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央視時隔8年舉辦的《主持人大賽》一晃幾個月的比賽也逐漸接近瞭尾聲,讓不少優秀的主持人從中脫穎而出,受到觀眾的追捧。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不過,相比起比賽選手的表現,觀眾還是將關註點放到瞭評委的身上,相比起董卿的睿智親切,撒貝寧的搞笑輕松,康輝就像朱廣權的段子,低調而不露聲色,睿智而謙虛。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今年47歲的康輝,在外界看來,他是“中國面孔”中最熟悉的央視主播,有著“國臉”等標簽的央視主播。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但是,他並沒有為自己而感到驕傲“沒有漂亮的外表,沒有才能,有的隻是不甘於人後的那一點好強

這是47歲的他,在自己的自傳《平均分》中所說的話。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接受平凡,卻不甘平庸,這是康輝的人生哲學。

這位優秀的“國臉”從小便是別人口中別人傢的孩子,小學成績名列前茅,中學成績排在全是前五名,傢裡的墻上貼滿瞭獎狀。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父母都是學郵電的,思想還是非常傳統的,認為隻要照顧好孩子的生活就可以,並不註重思想上的交流。

自小,父母交給的他的隻有“要做正派的人,要做一個規矩的人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但是,這個“好學生”卻有著自己的想法,在高考的時候,他堅持報考北京廣播學院的播音系。

他的這個想法,遭到瞭父母和老師的集體反對,因為他的成績分數,足以上北京大學、人民大學瞭。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並且很多人的觀念認為播音並不需要學習,隻要普通話說得標準的人,都可以做這個。

但是他自己內心非常堅定這個專業:我希望我成為播音員,希望自己能在《新聞聯播》裡出現。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固執的性格加上不願屈服於別人成見的他,努力的證明自己的優秀,並且以文化分第一的成績考上瞭廣院播音系,並擔任學習委員,順利的進入央視。

很多人認為他的職業生涯順風順水,但是隻有他最清楚,如何走瞭10多年才終於讓觀眾看到自己的精彩。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無論是主持《世界頻道》6年裡,還是進入《東方時空》,他始終堅守在自己的三尺播音臺後,甚至經常凌晨三四點就需要為新聞做準備。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在觀眾心目中,他是最熟悉的央視“國臉”之一,有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央視十佳播音員主持人”、“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的稱號。

是前輩李修平口中“沒法復制,不能超越”的“教科書一般”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是《新聞直播間》中納森口中,絕對的完美男人的典范!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可,在他的心中,他卻對離世父母感到深深的內疚,因為工作,他沒來得及跟父母見最後一面。

在自傳《平均分》中,康輝談及自己唯一的遺憾,便是自己選擇丁克無子,讓父母遺憾離世。

據瞭解,康輝的妻子劉雅潔是康輝在中傳播音系的師妹,兩人不光是長得像,就連細膩安靜的性格、走姿、生活習慣,都極其相似。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康輝的同學王雪純曾經說過:“他倆的氣質相似度,在我認識的夫妻裡邊是相當高的。”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兩人在結婚的時候,康輝25歲,妻子23歲,父母欣喜準備隔年抱孫子的時候,康輝和妻子卻做瞭一個驚人的決定:當丁克不要孩子。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盡管父母兩人極力反對,但是兩人的態度堅決,加上工作繁忙,父母便不再催促。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之後,康輝的父親身患癌癥,纏綿病榻許久的時候,正在值班的他接到瞭父親病危的消息。

在結束瞭工作之後飛奔到父親身邊的時候,靠儀器維持的父親,已經陷入瞭昏迷,沒來得及跟康輝說上幾句話便永遠的離開瞭。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父親的離世成為瞭康輝心中的痛,讓他很難走出,而母親似乎察覺到瞭康輝的心事。

在父親離世之後,母親寫瞭一封信給他 。

“我知道你是個孝順孩子,但是忠孝不能兩全,你的工作性質不允許你過於分心,我們理解你。你爸爸在世的時候最希望你事業有成,你現在做到瞭,所以對他的去世不要過於內疚。”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那封信中,康輝的母親對兒子隻提出看一個要求,“

“你爸爸唯一的遺憾是,沒有見到孫子,所以希望你們盡快要個孩子,完成我們的心願”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父親去世之後,母親的身體也逐漸不好,身患尿毒癥、腎衰竭,需要每周做三次痛苦的透析。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2018年,康輝正在首都機場出發的時候,接到瞭姐姐告訴母親離世的消息,當時工作已經箭在弦上,隻能一次次的躲進衛生間裡,伴隨著飛機馬達聲的掩蓋,失聲的痛哭。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康輝的媽媽告別儀式舉行時,他仍在萬裡之外,“按著姐姐告訴我的那個時刻,我朝向故鄉的方向,給媽媽長長地磕瞭三個頭。”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母親的離世,讓他對生命有瞭不同的想法,內心充滿瞭愧疚和後悔。

在自傳中,他坦言:“也有閃過後悔念頭的時候,也會想如果早一點兒要一個孩子,生活是不是會很不同,也會很好?但人生沒有那麼多如果和假設,你必須接受並承擔自己的選擇和這個選擇的結果。”

或許,在外人的眼中,他有著足夠順風順水的人生,但是面臨這人生的艱難取舍,又何嘗不是一種痛苦和歷練。

47歲央視一哥,母親去世身處異國磕三個響頭,丁克無子含淚愧對父母

他說:如果可以重來,我想我一定會早早的如瞭她的心願。

可如今,說什麼都為時已晚,畢竟有些人有些事錯過瞭就真的不會再有瞭!

END……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