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要堅強:人生註定是一場單槍匹馬的戰爭

1

今天,【#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你要堅強起來】上瞭熱搜。

8月30日,章瑩穎案結束兩月的審判,未能找到章瑩穎遺體的章傢人抱憾回國。

章母經常一人去山頂,趁沒人註意時大吼發泄。章父常在深夜時獨自上街徘徊。

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要堅強:人生註定是一場單槍匹馬的戰爭

章母

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要堅強:人生註定是一場單槍匹馬的戰爭

章父

恢復工作後,章父重新開始幫單位開車,章弟弟也繼續學廚。

當與江歌媽媽通話時,章父坦言不知該如何度過下半生。

江媽媽:章爸爸你好,我非常抱歉沒有接你的電話,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你;

你要堅強起來!就算不能堅強,也要強逼著自己去堅強;

因為你的身上還有重擔,章媽媽需要你照顧還有章的弟弟需要你,你是傢裡的頂梁柱;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我本身也不想聽別人這樣勸我,因為我覺得這樣太假瞭……

針不紮在自己身上,永遠感受不到真實的疼痛。

孩子同在國外留學,同樣命喪他鄉,

相似的命運,讓兩個中年失女的悲情傢庭惺惺相惜,他們的隔空對話,令人動容。

始終活在對劉鑫的仇恨中,無力自我紓解的江歌媽媽,其內心境遇並不會比章瑩穎父母好到哪裡去。

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要堅強:人生註定是一場單槍匹馬的戰爭

江母

可以看出,無論是在微博,還是在公眾號,她就像祥林嫂,一遍又一遍地講著阿毛的故事。

這是一個難以愈合的巨大的心靈傷口。

令人欣慰的是,中秋節前夕,媒體出現瞭一條暖新聞:

在某企業資助下,經過3次試管後,魏則西父母喜得貴子。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2012級學生魏則西,2014年被查出患有滑膜肉瘤晚期,多方求醫無果,他最後通過百度搜索找到瞭武警總隊第二醫院,

在花費近20萬元的費用後,仍然在2016年4月去世,終年22歲。

這三年多,魏則西父母想必也跟江母和章瑩穎父母一樣,熬過瞭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

照片上,小魏的父母懷抱100天的嬰兒的笑容,讓人不勝唏噓。

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要堅強:人生註定是一場單槍匹馬的戰爭

魏則西父母喜得貴子

看啊,這就是生活,有痛苦,有救贖,也有希望……

2

剛做記者的時候,我跑社會新聞,常常會親歷各種車禍血案。

每一場災難的背後,都會有幾個心碎的傢庭,我經常會陪著當事人哭得稀裡嘩啦。

我也目睹瞭太多的苦難人生。

當媒體一遍遍呼籲獻愛心時,讀者已經疲乏瞭,

因為無力徹底幫助他們,我的心情經常會搞得很灰暗。

一個小妹妹,剛生下來,就被扔瞭,她是養父從窯邊撿回傢的。

她有三個養父,因為窮,娶不起媳婦,其中一個還找瞭個精神病老婆。

5歲那年,小妹妹摔瞭一跤,癱瘓瞭。小妹妹後來身高停止瞭生長。

我是2007年采訪她的,當時她12歲,今年都24歲瞭,

她初中畢業的時候,我曾經幫她聯系無錫的一所職業技術學校,但學校不願意接受一個帶著輪椅上學的學生。

後來,又幫她聯系瞭一份可以不出門的工作,擔任一傢公司的淘寶客服。

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瞭。今天寫文的時候,去微信搜索她,發現怎麼也想不起她的微信名瞭。

一位大姐,女兒6歲的時候,就得瞭白血病。

她和丈夫靠開出租車維持生計,維持孩子日常的醫療費用。

孩子今年都30多瞭。他們傢幾乎傢徒四壁。

盡管如此,這對夫妻為瞭感恩社會,還組建瞭愛心車隊,專門免費服務行動不便的老弱病殘。

我想,對他們來說,給別人帶去溫暖和希望的過程,也是一種自我拯救吧!

有一次,我在公交車上邂逅她們母女,當時她們正打算去寺廟拜佛。

苦難這麼深,這麼重,宗教是支安慰劑。

有一次,采訪一個傢庭。

一個4歲的小男孩子,心臟病、脊肌萎縮癥。

孩子2歲時,父母離婚。離婚後,他們均不知所蹤。

孩子隻好跟60多歲的爺爺奶奶過,爺爺奶奶身體也不好,靠低保維持生活。

”那個冬天,坐在他們傢屋內采訪,風從四面八方吹進來,我不停地起身跺腳。

“那你們……該怎麼辦呢?“我喃喃自語,

”還能怎麼辦,忍唄!“爺爺嘟囔瞭一句。

我愣在那裡,如醍醐灌頂。是啊,那麼多生而不幸的命運,那麼多遭遇橫禍的人生,又能怎麼樣呢?!

那一瞬間,我也為我自己經歷的種種不如意,不甘心找到瞭情緒的出口。

忍耐,或許這是趟過苦難的唯一的自救之道吧!

3

餘華的小說《活著》中,主人公福貴原本傢境殷實,父母雙全,妻子賢惠,然而福貴沉湎於賭博,最終輸掉瞭全部傢產,一夜之間變成窮光蛋。

從此以後,福貴的命運猶如江河急轉直下,一蹶不振。

命運無休止地捉弄他,先後將他的父母妻子兒女都帶走瞭,隻剩下孤苦伶仃地一個人。

多舛的命運,苦難的人生,讓很多人都無法承受。

然而,福貴仍然選擇繼續活下去。他接受瞭一次又一次嚴酷的現實,粗暴而又粗糙的生活將他的心磨礪地堅硬如鐵。

餘華說:“活著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喊叫,也不是來自於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以及所有的愛恨情仇。

人活著是為瞭活著本身而活著的,而不是為活著之外的任何事情而活著的。”

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命運無眼,各種身體上與精神上的苦難,總是不時落在人的頭上。

生活的窘迫,失戀的痛苦,工作的失意,學業的壓力……

還有各種天災人禍對個體命運的摧毀,想想此生,誰沒有經歷一段夢魘般的時光呢?

《還珠格格》中,容嬤嬤叫囂道:沒人給我紮的時候,我覺得好孤獨哦!

似乎,冥冥之中,有雙命運的黑手,逮著一個就是一個,然後,一陣針亂紮。

苦難就是,猝不及防被容嬤嬤不長眼睛的針紮到瞭。

至於被紮的為什麼不是他,而是我,人生本有一課,就是是如何面對那些無解的事情。

每個人若想真正強大起來,都要度過一段獨自支撐的日子。

當跟呼嘯而來的命運對抗時,這種戰爭,註定單槍匹馬。

隻要能咬牙撐過去,自然會浴火重生。

我以前用過一個QQ頭像,這是一張自拍照。

江歌媽媽安慰章瑩穎爸爸要堅強:人生註定是一場單槍匹馬的戰爭

我的微信好友”東升“曾經好奇地問我,為什麼要拍這樣一張照片?

我說,我是希望,當我的生命中遭遇無力承受的痛苦時,要始終像向日葵一樣,

向著光,向著美,靠著人性的能量,把命運這頭怪獸摁到在地,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卉姐,前資深媒體人,對情感、生活病灶望聞問切的技術一流。著有特稿文集《假如沒有這些遇見》。個人原創公眾號:卉姐(ID:tzzsh_20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