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快遞小哥說,離我遠點,我身上比較臟

01

非常時期,為瞭保障小區內居民的安全,物業決定這段時期不允許快遞和外賣進入小區,隻能送到門口,收貨人下樓去小區門口領取。

其實這個決定,很多居民都不太滿意。因為小區裡豐巢、收件寶一共5個快遞櫃,最近的快遞量肯定減少很多,完全可以實現無接觸收貨。多跑一段路到小區門口,有點沒必要。

不過

疫情之下:快遞小哥說,離我遠點,我身上比較臟

,物業可能考慮到,快遞小哥進入小區後的行動軌跡不好控制,萬一有快遞員是被感染的,進入小區後再惡意傳染他人,後果就不堪設想瞭。

特殊時期特殊制度,大傢都能理解,多跑幾步路去拿快遞,剛好活動一下在傢裡快要悶出蘑菇的腿腳,不算什麼大事兒。

02

今天麥先生還在上班,傢裡隻有我和麥芒兩個人,忽然收到麥先生的消息,說小區門口有他的快遞。

我本想自己下樓去拿,但麥芒哭喊著要一起出門——小朋友活潑好動,關在傢裡幾天,早就憋不住瞭。所以我給他戴好口罩帽子,全副武裝地下瞭樓。

疫情之下:快遞小哥說,離我遠點,我身上比較臟

到門口找到快遞時,他正在給其他收件人打電話,暫時沒空理我。我剛好看到其中一個包裹上寫著“22”,以為是麥先生的,就準備自己過去拿。

快遞小哥大聲喊住我:

“別過來!我自己給你找!”

我被他喊停腳步,有點疑惑。

“你帶著小孩,離我們遠一點吧。我們在外面接觸的人多,身上可能比較臟,你註意一點。”

這話說得很暖心,我卻覺得有點心酸。

疫情之下:快遞小哥說,離我遠點,我身上比較臟

為瞭減少疫情擴散,大部分人都宅在傢裡,不出門就是為戰疫做貢獻。但是快遞小哥、超市員工、小區保安這些人,為瞭維持大部分人的正常生活,不得不冒著風險外出工作。

他們為我們付出瞭這麼多,卻把自己定義成“危險人物”,說自己身上臟,主動避開人群。

我真的沒有害怕他或者嫌棄他。

把快遞遞到我手中後,小哥又叮囑瞭一句“回傢記得洗手哦”。

我隔著口罩對他微笑道謝,看他繼續在寒風中等待,地上還有二十來件快遞的樣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全部的收件人,不知道他還要多久才能休息。

疫情之下:快遞小哥說,離我遠點,我身上比較臟

03

面對疫情,我們普通人總覺得自己很無力,

不能像一線的醫護人員,直接和病毒戰鬥;

不能像加班加點的工廠員工,生產出必需的物資;

不能像貨車司機,把各地的愛心捐贈送到一線的戰場……

其實,保護好自身安全,就是我們對抗擊疫情做出的最大貢獻。

不生病,就能節約一點醫療資源,就能減少一點醫護人員的工作量。

不給別人添麻煩,就是此時最大的美德。

疫情之下:快遞小哥說,離我遠點,我身上比較臟

而那些平時不起眼的快遞小哥,超市打稱阿姨,收銀員小姐姐,門口的保安大叔,此時同樣是逆向而行的英雄。

在外奔波、接觸其他人員的過程中,他們的衣服上或許會沾上灰塵、病毒,但他們的心靈,卻無比純凈。

這些不起眼的普通人,他們點點滴滴的堅持和付出,就能匯成戰勝疫情的強大力量。

待到春暖花開時,我們都可以摘下口罩,給這些熟悉的陌生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他們“你一點都不臟,你有最美的心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