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編者按:

電視節目的廣告附著力和影響的受眾,決定電視臺廣告收入水平。隨著互聯網及智能手機的廣泛應用,市州電視廣告一跌不振,是遭遇互聯網“跨界打劫”?怎樣才能奪回被搶走的“蛋糕”?顯然,光靠有線傳輸還不夠,還要有可以精準推薦“輸血”引流的互聯網渠道,才能激活自己的“造血”功能……,給別人提供流量的方式隻能獲得蠅頭小利,損失的卻是主營廣告和“造血”能力。

曾有專傢預測,2020年將會是傳統行業的史上寒冬。在互聯網以超過光速發展的時代,各行各界唯一不變的制勝秘笈就是”變”。尤其,在中國經濟放緩持續下,各大傳統行業想要實現維穩的目標,必然要抓住互聯網時代下的全新機遇,才不至於重蹈柯達的覆轍。

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二十年前,柯達是行業龍頭老大,以不可撼動的地位執掌乾坤。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數碼相機的橫空出世,徹底覆滅瞭這曾經的大佬級品牌,銷量下滑、業績跌至谷底,最後避免不瞭倒閉的厄運。

無獨有偶,十年前的諾基亞也曾是手機市場的領袖,它不屑於蘋果無任何按鍵的設計,一直堅守塞班系統,最終也難逃破產、被收購的命運。

特別在互聯網時代,各行各業瞬息萬變,前有盛極一時的共享單車,後有火爆流量的熊貓直播,更不乏傳統媒體相繼倒閉,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今日頭條的盛啟,微信公眾號的變現,還有抖音、快手等新媒體龐大的用戶流量池,它們看似抓住瞭互聯網的紅利,實則在玩的卻是”跨界打劫”。

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致力於為全國各地方(市州)廣播電視臺等地方傳統媒體實現引客集客鎖定終端的融媒體平臺,就是這樣的存在。憑借領先的格局與前沿的技術,利用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的全新生態,為全國各地方(市州)廣播電視臺以”跨界打劫”的方式,”奪回”失去的流量紅利,讓全國各地方(市州)廣播電視臺等地方傳統媒體擁有更大的移動流量,更多的移動用戶,更高的收視率,更有效、更多的廣告投放!

中國e時間劍指互聯網”紅利”,顛覆舊有格局重塑新生態!

【能量守恒定律】告訴我們:互聯網”紅利”不是自然生成的,隻有在”打劫”的前提下才會產生。

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追溯互聯網”紅利”的根源,它來自於傳統行業的”老大”,待他們發展到鼎盛時期成為行業寡頭時,這種看似沒有任何競爭對手的當下,突然出現一種全新的生態或者是最為前沿的科技成果,改變瞭原有的規則,這就是所謂的”跨界打劫”,柯達、諾基亞等諸多品牌覆滅的案例,也很好的詮釋瞭這一點。

當然,”跨界打劫”需要機遇、需要時機,隻有當行業原有規則改變時,或者類似於供給側改革(即:國傢鼓勵和提倡使用最新科技成果來最大限度提升勞動力的時候),才有”跨界打劫”的”紅利”出現,而大傢要做的,唯有抓住機遇,將”紅利”緊握手中。

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對於全國各地方(市州)廣播電視臺等地方傳統媒體來說,當下正是”跨界打劫”的最好時機!新媒體平臺層出不窮,遊戲規則被不斷更改,大傢皆在探索中前行,誰掌握瞭先機,誰就能夠執掌天下,而融媒體平臺-中國e時間就是趨勢的引領者。

融媒體平臺以新科技”跨界打劫”,締造地方傳統媒體互聯網”紅利”!

融媒體平臺-中國e時間憑借高瞻遠矚的戰略格局,洞見傳統媒體發展未來。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依托自身領先的優勢,把廣播、電視、紙質媒體、新媒體、互聯網的優勢整合起來實現交融、互現。

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與此同時,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在充分利用大數據、新媒體、網絡及信息科技新成果的基礎上,為全國各地方(市州)廣播電視臺等地方傳統媒體精準推薦來“輸血”引流,激活地方傳統媒體的“造血”功能,令原有移動用戶(受眾)實現幾何式增長,助力全國各地方(市州)廣播電視臺等地方傳統媒體在風起雲湧的互聯網時代下,脫穎而出。

創新、創智,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以新科技完成”資源通融、內容兼融、宣傳互融、利益共融”,在日漸激烈的競爭市場下,為地方傳統媒體創造前所未有的互聯網”紅利”。共創、共建、共享、共贏、共發展,加入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共同”跨界打劫”,開啟史詩級的新未來!

互聯網紅利與“打劫”有關系嗎?傳統媒體紅利到底來自哪裡?

互聯網”紅利”稍縱即逝,機會也隻會留給有準備的人!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以前沿高科技和領先行業的決勝思維,助力地方傳統媒體在競爭中成為常勝者,奪回被新媒體通過”跨界打劫”搶走的”蛋糕”(紅利)。趁著全新關系尚未形成之時,跟緊行業先行者中國e時間融媒體平臺的腳步,穩握未來新商機!(編輯:小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