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學思維模型:在最少“已知量”下,求取職場”最優解”的思維法寶

沒有僥幸這回事,最偶然的意外,似乎也都是有必然性的。—愛因斯坦

01

天文學思維模型

隨著疫情的陰影逐漸散開,職場人整理好心情,收拾好“行裝”,重新上路。而一部分年前離職的人,也正在投簡歷、面試找工作。

你是如何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的?我們大部分人找工作,都是去官方網站上看看簡介,或是看看離職員工的評價和反饋。但有時進入一傢公司後,才發現不是理想中的樣子。

為什麼會這樣呢?主要是因為我們對目標公司瞭解的不夠,公司披露的信息有限,能看到的可能隻是冰山一角。

除瞭找工作,對於每一個職場人來說,每天都有繁雜的事物要處理,信息真假難辨,甚至連可靠的信息都沒有。那我們該如何應對,並做出最好的決策呢?

我最近在學習高爽老師的天文學通識課程。高爽老師是天文學博士和科普作傢,博士畢業於德國海德堡大學天文專業,先後在中科院國傢天文臺和北京師范大學做研究和教學。

天文學是一門探索未知的學科,探索的范圍是整個宇宙,所以要求天文學傢能夠在信息極其有限的情況下,還能不斷開展研究。

而天文學傢的思考方式和框架就是“天文學思維模型”,這個模型,對我們這些職場人來說,能帶來很大啟發。

那麼,今天我結合高爽老師的天文學通識課程,再聯系對於天文學的認知,分析探討“天文學思維模型”這個法寶,助力我們在信息不完備、資源不足的情況下發現真相,做出決策 。

02

天文學思維模型能帶給你什麼?

為什麼我們要學習掌握天文學思維模型?你可能會說,天文學離我太遙遠瞭,那些無邊無際的東西,跟我沒有太大關系。

事實上,天文學離我們並不遙遠,我們就在這個體系中。正如美國著名天體物理學傢尼爾·泰森所說:研究宇宙沒有讓我感覺到渺小,當我用宇宙的視角反思生命,我感受到我跟宇宙緊密相連,我更自由瞭。

掌握天文學思維模型,學會用宇宙學的角度思考問題,能夠讓我們看見事物更清晰的註腳,打開一扇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門。天文學思維模型能給你帶來的洞見主要有以下3個方面:

①在有限信息中發現真相,在不確定性中做出正確決策

天文學就是一門能在信息極其有限的情況下,還原出宇宙真相的學科。

天文學研究的是宇宙,宇宙浩瀚無邊,人類隻能通過各種儀器設備觀測,通過計算演練得出結論,掌握的數據與宇宙尺度相比,可以說是微不足道。而天文學傢的獨門絕技,就是通過極其有限的信息,發現事情的真相。

天文學傢通過觀測超新星爆發,僅僅通過接收到的一百多個光子,就能推斷出釋放出的元素是什麼以及元素質量有多少;通過觀測宇宙微波背景輻射,就能還原宇宙早期的物質構成和分佈情況。

我們面對的就是一個不確定性極強的社會,資源不夠,條件不足,信息有限。不確定性是世界的根本屬性,隻有掌握在各方面條件都不充分的狀況下做決策的能力,才能更好解決問題。

就說你選擇什麼行業,做什麼工作,都是充滿不確定性的。過去吃香的行業,現在可能都已經消失瞭,比如電話接線員,而如今,出現瞭外賣員、快遞員等前人想不到的職業,許多行業也在經受人工智能的沖擊。

天文學研究的是人類無法觸達的地方,具有前瞻性。宇宙年齡有138億年,人類文明歷史不到1萬年,但人類還是要去研究宇宙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正如我們每個人,不僅要做好當下的事,還要學會從過去發掘規律,對未來有所預測。

②宇宙學原理是天文學“第一性原理”,宇宙學視角是最廣闊的他者視角

你一定聽說過“第一性原理”。什麼是“第一性原理”呢?

第一性原理是超越因果律的第一因,且是唯一因,同時第一性原理一定是抽象的。

第一性原理來源於量子力學,簡單來說就是從頭計算,不需要任何參數,隻需要一些基本的物理常量,就可以得到體系基態的基本性質的原理。

應用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就是要我們能夠抽絲剝繭,看透事物的本質,找到最基礎的墊腳石。

天文學的第一性原理是宇宙學原理。宇宙學原理就是:人類和地球在宇宙中一點也不特殊。反過來說,其他星球和星系也不特殊。

宇宙學原理有多重要?宇宙學原理的核心,是宇宙中任何一個天體都不特殊,這樣宇宙就存在廣泛的相似性與普遍性,這是開展天文學研究的基礎。

於我們而言,要想學會天文學思維,首先要知道我們每個人都不特殊,我們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問題也不特殊。不特殊,就是說我們自己乃至一切事物,都具有普遍性。

知道自己的渺小,不隻是要在心態上轉變看待問題的視角,更重要的是知道我們遇到的問題完全可以在歷史上找到解決辦法,要學會利用前人的經驗教訓解決問題。

而個人遇到的困難和挑戰,都可以總結出規律,隻要能夠被發現、證實,那麼就可以推廣運用到其他任何事物上。這就是為什麼普通人隻能看見現象,而高手看透本質。

其次掌握天文學思維模型,可以提升我們思考問題的維度。宇宙學原理出現之前,世界是被“地心說”統治的。地心說就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視角。

在職場中,就忌諱以自我為中心,如果沒有宇宙學原理的思維,我們隻能看到自己和當下,看不到他人和客觀的環境。

當你和同事產生矛盾,和領導產生意見分歧,問題肯定不是在眼前可見的事情上,一定牽扯到更大的利益聯結關系。

當你與客戶合作,不能隻看到眼前的利益和二者的關系,要看到潛在的競爭對手和合作夥伴。擴展時間和空間,當下的行動就是未來的伏筆,所以需要重視長遠的發展與合作,而不是為瞭眼前的利益忽視長遠目標。

③大數據時代,更需要鍛煉抽身而出獨立思考的能力,在信息有限下做決策

如今社會進入大數據時代,我們每一次瀏覽網頁,每一次點擊,都成為大數據的一部分。各種APP都在通過數據分析給你精準推送信息,誘導你閱讀和消費。

當你網購和訂外賣時,主要也是看評分,排行榜等等。而這些數據,真的就可靠嗎?當你相信瞭大數據,點瞭菜買瞭商品,可能會發現並不好吃、不喜歡。

每一個在網絡上發酵的事件,被大眾點燃情緒,一夜過後,劇情可能就會反轉。過度依賴大數據,我們會失去判斷能力,在信息的洪流中迷失自我,找不到真相。

也許我們不該滿足於大數據,而是要抽身出來,獨立思考,更不是人雲亦雲,當烏合之眾。

面對問題和挑戰,許多人的建議是要多采集有關信息,分析更多的數據,但如果沒有那麼多信息和數據,你是否還能做出正確的決策?

對於我們來說,如果總是需要完備的信息才能做出決策,那就無法鍛煉自己在有限信息下,還原真相和事實的能力。

天文學正是這樣一門學科,信息極度有限,甚至無法接近觀測對象,卻能從中發現規律,形成一個個模型,並在探索研究中不斷更新。

對我們來說,掌握天文學思維模型,不但節省探索成本,更能加強我們對事物本質的認識。沒有宇宙學原理的視角,我們遇到的困難就都是特例,特例無法產生規律,就沒有參考價值。

03

如何利用天文學思維模型,在信息有限的情況下取得最優解?

①用“可視化”對事物細節進行補充和還原,用邏輯進行演繹推理

劉潤老師有一句話:不抽象,就無法深入思考;不還原,就看不到本來面目。

這句話用在天文學上,非常貼切。2019年4月,人類歷史上第一張黑洞照片發佈。事實上這張照片不是真實的大小,真實的照片非常小。

天文學傢高爽老師這樣解釋:

這張照片隻有幾十微角秒的大小,就像你檢查視力的時候去看視力檢測表,最下面那個視力2.0的符號都比這個黑洞大500萬倍,相當於站在地球上看月球上的一個橘子。如果直接去看的話,不可能看到任何東西。

其實不止是黑洞照片,我們在紀錄片或網上看到的行星或星系照片,都是經過天文學傢補充和還原的。經過計算機後期處理,我們才能看到璀璨奪目的效果,產生身臨其境的感覺。

天文學傢最需要還原能力,因為他們不僅要知道過去,還要知道未來。而還原能力來源於可視化,可視化是天文學傢把抽象的數據信息還原成清晰可見的圖像信息的過程。

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研究員單桂華,在“SELF格致論道講壇”上說到:有瞭可視化,天文學傢不費吹灰之力,就有瞭一臺指哪打哪的望遠鏡,而且還可以穿越歷史。

對於我們個人,在信息有限,觀察受限的情況下,是不是也需要還原能力,讓事實呈現出來?這在麥當勞歷史上,有一個非常經典的“奶昔錯誤”案例。

麥當勞曾經發起過一個項目,目標是增加店裡奶昔的銷量。做完調研和采訪後,麥當勞的奶昔在口味和性價比上有瞭很大進步,但銷量並沒有增長。

後來麥當勞請瞭哈佛商學院的克裡斯滕森教授來研究。營銷人員每天在店裡待18個小時觀察所有顧客,研究他們何時來買奶昔,穿什麼衣服,是店內食用還是帶走等等。

經過觀察研究,一個研究人員發現:他所在的那傢麥當勞40%的奶昔是早上賣出去的,而且顧客一個人,也不買別的東西,買完就直接上車帶走瞭。

於是克裡斯滕森的團隊采訪瞭那些早上購買奶昔的顧客,終於知道瞭原因:

早上買奶昔的顧客上班路程很遙遠,他們會感到無聊,因此需要增添一些樂趣,也要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奶昔可以喝很長時間,不會像甜甜圈那樣掉屑,把衣服和方向盤弄臟,面包又太幹,而開車不方便塗抹奶酪和果醬。

在市場營銷中,一個人的需求可以分為顯性需求和隱性需求,顯性需求是直觀的,但隱性需求是最本質的需求,才是我們最需要挖掘並進行還原的。所以要想擁有深刻的洞察力,就要先擁有還原能力。

正如福爾摩斯所說:“一個邏輯學傢能憑一滴水推測出大西洋或亞加拉瀑佈的存在,整個生活其實是一條環環相扣的鏈條,隻要看到瞭其中的一環,整個鏈條的情況也就知道瞭。”

②借用“宇宙學原理”,探究事物的底層邏輯,以不變應萬變

在天文學中,宇宙學就是基礎原理。承認地球不特殊,承認人類不特殊,宇宙學原理就適用於整個宇宙。

高爽老師對宇宙學原理的看法是:如果不相信宇宙學原理,那麼我們觀察宇宙,隻要發現不同,就是特例,這樣下去,整個宇宙就是一個一個特例的集合。那樣的天文學根本不能算是一門科學,隻能算是在“集郵”。

我們知道,哥白尼提出瞭日心說,開創瞭宇宙學原理。而在哥白尼之前的天文學研究,是以地球為中心,每個天體的運行軌跡,都是幾個模型的復雜疊加,每增加一個天體,就要重新計算天體的軌跡。

這樣就給天文學帶來瞭麻煩,天體和它們的軌跡都是特殊的,這樣做再多研究,得到的也隻是特例的集合,沒有規律,每一次發現新的天體,都要重新計算一遍。

通過研究,積累,並形成一套應對萬物的底層邏輯系統,是獲得成功的必要條件。就像我們上學時做的數學題,雖然形式千變萬化,但考察知識點是一樣的。

隻有那些真正領悟題目規律的學生,才能在不同的形式下解出答案,沒有領悟規律的學生,隻要變化出題形式,大腦就蒙圈瞭。

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曾說:“我經常被問到一個問題:’未來十年將會發生什麼變化?’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也是一個很常見的問題。幾乎從未有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未來10年裡,什麼東西不會改變?’我認為這個問題比’未來10年將會發生什麼變化’更重要。”

未來誰也不可預測,黑天鵝事件層出不窮,我們掌握的信息永遠有限,所以你一定要學會總結規律。你有沒有問過自己:什麼是未來10年甚至永遠不會變的?

就說在職場中,什麼是不變的?對於自身來說,過硬的專業技能、真誠靠譜的個人品質,一定是永遠不會變的,這樣的人是首選合作者。一個投機取巧的人,可以在多次考驗中“逃生”,但總會有栽跟頭的一天。

對於外部來說,我們服務的客戶,他們需要更好的服務,性價比更高的產品,這些都不會變。那麼公司會變嗎?行業前景會變嗎?如何在有風險的市場中守住自己的基本盤,這些都需要深入考慮。

古典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今天職場的底層邏輯,已經從過去的“行業、企業、職位”,變成瞭今天的“圈子、能力、特色”。

行業、企業、職位變化太快,不經意間可能就沒瞭,但圈子、能力和特色卻可以由自己主動打造。其中圈子對你的估值影響最大,在好圈子中個人品牌越好,你的機會也越多。

例如《射雕英雄傳》裡的郭靖,本來是個笨小子,卻機緣巧合進對瞭圈子。他的第一位貴人是全真教掌教馬鈺,得到點撥後對劍術和鞭術才有所領悟。後來通過黃蓉的關系,拜北丐洪七公為師,得到瞭降龍十八掌的真傳,與老頑童周伯通惺惺相惜並結拜瞭兄弟,學會瞭《九陰真經》,沒幾年就一舉成為能與五絕並列的頂尖高手。

當然,郭靖之所以能取得成功,與他勤奮好學的品質、秉直的性情分不開,這個過程中他的能力在不斷提升,個人特色也一直給他加持。

再說“孟母三遷”的故事,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母親帶著小孩不停搬傢,事實是孟母知道階層進階的底層邏輯,是接近更好的圈子,認識優秀的人。

正如那句名言所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就是古人總結出的規律。找到事物的底層邏輯,總結出第一性原理,你便能在紛繁復雜的表象之下找到最優解。

③建立可觀測模型,驗證“最小可行性產品”,以最小成本試錯

天文學對宇宙的研究是建立理論模型,這個過程,就像模擬犯罪現場,然後看真實情況與猜測是否吻合,由此驗證結論。

研究過程需要保持思想的開放,同時需要深度思考,沉下心來做事,即思維開放性與強大攻關能力相結合。

這個建立模型的驗證方法同樣可以利用到我們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你想要得到一個什麼結果,就先建立一個模型,然後觀察模型的結果是否與預測一致,如果不對,那就要修改參數或修改模型。

查理·芒格說過一句話:世間宇宙萬物都是一個相互作用的整體,人類所有的知識都是對這一整體研究的部分嘗試,隻有把這些知識結合起來,並貫穿在一個思想框架中,才能對正確的認知和決策起到幫助。

把宏大的目標拆解成一個個可實踐可驗證的單元,獲取反饋形成閉環,才是一個持續學習者的學習路徑。如何建立自己的模型來試錯?“最小可行性產品”這個概念可以給我們啟發。

埃裡克·萊斯的《精益創業》提出瞭創業的最小成本試錯方案,也就是推出最小可行性產品(MVP),根據市場和用戶的反饋,不斷調整和學習,如果產品不符合用戶需求,就能快速失敗,如果產品被用戶認可,就可以不斷優化和迭代,最終大規模投入市場。

例如說一個即將畢業的學生,他怎麼確定自己未來的工作方向,如何在有限的信息的信息裡獲得他想要的結果?

實習可以最小成本達到目標。因為實習時不用面臨大風險,而且在面對挑戰的時候,可以驗證自己的能力,看是否能解決實際問題。

實習生能夠主動去請教前輩,瞭解更多行業動態,最後如果所有嘗試都失敗,還可以及時調整方向,重新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

不止是找工作,在學習過程中我們也常常面臨未知選擇。今天聽人傢說學寫作賺錢,於是盲目去寫,結果沒有方法論支撐,寫瞭幾天就放棄瞭。明天覺得健身對身體健康好,於是去辦瞭一張健身卡,去瞭兩次就再也沒去過健身房。

後天聽人傢說學編程提升職業技能,於是報個線上學習班苦練,卻不知道為什麼要學,最後學瞭也用不上,也隻是白學。

在對自己瞭解不夠,對外界信息掌握不足的情況下,最好就是先明確學習目的和自身需求,不要人雲亦雲,盲目跟風,否則最後浪費時間啥也沒有學到。

比如說寫作這件事,一開始就想寫出優秀文章肯定是不可能的,那怎麼激勵自己寫出優秀長文呢?

你可以先在朋友圈獲得反饋,再到公眾平臺寫,根據閱讀、評論、點贊數分析文章,持續優化,不斷驗證,這樣寫作水平才能逐步提高。

④增強共享理念,學會“模型互聯”,保持開放性,做個信息偵察兵

俄國著名數學傢馬爾科夫有一句名言:任何一個進步的體系,都是開放的,不然就會喪失其發展的可能性,因而也就會喪失其進步性的特點。

天文學是一門非常開放的學科。在所有科學當中,隻有天文學的研究成果可以被全世界所有的天文學研究者和愛好者共享、驗證。因此天文學研究者和愛好者是崇尚開放交流、互惠互利的一群人。

為什麼會這樣呢?首先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觀測太空的,你得有觀測工具——望遠鏡。但望遠鏡造價昂貴,有的還在外太空,所以全世界的科學傢都在共享他們的望遠鏡,望遠鏡的主人把觀測好的圖像轉換成數據,然後放在網站供其他科學傢們下載使用。有的天文學傢一輩子都沒見過他“使用”的望遠鏡。

其次,天文學的核心框架是模型體系。因為觀測數據有限,得出的模型可能缺乏說服力,就需要找其他科學傢的模型背書,能關聯的模型越多越有說服力,越能形成一個牢固的模型體系。

高爽老師在天文學通識課中說:

天文學就是個抱團取暖的學科,一個模型不靠譜,那我就拉幫結派,和更多的其他模型發生關聯。你要是想證明我的模型錯瞭,那你就要把我背後的一大幫模型都打倒。

這能給我們什麼啟發呢?在信息和資源都有限的情況下,我們如何保證自己做的決策是對的?如何更好達到目標?獨自悶頭想肯定不行,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開放性,與外界交流互換信息。

一個人的思維模型是有局限的,我們要學會與他人進行“模型互聯”。

首先,在職場中,一個人不能隻會獨自低頭做事,還需要與同事和領導進行良好溝通,方便信息共享,也利於工作對接。

同時,保持開放性也是為瞭得到更多啟發。每個人都有一個想法,交流之後就能得到多個。

在職場上,有兩個場景不能錯過,一個是茶水間的閑聊,一個是和同事一起吃午飯。因為在交流過程中,許多工作問題都可以找到解決方案。

此外,一個人除瞭展示自身過硬的能力素質,還可以怎樣展現自己,獲得更多機會呢?有一個厲害的辦法是“共享”自己,找行業重要人物為你背書。

就說前兩年熱播的《瑯琊榜》中,胡歌飾演的梅長蘇,就是一個懂得充分利用江湖大俠為自己的才能背書的人。

梅長蘇要平反冤案,但他的武功已經廢瞭,成瞭一位文弱書生,如果貿然行事肯定會失敗。所以他先成為江湖第一幫江左盟的盟主,然後通過仗義出手拯救一批人,樹立瞭江湖地位,獲得一致好評。

而他也知道充分利用輿論為自己造勢,像“江左梅郎”“麒麟之才”這些名號,都是瑯琊閣推送出來的。

他在沒有露出真容以前就在江湖上名聲大振,到處都傳頌著他足智多謀的事跡,太子和譽王久聞大名,對他的才能深信不疑,都想把他“收入囊中”,梅長蘇等時機一到,便進京開啟復仇之路。

職場如江湖,我們不僅要懂得保持開放性,不斷與外界交換信息,還要懂得孤立封閉的個體是脆弱的,隻有進行“模型互聯”,才能發現問題,不斷完善和鞏固自身能力體系。

04

總結

總結一下,天文學是一門在信息極其有限的情況下,還能發現真相的科學。在如今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在職場中,我們每個人每天都要做出許多決策,信息有限、資源有限、條件不足,我們如何獲得更多機會,取得最優解呢?

本文給瞭你四個辦法:

第一,用“可視化”對事物細節進行補充和還原,用邏輯進行演繹推理;

第二,借用“宇宙學原理”,探究事物的底層邏輯,以不變應萬變;

第三,建立可觀測模型,驗證“最小可行性產品”,以最小成本試錯;

第四,增強共享理念,學會“模型互聯”,保持開放性,做個信息偵察兵。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