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我想喝杯雞尾酒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遊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觸樂夜話:我想喝杯雞尾酒

麻煩小羅老師多來點甜的!

39個小時、17個成就、843張截圖。悶在傢的日子裡,我打通瞭《VA-11 Hall-A:賽博朋克酒保行動》,並深深喜歡上瞭這款遊戲。

真正開始玩《VA-11 Hall-A》大概是去年9月。在等待某款大型3A遊戲下載更新時,我打算隨機從庫裡翻出來一些(看上去就)不會占太多資源的遊戲來玩,那次並沒玩多久。當我意識到《VA-11 Hall-A》的遊戲性隻局限於把A飲料倒到B容器裡,按C調成名為D的雞尾酒,剩下內容就是點擊查看下一句話後,我就跑去玩別的遊戲瞭。

觸樂夜話:我想喝杯雞尾酒

《VA-11 Hall-A》的標題是這傢酒吧正經的名字

為什麼不玩別的呢?我既然可以在中世紀揮動鋼劍,砍掉敵人的胳膊;還能去狂野西部,用霰彈槍射飛牛仔的帽子;也能夠目睹戰艦在獵戶星座邊緣起火燃燒,看C射線在唐懷瑟之門附近的黑暗中閃耀……我憑什麼窩在酒吧裡給人端飲料啊?我當時大概是這樣想的。

隻是到瞭現在這個特殊的時期,我那些好奇啊、冒險精神啊、對刺激的追求啊全都消失瞭。當我花瞭整個晚上對著手機裡看到的消息生氣以後,再坐到電腦桌前,已經一點心情都沒有瞭。

讓中世紀見他的鬼去吧,讓西部見他的鬼去吧,讓太空冒險見他鬼去吧,我不會為把別人胳膊砍飛而歡呼,也沒心情給杠桿步槍裝填子彈瞭。像是穿過10個蟲洞卻發現忘瞭關傢裡的煤氣灶,原道返回後發現小區都被大火燒沒瞭的太空冒險傢那樣,看著Steam庫存裡無數個“世界”的入口,我垂頭喪氣,隻想找個地方喝點酒。

沒有酒吧開門,我推開瞭《VA-11 Hall-A》的大門。

觸樂夜話:我想喝杯雞尾酒

於是我就繼續調酒瞭

還記得當我像個傻冒一樣,認為能喝酒才是“真男人”時,我和朋友經常為瞭雞毛蒜皮的事兒痛飲,對著一地燒烤簽子和空酒瓶立下豪邁誓言,隨地小便時認為臭水溝裡閃著“The world is yours”的倒影。當飲酒隻為瞭灌醉自己逃離問題,或者單純為瞭看別人喝醉來尋開心時,主要目的不在於享受過程,而在於“量”。價格昂貴的雞尾酒不是合適的催吐劑。

在《VA-11 Hall-A》裡就是這樣,前來飲酒的顧客很少為瞭醉酒而飲酒,他們專註於“喝什麼”,其次才是“喝多少”。調酒對技巧要求不高,比如遊戲中最簡單卻最多人喜歡的Sugar Rush,隻需要拖拽幾個不同顏色的原料罐就能調制完成。記住顧客要喝什麼就是另一回事瞭,一些挑剔的顧客隻喜歡喝同一種酒,所以他們點單時會說“老一套”;有些顧客不知道喝什麼,但想要通過嘗試不同口味來尋找自己的最愛,於是玩傢會得到他喜歡的口味,但假如上錯瞭酒,就會和消費與完美服務獎金說拜拜。

觸樂夜話:我想喝杯雞尾酒

上錯酒的後果,當然,有時不是酒保的錯

起先,這種不明確的提示讓我各種生悶氣。比如有位留著光頭和一字胡的顧客,職位是當地報刊高層,但說的話總是不招人待見,我自然是不願記住他愛喝什麼的,頻頻拿最難喝的酒應付他。這種應付最終導致瞭負面效果,伴隨著主角Jill的“花唄還款日期”臨近,大手大腳花錢的習慣又沒法改掉,我還是用起瞭“讀檔大法”,在他面前好好裝孫子。

但就像一開始說的那樣,遊戲性也就是這些瞭。比起遊戲性層面的東西,《VA-11 Hall-A》其實應該被稱呼為“視覺小說”才對。玩傢扮演酒保Jill,每天上班給別人調酒,拿錢下班再回傢,僅此而已。真正值得細細琢磨的,是顧客和酒保之間的對話,這對我來說可真是新鮮又有趣的。

出於年少時白癡一樣的想法,我曾經把“能喝很多酒”當做一種榮譽勛章,經常和一些吵吵嚷嚷的傢夥出沒在各種路邊攤和小飯店裡。用嘴吹牛,用酒潤滑嗓子,最後再把吃的、喝的一股腦倒在地板上。直到某次迎接一位來自遠方的朋友,走進正經的酒吧裡,我才發現酒是可以一口一口喝的,人也可以不用喝酒時滿嘴都是“社會人”的“大道理”,更沒人傻到嚷嚷“我幹瞭你隨意”。我和那位朋友交流著愛好,分享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思考,然後像個人類那樣站著走出門口,那感覺可真好。

在《VA-11 Hall-A》裡目睹顧客們喝酒,就像是那時的感覺。前來喝酒的人同樣是為瞭逃避現實找點樂子,但他們足夠坦然。在Jill的詢問下,人們借著酒勁談起自己的故事,盡量禮貌而得體地分享自己對世界的看法,為他們奉上一杯符合心意的酒,意味著可以聊更多,聊更深。當然咯,比起傾聽,Jill也會分享一些自己的故事和經歷,顧客和其他店員們也會像個正常人那樣表示理解,做出適當的幫助和支持,我想這就是《VA-11 Hall-A》讓我從原本“雲喝酒”的需求,變得願意繼續玩下去的第二個理由吧。

觸樂夜話:我想喝杯雞尾酒

我真的很喜歡每個角色(除瞭光頭)的臺詞

要知道,《VA-11 Hall-A》設定在一座不算繁華,又因腐敗和陰謀導致內傷重重的城市裡,但就算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往往隻有底層人員願意去的酒吧裡,也會充滿輕松愉快的氣氛,這感覺真是太奇妙瞭。在《VA-11 Hall-A》裡,經常光顧酒吧的人包括職業殺手、逃犯、妓女和黑客,他們共處一室,但極少爭執,在外面殺人如麻的傢夥甚至是其中最溫柔的一個;人們身上背著各種標簽,像是同性戀、雙性戀,甚至是“福利姬”,可根本沒人在意。除瞭那個死光頭,沒人想刻意冒犯別人,也沒人想彰顯自己的特權。

這樣的世界,簡直是太美好瞭……在《VA-11 Hall-A》裡度過瞭39個小時以後,我開始想去這樣一間酒吧瞭。它要有足夠柔和的燈光,要有木質的桌椅,還要能送上一杯甜到能膩死人的Sugar Rush……不對,這些都無所謂,其實我隻是想有個地方,可以安心地舉著酒杯,和那些懂得思考的朋友們暢所欲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