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日本政府寧願每人奉送1000美元安置費,也要遣返50萬黑人

日本不僅僅是亞洲發達國傢,社會治安在世界也屬首屈一指,上世紀80年代初,經濟騰飛,許多黑人為瞭做生意大量偷渡到日本,造成日本在90年初時有接近50萬非法居留的黑人。

上世紀日本政府寧願每人奉送1000美元安置費,也要遣返50萬黑人

這些黑人對日本當地治安造成嚴重影響,同時日本也有數萬黑二代的誕生,日本政府慢慢看到瞭黑人對日本所產生的嚴重危害!

當時在日本非法居留的50多萬黑人同樣也是將他們的護照撕爛,因為日本是當時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國傢非常富裕,黑人到瞭日本後,哪舍得回非洲啊?一樣是撕爛護照,賴在日本不走。

上世紀日本政府寧願每人奉送1000美元安置費,也要遣返50萬黑人

日本政府是怎麼處理這個問題的呢?

日本政府和非洲的莫桑比克建立瞭不錯的外交關系,向莫桑比克政府承諾要無償援助幾千萬美元給莫桑比克。但是日本政府提出一個條件,就是要莫桑比克政府接納在日本的50萬非法居留黑人,遣返費和安傢費不用莫桑比克政府出,由日本政府支付每個遣返黑人每人1000美元安傢費。經過兩國三個月時間的商討,莫桑比克政府決定接受這50萬黑人。

上世紀日本政府寧願每人奉送1000美元安置費,也要遣返50萬黑人

日本政府則趁熱打鐵,馬上在半年的抓捕行動中,將50萬黑人都抓進難民營,然後用25艘貨輪押運這50萬黑人運到莫桑比克,居住地則由莫桑比克政府提供。結果日本在一年時間內就將50萬三非黑人全部清理幹凈瞭。

上世紀日本政府寧願每人奉送1000美元安置費,也要遣返50萬黑人

日本為什麼沒有穆斯林?

世界上有許多國傢,特別是在歐洲,隨著穆斯林移民的湧入,現在正在經歷著顯著的文化轉變。法國,德國,比利時和荷蘭就是范例,來自於穆斯林國傢的移民,以及穆斯林的高生育率,影響著生活中的每一個區域。

我們有興趣去知道世界上還有一個國傢,無論是官方還是民眾,對待穆斯林事務用的是完全另一種方式,這個國傢就是日本。這個國傢在任何層次的穆斯林事務上都保持低調,政治上,伊斯蘭國傢的政治大佬幾乎從不訪問日本,日本領導人訪問穆斯林國傢也很罕見,和穆斯林國傢的關系基於石油和天然氣,因為日本要從部分穆斯林國傢進口,官方的政策也不會給來日本的穆斯林公民資格,日本謹慎到甚至不會給穆斯林永久居留權。

日本禁止公眾去領養伊斯蘭地區的孤兒,任何穆斯林積極遊說日本人皈依伊斯蘭都被視為變節他國。幾乎沒有機構教授阿拉伯語,在日本進口一本古蘭經都很難,在日本的穆斯林,通常都是外國公司的員工,日本幾乎沒有清真寺,日本政府的政策是進最大的努力阻止穆斯林進入,就算是在本地外國公司派來的物理學傢,工程師和經理也不例外,日本社會還是希望穆斯林在自己傢祈禱就好瞭。

日本公司在尋找外國工人的時候,會特別標註,不需要穆斯林工人。任何進入日本的穆斯林,甚至很難租到房子,隻要是穆斯林居住的地方,周圍的鄰居都會很煩躁。

日本禁止任何伊斯蘭機構的建立,建設諸如清真寺伊斯蘭學校幾乎不可能,在整個東京目前隻有一位祈禱主持人。相較於歐洲,幾乎沒有日本人關心伊斯蘭,如果日本女人嫁給瞭穆斯林,她將被她所在的社會和傢庭拋棄,日本沒有伊斯蘭教法,日本有些許根據伊斯蘭教法制定的清真食品,但是在超市很難買到。

日本人對待穆斯林的方法也體現在數量上,在日本1.27億人口中,隻有幾千穆斯林,少於百分之一,被轉化成穆斯林的日本人極少,在日本有數以萬計的外勞是穆斯林,大部分來自於巴基斯坦,作為建築公司的工人進入日本,然後,由於社會對待穆斯林持負面態度,他們都很低調。造成這種情況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日本將所有的穆斯林一同視為基本教義派,就是那些不願意放棄傳統觀點接受現代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的,在日本伊斯蘭被視為一種奇怪的宗教,任何有智商的人都應該避免接觸。

第二,大部分日本都沒宗教信仰,但是行為習慣卻受到神道教和佛教元素影響,混成一體融入進國民習慣,在日本,宗教和民族主義的概念息息相關,對待外國人的偏見時時刻刻都存在,無論他們是中國人,韓國人,大馬人,印尼人,包括西方人也不例外。有些人稱其為“民族主義感的完成形態”,也有人稱其為“種族主義”,不過看起來兩者都不是錯誤的。

第三,日本根本就不接受一神論的概念,也不相信一個抽象的神,他們的世界觀和物質世界的關系更深,無信仰,無感情。他們似乎也總會把猶太教和伊斯蘭歸為一類,基督教在日本卻不被消極對待,很明顯,耶穌的形象在日本更像是佛祖或是神道教。

日本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他們對待伊斯蘭無論多麼負面消極,他們內心裡根本不會感覺到愧疚,他們對待穆斯林國傢恩怨分明,他們對待他們經濟利益所涉及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而有益於日本的穆斯林國傢維持友好關系。

另一面,日本的民族主義者認為伊斯蘭適合某些國傢但是不適合日本,因此,穆斯林必須滾到國外。因為日本對待外國人大多脾氣溫良,態度平靜慈祥,外國人對待日本人也趨向禮貌和尊重,在外國人面前,日本人的交流方式極少大聲或者粗語,因此外國人對日本人心懷敬意,盡管他們內心是種族主義而且在移民事務上歧視穆斯林。

日本官員被問到日本人對待穆斯林的所有尷尬問題,通常都不會作答,因為他知道回答會讓人更憤怒,他不能也不願意給予明確的答復,他將會一笑而過;如果有壓力的話,他將請求寬裕的時間請示上級指示,不過答復是永遠也不會給出的。

日本這個國傢幾乎沒有穆斯林存在,因為日本對待伊斯蘭和穆斯林的態度已經遍佈在國傢的每一個層次的人群中,無論隨便從大街上找個人,或是公司機構,或是高級官員。

在日本,相較於其他國傢,這裡沒有“人權”機構給穆斯林支援來對抗政府,在日本,沒有任何穆斯林能非法偷渡的到這裡賺一毛錢,也幾乎沒有人給他們法律支持,讓他們獲得臨時或者永久居留權,更別說公民身份瞭。

還有一樣幫助日本遠離穆斯林移民的是,日本人對待外勞的態度,外勞在日本被視為消極的存在,因為他們搶瞭本國人飯碗,日本老板覺得有責任雇傭日本人,即使花銷比外國人貴上幾倍。

在日本,老板和員工的關系比起西方要深刻的多,老板和員工覺得雙方要相互負責,老板覺得有責任要給員工生活,員工覺得有責任給老板工作結果,這種情況就讓責任心很低的外勞很難接受。

事實上,公眾和官方對待穆斯林移民的態度合一,就使得日本世界豎起一道鐵墻,穆斯林既沒法也沒能力穿過,這道鐵墻使得世界對日本穆斯林事務的批評沉默下來,因為全世界都瞭解,批評日本是沒有意義的,就算批評也不會讓日本對穆斯林移民敞開大門。

日本正在給全世界上演一堂有趣的教學課:民族傳統和移民準入有著直接的相互關聯,人民如果有牢固清晰的民族傳統和身份認同,將不會讓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失業人口進入本國。如果人民的民族傳統和身份認同薄弱易碎,那麼面對外國文化的入侵將毫無應對之力。

151閱讀

搜索

日本移民2020新政策

黑人在日本受歡迎嗎

2020日本移民條件

日本驅逐50萬黑人出境

廣州黑人犯罪率

2020日本移民新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