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飛將軍劉錦棠安在,甲午之戰能勝出嗎?(二)

客觀的說,這仗真的沒法打,至少說對於劉錦棠以外的人來說,基本上隻能認輸,所以新任突厥斯坦總督科爾帕科夫斯基,對自己的安排信心滿滿,他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伊犁中國人是不可能要回去的。

僅僅伊犁中國人不可能要回去,甚至隻要他願意,中國人有可能在新疆都待不下去,所以這場談判,中國人要想保住新疆,就必須放棄伊犁,當然,前提還必須是俄國人心情比較好,占瞭大便宜的前提下。

878年9月,白彥虎手下的500多名騎兵,從伊犁附近出發,南下到新疆中部一帶,開始大肆的燒殺搶掠,這些人避實擊虛,專打清軍的空擋,駐防的軍隊連連出擊,卻連他們的影子也抓不住一個。

與同時,阿古柏的餘孽,也以幾十百把人一股,頻頻地竄入南疆,裹挾當地的群眾叛亂,不從者就燒殺一空,導致南疆的局勢再次陷入混亂,這些人行跡鬼祟,稍有風吹草動就竄回俄境。

劉錦棠開始拿他們也沒有辦法,幾次寫信給俄國突厥斯坦總督,要求他交出白彥虎,制止這些宗教恐怖分子侵入中國境內,可是俄國人卻推三阻四,顧左右而言他,擺明瞭就是要制造麻煩。

駐防的軍面對敵人不斷的襲擾,一時更是群情激奮,紛紛要求進入俄國境內追擊,可是左宗棠卻很冷靜,制止瞭他們,他在給劉錦棠的信中說,這話對俄國人說說可以,但是絕不能真做,打到現在,已經到瞭大清能力的極限,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挑起全面戰爭。

而且左宗棠要求劉錦棠,不僅僅不能追入俄國境內,而且還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打垮白彥虎和阿古柏餘孽,把他們徹底消滅,最好在談判開始之前,就解決這個問題。

因為這不僅僅系到崇厚,到瞭俄國能不能談得下去的問題,也關系到瞭清軍,到底能不能在新疆站得住腳,每拖一天,麻煩就更大一點,所以一定要快。

考驗劉錦棠的候到瞭,就這麼一點點人,要守住這麼大一塊兒地方,不僅僅要用步兵去打垮騎兵,而且敵人還有一個安全的後方,這相當於綁住瞭手腳和別人對打,面對這麼多不利的條件,這仗怎麼可能打得贏?

所以我說劉錦棠,晚清第一名將,絕不是浪得虛名,因此翁同龢對他那麼崇拜,覺得有瞭他就能打得贏甲午戰爭,而李鴻章也曾經不無嫉妒地對同僚說過,左宗棠也沒有什麼瞭不起的,全靠瞭一個劉錦棠,那絕不是沒有道理的。

要知道同時期的名,無論是保衛臺灣的劉銘傳,還是打贏瞭鎮南關大捷的馮子才,他們都隻是打贏瞭一個局部戰役,而且都是背靠後方,以多勝少,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劉錦棠面臨的,這樣棘手的情況,也沒有像劉錦棠這樣,從頭到尾就沒有打過敗仗。

不僅僅沒有打過敗仗,重要的是,劉錦棠打贏的每一仗,都堪稱是奇跡,而且全都是在挑戰人類的極限,讓我們看一看,面對如此一個無解的困局,劉錦棠是如何創造傳奇的!

如果飛將軍劉錦棠安在,甲午之戰能勝出嗎?(二)

劉錦棠

如果我們要錦棠比作武高手,那麼他武功的特點,就是一個快字,快到瞭無與倫比。

1878年9月10日,白彥派手下碎屹塔,孫義和,金山率領500多名騎兵,再次竄入新疆中部,攻下瞭阿克蘇西南500裡地的柯爾坪,就是楊芳當年在這裡大破張格爾叛軍的地方,接著又攻下瞭阿克蘇附近的雅哈托庫克臺,車底庫爾臺和色低客臺三處,一時氣焰十分囂張。

清軍接連幾次都撲瞭空,劉錦棠最派出提督楊金龍和提督譚慎典分別去追,可是每次得到消息,往往都是幾天之後,再匆匆忙忙的趕到事發地點的時候,敵人早就跑得無影無蹤。

對於這股“出沒飄疾,不恒其處”匪幫,劉錦棠很快就發現自己的戰術不對,跟著敵人的屁股追,肯定不是一個辦法,那該怎麼辦呢?

苦思冥想瞭幾天以後,劉錦棠突然想到對付這樣的敵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要趕在敵人出動之前,預先知道他們的去向,可是劉錦棠又不是能鉆入敵人肚子裡的孫悟空,他又如何去知道敵人的想法呢?

雖然劉錦棠不能鉆進敵人的肚子裡,可劉錦棠卻很快就想到,他可以站在敵人的角度上去想問題,效果是一樣的。想明白瞭這一點,問題一下子就變得簡單瞭。

於是他就按照這個思路繼續推理,如果我是人的話,搶瞭這麼多東西,下一步會幹什麼呢?顯然是把搶到的東西,帶回他們在俄國的傢。那麼既然是回傢,又該走哪條路呢?當然是沒有清軍把守的路。

想清楚瞭這一節,劉錦棠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他拿起地圖一研究,發現有一個回去的關口,非常的偏僻,就算離得最近的清軍,也在400裡地之外,劉錦棠心想,如果我是匪幫的話,肯定會走這條路。

可是上一次知道敵軍的動向,已經是兩天前瞭按照正常的騎兵行軍速度,劉錦棠估計敵人會在明天天黑之前,肯定能趕到那裡。

可是既然他推斷敵軍會選這條路,正是因為離得最的清軍,也相距400裡地,所以反過來說,隻有一天一夜的時間瞭,清軍肯定是不可能趕到的,所以敵人才會走這條路,這該怎麼辦?

沒有什麼怎麼辦,對於劉錦棠來說,你覺得我不可一天一夜行軍400裡地,那我就一天一夜行軍400裡地給你看。

於是劉錦棠命令離那裡最近的清軍道員羅長祐,也就是個在吐魯番戰役中,一晝夜行軍200裡地,突然出現在馬人得背後,打垮瞭3萬敵軍的名將,這次他要率領部下,再挑戰一下人類的極限,一晝夜行軍400裡地,去全殲這股敵人。

是的,400裡地,你沒有聽錯,也就是200公裡,北京到唐山,上海到杭州,廣州到河源,成都到內江的距離,相當於跑5個馬拉松,除瞭蒙古騎兵以外,古今中外,沒有任何一支步騎混合的軍隊,能在一晝夜間行軍四百裡地。

即使是在解放軍的戰史上,也找不到相關的記載,比解放軍極限,清風店戰役中的120公裡,還要多出瞭80公裡,這對於普通的將領來說,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劉錦棠的部隊做到瞭,他們真的在一晝夜間行軍瞭40裡地,在1878年10月3日這一天,他們創造瞭奇跡,在一個叫沖肴罕的地方,堵住瞭這股敵軍,陣斬瞭敵將碎屹塔,生擒瞭金山,殲敵一百餘人。

雖然這一仗,由於清軍追上的時候,實在是太過疲勞,還是讓不的白彥虎手下的匪幫逃脫瞭,可是從此以後,他們卻被徹底嚇破瞭膽,再也不敢進入新疆。

因為他們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情,是劉錦棠做不到的,在他們的眼中劉錦棠已經不是人,而是超人!

你可千萬不要以為,劉錦棠打仗隻是靠跑得快,他還有一個特長,是在一個非常陌生的地區,能迅速的建立起情報網。

我們都知道,古代人打仗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由於認知上的局限性,加上技術手段的限制,很難全面掌握對手的動向,大部分時候都靠道聽途說,基本上對敵人的動向,常常是處於兩眼一摸黑的狀況。

所以在最近大火的電視劇慶餘年裡,劇中的現代人穿越過去以後,最牛一件事,就是幫對方建立瞭一個情報機構,監察院,這可是瞭不起的進步,古人雖然也知道用間諜,可是系統性的搞情報,古人是完全不懂的。

當然,這也隻不過是虛構的故事而已,如果在真實的古代世界裡,有那個國能達到這個認知水平,它早就統一全世界瞭。

但是劉錦棠卻幾乎是一個奇才,作為一個古人,無論走到哪裡,他總是把情工作做得出類拔萃,前面劉錦棠打的達坂城之戰,就是一個絕佳的范例,他到瞭南疆以後所做的一切,更是達到瞭匪夷所思的境地,對於一個古人來說,簡直就是登峰造極瞭。

以前清政府在南疆最大的問題,就是常常不知道境外的敵人在幹什麼,經常是敵都打到傢門口瞭,自己才如夢初醒,可是劉錦棠到瞭這裡以後,事情就完全不一樣瞭。

1878年10月底,阿古柏手下的舊部阿裡達什,聯合默裡開爾木和卓,以迭什汗為首領,糾集瞭阿古柏軍隊中的5名五百夫長,180名士兵,打著幫和卓復辟的旗號,準備潛入南疆搞事。

你可不要覺得對方沒有幾個人,以前和卓發動叛亂,最初都沒有幾個人,然後他們利極端宗教狂熱進行煽動,很快就能聚集起大量叛軍。

在過去,清朝政府很少能對這種事先知先覺,往往都是事態鬧大瞭以後,被迫匆忙應,可是這一次這幾個人還在境外謀劃的時候,劉錦棠就已經知道瞭。

大傢一定要記住,劉錦棠這個時候,到南疆還不足九個月,情報網居然就已經延伸到瞭外,你說他牛不牛?!

所以這幫人一竄入新疆境內,剛剛和一幫信奉和卓的柯爾克孜族人以及他們的首領,極端恐分子阿普杜拉哈馬和他的兒子買麥提斯聯合在一起,劉錦棠就已經親自率領提督譚慎典,在當地情報人員瑪木特伯克的帶領下,打上門來瞭。

1878年11月10日,還在密謀階段的這群暴恐分子,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公開事,就已經被劉錦棠率領的清軍包圍,然後被打瞭一個措手不及,除瞭阿普杜拉哈馬和他的兒子買賣提斯跑掉瞭以外,剩下的300名恐怖分子被殲滅,30人被擒獲。

這就是情報的力量,一場危機還在萌芽中,就已經被化解,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阿普勒哈馬逃回俄國以後,俄國人立刻就不高興瞭,拿錢養你就是讓你去搞事的,誰讓你回來閑飯的?

於是阿卜杜勒哈馬隻好勾結大小和卓的後裔們,用他們做號召,很快又組織起瞭一支部隊,人數達瞭幾千人。

不過這一次他學狡猾瞭,知道劉錦棠不好惹,沒敢冒冒失失的深入南疆,可是俄國人的差事也不能不應,於是他就在離俄國邊境不遠的地方紮下瞭營,時時刻刻保持對南疆的威脅,讓清軍隻能陪他耗著,沒法去做其他的事情,這樣也就算對俄國人有瞭一個交代。

由於上一次吃瞭劉錦棠的苦頭,這一次他也學機靈瞭,精挑細選瞭一個兩面是山的山谷駐紮,山谷的一通往俄國,山谷的另一邊通往南疆,谷口有一片戈壁,這裡四周都一望無際,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隱藏。

阿普杜勒哈馬打的主意是,如果清軍再來攻打,必須經過谷口的戈壁,這樣他遠遠的就可以發現清軍的動向一旦形勢不妙,他就可以迅速的竄回俄國境內,等到清軍一旦退去,他可以又回來繼續威脅清軍,打不過你,我耗死你總可以吧。

這一招實在是太壞瞭,但是這就能把劉錦棠難住嗎?休想!

老鼠不出洞,有什麼瞭不起,擺一塊香噴噴的肥在它的洞口,它自然就沉不住氣瞭。

劉錦棠經過反復偵查發現確實無論怎麼做,都會打草驚蛇以後,他就派瞭幾個楊子榮,打入瞭座山雕的內部,不,是幾個柯爾克孜族的情報人員,打入瞭極端分子的內部。

這些人給阿普杜勒哈馬帶去瞭很多假情報,信誓旦旦的告訴他,劉錦棠已經率領主力到新疆中部去打白彥虎瞭,現南疆空虛,正是做一票大生意的好機會。

阿普杜勒哈馬果然上當瞭,派出瞭2300人,準備奇襲喀什噶爾,這魚兒一旦咬瞭鉤,自然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結中瞭劉錦棠的埋伏,幾乎全軍覆沒。

劉錦棠不但用兵速度奇快,又善於搞情報工作,而且還特別擅長指揮大規模的運動戰。

阿普杜勒哈馬和大小和卓的後們,拿著俄國人的武器,花著俄國人的錢,可是事情卻總也辦不好,最後終於把俄國駐突厥坦當局給激怒瞭,於是給他們下瞭死命令,再搞不出事來,就別回來瞭!

1879年8月3日,阿普杜勒哈馬率領3000多人,包圍瞭距離喀什噶爾700多裡地外的一個小城,色勒庫爾,也就今天的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古時候也叫做石頭城,大致的位置,在今天中國和塔吉克斯坦以及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方。

阿普杜勒哈馬之所以選這個地方,是因為這個地方和喀什之間雖然直線距離不遠,可是卻隔著喀喇昆侖山山脈,是一座古城,境有世界第二高峰,海拔8611米的喬戈裡峰,清軍救援不易,在平均海拔4千米以上的高度行軍,清軍就是走得再快,也得大半個月才能趕到。

不僅僅如此,阿普杜勒哈馬在和卓們的幫助下,又煽動瞭沿途不少柯爾克孜族發動叛亂,從英吉沙到這裡的糧道已經被掐斷,救援清軍光是要解決沿途的補給問題,就足以讓他們頭大如鬥。

所以阿普杜勒哈馬這一次勢在必得,而且退一萬步說,即便萬一攻擊不得手,這裡離俄國邊境很近,他隨時都可以跑回俄國境內。這要是對普通的將領來說,光是能及時趕到色勒庫爾,那就要謝天謝地瞭,其它的根本就不敢奢望。

可是對於劉錦棠來說,他卻覺得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他要借此機會,徹底消滅俄國人手中的阿古柏餘孽。

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錦棠率領的這隻清軍,到底是一隻由什麼樣的人組成的軍隊?一直以步兵為主的軍隊,居然能攜帶20天的口糧,在均海拔4千米的高原上持續行軍一個月,這樣的體力消耗,即便對於登山運動員來說,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有時候我讀著古籍,忍不住會想,劉錦棠的部下,真的就僅僅隻是,一群來自湖南鄉下的農民嗎?

但這還不是最神奇的,當劉錦棠接近敵軍的時候,他又做出瞭一個非常大膽的舉動,命令董福祥和張俊率領一支部隊,在4天4夜的時間裡,道800裡,去抄襲敵人的後路。

這可是在喀喇昆侖山脈上行軍啊!在被冰雪覆蓋的山巒之上,極端缺氧的情況下,清軍要怎麼做,才能實現這個目標呢?

但是他們確實做到瞭而且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因為不僅僅有中方的記載,也有俄國人的資料,清軍確實靠這隻奇兵,斷瞭阿普杜勒哈馬的後,實在是太不可思議瞭!

至於這次行軍有多難,古籍上是這樣記載的:“此次師行所至,率皆荒蕪阻絕,自來人跡罕至之區,石壁冰梯,直插霄漢,鳥道陡絕,士馬皆需扶揉上,俯視幽谷,冥冥渺不見底,加之煙霧嵐瘴濃濁異常,中者不省人事,致兵丁染患急癥者眾多,而戰馬糧馱墜崖者而斃及勞傷死者,更難數記,蓋自出關以來,行軍之艱阻勞瘯,未有若斯之甚也。”

壯哉啊!壯哉!劉錦棠的整個軍事生涯,幾乎都是在挑戰人類的極限,他的所有的勝利,幾乎全都是建立在,這些看起來,似乎絕對的不可能之上的。出乎意料,非常的出乎意料,對於劉錦棠的敵人來說,劉錦棠的所有舉動給他們帶來的,隻有震驚,非常的震驚,震驚到目瞪口呆,震驚到不可思議。阿普杜勒哈馬全軍覆沒,2000多人被擊斃,63人被擒獲,最後隻有30多人,僥幸逃回瞭俄國境內。

用這麼少的人,守住瞭這麼大一塊地方,劉錦在這段時間裡,先後粉碎瞭俄國人組織的5次大規模的侵犯,殲敵近萬人,徹底的把敵人打怕瞭,打哭瞭,的完全沒脾氣瞭。

面對著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對手,俄國駐突厥斯坦總督科爾科帕夫斯基,徹底的無語瞭,徹底的灰心喪氣瞭,在1879年9月以後,他已經沒有心情,再組織新疆的破壞瞭,他徹底的認輸瞭!

面對著這些豐功偉績,還有誰敢否認,劉錦棠晚清第一名將的美名,還有誰敢質疑,這個名副其實的飛將軍。

可是讀到這裡,很多讀者可能就會納悶瞭,這個中國軍事史上,可以和衛青霍去病李靖齊名的邊塞名將,怎麼我們就幾乎沒有聽說過呢?

長嘆之餘,又讓人憤憤平,歷史的真相怎麼能如此的被扭曲,民族的先賢又豈能總是被埋沒,總得有人做點什麼,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動筆,寫這段歷史的原因。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待續。轉於羅馬主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