30年中,擁有該系統的宙斯盾巡洋艦和驅逐艦的總數將在80到97之間

根據2021財年預算草案,MDA從2020財年就將“開始對‘宙斯盾’武器系統進行分析,以確定初步設計修改,以支持滑翔階段攔截武器的控制和集成,包括所需的軟硬件修改。”而在2021財年,MDA將對初始模型進行分析,以確定系統設計的差距以及將滑翔階段攔截武器控制納入“宙斯盾”武器系統所需改動的集成挑戰。

MDA要求在2021財年為“滑翔階段攔截武器系統”的總體工作總共撥款超過1.17億美元,其中包括研發RGPWS攔截彈,改進“宙斯盾”BMD系統以及其他支持工作。在2020財年,這些項目獲得的資金略多於8850萬美元。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美國2021財年國防預算草案中和RGPWS相關的部分(一)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美國2021財年國防預算草案和RGPWS相關的部分(二)

美國媒體 《航空航天日報(Aerospace Daily)》於2019年12月首先報道瞭RGPWS計劃的存在。這是與MDA的“高超音速防禦武器系統(Hypersonic Defense Weapon System,HDWS)”項目和美國國防先進研究項目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gram Agency,DARPA)的“滑翔破壞者(Glide Breaker)”項目不同的獨立項目。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DARPA“滑翔破壞者”項目的藝術想象圖

有關RGPWS攔截彈設計細節的公開信息仍是鳳毛麟角。MDA已經清楚地表明,該項目的主要目的是防禦無動力的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行器,而不是使用沖壓發動機的吸氣式高超音速導彈。前者使用火箭助推器將飛行器上升到合適的高度並擁達到合適的速度,然後以一個相對水平的軌跡飛向目標

MDA給RGPWS項目起的名稱也已經表明,它將是一個針對“區域性”武器的系統,旨在防禦美國位於歐洲和亞洲等戰區所面臨的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行器威脅。俄羅斯表示,其搭載在取自早先洲際彈道導彈設計,發射井發射火箭助推器上的“先鋒隊(Avangard)”助推-滑翔飛行器,於2019年12月下旬正式服役。而就在此之前三個月,我國在北京舉行的慶祝建國70周年盛大國慶閱兵上首次公開展出瞭搭載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行器的東風-17型陸基導彈模型。“先鋒隊”導彈是搭載核彈頭的戰略武器,而東風-17被廣泛報道是攜帶常規彈頭的戰術武器。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俄羅斯“先鋒隊”助推-滑翔高超音速核導彈在2019年底部分服役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在建國70周年大閱兵中展出的,帶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彈頭的“東風-17”模型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米格-31戰鬥機攜帶Kh-47M2“匕首”空射彈道導彈

根據攔截彈的確切設計以及改進的宙斯盾BMD系統的能力,它也可能能夠應對其他正在出現的無動力超音速威脅,包括具有更先進機動能力的新型空射彈道導彈。俄羅斯已經將這種系統——Kh-47M2“匕首(Kinzhal)”投入有限地實戰裝備。

考慮到所有這些,不難看出為什麼會有興趣將RGPWS攔截器集成到擁有“宙斯盾”BMD系統配置的“阿利·伯克”級驅逐艦上,並首先部署到西班牙以及日本海軍艦隻具有比陸上固定設施更大的靈活性,可以根據危機或重大沖突的新發展迅速改變自己的位置。它們還可以部署到更接近對手高超音速武器潛在發射位置。這是應對高超聲速威脅的重要考慮因素,因為高超聲速武器可以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飛行很大的距離。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正在西班牙作為戰區導彈防禦“先鋒部署”的美國海軍“阿利·伯克”級驅逐艦

根據《航空周刊(Aviation Week)》,MDA已經表示,未來的天基高超音速和彈道導彈跟蹤傳感器系統將支持RGPWS。 MDA希望這些衛星將在三年內發現上天,它將能夠檢測到敵方控制區內的高超音速武器發射,然後提示其他傳感器,包括海上和陸地上的傳感器,以在可能的攔截嘗試之前對其進行持續跟蹤。

對於美國海軍期望接到命令將另外兩艘“阿利·伯克”驅逐艦部署到西班牙,也不足為奇。盡管美國海軍過去一直反對進行這種以導彈防禦為目的的前沿部署,認為將驅逐艦專用於該任務會嚴重耗費資源,其中包括無法有效地使艦隊進行長時間巡邏。但是,美國歐洲司令部以及國會議員都認為該任務至關重要,並且顯然已經說服瞭海軍的領導層。吉爾迪上將於3月5日對議員說:“我們支持向西班牙再派出兩艘DDG。”顯然,這裡的DDG指的是“阿利·伯克”級驅逐艦。吉爾迪繼續說道:

“我們非常支持,現在我們的理解是西班牙人希望我們有更多的船在那裡。當然,美軍歐洲司令部也有同樣的想法。”

美軍歐洲司令部現任司令空軍上將托德·沃爾特斯(Tod Walter)上周在自己的聽證會上告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說:“新加的兩艘DDG將使我們有機會繼續提高我們在潛在戰場上獲得提示和警告能力,並大大提高我們的指揮和控制能力。”

當然,RGPWS攔截彈會首先部署在擁有“宙斯盾”BMD系統的“阿利·伯克”驅逐艦上,並不意味著它隻會部署在這種船上。“陸地宙斯盾”系統使用相同的體系結構,這使它們都可以輕松地集成RGPWS。另外,除美國之外,日本可能會對此感興趣。它現在已經擁有瞭獨立運營的配備宙斯盾導彈防禦系統的驅逐艦,並計劃在未來建立岸基宙斯盾基地。日本現有四艘裝備“宙斯盾”BMD系統的驅逐艦,分別是“金剛”號、“鳥海”號、“妙高”號、和“霧島”號。它即將服役的兩艘“摩耶”級驅逐艦——“摩耶”號和“羽黑”號,也將具有該能力。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日本下水的最新一級“宙斯盾”驅逐艦的首艦“摩耶”號

但是考慮到高超音速武器的速度,任何攔截系統都需要在極短的響應時間內完成對其的探測、跟蹤、攔截和結果評估的全過程。因此,稀星天外對於任何企圖攔截高超音速武器的防禦系統有效性一直存疑。有人可能會說那些條件不是所有彈道導彈防禦都面臨的問題?稀星天外想提醒大傢,高超音速武器的彈道遠比普通彈道導彈的彈道要復雜得多,也難以預測的多。可能這也是為什麼美軍現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陸軍上將馬克·米利(Mark Milley)在3月4日參議院武裝委員會舉行的另一場聽證會上說:

“不存在任何可以對付高超音速武器的防禦系統……你防不住它們。這些武器的飛行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於你根本無法命中它們。最有效的措施是嘗試幹掉‘弓箭手’,這就要求必須敵方控制區域,通過進攻來做到這一點。”

因此,對於一個仍然存在紙上的東西,我們大不必過於介意。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東風-17還是無敵的。就算是RGPWS服役瞭,這玩意兒能怎麼樣,想想早期的防空導彈命中率就知道瞭。搞不好,裝核彈頭的攔截彈又要獲得重生瞭。

美國新的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彈真得能夠克制“東風-17”嗎?

目前看來在高超音速武器領域,矛盾關系中矛的優勢遙遙領先,也許擁有自己的矛進行威懾是最好的防禦策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