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春節,我在北京送外賣

1.

《死亡擱淺》?我沒玩過。那是啥遊戲?送快遞的?哦……我還真沒註意,那回頭我下一個試試。

我玩的遊戲是《新劍俠奇緣》,我在裡頭當指揮,指揮100多個人的傢族……不能掛機,你說我當指揮能掛機不?我一有時間就玩。我在這個遊戲裡邊也是有點名聲的,好些區都走過,打得好,被朋友喊過去幫忙,給他打到第一,我就換個區。再打到第一,再換一個區。

你都有什麼要知道的?但凡我知道的,肯定都跟你講。我老傢是山西運城的,臨猗縣三管鎮陸喜營村……這個地址你需要嗎?我編輯一下發你。年齡跟姓名也要嗎?好的。

我以前就在北京送外賣,送瞭兩年多,去年6月份回瞭趟老傢,春節前想來北京再幹上一個月。我跟同村的一個哥合租,住在紅寺村。村子裡都是一些外地人租著,也不冷清,好多人都沒回去。

我本來就打算待一個月就走。老傢那邊媳婦快生瞭,得坐月子,我著急回去。本來跟她說好的正月十五,但因為疫情的關系又拖瞭幾天。她在傢裡邊委屈得哭哭啼啼,整得我心裡也不好受。我老傢那邊發通知瞭,說是不讓返鄉。我打瞭電話,找瞭門路,人傢說在北京開個健康證明就能回去。回去也不太遠,坐高鐵的話,5個半小時就能到運城北站。正常情況下,坐公交或者拼個車到縣城,然後再倒個公交到村裡。這回得抓緊時間,因為村子晚上6點就封瞭。

這個春節,我在北京送外賣

“其實飛機比高鐵、動車都便宜,但去北京機場路太遠瞭。”

因為以前幹過兩年,我知道冬天,尤其是春節期間外賣這一行挺掙錢的。夏天就不行瞭,夏天是淡季,最低的單價才4塊8毛錢。夏天的話,你好好跑,早上五六點起來,跑到晚上十一二點,估計能跑400多500塊瞭不起瞭。就這麼玩命幹。冬天有天氣補償,每單可以補貼兩塊到三塊,最低的單也不低於6塊3毛錢,高峰時期,每一單保底再加兩塊錢,這麼算下來,一天可以賺700塊。

是,北京生活成本是高點兒,但是自己省一點的話還是能攢下不少。吃飯帶房租,亂七八糟的,一天100塊錢。這個不多。攢下來的錢我自己身上隻留一點,怕有個啥急事要用。有時候要幫顧客買個飯,有時候車子磕磕碰碰,都得花錢。剩下的都寄回傢瞭。在老傢那個村子裡,我這收入水平就一般般。所以過年在傢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出來那個啥,是不?咱這個年齡瞭,過年也沒有小時候那麼開心,總感覺一個老爺們在傢裡邊不合適,對吧?要做點事兒,不能閑著。

2.

我記得是我來北京後三四天才有的疫情。感覺新聞都還沒怎麼報,北京這邊的口罩就缺貨瞭。剛開始跑的時候,接的單子上口罩、吃的之類的都有,到後邊全是口罩,沒有什麼吃的瞭。單子上的東西都挺貴的,一個口罩加一個護目鏡,我看瞭一下,135塊5。N95口罩嘛,好口罩,不是咱們戴的這種普通的。

這個春節,我在北京送外賣

“我們送外賣的基本上都是以保暖為主。棉口罩外加一個帽子,給自己臉鼻子嘴捂得嚴嚴實實,就露倆眼睛。”

不管多遠的單子都有,有二十幾公裡的,就為瞭買個口罩。後來新聞上說雙黃連口服液有用,雙黃連一下就缺貨瞭。有些人不惜花高價讓我們騎手幫買,但根本就買不到。

沒過多久,小區也開始進不去瞭。個別小區白天進不瞭,晚上可以進。剛開始有的小區不讓進,我也不知道,直接騎進去,人傢保安讓出來。出來就出來吧,但有的保安說話不好聽,有時候難免叨叨那麼兩句。後來我都不進小區,快到的時候就給顧客打電話,讓他們出來拿,這樣的話單量少瞭很多。人傢要點外賣,就是為瞭讓你能送到門口,你說送不過去……對吧?

我哪兒都送,最經常跑的是南三環到東三環這一帶,這裡的小區我一般用不著導航,基本上各方面都知道,直接就過去瞭。這段時間很多路都封瞭,每隔一段路就有個崗哨,有人在那兒擋著。量瞭體溫填瞭表,車也不能騎進去,人隻能走著進去,可麻煩。而且很多路導航能導過去,但實際上不通,你都走一半瞭,一看路不通,又得折回去重新找路,走著特別費時間。我經常在大半夜送東西,晚上烏漆麻黑的啥也看不見,有時候導航給你導到犄角旮旯裡面。遇到這種情況隻能跟顧客打個招呼,一般都會同意讓我提前點個“送達”。特殊時期,大傢都挺好說話。

那天早上跑夜班,跑到凌晨4點多的時候,我一下接瞭6單,都是同一個早餐店的,結果取餐的地方路口封瞭,也是車不讓進,要先量體溫、填表,然後人走進去。我走瞭幾百米,到裡邊才發現商傢是關著的……但它在平臺上一直保持接單發單的狀態。我站在那兒給商傢打電話,打瞭三四十個電話沒人接。

遇到這種情況就得向平臺報備,照個相確認商傢關門瞭。但當時4點多,天還沒亮,我又報備不瞭。我隻好挨個給顧客打電話,給顧客都說好瞭以後,開著閃光燈勉強拍瞭幾張照片。照片不清晰的話,人傢會判你虛假報備……一個虛假報備會扣50到200塊錢。

我從4點多耗到早上7點才把這個事兒處理完。這兩三個小時就相當於沒跑,沒掙到錢。當時特別生氣,因為我那會兒在沖單,就差這6單,我就可以領到168塊錢的通宵獎瞭。結果全耽誤瞭,自個兒還冷得要命,跟個傻子似的。一天跑回來,腳都沒感覺瞭。

3.

我感覺今年跑單人數比往年要多。很明顯,因為往年單出來瞭沒有什麼人搶,你可以放心地挑自己想跑的,今年很多單出來直接就被搶跑瞭。大傢都以為今年年景挺好,就回來送外賣瞭,結果遇到疫情,猝不及防。單少瞭,人沒少……困住瞭,對,相當於說大傢都被這個事情給困住瞭。

以前單子多的時候,整天都在外面跑,一般上午9點多10點出去,下午兩三點回來睡個覺,晚上9點多10點再出去,跑到凌晨四五點。也有的時候從上午9點多10點一直跑到晚上10點。這樣跑一天下來能跑掉兩塊電瓶,也就是跑大概300公裡,近單能接個30多到40單,長途的話能接個一二十單。

這幾天不行瞭。像今天就特別少,全是小近單,也就20單左右,有時候都不到20單。一白天都在外面跑著,也跑完瞭兩塊電瓶,但就跑瞭200來塊錢,幹得屬實是累。平臺補貼?沒啥補貼,就是平常那些獎勵,問題是像今天這樣跑,單量根本沖不上去,達不到獎勵的標準。所以這會兒在外頭跑外賣的少瞭很多,很多人出去就在外邊坐著。沒有單,誰也沒有辦法。

我來瞭這一個月,感覺什麼狗屁沒弄下來,這會兒回去也不方便。感覺很那個啥……心裡很不得勁兒。

你要說淒涼的話……是有點兒?特別是晚上,到瞭街上,紅綠燈跟前一個車沒有,根本都不用等紅綠燈瞭。整條大路就你自己一個人騎電動車在跑,一個人沒有,一個車沒有,就那個樣子。

其實我也感覺不到什麼淒涼,因為一門心思都在趕時間。這會兒沒車瞭,我騎得賊快,就沒啥好淒涼的。反倒是每年春節過完以後,北京堵的那時候,到哪兒都是車,都是紅綠燈,還不如過年這段時間呢。咱送外賣的,都是爭取第一時間送過去,讓人能吃上熱乎東西。有時候交通亂七八糟的,有時候導航錯瞭,有時候找不著地兒,各種各樣的原因……其實吧,每個送外賣的心裡都是這個想法,都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東西交到顧客手上,沒有一個不是。他難道不想提前送過去嗎?超時得罰錢。再說瞭,這一單不結束下一單也開始不瞭。你幹得越快,你就越能多接幾單。所以我們送外賣,逆行、抄近道、闖紅燈都是常有的事兒。有時候也會被逮到罰款,但是為瞭趕時間,你有很多不得不去做的事兒,你知道吧?

這段時間大傢都難。我在接訂單的時候也看到過,有的顧客給我們寫的備註是,“我實在是餓得不行瞭,你隻要能給我送過來,多晚都行”。因為有的地方封鎖瞭,實在進不去,或者得繞上一大圈,騎手都不願意接這種單。看到這種情況,我隻要手上沒單,都會盡力給他送過去。人都已經這麼說瞭,對不對?屬實是難。你以前看誰這麼點過外賣?沒有。現在是特殊時間,必須得特殊對待。

這個春節,我在北京送外賣

“我們也算是前線的人吧?”

反正最近單子也少瞭,隻要不是特別過分的要求,我都盡量去送。有讓我帶包煙的,有讓我帶點日用品的,都是順帶腳的事兒,顧客到那兒也挺感激你的。本來也不求打賞什麼的,人要多給點兒,感覺還挺不好意思的。

我印象比較深的一個事兒是,有天夜裡11點多,在方莊芳古路附近,我正送外賣,碰到一個姑娘攔車。她在路邊跟我招手,我就停下來瞭。她聲音帶著哭腔,說大半夜的太冷瞭,手機都凍關機瞭,打不著車。我問她去哪,她說瞭一個小區,剛好也不遠。她說你可以載我嗎,我說可以,沒什麼不可以,你要不怕我的話,你這個小區我知道在哪,我送你回去。她說,你不怕我得瞭那個病嗎?我說,我年輕抵抗力好,不怕。

路上我去順道取瞭個餐,剛好有個超市,她說她餓瞭,還沒吃飯,我說那怎麼辦呢,她說想去超市買點東西。我說你有錢嗎,她說有,但她手機關機付不瞭賬,我說我給你墊唄,就給她墊瞭25塊錢,最後給她送到小區門口。她讓我加一下她微信,回去瞭她給我轉賬,我說行吧,就加瞭。

後來她到傢裡邊給客服打瞭電話,客服又找到瞭我,說她要送我錦旗。我說不用那個東西。大過年的,路上不管是男的女的,碰到能幫就幫一把。我跟她說你要過意不去,把超市墊的那二十幾塊錢整我就行,我送你這一趟就是順帶腳的事兒。然後她給我轉瞭個88.88。我一看,嘿呀,轉還挺多……我挺不好意思的。本來就是一個舉手之勞,人傢又是送錦旗,又給你一個88.88,你也就墊付瞭25塊錢而已。

我以前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出於好心給人傢墊瞭錢,完事回去聯系不到人瞭……就被騙過一次。你問我還會不會選擇相信別人?也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我就想,你有這幾十塊錢也富不瞭,少這幾十塊錢也窮不瞭,對吧?全當幫人一次的,也沒啥。

4.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也跑瞭,跑到半夜,12點多我跟我同村那個哥找瞭個地兒吃飯,一人吃瞭碗蘭州拉面,還點瞭一把烤肉串,想著過年咱也多吃點肉。平時吃的話就一碗面,越便宜越好,哪兒便宜擱哪兒吃,哪兒經濟實惠擱哪兒吃,能吃飽就行。

那天去的時候店裡還有很多人,全是男的,一桌一桌坐著,吃飯喝酒。叫我們騎手坐那兒,我們也不好意思湊熱鬧,都是去找個門口,犄角旮旯地兒,坐那吃吃。因為我總感覺穿著這衣服……幹外賣這一行,很多人心底都有點瞧不起這個職業,所以咱們也自覺一點。其實所有送外賣的基本都是這樣,除非像一些飯館給我們騎手有打折優惠,一到打折那個時間段,店裡全是騎手。那會兒就能隨意坐瞭,沒有壓力。

咱這大過年的不在傢裡邊,心裡本來也就空落落的。過年期間一般餐送到以後,顧客都會說句新年好,咱心裡也暖。好的商傢?也有。我上次去瞭傢炸雞店送外賣,人商傢給瞭一份炸雞柳炸雞腿,一大份。人傢說,過年期間都不容易,所有騎手到我這裡接餐都給。我看著那一份也不少,少說也得三四十塊錢。你說商傢平時有個活動也常見,但這會兒特殊情況,大多商傢都關門,這邊人傢還給你一個這個……我感覺心裡暖暖的。

是,很多人都有點瞧不起送外賣的,我覺得幹這行有點兒被孤立的感覺,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個風吹日曬跑腿的活兒,門檻低,什麼人都有。像我跟你說的,小區不讓進,讓保安給趕出來,這種事兒在我和我朋友身上都發生過。你好好說的話雙方都理解,對不對?你直接罵人就不好瞭,你也是個幹保安的,工作性質都是一樣的,都是靠自己努力在掙錢。你說敲門給人送餐,你門也不開,或者開開露倆手指頭,拿去以後“誇嚓”一摔就把門關上瞭,咱心裡也不好受。

總歸這一部分人比例占得不大,不到20%吧。大多數都是好人。一多半人都會說“辛苦瞭”“謝謝您”之類的,疫情期間有點麻煩事兒,你跟顧客說一下,顧客也理解。人和人之間能更加互相體諒?是,反而感覺還行。這段時間雖然掙錢少瞭,心情還不錯。

這個春節,我在北京送外賣

“下雪天是不跑的,電瓶車滑得厲害,一剎車就倒瞭。”

你問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來不來北京?說實話,如果不是傢裡邊媳婦這事兒的話,我也不著急回去,在北京等這疫情結束瞭,我再回去也來得及。這段時間屬實北京沒什麼單,但也能跑,我也願意配合疫情的這個工作。

這次回老傢以後,我一有空就會回北京來。去年6月回老傢是因為什麼呢,一個是我媳婦懷孕瞭,她以前也跟著我在北京,懷瞭孕就回瞭老傢;另一個是我被人偷瞭一回餐。當時是半夜3點多,我到小區裡送餐,一個28樓的小區,我現在都記著那個門牌號:22308。當時箱子裡有5份餐,我提瞭一份上去,送完以後下來,箱子裡一份餐都沒有瞭。那會兒我還沒發現,到瞭下一個送餐地點拿餐的時候,打開箱子一看,什麼都沒有瞭。我隻能挨個給所有顧客打電話,跟他們說很抱歉,讓您久等瞭,這個餐被偷瞭,我也沒招兒,多少錢我原價賠付給您。

顧客買餐一般都有打折券的,但因為讓人傢等瞭很長時間,咱也不好意思,咱都是按原價賠償人傢。我被偷瞭大概300多塊錢的餐,前前後後賠瞭500多塊錢。我也報警瞭,去瞭派出所,警察讓我回去等消息,到後邊也就不瞭瞭之瞭。

這些的事兒就讓我感覺很無助。這麼大的一個城市,沒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所以我才會有時間就玩玩遊戲,不然你回到傢,屋裡邊空蕩蕩的,一個人窩著,感覺一般人受不瞭這個。老想著傢裡邊什麼樣子,過得順不順暢,感覺有心無力,使不上勁兒。是,傢裡邊人是要我在外頭掙錢,但傢裡邊人也要你在傢裡邊陪著他們啊。

之後媳婦生瞭小孩咋辦?哦,我在老傢工地上還有個開大吊的活兒,就是工地上特別高的、上面可以轉過來轉過去的那種車。簡單來說就是蓋房子吧。在那裡幹活的話,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傢。等工地上有瞭空檔期,我會再來北京。那個時候媳婦基本上就可以自己看小孩瞭,我就可以跟往常一樣,該掙錢掙錢,該幹嘛幹嘛。

哦哦,沒啥問題瞭是吧?生活照好像沒有……我都處理掉瞭。我手機平時玩遊戲嘛,有點兒卡,所以我沒事老清理內存,把東西都刪完瞭。我快手上有段子,送外賣時候拍的一些段子,你要不要?就兩個,一個是穿瞭工作服的,一個是沒穿工作服的……可以發出來,沒事。

這個春節,我在北京送外賣

他的快手帳號

(題圖及部分文章配圖來自網絡,與本文無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