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文/ 邱月燁 編輯/ 譚璐

前幾天,騰訊會議登頂App Store——雖然時間很短暫,很快被競爭對手釘釘反超。截至我們發稿前,騰訊會議位列第三,釘釘緊隨其後,企業微信位列第七。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受到疫情的影響,在線辦公和在線學習需求前所未有地爆發瞭,辦公類應用全面開花。其中,釘釘資格最老,從用戶和企業數據上看是最領先的,騰訊的企業微信次之,字節跳動的飛書、華為的WeLink都是新手,但每一個APP都出自大廠,有各自的定位和優劣勢,所以競爭非常焦灼。

與上述這些綜合類的辦公應用不同,騰訊會議隻是一個單純的視頻會議APP,簡單到甚至不能跟它們放在一個維度進行對比。但或許正是因為簡單,成為瞭騰訊突圍的關鍵。

這裡說的簡單,是用戶界面的簡單,而不是背後技術的簡單。遠程開會,其實是一個復雜的技術活。

極簡

騰訊會議的唯一用途就是開會,沒有任何花哨或者多餘的功能,非常垂直。

打開騰訊會議,註冊後,用戶看到的界面就是三個大按鈕:加入會議、快速會議、預訂會議,下面一片空白。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無論是加入會議、發起會議,所有操作都非常簡單,可以說是傻瓜式的。除瞭手機、電腦外,小程序、企業微信等入口也可以打開即用,進一步降低瞭騰訊會議的使用門檻。

騰訊會議於2019年12月25日正式發佈,很多人可能以為這款APP是企業微信的一部分。事實上,這款APP出自騰訊雲,隸屬於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而企業微信、騰訊課堂等視頻直播的能力、免費開放300人在線的支持,都來自於它。

遠程視頻會議的應用場景主要是公司商務會議,是非常to B的。騰訊用to C的思維方式來做to B的應用,是因為看到瞭非常多痛點。過去,視頻會議往往需要調試復雜的設備,經常出現不兼容的狀況,對開會的環境、收音、網絡也有更高的要求。

除瞭降低參會的門檻,一臺連網的手機即可,騰訊雲也進行瞭參會環境的“簡化”。在產品研發的過程中,騰訊會議收集瞭鍵盤聲、喧鬧的公交站、雨水聲等噪音,通過AI分析處理智能消除環境聲。騰訊雲還用瞭自研的服務器,通過超強的網絡支撐,實現最低80ms的超低延時,即便視頻丟包70%也不會花屏和卡頓。

在線教育的爆發也給騰訊會議帶來意外的收獲,因為操作極簡,很適合老師和學生使用。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2月10日,武漢市約90萬中小學生集體登錄武漢教育雲空中課堂,進行網絡課程學習,由包括騰訊教育、優酷在內的四傢互聯網技術公司,提供雲服務能力和直播工具支撐,學生們可自由選擇直播端口進行學習。也就是說,四個APP同臺PK。

根據當天的數據,騰訊課堂直播端承載瞭平臺約81%的用戶量,獨立UV高達73萬,超過八成學生選擇騰訊的直播端口。

“釘釘和企業微信的優勢在於組織架構,但不是所有組織都上瞭釘釘和企業微信,有些可能用瞭其它的管理系統,當他們需要一個雙向互動的應用場景時,騰訊會議就是一個比較輕的選擇。”騰訊雲相關負責人說。

過去40天,騰訊會議更新迭代瞭14個版本。在保證商務內容的安全性和私密性上,騰訊會議有七大安全實驗室“保駕護航”。在功能上,例如屏幕共享水印功能,保證瞭會議內容的安全。在會議管控能力方面,可輔助主持人有序管理、開展會議,開會過程中可以同步進行在線文檔協作、實時屏幕共享、即時文字聊天等功能。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最近,騰訊會議在最新版本上線瞭虛擬背景、語音激勵、表情彈幕、移動端背景虛化等多種功能,進一步滿足線上教學、商務會議的場景需求。

疫情催生的需求、微信生態的流量加持、極低門檻的產品設計,讓騰訊會議逐漸被更多的用戶選擇。在春節期間,騰訊會議每天的增長都在翻番,2月10號,騰訊會議的後臺服務器請求數比一周前增長瞭5倍。

萬億市場

視頻會議看似簡單,背後需要強大的技術支撐和運營成本。隨著用戶數的增長,所需要的帶寬和服務器資源也在陡增。從1月29日到2月6日,騰訊會議每天都在進行資源擴容,日均擴容雲主機接近1.5萬臺,8天總共擴容超過10萬臺雲主機,共涉及超百萬核的計算資源投入。

但騰訊會議免費開放,意味著沒有收入。騰訊雲方面透露,騰訊在集團層面給瞭非常大的支持,“傾整個公司之力幫我們找資源,向我們這邊傾斜”。

除此之外,騰訊集團還調動瞭其它部門的人來支持。“當一個網絡組網架構變大瞭,很多調度算法要快速優化。原本我們可能要花2-3年去做的產品研發規劃,突然間全部都提前瞭”。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花費巨大資源投入這樣一款APP,騰訊有著自己的如意算盤。這裡不得不提到雲視頻會議的鼻祖Zoom,一傢做視頻會議做成百億美金市值的科技公司。

Zoom的創始人是一位名叫袁征(Eric S.Yuan)的華人工程師,2019年4月18日Zoom在納斯達克上市,公司股價當天收漲72.22%,市值高達159億美元(約合1066億元人民幣)。

過去兩年,Zoom的收入增長均超過100%,已成為全球雲視頻通信行業龍頭企業。預計2019年,其營業收入為6.01億元美金,同比增長82%。

隨著雲計算能力顯著增強、5G網絡落地,Ucaas及視頻會議市場迎來爆發期,雲視頻將打開萬億級市場空間。

Zoom將這個商業模式走通後,騰訊很快嗅到瞭機會,2019年5月開始推進騰訊會議的開發。騰訊會議跟Zoom的基本功能相似,本土化也是一大優勢,用戶界面相比於Zoom更加簡潔。

視頻會議,為什麼值得騰訊單獨拿出來做?

目前,騰訊推出瞭雲辦公全傢桶,包括企業微信、QQ、騰訊會議、騰訊文檔、TAPD、樂享、CODING等辦公協同產品。除瞭自有SaaS產品,騰訊還攜手金蝶、用友、道一雲、法大大、肯耐珂薩等合作夥伴一同切入辦公市場。

巧合的是,騰訊會議上線的第二天,華為WeLink也正式發佈。3月4日,華為心聲社區公佈瞭2月20日任正非與WeLink團隊的座談紀要,他希望WeLink成為中國最大的企業業務辦公平臺。

任正非表示,WeLink的戰略機會窗已經出現,從企業辦公場景、2B這個業務做起是可行的。

“互聯網已經經營瞭十多年,C端市場幾乎全覆蓋瞭,我們不要和BAT正面競爭。企業對安全性的要求要重過私人對安全性要求,企業要求高可靠。這個是我們的強項,是BAT的弱項。我們要堅持面向中大企業和政府組織,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我們要殺出一條不同的路來。”任正非說。

事實上,BAT等互聯網公司的策略也不盡相同。例如阿裡,從產品層面看,阿裡隻派瞭釘釘出來迎戰,而騰訊有企業微信、騰訊課堂、騰訊會議、QQ等數個產品。一個是大而全,一個是多而細,兩傢巨頭在產品開發的思維方式產生瞭激烈碰撞。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產品是企業文化和基因的產物,孰好孰壞無法定論,畢竟在線辦公、在線教育的市場足夠大,一切才剛剛起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