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的西征

太平天國的西征

天王洪秀全

太平軍在北伐的同時,還派兵進行西征。西征的戰略目的在於奪取安慶、九江、武昌這三大軍事據點,控制長江中遊,確保天京的安全。

1853年5月,胡以晃、賴漢英等率太平軍溯江西上。西征軍進展極為順利,連戰皆捷,6月攻克瞭安慶,進軍包圍瞭南昌。9月撤南昌之圍,攻下九江。此後,西征軍兵分兩路。

西征軍的一路以安慶為基地,經略皖北。1854年1月,攻克皖北重鎮廬州(今合肥),安徽巡撫江忠源投水自殺。太平軍占領安微的廣大地區,成為西征軍的運輸要道,也是太平天國的主要養基地,在軍事上、經濟上一直是舉足輕重的戰略要地。

另一支西征軍自九江沿江西上,1853年10月再克漢口、陽,不久退守黃州。1854年2月,西征軍在黃州大敗清軍,湖廣總督吳文鎔投水而死。西征軍乘勝三克漢口、漢陽,進圍武昌,6月再克武昌。

太平軍在湖北戰場獲得輝煌勝利後,攻入湖南,遇到瞭曾國藩的反動湘軍的頑抗。1854年,湘軍傾巢出動,曾國藩發表瞭臭名昭著的《討粵匪檄》一文。在這篇反革命檄文裡,他惡毒攻擊太平天國的反封建鬥爭是“茶毒生靈”,“舉中國數千年禮義人倫詩書典則,一旦掃地蕩盡。此豈獨我大清之變,乃開辟以來名教之奇變,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於九原,凡讀書識字者,又烏可袖手安坐,不思一為之所也”。他懷著對革命的刻骨仇恨,動員一切反動勢力起來鎮壓太平天國運動。

西征軍必須加速進攻湖南,否則將使武漢地區的太平軍腹背受敵。4月,太平軍再占嶽州,湘軍大敗,“各營以次奔潰,竟不能止”。太平軍乘勝進占湘潭,鉗制長沙。在湘潭,太平軍同湘軍展開瞭七天的水陸大激戰。太平軍雖作戰勇敢,但傷亡很大。5月1日湘潭淪陷,太平軍突圍走靖港。這時,靖港的太平軍已幾乎全殲湘軍水師。曾國藩羞憤交加,投水尋死,被隨從撈起。太平軍在靖港取得的勝利,並沒有挽回湘潭失敗所造成的局勢,於是被迫放棄鉗制長沙消滅湘軍的計劃,從而給瞭曾國藩以喘息的機會。曾國藩用瞭將近三個月的時間,重造戰船,準備反撲。7月,湘軍重新出動,攻陷嶽州。8月,太平軍老將曾天養率部在城陵磯痛擊湘軍水師,打死湘軍將領四人,擊沉擊吸敵船二十多艘。隨後太平軍又同湘軍悍將塔齊佈所統帥的部隊發生遭遇戰,曾天養單騎沖入敵陣,不幸壯烈犧牲。

這年10月,湘軍和湖北清軍狂反撲武漢,太平軍英勇迎擊,奮戰一整天,武昌、漢陽相繼失守,太平軍停泊在漢水的大批船隻被敵人焚毀。1855年1月,湘軍反撲九江。這時,太平軍在西征戰場上處於嚴重不利地位,曾國器的反革命氣焰極為囂張,叫嚷要“肅清江面,直搗金陵”。

太平天國的西征

起義軍領袖們在謀劃戰略

面對這個局面,太平天國領導人決定首先集中力量打擊西線湘軍。1855年1月,派石達開、羅大綱等率大軍西援。西征援軍到達湖口後,用誘敵深入、以少勝多的靈活戰術,在湖口和九江兩次戰役中痛殲湘軍水師,奪獲曾國藩的座船,使敵軍“淄重喪失,不復成軍”。曾國藩被打得走投無路,又要投水尋死自盡,被部下拉住。太平軍乘勝西進,2月底占漢陽,4月第三次克復武昌。曾國藩殘兵敗將逃到南昌躲起來。這年年底,太平軍向江西進軍,在短短的三個月中,就席卷瞭贛中北。至1856年3月間,江西十三府中的七府一州五十餘縣,都落入太平軍手中。曾國藩困守的南昌,處在太平軍的包圍之中,“呼救無人”,“魂夢屢驚”。

當西征太平軍在江西大捷時,太平天國領導集團又在天京外圍組織瞭一場激烈的破圍戰。這場戰鬥,是從保衛鎮江開始的。鎮江是天京下遊的屏障,清軍於1855年田困鎮江,城內兵單糧少,吳如孝堅守待援,情況十分緊迫。1856年2月,燕王秦日鋼奉命自上遊赴援,連破清營,逼近鎮江。部將陳玉成駕一小舟,機智地穿過敵船的層層封鎖,進入鎮江城內,與守軍取得聯系。4月,吳如孝會同秦日綱內外夾擊,大敗清軍。太平軍隨即乘勝自金山江,大敗江北大營統帥托明阿軍,連克揚州、浦口,江北大營一百十餘座營壘紛紛潰散。6月,太平軍回師鎮江,大破清營七、八十座,江蘇巡撫古爾杭阿自殺。太平軍又乘勝進攻江南大營。6月20日清晨,各路太平軍全面出動,直撲清軍營壘,天京城內的太平軍由各門出擊,鏖戰終日,打得向榮狼狽逃竄。入夜,清軍各營火起,大營被攻破,敗軍爭相逃命,向榮率殘軍逃至丹陽斃命。太平軍擊潰江北、江南大營,解除瞭威脅天京三年之久的軍事壓力,取得瞭又一個輝煌的勝利。

小結:太平天國通過三年多來激烈的軍事鬥爭,在長江中下遊奪取瞭重大勝利,控制瞭從武昌到鎮江長江沿岸的城鎮,安徽、江西、湖北東部及江蘇的部分地區都為太平天國所掌握。

太平天國革命的勝利發展,推動瞭全國各地反清鬥爭的高漲各族人民的起義,在太平天國直接成間接的影響下,風起雲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